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浊:从马列主义看中共的邪恶本性

人气 732

【大纪元2017年11月22日讯】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而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
“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相矛盾的。”
“消灭私有制
“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
“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以上这段话摘自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公开宣称的共产主义,就是与全部社会的历史发展相矛盾的,要以赤裸裸的暴力革命手段去彻底毁灭真理,宗教,道德。共产主义幽灵其实就是共产主义妖魔。 幽灵一词的英文是specter. 译成中文有幽灵、还有妖魔、恐怖之物等等的意思。

让我们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配着马克思的思想。其在《苍白的少女》一诗中写到:

“因此,
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在《Oulanem》中写到:
“毁灭,毁灭。
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
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
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喜欢复述歌德的《浮士德》中恶魔Mephistop  heles的话:“一切存在的都应该被毁灭。”(见马克思主义者网站《http://www.marxists.org》)“毁灭、毁灭、一切存在的都应该被毁灭。”就是共产主义魔鬼要彻底毁灭一切的这种邪恶支配着马克思的思想。

恶魔的本性是嗜血杀戮;漠视生命的,为了自己的一切利益需要会随意的去毁灭生命杀戮人。马克思曾经是一个信仰上帝的青少年,可在后来加入了邪魔撒旦教,带着对神的仇恨、对人类的诅咒,要去建立一个人类终极的社会——共产主义。终极就是把一切都终结了。所以马克思在创立自己的理论时,在《宣言》中提出“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 “ 一切存在的都应该被毁灭。”

马克思是明白的知道宇宙中存在着宇宙法则的,自己也讲到了宇宙中有因果规律,平衡规律和周而复始规律等等。他深入研究了哲学和经济学,最终却选择站在了无神论的基点上,有意图的选用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和现代实证科学中的有着非常局限性的认识观点;借助着丛林法则的弱肉强食来支持自身理论中矛盾对立统一斗争观点的成立,表明了自身理论的无产阶级性,根据自己利益的需要预设了共产主义的是非对错的立场标准,代表着整个无产阶级运动的利益,要去建立一个政治暴力组织,彻底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确立一个人类的终极社会——共产主义,就注定了其自身是反宇宙、反人性的本质。向世界和人类发出了恶魔的诅咒。

首先,表明了“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在论述自身的唯物主义观点过程中时,有意图的回避了自然世界在人类社会出现之前早已存在这一久远的客观的历史事实,宇宙在产生之时宇宙的真理也就同时存在。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真理被消灭了,宇宙也就被消灭了,一切也就都不存在了,人类又何以能够存在呢? 共产主义社会那又如何在什么地方又怎样能够实现并存在?

自然世界的运行变化是有序而规律的。那这个有序规律的运动是谁来安排的呢?时间的单向性和不可逆性以及空间范围的有限性决定了一切事物的运动变化是朝着既定的方向在运行。在时间和空间的控制下一切运动变化都是循环往复连续不间断的运动着;生命的变化更替转换,局部的运动变化等等也必然服从于整体的运动变化。一切的运动变化是有着其因果必然的内在联系的。

另外,我们知道了人类生存的这个自然环境是一个超出三维的多维度空间,可今天的科学认识还停留在三维的有限空间范围内,有着非常狭隘的局限性。

再说了,今天的科学已经证明了神的存在,灵魂的存在,反而没有证明了神不存在。物质就是构成生命的基本因素的条件之一。无神论就从根本上切断了生命和一切事物内在的连续性。而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观建立在无神论上,在绝对化的认识观念中只有物质是认识宇宙世界和人类社会一切的唯一,其运动变化不过是物质本身的矛盾对立斗争方式来决定和推动的,矛盾对立斗争的方式成为了世界和人类社会一切事物运动变化的根本方式和起因,矛盾各方的力量谁强势就由谁主导着事物的发展。

