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臺陸生:人算不如天算「霧霾革命」來臨

人氣 965

【大紀元2017年01月10日訊】新年放假,原本想回北京過年。老媽在微信上說「快別回來,今年北京霧霾特大,機場延誤,高速封路,空氣嗆嗓子,回來活受罪!還是在臺灣過年好,起碼那邊有藍天白雲。農曆年前後,我跟你爸去臺灣看你,我們也想躲躲這討厭的霧霾。」

問幾位大陸同學,他們家人也這麼說。於是,我們都打消回家念頭,相約去墾丁旅遊散心。唉!臺灣呀臺灣,慶幸你給我們保留了一塊躲避霧霾的人間淨土。

好奇心驅使下,我趕緊上網,搜索大陸霧霾資訊。惡補兩天之後,眼前豁然開朗:好像大陸正面臨一場無法避免的「霧霾革命」。為何突發奇想?聽我細細道來。

霧霾革命」,並非聳人聽聞

這裡說的「霧霾革命」,不同於毛左們對「革命」二字的教條理解。在毛左看來,所謂「革命」,就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行動」,好像不流血不殺人,就不是革命。但是在我心目中,革命就是事物發生根本性的質變,跟暴力沒有必然聯繫。相反,不少流血殺人的暴力革命,比方農民起義,只不過改朝換代,沒有改變王朝性質,甚至比原來的舊王朝更糟,像太平天國。因此,只能叫「折騰」,或者「反革命」,不能叫「革命」。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再來探討即將來臨的「霧霾革命」。

「霧霾革命」可以定義嗎?當然可以。如果我的定義不科學,請網路高手指點。我給它的定義是:因為霧霾肆虐已經令各階層均無法忍受,所以社會必然要爆發一場圍繞淨化空氣的社會運動,規模之大,動員之廣,行動之力,前所未有。它將遵循法制軌道,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會碶而不舍,堅持始終,直到重見藍天白雲。因此,這個運動也可以叫「空氣革命」「口罩革命」,或者「藍天運動」。

「霧霾革命」的必要性如何?這個問題似乎多餘,但也不妨畫蛇添足說幾句。簡單說,連自由呼吸都做不到了,難道還不需要改變嗎?當然,大富大貴之人可以選擇國際移民(這個過程已經開始),中富中貴之人可以選擇國內遷居(這個過程也在進行,東南沿海和雲貴高原有吸引力),那剩下的絕大多數小富小貴和不富不貴之人怎麼辦?自己的生意不要了?孩子的學校不念了?不可能吧!再說了,只要政府不塌台,各級當官的,還要原地堅守崗位吧?就算他們辦公室裡都裝上高級空氣淨化器,那就能避免上街?不去室外?要是街頭遊行示威怎麼辦?不親臨現場能壓得住嗎?我猜想,那些身穿盔甲,手拿武器盾牌的鎮爆員警,肺裡吸進的毒素比老百姓更多,鬧不好個個短命。所以他們內心深處,其實比老百姓更渴望藍天白雲。

「霧霾革命」臨近,實有跡象可循

霧霾革命的可能性又如何?我認為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難以阻擋的。最近有四個跡象,可以說明霧霾引發的社會張力,已經緊繃到什麼程度。

第一個跡象:12月中旬,成都發生霧霾鎮壓。因為彭州石化廢氣排放,導致成都出現中度霧霾。富有造反傳統的成都市民,相約戴口罩去廣場靜坐示威,遭警方驅離。政府還下令不許戴口罩,也不允許小學教室安裝空氣淨化器,理由是「噪音影響學習」。

第二個跡象:1月5號,成都的禁令話音未落,北京市教育局發出通知:要求各中小學普遍安裝空氣淨化器,理由是「維護兒童健康第一重要」。北京的通知不諦給了成都一個響亮的嘴巴。都在一黨治下,這種互扇嘴巴,難道不是党國神經錯亂的表現?

第三個跡象:針對霧霾肆虐和政府不作為,除了零星的自發抗爭之外,維權律師開始有組織行動。北京律師程海、余文生,河北律師盧廷閣、李威達,天津律師馬衛,分別於2016年12月19日和20日通過特快專遞方式,向京、津、冀有管轄權的中法院級起訴三地政府,要求確認三地政府不正確履行防治責任屬於違法、並責令其限期治理至平均良好狀態,還為此提出國家賠償請求。

第四個跡象:體制內有識之士,也開始打破沉默,揭露他們所瞭解的霧霾黑幕。先有網名「英達姐姐」2014年的一篇舊博文,透露大陸每年廉價進口上千萬頓「歐美堆放都嫌有毒」的「高硫石油焦」,燃燒後向大氣釋放30-50萬噸硫磺,成為霧霾主因。因今年霧霾更趨嚴重,線民開始炒作舊文,發出怒吼。比方署名「藍天白雲終可期」者,發表《霧霾的真相:一個環保部門公務員的稽首自白》列舉大量資料,指出「因為環境監管體制存在各式各樣的漏洞,企業節省成本,燃煤、工業排放、機動車等廢氣污染治理設施停止運行(尤其是夜間的偷排、直排),導致實際排放量與理論排放量比較,成十倍幾十倍的增加,大大超過了環境的自我淨化和擴散能力」,頗有說服力。最近更有金梓老師(廣州證券北京首席投資顧問微博資深股評師)真名實姓,在新浪微博發文《面對霧霾鎖國,國務院必須給14億人民一個正式回應!》,直接向高層叫板。

金文提出一連串尖銳問題:第一:所謂「英達姐姐」的傳言到底是不是謠言?第二:清潔能源受到污染能源的打壓,風電要給火電補貼,為的是火電企業保GDP,這事是否屬實?第三,污染企業的「偷排」到底有多嚴重?等等。文章還提出具體建議:(1)把犯罪企業的各層相關負責人直接判刑,直至槍斃!以防後期打擊報復!(2)提成高額罰款的50%給舉報人!(3)有正義感的舉報者:可以全家落戶北京(如果願意來的話),提供一套北京住房!安排到「全國政協或者信訪辦」工作!「絕對比現在當差的稱職!」等等。除此之外,母親們也躍躍欲試,用微信串聯,要採取行動,為孩子們爭口新鮮空氣!

