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濁:從馬列主義看中共的邪惡本性

人氣 791

【大紀元2017年11月22日訊】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而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
「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
「我們已經看到,至今的一切社會都是建立在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的對立之上的。」
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相矛盾的。」
「消滅私有制
「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
「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
「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
「原來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

以上這段話摘自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宣言》。公開宣稱的共產主義,就是與全部社會的歷史發展相矛盾的,要以赤裸裸的暴力革命手段去徹底毀滅真理,宗教,道德。共產主義幽靈其實就是共產主義妖魔。 幽靈一詞的英文是specter. 譯成中文有幽靈、還有妖魔、恐怖之物等等的意思。

讓我們看一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支配著馬克思的思想。其在《蒼白的少女》一詩中寫到:

「因此,
我已失去天堂,
我確知此事。
我這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
現已註定要下地獄。」
在《Oulanem》中寫到:
「毀滅,毀滅。
我的時候已到。
時鐘停止了,
那微小的建築倒塌了。
很快我將緊抱永恆,
並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
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馬克思喜歡複述歌德的《浮士德》中惡魔Mephistop  heles的話:「一切存在的都應該被毀滅。」(見馬克思主義者網站《http://www.marxists.org》)「毀滅、毀滅、一切存在的都應該被毀滅。」就是共產主義魔鬼要徹底毀滅一切的這種邪惡支配著馬克思的思想。

惡魔的本性是嗜血殺戮;漠視生命的,為了自己的一切利益需要會隨意的去毀滅生命殺戮人。馬克思曾經是一個信仰上帝的青少年,可在後來加入了邪魔撒旦教,帶著對神的仇恨、對人類的詛咒,要去建立一個人類終極的社會——共產主義。終極就是把一切都終結了。所以馬克思在創立自己的理論時,在《宣言》中提出「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 「 一切存在的都應該被毀滅。」

馬克思是明白的知道宇宙中存在著宇宙法則的,自己也講到了宇宙中有因果規律,平衡規律和周而復始規律等等。他深入研究了哲學和經濟學,最終卻選擇站在了無神論的基點上,有意圖的選用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和現代實證科學中的有著非常局限性的認識觀點;借助著叢林法則的弱肉強食來支持自身理論中矛盾對立統一鬥爭觀點的成立,表明了自身理論的無產階級性,根據自己利益的需要預設了共產主義的是非對錯的立場標準,代表著整個無產階級運動的利益,要去建立一個政治暴力組織,徹底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確立一個人類的終極社會——共產主義,就註定了其自身是反宇宙、反人性的本質。向世界和人類發出了惡魔的詛咒。

首先,表明了「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在論述自身的唯物主義觀點過程中時,有意圖的回避了自然世界在人類社會出現之前早已存在這一久遠的客觀的歷史事實,宇宙在產生之時宇宙的真理也就同時存在。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真理被消滅了,宇宙也就被消滅了,一切也就都不存在了,人類又何以能夠存在呢? 共產主義社會那又如何在什麼地方又怎樣能夠實現並存在?

自然世界的運行變化是有序而規律的。那這個有序規律的運動是誰來安排的呢?時間的單向性和不可逆性以及空間範圍的有限性決定了一切事物的運動變化是朝著既定的方向在運行。在時間和空間的控制下一切運動變化都是循環往復連續不間斷的運動著;生命的變化更替轉換,局部的運動變化等等也必然服從於整體的運動變化。一切的運動變化是有著其因果必然的內在聯繫的。

另外,我們知道了人類生存的這個自然環境是一個超出三維的多維度空間,可今天的科學認識還停留在三維的有限空間範圍內,有著非常狹隘的局限性。

再說了,今天的科學已經證明了神的存在,靈魂的存在,反而沒有證明了神不存在。物質就是構成生命的基本因素的條件之一。無神論就從根本上切斷了生命和一切事物內在的連續性。而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觀建立在無神論上,在絕對化的認識觀念中只有物質是認識宇宙世界和人類社會一切的唯一,其運動變化不過是物質本身的矛盾對立鬥爭方式來決定和推動的,矛盾對立鬥爭的方式成為了世界和人類社會一切事物運動變化的根本方式和起因,矛盾各方的力量誰強勢就由誰主導著事物的發展。