再说今天的实证科学本身则是当一个事物的出现之后才开始去认识研究它,站在各自不同专业认识的角度去探索研究,就有不同专业角度的观念局限性,也就是说科学至今都还没有完全认识了整个世界,所以科学对世界和事物的认识有着很大的局限性和片面性。在此马克思都还要借助著有限的科学认识给自己的理论提供论据支持,而辩证唯物主义却又再次站在极端“自我”的立场上把事物从整体中切割出来,是按照“自我”预设的需要,运用辩证法并且物质绝对化的片面强调着事物的特殊性,就是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决定意识的物质一元论当成了整个世界的唯一真理。斩断了事物在时间的单向性和连续性以及空间整体性范围来认识,等于是否定了造成事物必然结果的起因是由宇宙终极之理决定的绝对性。无神论直接否定了宇宙中的因果法则、平衡法则和物极必反法则,斩断了神给人的认识之路,教人站在错误的基点上和思维方式,把人们对宇宙和事物的认识引入了歧途。所以无神论和辩证唯物主义是反宇宙的,同时也印证了马克思理论自身的荒谬。

另外,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迄今为止都未得到科学确证的一个假说。如果按照达尔文理论的进化演变需要具备的物质条件和过程来看,今天的自然世界中仍然具备着物种进化的条件和环境以及因素,那为什么我们今天没有看到猿猴进化成为人的实证例子呢?而人类的延续却一直是人类自身的繁衍延续而来。

换句话说宇宙中的一切事物之所以存在是符合了宇宙的法则才能得以存在,进化论从时间和事物的起因上切断了事物根本的连续性。所以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杜撰编造的,根本不能成立的假说。其实马克思的真实意图只是要借助进化论中的丛林法则来支持“自我”矛盾斗争观点的成立,“自我”唯物论中预设的社会阶级论和阶级斗争论也才能够成立,其历史唯物主义也就成立了,也才能够确立起共产主义这个终极目标,再表明自身理论的无产阶级性,就代表着整个无产阶级运动的利益,也就似乎是共产主义就成为了在整个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选择,也就演变成了为使用暴力革命似乎是找到了合适的理论依据和具有了实施暴力的正当性,推翻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紧接着去放手建立一个可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政权组织,再以国家的面目出现堂而皇之的推行“共产主义真理”。

传统的伦理道德是建立在尊重生命、是恪守着人的良知和本分的基础之上的。自身的存在是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条件的,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而共产主义是只允许有共产主义的党性(阶级斗争性),不能有人性。因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怀着对神的信仰和生命的敬畏,有着伦理道德的约束,在明辨善恶好坏、是非对错后会做出顺应天理的选择。

再说,人的善良本性是伴随着人的生命与生俱来的,消灭人性就是毁灭人的善良本性,人性的善良被消灭了,就不是人了,只剩下了行尸走肉的躯壳就会是恶魔横行的时候。所以人的善良本性对马克思宣扬的共产主义是极大的障碍。因此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马克思就有意图把整个社会划分为直接对立的两个阶级。说“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也就变成了压迫和被压迫、剥削和被剥削的,是一个直接对抗对立的斗争关系。也就是把正统的人伦道德的相互依存关系变成为了以争夺一切物质利益的斗争关系,颠覆了人们的正统价值观,摧毁了人们鉴别是非对错的道德标准。把正常的人类社会关系变成为了物质利益需要为第一的对立斗争关系。用绝对物质化的观念改变了事物的本质内涵和人们对事物本身的正确认识。所以就有了“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也就变成了压迫剥削和被压迫剥削的关系。在对立斗争的思想指导下,预设阶级敌人就成了一种必然的思维方式和结果,自身又代表着无产阶级运动的利益,那对立的一方就必然是不道德的、非正义的,是要被打击镇压,甚至是被消灭的。被压迫剥削是具有道德的、正义的。无产阶级是被压迫剥削的,也就演变成了无产阶级是具有道德的、正义的,换言之马克思的理论就代表着无产阶级,也就变成为了符合“真理的、道德的和正义的”,在这个理论指导下所做的一切,似乎也就演变成为了一种顺应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共产主义道德观确立后,共产党人去掉人性只留下阶级斗争性(党性),为了具体在实践共产主义过程中,消灭私有制,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夺取政权,建立一个可以压迫另一个阶级有组织的暴力(国家),按照自身的物质利益需要,使用暴力手段时才会毫无顾忌,也才能达到维持专治暴力统治的目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相矛盾的。”共产主义就一定要毁灭人性。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建立一个它想要的终极世界。用暴力消灭一切也就是共产主义运动实践的必然手段,彻底毁灭人的生命是共产主义的最终目地。