別忘了,上世紀五十年代,洛杉磯治理霧霾的社會運動,聲勢浩大,最終迫使政府和大企業讓步,率先通過嚴禁排放廢氣的「加州標準」,就是從媽媽們開始行動,逐步醞釀起來的。母愛偉大,力量無窮!

毛左們的革命導師列寧曾經說過:「只有在統治者不能照舊統治下去,人民群眾也不能照舊生活下去的時候,革命才會發生。」此話有理。據俄國媒體援引《經濟學人》統計,中國因霧霾每小時致死183人。照此計算,即每天4300人,每年160多萬人。就憑這種死人速度,我看官員已經不能照舊統治下去,百姓也不能照舊生活下去了。「霧霾革命」此時不爆發,更待何時?

赫然回首,革命「卻在燈火闌珊處」

有人說,歷史發展有規律可循。也有人說胡扯,根本沒什麼規律。觀察中國社會演變的人們,可能持兩種觀點的都有。我在臺灣學的是理科,對歷史缺乏研究,但冥冥之中,有個模糊感覺,好像一場深刻的社會革命,正以人們不經意的方式發生。記得六四屠殺剛過,許多人預言中國即將爆發民主革命,幾年之內,幾月之內,甚至幾天之內。後來又有人策動各種各樣的「顏色革命」,「文化衫革命」,等等,結果都沒有發生。不少鼓吹革命的人,要麼流亡海外,要麼身居牢籠,要麼華麗轉身,成為權貴的幫兇和食客。

就在大家都絕望透頂,認為中國永遠沒救的時候,誰也不會料到,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爺出來幫忙。連續昏天黑地,禍及全國,無論富貴貧賤,也不分城市鄉村,大家都無法呼吸,非得改弦更張不可了,這不是「蒼天有眼」是什麼!網上說,大陸首富馬雲公開說過,他為北京的霧霾高興,因為那東西不長眼,對所有人公平。只有上層過不下去的時候,才能認真考慮從嚴治理。我看馬雲這小子有頭腦,要不怎麼成了首富呢。

也許有人說,共產黨由「特殊材料」製成,沒有辦不成的事情,只要中央一聲令下,死命減排,恢復藍天白雲不難。以前不是就有過「奧運藍」「APEC藍」什麼的嗎?以後無非加大力度,讓藍天範圍擴大,時間延長,不就行了?跟「霧霾革命」能扯上什麼關係!我也這麼想過,但細細琢磨,不那麼簡單。凡事有個「度」,超過度就不好辦。你想想,臨時熄火關機停產幾天,最多十天半月,財政給點補貼,再用「國家臉面」為藉口動員一下,人們或許勉強接受。假如讓你成年累月停工停產,下崗失業,那投資怎麼辦?飯碗怎麼辦?國家財政賠得起?失業人口背得動?恐怕不行吧。

再說了,恢復全國的藍天白雲,不是小事,是牽一發動全身的大事,沒有政治、經濟、社會跟文化政策的全面調整根本做不到。當務之急,需要解決如下六條:

首先,媒體宣傳要改變,不能再像從前那樣,欺上瞞下,假話連篇,老是報喜不報憂了。無論怎麼吹噓「崛起」,再做多少「美夢」,不能自由呼吸,一切都白費;

其次,政績標準要修改,粗放的「雞的屁」需放棄,改用「幸福指數」和百姓滿意度(選票)為主要考核指標,生態環保的權重必須大大提高;

第三,決策機制要理順,不能再像以往,官員拍腦門,不顧科學論證;

第四,問責機制要健全,污染惡化到今天,根源很可能在前任,不能僅僅用「交學費」敷衍搪塞,必須追究所有責任者的罪過;

第五,還要建全合理的賠償機制,有些污染企業是地方政府鼓勵下上馬,甚至強迫上馬,如今要關停,應該對受害的業主和群眾給予適當賠償,有助於他們另謀生路,減少社會震盪;

第六,對於以前因抗議污染而受到鎮壓的人士,應該平反昭雪,給予補償,表彰他們的正義行為。而對迫害鎮壓他們的責任者,要繩之以法,以儆效尤。

總之,2017年將是個繞不過去的坎兒。黨國如能做到上述六條,說明中國離常態社會趨前一步,霧霾革命的勝利成功幾可預期。反之,要做不到,結果將非常嚴重:不但霧霾更趨惡化,經濟持續下滑,社會動盪也會此起彼伏,中國從此進入多事之秋。

最後,想起南宋詞人辛棄疾的名句:「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如稍加修改,就成「眾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革命卻在,霧霾迷茫處」,聽起來是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2017年1月6日星期四,於高雄

--轉自《縱覽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霧霾真相:一個環保部門公務員的萬字稽首自白
劉爾目:戴口罩站崗的武警才是那最沉重霧霾
李木:霧霾中,我們都是套子裡的人
袁斌:霧霾惡化與治理之間何以反差巨大?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中國解封另藏祕密 高官一語驚人
【秦鵬直播】新10條否定清零 中共大廈現裂痕
【新聞看點】中共終結「動態清零」背後兩原因
【中國禁聞】習悼江?悼詞埋多重伏筆
【菁英論壇】只5000人踢球 中國足球無根基
【晚間新聞】 駐馬店衛健委揭中共防疫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