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鍊:世界冠軍吳則霖的咖啡人生(一)

作者: 吳則霖, 盧嘉琦

卡布其諾咖啡。(Pixabay CC0 1.0)

  人氣: 1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他用8年的時間,
煮出一杯感動全世界的咖啡

夢想啟程,我的咖啡大夢醞釀中

二○○八年,我和Chee前往哥本哈根WBC世界咖啡大賽,替好友加油助陣,看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們。能夠親眼見到這些以往只能在國外網路或論壇「閱讀」的明星咖啡師,我的內心受到極大震撼,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世界級比賽與國家級比賽完全不同,整體賽事的精采度、緊湊節奏都難以言喻!

是咖啡因作祟嗎?當明星咖啡師從我面前走過時,我發現他們的頭上有光環、身邊有粉紅泡泡環繞……我感覺全身細胞顫抖,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我要參加WBC世界咖啡大賽!有朝一日,我要和他們一起站上那個舞台!」

說完,Chee定定地看著我,她的臉上浮現三個字:「不、會、吧!」

因為這股衝動,這份憧憬,開啟了為期七年的征服咖啡冠軍旅程。而它也帶著我與Chee進入另一個人生階段,是場意想不到的豐盛之旅!

症狀冒頭的潛伏期

在我高三時,當時正是咖啡連鎖店漸漸流行的年代,星巴克咖啡在全台灣陸續開了五家,我經常去那裡約會或K書。連鎖咖啡店的興起不僅衝擊到傳統的咖啡店,讓咖啡文化快速普及,也徹底改變台灣人的飲食文化。這是我和咖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還要用力才能湊出片段,當時的我,對咖啡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是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未來的人生居然會和它密不可分。

不過,話說回來,當年我就讀中央大學電機系時,學校附近幾乎沒什麼咖啡廳可去,但是隱藏在心裡的咖啡蟲作祟,課餘時間因為想喝咖啡,再加上對於沖煮咖啡充滿了好奇心,於是我買了生平第一個咖啡壺,是個便宜又簡單的法式濾壓壺,開始了我的咖啡人生。不要懷疑,我第一杯為自己沖煮的咖啡,就是在那個臭臭髒髒的男生宿舍,雖然現在想想很不可思議,但這是真真實實發生在我的生活裡的事。

每天早上我都第一個起床煮咖啡,而濾壓壺多泡出來的一杯咖啡,就留給早起的室友。在男生宿舍裡,我想就屬我們這一間「風味絕佳」吧!後來,喝咖啡已不能滿足我,我不只想喝咖啡,還想喝「好喝的咖啡」!不知道是個性使然,還是理科系的訓練,我反覆地思考:為什麼我泡的咖啡不好喝?為什麼我每天沖煮的咖啡味道不盡相同?於是認真地上BBS爬文,找論壇、閱讀相關文章、文獻,想知道更多沖煮咖啡的方法。

找咖啡找到人生伴侶

當時中央文學院有個小小的咖啡鋪,是學生們的咖啡聖地,因為Chee愛喝咖啡,我們倆人常窩在小咖啡鋪裡,一邊享受所謂的「精品咖啡」,一邊對咖啡品頭論足。我與Chee和咖啡,成了「黃金鐵三角」,缺一不可。直到今天,我們最大的樂趣仍然是到處找咖啡廳,一起喝咖啡、品咖啡,即使有了小孩,也繼續推著娃娃車跑咖啡館,樂此不疲。

咖啡可說占滿了我們大學時期的回憶,而我和Chee的回味排行榜第一名,非愛爾蘭咖啡莫屬了!那時正好與網路小說痞子蔡的《愛爾蘭咖啡》處在同一世界,那空姐與愛爾蘭咖啡,成了我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於是我們決定一定要去喝喝看,當時我找到中壢市區一家號稱有愛爾蘭咖啡的咖啡廳,立刻興匆匆地帶著Chee去喝,一路上我滿腦子的酒香與咖啡香,我不停地幻想著「美酒加咖啡」的美好滋味。

這家店走的是溫馨家庭風,老闆娘看起來十分熱情,還是窮學生的我們,決定兩人共享一杯就好,老闆娘也很有架式地端上了愛爾蘭咖啡,她先倒入威士忌,隨即點火,藍色火焰順勢而上,猶如撩人炫目的魔術秀,讓我和Chee情不自禁地在心中讚嘆著!

多年後,老闆娘的女兒無意間看到我們當時的文章,拿給她母親看。女兒來信與我們相認,跟我們說老闆娘後來歇業搬遷到國外,雖然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收店,但是對於網路上有人記得她的小店,感到十分感動。

這封信提醒了我,不要忘記熱愛咖啡的「初心」。

理科男的冷靜與熱情之間

我和Chee把喝咖啡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總是很認真地在BBS上爬文。後來我擔任中央資管龍貓站以及台大PTT咖啡版版主。在瘋狂研究咖啡之時,我有種「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執著,拚命上網發掘更多沖煮咖啡的器具,只要發現有網友二手的咖啡壺要出售,就想買來試試看。例如有人改裝咖啡機後,發現沒有原始的好用,我就接手使用看看,陸陸續續買了手沖、法國壓、賽風壺、家用義式咖啡機等等。

當時網路討論區四起,PTT、貝拉、煌鼎異言堂、歐舍咖啡討論區,時常會有咖啡聚會,因此和許多咖啡玩家成為朋友。我和Chee在BBS的咖啡論壇中認識一位在教會工作的年輕人Ray,他在論壇上邀請大家到教會吃吃喝喝,無私地奉獻美食與空間。那次聚會裡有美味佳餚還有好喝的咖啡,讓初次走進教會的我們有了史無前例的經驗,享受「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的美好時光。

過去我總以為流連在BBS上的人都是大學生,而我和Chee在那次聚會中認識了各行各業喜愛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輩子都無法認識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們每個人生命裡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點燃了相遇的火花,某次我和網友約好面交咖啡器材,赫然發現竟然是Chee英文系的老師李振亞Jerome,又驚又喜!沒想到平日上課正經八百的老師,在網路上是位熱情洋溢的「咖啡同好」;多虧了咖啡散播的種子,才能把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得那麼近!

這是我的咖啡人生序曲,為我往後的日子增添了不少色彩。@#(未完,待續)

──(節錄自《淬鍊:世界冠軍吳則霖的咖啡人生》/皇冠文化

淬鍊:世界冠軍吳則霖的咖啡人生
(《淬鍊:世界冠軍吳則霖的咖啡人生》/皇冠文化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傑克開始著手用石頭搭起煙囪、地基與壁爐。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進度後,就再從山谷各處的河床與小徑收集石頭回來。砌石工作是純粹的美化作業,但卻能賦予小木屋精細的作工,以與當地的自然美景相輔相成。
  • 只是為了怕被人說成是貪婪,就這麼害怕觸碰財富,可是,這顆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種形式的貪婪?
  •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外星人的現象是個嚴肅的議題,特別是對今天的人類社會而言。這個嚴肅性,已經不僅僅在於考究有無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於認識外星人對人類社會的龐大影響,以及它們對人類的真正企圖。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書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統的告訴讀者外星人來地球的歷史脈絡、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陸續發現的相關證據,以及近來出現對外星人指證歷歷的「高級」證人。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大學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間就迷路了。等我不覺得這麼混亂的時候,再描述給你聽,到時也會說說我修的課。星期一上午才開學,現在是週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寫一封信,我們彼此也好認識認識。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