另一方面,逻辑学本身有一个根本缺陷。就是在逻辑学推理演绎的过程中只能保证推理结构的有效性,而不能保证推理结论的正确真实性。就是说推理的前提(概念)必须保证是真实正确的,才能保证得出的结论(概念)是真实的。马克思借助着逻辑学中严谨的推论结构,把自身的社会发展五个阶段论经过一番逻辑演绎推论,再把剩余价值论观点硬塞入其中,似乎是就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马克思在其历史唯物主义中所提出的五个阶段论及其它一些概念,是对人类社会和事物发展的正确认识吗?再说一个推论能不能成立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后才能成为结论。在上个世纪,以前苏联为首的东欧国家组成的共产主义阵营,都经历了几十年的共产主义实践,也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实践。结果是所有东欧国家都抛弃了共产主义,走上了民主治国和私有制发展的道路,在此就可看出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较大范围和长时间的实践后,已经完全证明是错误的。也就是说只有符合自然规律的事物才会存在,而违背自然规律的必然会不存在。自然规律中包括着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马克思根据自身理论的需要把自然界中的个别事物在运动变化中出现的个别偶然性,用绝对化的观念曲解涵义本质后引伸泛指到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就变成了具有了普遍性和必然性,把专属概念偷换成为普遍概念,把一个错误的推论当成结论,这在逻辑学中是不能成立的。在此也违背了自身唯物论中的物质决定论(物质决定意识的一元论)的根本观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根本上就是相互对立的,是不能自圆其说并相互印证的。自然世界是按照自身的客观规律在发展变化,有着自身的逻辑性,什么时间出现什么状态是由其自身的规律决定的,就是说当人的认识与客观世界的具体现象不相符合时,不是客观世界本身出现了错误,而是人们的认识是不正确的。只有人类的思想意识反映与客观世界的真实存在相符合时,才是正确的认识。东欧国际阵营的解体,也是实践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荒谬和错误。

马克思一方面站在无神论的立场上,“自我”的把一切都看作是唯一的“物质存在”的绝对唯物论,另一方面又把进化论这样一个荒谬的假说当做自身斗争理论的根本依据,再一方面又借助着逻辑学推论结构的严谨性,却以偷换内涵的手法把专属概念变换引伸成为普遍概念,改变了事物的本质和原有内涵,以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来概括全部和整体,把错误的推论当最终结论。最后一方面是共产主义经过了长时间大范围的社会实践,实践过程中使用的完全就是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的暴力手段,已完全证明共产主义是错误的,是实现不了的,是违反了宇宙法则的。在此断言,马克思主义不是哲学,更不是真理,是完完全全的阶级斗争理论。整个的理论目地就是用一个所谓人类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谎言进行欺骗,迷惑人们,实际使用的是邪恶的暴力手段在破坏了自然和人类社会 ,最终目地就是毁灭生命和一切。也就是马克思对全人类的诅咒。

中共把马列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和一切的理论基础,奉为真理。让我们看一看“共产主义真理”在中国的具体实践,首先把马克思主义披上一件科学的外衣,借助着物理学科理论中的热力学定律来确证“唯物观”的理论成立,唯物观似乎是就成为了全人类认识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唯一的途径和正确的方法。再冠以“原理”、“基础”、“常识”,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理》、《马列主义基础原理》、《社会发展史》、《中国革命史》、《政治经济学基础》、以及各种书中的“哲学常识”、“经济学常识”、“法律常识”等等,这些好像是成了整个世界存在的普遍现象,具有了广泛的普遍性,构成了全天下的一切物质基础和全人类生存的必然条件,人类社会都必然要学习熟知和经历的常识性东西,是人类社会生活中的一种普遍的常态现象。这恰恰是中共有目地的给人们的东西,几十年的强制性灌输,人们的思想都变成了中共斗争式的思维,不知不觉的身陷其中,形成习惯后还就以为这个状态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状态,世世代代皆是如此。此时共产党的欺骗就已成功了,它把自己装扮成了历史发展方向的代表,是掌握着宇宙真理的代言人。蛊惑吹嘘是历史选择了共产党,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所有做的一切就成为了在践行“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使命,成为了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必然,就自以为是的认为有了统治一切的执政合法性的理论根据,也就理所当然地就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谎言欺骗已经成功,就进一步的用法律形式强制性的规定下来,成了全体国民必须遵守的根本准则,为后面维持政权统治,拥有执政合法性的基础条件,成为了维持专制统治的必要手段。中共在其《宪法》序言中写到,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四项基本原则。