再說今天的實證科學本身則是當一個事物的出現之後才開始去認識研究它,站在各自不同專業認識的角度去探索研究,就有不同專業角度的觀念局限性,也就是說科學至今都還沒有完全認識了整個世界,所以科學對世界和事物的認識有著很大的局限性和片面性。在此馬克思都還要借助著有限的科學認識給自己的理論提供論據支持,而辯證唯物主義卻又再次站在極端「自我」的立場上把事物從整體中切割出來,是按照「自我」預設的需要,運用辯證法並且物質絕對化的片面強調著事物的特殊性,就是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物質決定意識的物質一元論當成了整個世界的唯一真理。斬斷了事物在時間的單向性和連續性以及空間整體性範圍來認識,等於是否定了造成事物必然結果的起因是由宇宙終極之理決定的絕對性。無神論直接否定了宇宙中的因果法則、平衡法則和物極必反法則,斬斷了神給人的認識之路,教人站在錯誤的基點上和思維方式,把人們對宇宙和事物的認識引入了歧途。所以無神論和辯證唯物主義是反宇宙的,同時也印證了馬克思理論自身的荒謬。

另外,達爾文的進化論是迄今為止都未得到科學確證的一個假說。如果按照達爾文理論的進化演變需要具備的物質條件和過程來看,今天的自然世界中仍然具備著物種進化的條件和環境以及因素,那為什麼我們今天沒有看到猿猴進化成為人的實證例子呢?而人類的延續卻一直是人類自身的繁衍延續而來。

換句話說宇宙中的一切事物之所以存在是符合了宇宙的法則才能得以存在,進化論從時間和事物的起因上切斷了事物根本的連續性。所以達爾文的進化論是杜撰編造的,根本不能成立的假說。其實馬克思的真實意圖只是要借助進化論中的叢林法則來支持「自我」矛盾鬥爭觀點的成立,「自我」唯物論中預設的社會階級論和階級鬥爭論也才能夠成立,其歷史唯物主義也就成立了,也才能夠確立起共產主義這個終極目標,再表明自身理論的無產階級性,就代表著整個無產階級運動的利益,也就似乎是共產主義就成為了在整個歷史發展過程中的必然選擇,也就演變成了為使用暴力革命似乎是找到了合適的理論依據和具有了實施暴力的正當性,推翻資產階級奪取政權後,緊接著去放手建立一個可以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暴力政權組織,再以國家的面目出現堂而皇之的推行「共產主義真理」。

傳統的倫理道德是建立在尊重生命、是恪守著人的良知和本分的基礎之上的。自身的存在是以對方的存在為前提條件的,是相互依存的關係。而共產主義是只允許有共產主義的黨性(階級鬥爭性),不能有人性。因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懷著對神的信仰和生命的敬畏,有著倫理道德的約束,在明辨善惡好壞、是非對錯後會做出順應天理的選擇。

再說,人的善良本性是伴隨著人的生命與生俱來的,消滅人性就是毀滅人的善良本性,人性的善良被消滅了,就不是人了,只剩下了行屍走肉的軀殼就會是惡魔橫行的時候。所以人的善良本性對馬克思宣揚的共產主義是極大的障礙。因此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馬克思就有意圖把整個社會劃分為直接對立的兩個階級。說「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也就變成了壓迫和被壓迫、剝削和被剝削的,是一個直接對抗對立的鬥爭關係。也就是把正統的人倫道德的相互依存關係變成為了以爭奪一切物質利益的鬥爭關係,顛覆了人們的正統價值觀,摧毀了人們鑒別是非對錯的道德標準。把正常的人類社會關係變成為了物質利益需要為第一的對立鬥爭關係。用絕對物質化的觀念改變了事物的本質內涵和人們對事物本身的正確認識。所以就有了「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也就變成了壓迫剝削和被壓迫剝削的關係。在對立鬥爭的思想指導下,預設階級敵人就成了一種必然的思維方式和結果,自身又代表著無產階級運動的利益,那對立的一方就必然是不道德的、非正義的,是要被打擊鎮壓,甚至是被消滅的。被壓迫剝削是具有道德的、正義的。無產階級是被壓迫剝削的,也就演變成了無產階級是具有道德的、正義的,換言之馬克思的理論就代表著無產階級,也就變成為了符合「真理的、道德的和正義的」,在這個理論指導下所做的一切,似乎也就演變成為了一種順應歷史發展的必然選擇。共產主義道德觀確立後,共產黨人去掉人性只留下階級鬥爭性(黨性),為了具體在實踐共產主義過程中,消滅私有制,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奪取政權,建立一個可以壓迫另一個階級有組織的暴力(國家),按照自身的物質利益需要,使用暴力手段時才會毫無顧忌,也才能達到維持專治暴力統治的目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相矛盾的。」共產主義就一定要毀滅人性。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建立一個它想要的終極世界。用暴力消滅一切也就是共產主義運動實踐的必然手段,徹底毀滅人的生命是共產主義的最終目地。

