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蔡慎坤:邢臺七里河整治數十億去向何處?

人氣: 3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5日訊】【什麼都沒了】邢臺王快鎮河會村,悲痛不已的高女士。「辛苦了一輩子,現在什麼都沒了」!望著變成廢墟的家,和死去的一雙子女,淚流滿面悲慟欲絕……

據《中國經營報》報導:引發大賢村悲劇的七里河,曾在過去十年間投入數十億「開發建設」,且計畫投入70多億元。

資料顯示,邢臺市自2006年起,即採用地產開發回補建設資金的方式,開發建設七里河,其早期宣稱的目標中,行洪位列第一。2006年,經過調研、論證,邢臺市委、市政府做出了實施七里河綜合治理工程的決定。並作出檔:邢字〔2006〕13號《關於七里河綜合治理工程建設的實施意見》。

「為增強城市防洪洩洪能力」,「七里河由於缺乏有效的治理,嚴重影響了防汛洩洪,使邢臺城市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脅。」「按照五十年一遇、百年校核防洪標準整修河道……力爭用五年左右的時間,把七里河區域建成行洪順暢、環境優美……的新區。」

文件還標明,經市政府常務會議決定、市人大常委會批准,授權邢臺市路橋建設總公司為工程項目業主。「由該公司嚴格按照市場模式運作,自主融資投資,自主建設施工,自主經營管理,自負盈虧。」

2005年末,邢臺路橋建設總公司委託中國煤炭地質總局第二水文地質隊完成了七里河水文地質勘查報告。據2007年《邢臺日報》相關報導,當年,「邢臺路橋建設總公司又投資5.3億元,完成了河道疏浚開挖,確保了安全度汛。」市領導為此在中秋時與工程相關負責人舉行茶話會,認為已經「初戰告捷」。彼時,工程已累計完成投資10.8億元。

2009年的一份指揮部領導成員調整檔顯示,在調整之後,時任邢臺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政法委書記戴占銀,擔任工程指揮部指揮長,常務副指揮長則由時任邢臺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鞠朝武。下設辦公室主任,由時任邢臺市政府副秘書長、市規劃局局長郭星朝擔任,郭還兼任副指揮長。

「經初步測算,整個工程將投入70多億元,在治理19公里河道的同時,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設用地近18平方公里。到2020年,將形成一個面積近60平方公里的七里河新區,相當於又崛起了一個新邢臺。」《半月談》雜誌2008年第六期刊發的《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來》一文中,時任邢臺市市委書記董經緯曾如此表述。

大賢村悲劇發生後,邢臺水務局總工程師馬兆勳卻稱,都知道大賢村有隱患,沒錢用啥治。數十億行洪治理資金花到了哪裡?為什麼知道有隱患卻沒錢治理?數十億到底是用在了治理河道上,還是開發圍墾河道造地造城了?

今年以來,中國多地多城又遭遇罕見的洪災內澇,在一昧追求GDP乃至城市發展中,是否有更多值得警醒反思之處?

以武漢為例,雖然官媒報導稱武漢降雨量「破紀錄」,一周累計降雨量相當於下了約40個東湖,但更多人認定,所謂水災並不是天災,人禍更猛於天災。武漢市曾斥資130億元改造排水系統,雨季一來依然淪為水城,耗資巨大的排水系統如同虛設,人們不由得懷疑:130億元有多少被貪官中飽私囊

作家雨果說,下水道是一個城市的良心。顯然地,人們越來越不相信這顆良心。臺灣作家龍應台說,要驗證一座城市發達與否,一場暴雨足矣。那麼在暴雨面前,中國有幾座外表光鮮的城市能夠自詡為發達城市?

水患治理,是歷朝歷代困擾中國官府和民間的現實問題,可是這些「看不見」的民生工程,在GDP增長資料在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乃至房地產建設面前,就顯得無關緊要,在政績考核的短期思維治理模式中,有幾個官員真正關心「看不見」的民生工程?

剛剛出臺的黨政幹部問責機制,對於剛剛經歷水患的地區而言,是最好的試金石,邢臺的追責不能僅限於幾個區級官員了事,還得順藤摸瓜,查出七里河整治數十億資金的去向?看看是誰在中飽私囊?看看是誰在忽悠輿論?看看是誰在欺騙大眾?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7-25 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