“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作为一个政权把一个阶级斗争理论当成最高纲领并以国家根本法律的形式强制性的规定下来,规定了全体国民的意志必须服从党的意志,同时一个政权并可以公开随便杀戮生命草菅人命并且具有所谓法律的正当性,这本身就是邪恶。同时以法律的形式束缚了全体人民的思想和行为,把国家和人民变成了一种从属关系,超出了共产党所划定的这个范围你就是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成为必须进行斗争的对象。因此全体国民变成了国家政权的附庸和奴隶,成为了专治政权砧板上的一块肉,只能任由其宰割。

马克思说“物质的一切只能用物质的力量摧毁,”“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是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实现的。”“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列宁说“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什么是阶级,阶级就是一个集团可以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利益。”

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将革命进行到底。” “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邓小平在六四时说“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

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时说“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马列毛邓江的言论完全就是赤裸裸的用暴力对待生命和一切的邪恶思想,所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质是在坚持邪恶的斗争理念;坚持邪恶的暴力杀戮;坚持邪恶的共产主义——毁灭。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就是撒旦的邪恶。在这个邪恶理论的指导下,暴力政权统治下,你只能顺从共产党的意志,当你个人的思想意识和言论行为不符合共产党的四项坚持的基本原则时,你就已经违反《宪法》了,违反了科学的马列主义真理,也违反了人民代表的意志,根据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你就是一个异已分子,成为了被专政的对象,更甚者是反党反革命,要颠覆国家政权,反对社会主义等等,必然受到排斥打击镇压消灭。让我们看一看中共的具体行为,纵观历史,自中共窃国建政后,历次发生的政治运动,什么三反、五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镇压法轮功,无不是先扣上莫须有的罪名,然后举起屠刀大肆杀戮,制造恐惧,打击善良,扼杀人性,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无不是对社会的公平、正义的肆意践踏,对人性良知的虐杀,对善良的迫害,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摧毁,对生命的毁灭。

我们已经知道了,马克思主义是反宇宙、反人类的邪说,前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具体实践已经给出了明证。真理要坚持,勿庸置疑,正确的认识要坚持,因为它最终会是正确的结果。可一个荒谬虚假的错误理论却要坚持,并用根本法律的形式绑架了全体国民,强制性的以国家暴力机器为后盾,只能在“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走到底。让我们看一看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因为中共在《宪法》序言中明确写道“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那进行什么样的斗争呢?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走社会主义道路 ,重新确立一个由政治权力决定社会财富分配的制度。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公有制就是一切生产资料归劳动者所有。其实“私有制”的本质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中必然出现的分配形式,私有制形成了以契约形式为纽带的市场等价交换的分配关系,是建立在互惠平等尊重人性的基础上,是相对公平的具体表现。在人类社会存在了几千年,至今依然存在,它的存在是符合了自然世界的客观规律而能够得以存在,是宇宙因果法则的具体体现,是人类社会在自然发展中的一部分,人类从出现至今就没有脱离开过自然世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也就是自然规律中的一部分。今天的人类社会大部分国家依然是私有制下的市场经济社会。