另一方面,邏輯學本身有一個根本缺陷。就是在邏輯學推理演繹的過程中只能保證推理結構的有效性,而不能保證推理結論的正確真實性。就是說推理的前提(概念)必須保證是真實正確的,才能保證得出的結論(概念)是真實的。馬克思借助著邏輯學中嚴謹的推論結構,把自身的社會發展五個階段論經過一番邏輯演繹推論,再把剩餘價值論觀點硬塞入其中,似乎是就得出了一個正確的結論。馬克思在其歷史唯物主義中所提出的五個階段論及其它一些概念,是對人類社會和事物發展的正確認識嗎?再說一個推論能不能成立需要經過實踐的檢驗後才能成為結論。在上個世紀,以前蘇聯為首的東歐國家組成的共產主義陣營,都經歷了幾十年的共產主義實踐,也就是「科學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實踐。結果是所有東歐國家都拋棄了共產主義,走上了民主治國和私有制發展的道路,在此就可看出共產主義在全世界較大範圍和長時間的實踐後,已經完全證明是錯誤的。也就是說只有符合自然規律的事物才會存在,而違背自然規律的必然會不存在。自然規律中包括著自然世界和人類社會。馬克思根據自身理論的需要把自然界中的個別事物在運動變化中出現的個別偶然性,用絕對化的觀念曲解涵義本質後引伸泛指到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就變成了具有了普遍性和必然性,把專屬概念偷換成為普遍概念,把一個錯誤的推論當成結論,這在邏輯學中是不能成立的。在此也違背了自身唯物論中的物質決定論(物質決定意識的一元論)的根本觀點。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根本上就是相互對立的,是不能自圓其說並相互印證的。自然世界是按照自身的客觀規律在發展變化,有著自身的邏輯性,什麼時間出現什麼狀態是由其自身的規律決定的,就是說當人的認識與客觀世界的具體現象不相符合時,不是客觀世界本身出現了錯誤,而是人們的認識是不正確的。只有人類的思想意識反映與客觀世界的真實存在相符合時,才是正確的認識。東歐國際陣營的解體,也是實踐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荒謬和錯誤。

馬克思一方面站在無神論的立場上,「自我」的把一切都看作是唯一的「物質存在」的絕對唯物論,另一方面又把進化論這樣一個荒謬的假說當做自身鬥爭理論的根本依據,再一方面又借助著邏輯學推論結構的嚴謹性,卻以偷換內涵的手法把專屬概念變換引伸成為普遍概念,改變了事物的本質和原有內涵,以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來概括全部和整體,把錯誤的推論當最終結論。最後一方面是共產主義經過了長時間大範圍的社會實踐,實踐過程中使用的完全就是階級鬥爭和政治鬥爭的暴力手段,已完全證明共產主義是錯誤的,是實現不了的,是違反了宇宙法則的。在此斷言,馬克思主義不是哲學,更不是真理,是完完全全的階級鬥爭理論。整個的理論目地就是用一個所謂人類最美好的共產主義社會謊言進行欺騙,迷惑人們,實際使用的是邪惡的暴力手段在破壞了自然和人類社會 ,最終目地就是毀滅生命和一切。也就是馬克思對全人類的詛咒。

中共把馬列主義作為指導思想和一切的理論基礎,奉為真理。讓我們看一看「共產主義真理」在中國的具體實踐,首先把馬克思主義披上一件科學的外衣,借助著物理學科理論中的熱力學定律來確證「唯物觀」的理論成立,唯物觀似乎是就成為了全人類認識自然世界和人類社會唯一的途徑和正確的方法。再冠以「原理」、「基礎」、「常識」,如《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馬列主義基礎原理》、《社會發展史》、《中國革命史》、《政治經濟學基礎》、以及各種書中的「哲學常識」、「經濟學常識」、「法律常識」等等,這些好像是成了整個世界存在的普遍現象,具有了廣泛的普遍性,構成了全天下的一切物質基礎和全人類生存的必然條件,人類社會都必然要學習熟知和經歷的常識性東西,是人類社會生活中的一種普遍的常態現象。這恰恰是中共有目地的給人們的東西,幾十年的強制性灌輸,人們的思想都變成了中共鬥爭式的思維,不知不覺的身陷其中,形成習慣後還就以為這個狀態是人類社會的正常狀態,世世代代皆是如此。此時共產黨的欺騙就已成功了,它把自己裝扮成了歷史發展方向的代表,是掌握著宇宙真理的代言人。蠱惑吹噓是歷史選擇了共產黨,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所有做的一切就成為了在踐行「偉大、光榮、正確」的歷史使命,成為了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的必然,就自以為是的認為有了統治一切的執政合法性的理論根據,也就理所當然地就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謊言欺騙已經成功,就進一步的用法律形式強制性的規定下來,成了全體國民必須遵守的根本準則,為後面維持政權統治,擁有執政合法性的基礎條件,成為了維持專制統治的必要手段。中共在其《憲法》序言中寫到,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的四項基本原則。

「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但是階級鬥爭還將在一定範圍內長期存在,中國人民對敵視和破壞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必須進行鬥爭。」

作為一個政權把一個階級鬥爭理論當成最高綱領並以國家根本法律的形式強制性的規定下來,規定了全體國民的意志必須服從黨的意志,同時一個政權並可以公開隨便殺戮生命草菅人命並且具有所謂法律的正當性,這本身就是邪惡。同時以法律的形式束縛了全體人民的思想和行為,把國家和人民變成了一種從屬關係,超出了共產黨所劃定的這個範圍你就是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成為必須進行鬥爭的對象。因此全體國民變成了國家政權的附庸和奴隸,成為了專治政權砧板上的一塊肉,只能任由其宰割。

馬克思說「物質的一切只能用物質的力量摧毀,」「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是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實現的。」「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列寧說「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什麼是階級,階級就是一個集團可以佔有另一個集團的利益。」

毛澤東說「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將革命進行到底。」 「八億人口,不鬥行嗎?」

鄧小平在六四時說「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

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時說「精神上摧毀,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馬列毛鄧江的言論完全就是赤裸裸的用暴力對待生命和一切的邪惡思想,所以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實質是在堅持邪惡的鬥爭理念;堅持邪惡的暴力殺戮;堅持邪惡的共產主義——毀滅。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就是撒旦的邪惡。在這個邪惡理論的指導下,暴力政權統治下,你只能順從共產黨的意志,當你個人的思想意識和言論行為不符合共產黨的四項堅持的基本原則時,你就已經違反《憲法》了,違反了科學的馬列主義真理,也違反了人民代表的意志,根據共產主義的價值觀,你就是一個異已分子,成為了被專政的對象,更甚者是反黨反革命,要顛覆國家政權,反對社會主義等等,必然受到排斥打擊鎮壓消滅。讓我們看一看中共的具體行為,縱觀歷史,自中共竊國建政後,歷次發生的政治運動,什麼三反、五反、鎮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鎮壓法輪功,無不是先扣上莫須有的罪名,然後舉起屠刀大肆殺戮,製造恐懼,打擊善良,扼殺人性,一次又一次的運動,無不是對社會的公平、正義的肆意踐踏,對人性良知的虐殺,對善良的迫害,對人類普世價值的摧毀,對生命的毀滅。

我們已經知道了,馬克思主義是反宇宙、反人類的邪說,前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具體實踐已經給出了明證。真理要堅持,勿庸置疑,正確的認識要堅持,因為它最終會是正確的結果。可一個荒謬虛假的錯誤理論卻要堅持,並用根本法律的形式綁架了全體國民,強制性的以國家暴力機器為後盾,只能在「科學社會主義」的道路上走到底。讓我們看一看為什麼要這樣堅持,因為中共在《憲法》序言中明確寫道「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但是階級鬥爭還將在一定範圍內長期存在,中國人民對敵視和破壞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必須進行鬥爭。」

那進行什麼樣的鬥爭呢?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走社會主義道路 ,重新確立一個由政治權力決定社會財富分配的制度。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所說的公有制就是一切生產資料歸勞動者所有。其實「私有制」的本質是人類社會經濟發展中必然出現的分配形式,私有制形成了以契約形式為紐帶的市場等價交換的分配關係,是建立在互惠平等尊重人性的基礎上,是相對公平的具體表現。在人類社會存在了幾千年,至今依然存在,它的存在是符合了自然世界的客觀規律而能夠得以存在,是宇宙因果法則的具體體現,是人類社會在自然發展中的一部分,人類從出現至今就沒有脫離開過自然世界,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也就是自然規律中的一部分。今天的人類社會大部分國家依然是私有制下的市場經濟社會。

還有一個明證,就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以前蘇聯為首的東歐共產主義國際陣營的全面解體,許多東歐國家對「共產主義真理」都進行了全面具體的實踐,幾十年的實踐結果證明,國民經濟停滯不前,國民生活苦不諶言,官員大肆貪污腐敗。面對這樣一個結果,東歐國家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得出一個結論,共產主義違背了宇宙的因果法則和運行規律,與人類社會的發展背道而弛,選擇這個錯誤的理論作為國家的指導綱領,是不會得到正確的結果的。他們果斷拋棄了共產主義,解體了共產黨政權,從新走上了民主治國和私有制的道路。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相矛盾的。」所以為了「公有制」的確立,要「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就提出了整個社會是由兩個敵對的階級構成的,階級之間出現了壓迫剝削,「私有制」剝削的手段是榨取剩餘價值(剩餘價值根本就不存在),成為了產生社會財富分配不公平的一切根源,同時指出另一方面資本主義必然會滅亡,造成的原因是在社會經濟的發展中周期性必然出現的商業經濟危機,私有制成了誘發危機的主要原因,只要掐住了資本主義的這個經濟命門所在,資本主義必然就會滅亡,所以要消滅私有制,消滅私有制也就演變成了合乎社會歷史發展的潮流。讓我們對「私有制」和「公有制」進行一番比較,社會經濟的發展規律是生產、分配、交換、消費,它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存在了幾千年,不論什麼樣的社會經濟體制,都離不開這個規律。馬克思深知公有制則是不公平的,卻用共產主義理想的謊言迷惑了世人,將「公有制」描繪成為是超越了私有制更具有優越性的社會制度,是人類大同的終極理想社會。那麼公有制就應當是公平的社會分配制度,公民完全擁有分配和待分配的物質財富。

我們都知道,公平的先決條件則是具體實施的標準是公開的,人們認同並遵行,實施者必須受到監督制約,自中共竊國建政後,所制定的制度政策就從不受監督,更談不上受制約,共產黨自認為也不應該受到監督制約,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在中國先開始剝奪人們賴以生存的基本物質條件,例子一,先是全國的土改運動,從農民手中收回土地,後是城市的公私合營工商改造,把一切財富收到政權手中。繼爾剝奪人們的精神自由。例如文化大革命運動。就是用暴力手段從人們手中攫取一切社會財富,而公有制就是把一切物質資源和社會財富收歸統治者所有,高度壟斷。確立「公有制」的目地就是扼殺人性,要讓人們喪失賴以生存的物質條件,繼而讓人們喪失掉自主性和獨立性,掐住了人們賴以生存的物質經濟命脈,才能裹挾著人們走向既定的共產主義終極目標。失去了自主支配的物質資源和生活資料,人們也就真的失去了自由、公平的基本生活的條件和環境,也就喪失了應有的政治權利,而人們為了生存,就只能依附在公有制的分配下,順從共產黨的意志,完全變成了這個制度的附庸和奴隸。在中國人們不論是主動選擇或是被動選擇,都只能走在順從於黨指定的方向和道路上,不能偏離了黨的領導,如有違反,就必然受到排斥打擊鎮壓消滅。「原來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  說白了,消滅「私有制」就是消滅他人的生命,奪取他人的財富,歸共產黨佔有。

馬克思本人深入研究過經濟學,對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的社會經濟發展規律有著很深入的認識和見解,知道社會財富是在不同的形態運行變化之中,在創造著附加值,在增加著積累,也就在不斷地創造著新的財富。而暴力的本身並不創造財富,只是重新再分配財富。

在領導第一國際運動時,在一些地方就實踐過「科學社會主義公有制」,在具體實踐中他發現,公有制是由政治權力決定物質財富的分配,本身就違背與打破了社會經濟發展的規律,人們為獲得更多的物質利益,人的貪婪的劣根性就會促使他去巴結迎合當權者,促使自己在物質利益分配中佔據有利位置,就會巧立名目、虛假製造。也就是讓貪腐的流氓無產者寄生于真正的勞動者身上,無形中侵佔了大多數勞動者應得的物質財富。同時公有制就是要絕對擁有物質財富的分配權,必然就要建立一個不想受到任何監督制約的專治政權,以國家暴力機器作為後盾,以政治的名義,法律的形式,強制維持這個政權的統治。再同時看另一方面,專治也就是由於物質財富高度的壟斷集中分配,政治權力必然會高度集中;又沒有監督制約,手中掌握著物質財富分配的當權者,在貪婪的欲望驅使下,必然產生貪污腐敗。一方面用政治強權,法律形式,公有制分配強制性綁架了全體國民,在它給出的答案裡去做出被動的選擇,另一方面它根據自身的政權統治需要,為了奴役世人,隨意對人類社會的公平、正義、真理、道德、良知及法律作出它自身的解釋和定義。總的說來,我們知道,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是什麼,其實質就是現代版的「三公九卿」的紅色權貴階層完全佔有的公有制,也就是共產黨絕對佔有制。這就是不折不扣的腐敗制度,所以今天中共治下的黨、政、軍所有官員都貪腐就毫不為奇了,在邪惡的裹挾下最終走向毀滅。

馬克思深知暴力的本身不創造社會財富,只是重新再分配社會財富。社會的經濟發展規律本身就是通過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等不同形態的變化體現出來的,「私有制」的分配是以市場經濟交換的方式來實現的,是在相互協商互利互惠相對公平,以契約方式達成的。而「社會主義公有制」則是以政治的名義,暴力的手段攫取社會財富,用政治強權進行分配,是專治統治者根據自身的需要確定分配的原則標準,政治就是站在道義的立場上以欺騙的手段竊取財富的一種行為方式。在不改變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的運行方式狀態下,卻改變了原有的分配方式和內容。直接打破了社會經濟自身的發展規律,這本身就在製造著分配不公,政治強權進行社會財富分配本身就是最大的剝削。政治的本身就是站在道義的立場上實施竊取物質利益的行為。當權者就佔據了社會財富優先分配的先決條件,貧富強弱之勢對比分明,公有制完全剝奪了大多數人們最基本的生存條件和必須的生存權利,使人們成為專治政權砧板上的一塊肉,只能任由其宰割。而人們為了生存就只能是向強權者下跪哀求乞討,妥協屈服。歸根結底公有制本身就是一個腐敗的制度。在中共竊國建政的歷史上,先搞土改運動,把一切土地收歸國有,使農民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後來的公私合營的工商改造,巧取豪奪地攫取一切資本家的財富,使所有的人民群眾都沒有私產,只能完全依俯在中共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下生存,失去了自由和權利。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隸。中共為什麼要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因為馬克思說「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只有在社會主義的公有制下,中共才具備著代表和執政的合法性,為了能維持專治極權的統治,才能攫取社會財富,才會隨意的殺戮生命,就會對社會的公平正義,良知道德普世價值作出自身需要的定義,一句話,才能為所欲為,也才能走向終結的共產主義,達到對全人類的詛咒,徹底毀滅人類。

中共從建黨至今在歷次的政治運動中,都是以殺人製造恐懼,讓大多數人妥協屈服,做出只能違背自已意志、道義良知,在中共給出的答案中去被動的選擇。什麼鎮反、肅反、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等,以至到近期的八九六四,鎮壓法輪功,莫不是先扣上莫須有的罪名,然後緊接著舉起屠刀大肆殺戮。

從上個世紀的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到後來的走社會主義的康莊大道,再到後來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今天更是走上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這條路越走越窄,走在了一條絕路上。再後來該走什麼路,就是毀滅。明眼人一看便知,不言而喻。

說說關於身分證,國際上通行的做法表明的都是公民身分證,「公民」一詞是指具有法律概念並享有政治權利和人身權利的居住人。而中共國則是居民身分證,「居民」一詞的定義是固定住在某一地方的人。通俗講,「公民」是一種人與人平等的法律關係,政府服務於人的人本關係。「居民」則是一種從屬的依附關係,人民成了國家的附庸。在中共的專治政權下,就中共的官員本身,不論職務多高,權力多大,不符合中共統治利益的需要,同樣會被打擊鎮壓。如劉少奇、胡耀邦、趙紫陽等。身分證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證明檔,從一開始中共就剝奪了人應享有的權利。

在中共的詞典裡,人民一詞是個寬泛的詞語,當你具有共產主義的階級性時,就是共產黨定義的「人民代表」,而人性一息尚存在強權下螻蟻般偷生的,則是「人民群眾」,如果有自己的獨立思想觀點,與共產黨的利益相悖時,你就是中共規定的敵人。在中國社科院編撰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現代漢語辭典裡這樣解釋「公民」和「居民」一詞的。公民是指具有或取得某國國籍,並根據該國憲法和法律規定享有權利和承擔相應義務的人。居民是指固定住在某一地方的人。這兩者一比較就看出,中共一開始就沒有給中國人基本的權利。不論現在身擔職務的官員還是普通的百姓,你只要違背了中共的意志,觸動了中共的專治政權和利益,你一定是被打擊鎮壓,消滅的物件。

再從法律另一方面來看,法律應當是維護人類社會的公平、正義的一種形式和措施,懲惡揚善,維護著社會的穩定,它和道德一起規定著人與人之間平等的正常關係。從中共竊國建政起,歷次的政治運動中,就沒有離開殺人,製造恐懼,對中國人根本就沒有講過任何法律,法律沒有制定出來時,就沒有法律可講。法律制定出來後,並且以法律的形式和名義殺人,這本身就是徹底的邪惡。就讓我們來看一看中共是怎樣講法律的。遠的不說,就說近幾年的吧,如上海的楊佳殺人案,北京雷洋被嫖娼案,慶安縣徐純合槍擊案,聶樹斌殺人案,四川閬中民工討薪案以及大量老百姓上訪維權,八九年六月四日對學生的鎮壓,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至今的對以真善忍為標準修煉法輪功善良民眾的大肆鎮壓,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對人權律師的抓捕……等等等等,還有很多。楊佳被殺人,雷洋被嫖娼,徐純合被槍擊,聶樹斌被殺人,四川民工被討薪,老百姓被維權上訪,六四學生,法輪功,律師的被鎮壓。中共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用自己制訂的法律去公正的對待過老百姓。都是以法律的名義被強加的罪名。

讓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中共的體制下是如何對待生命的,歷次的政治運動殺人我們就不在陳述了,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在新疆克拉瑪依發生了一場大火,燒死288名學生和老師,當時在場的校長喊出「學生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他們都還是十幾歲的孩子。愛護孩子就是珍惜生命和未來,可共產主義培養出來的人民公僕是什麼? 置幾百個孩子的生命於不顧,就是以犧牲孩子生命不讓動從而給自己留出逃生通道的人民公僕。孩子是一個國家的希望和未來,這樣一個國家、民族的希望和未來,就被隨意葬送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河北邢臺遭受水災,半夜洩洪未通知村民,大賢村的村民被突如其來的大水沖走,亡者大都是老幼。這就是中共高唱著為人民服務的調子,實際的行為卻是對人民生命的漠視和虐殺,共產魔鬼的本性展現的淋漓盡致。

從以上的這些事例中可以看出,這就是中共的邪惡魔鬼本性。在此我要告訴每一位朋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也是宇宙因果規律的具體體現,你今天選擇什麼,那明天你將會承擔你所做出選擇的一切後果,無可替代。你選擇跟隨中共邪惡魔鬼,發誓言加入它,為它而獻身成為它的一分子,就會成為它的陪葬,你就將會被神拋棄。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解體就是明證,中共的滅亡是必然的結果,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拋棄中共邪黨,就是對自己的最大善行,為自己做出一個明智正確的選擇,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曝家醜:共產主義說說的 哪實現得了啊
程惕潔:共產主義為何不靈?
川人:共產主義制度讓殘暴獨裁者輩出?
共產主義的黑暗源頭(上)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清零惹大禍?習二十大連任遭變數
【探索時分】烏克蘭炮兵團滅俄羅斯營級戰鬥群
【十字路口】拜登組亞洲小北約?四大戰線點火
【舞蹈三劍客】寶圓嚇傻啦!志成竟然… |「摯友對決」精彩幕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