还有一个明证,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前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主义国际阵营的全面解体,许多东欧国家对“共产主义真理”都进行了全面具体的实践,几十年的实践结果证明,国民经济停滞不前,国民生活苦不谌言,官员大肆贪污腐败。面对这样一个结果,东欧国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得出一个结论,共产主义违背了宇宙的因果法则和运行规律,与人类社会的发展背道而弛,选择这个错误的理论作为国家的指导纲领,是不会得到正确的结果的。他们果断抛弃了共产主义,解体了共产党政权,从新走上了民主治国和私有制的道路。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相矛盾的。”所以为了“公有制”的确立,要“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就提出了整个社会是由两个敌对的阶级构成的,阶级之间出现了压迫剥削,“私有制”剥削的手段是榨取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根本就不存在),成为了产生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平的一切根源,同时指出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必然会灭亡,造成的原因是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周期性必然出现的商业经济危机,私有制成了诱发危机的主要原因,只要掐住了资本主义的这个经济命门所在,资本主义必然就会灭亡,所以要消灭私有制,消灭私有制也就演变成了合乎社会历史发展的潮流。让我们对“私有制”和“公有制”进行一番比较,社会经济的发展规律是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它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存在了几千年,不论什么样的社会经济体制,都离不开这个规律。马克思深知公有制则是不公平的,却用共产主义理想的谎言迷惑了世人,将“公有制”描绘成为是超越了私有制更具有优越性的社会制度,是人类大同的终极理想社会。那么公有制就应当是公平的社会分配制度,公民完全拥有分配和待分配的物质财富。

我们都知道,公平的先决条件则是具体实施的标准是公开的,人们认同并遵行,实施者必须受到监督制约,自中共窃国建政后,所制定的制度政策就从不受监督,更谈不上受制约,共产党自认为也不应该受到监督制约,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在中国先开始剥夺人们赖以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例子一,先是全国的土改运动,从农民手中收回土地,后是城市的公私合营工商改造,把一切财富收到政权手中。继尔剥夺人们的精神自由。例如文化大革命运动。就是用暴力手段从人们手中攫取一切社会财富,而公有制就是把一切物质资源和社会财富收归统治者所有,高度垄断。确立“公有制”的目地就是扼杀人性,要让人们丧失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继而让人们丧失掉自主性和独立性,掐住了人们赖以生存的物质经济命脉,才能裹挟着人们走向既定的共产主义终极目标。失去了自主支配的物质资源和生活资料,人们也就真的失去了自由、公平的基本生活的条件和环境,也就丧失了应有的政治权利,而人们为了生存,就只能依附在公有制的分配下,顺从共产党的意志,完全变成了这个制度的附庸和奴隶。在中国人们不论是主动选择或是被动选择,都只能走在顺从于党指定的方向和道路上,不能偏离了党的领导,如有违反,就必然受到排斥打击镇压消灭。“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  说白了,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他人的生命,夺取他人的财富,归共产党占有。

马克思本人深入研究过经济学,对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社会经济发展规律有着很深入的认识和见解,知道社会财富是在不同的形态运行变化之中,在创造着附加值,在增加着积累,也就在不断地创造着新的财富。而暴力的本身并不创造财富,只是重新再分配财富。

在领导第一国际运动时,在一些地方就实践过“科学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具体实践中他发现,公有制是由政治权力决定物质财富的分配,本身就违背与打破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人们为获得更多的物质利益,人的贪婪的劣根性就会促使他去巴结迎合当权者,促使自己在物质利益分配中占据有利位置,就会巧立名目、虚假制造。也就是让贪腐的流氓无产者寄生于真正的劳动者身上,无形中侵占了大多数劳动者应得的物质财富。同时公有制就是要绝对拥有物质财富的分配权,必然就要建立一个不想受到任何监督制约的专治政权,以国家暴力机器作为后盾,以政治的名义,法律的形式,强制维持这个政权的统治。再同时看另一方面,专治也就是由于物质财富高度的垄断集中分配,政治权力必然会高度集中;又没有监督制约,手中掌握着物质财富分配的当权者,在贪婪的欲望驱使下,必然产生贪污腐败。一方面用政治强权,法律形式,公有制分配强制性绑架了全体国民,在它给出的答案里去做出被动的选择,另一方面它根据自身的政权统治需要,为了奴役世人,随意对人类社会的公平、正义、真理、道德、良知及法律作出它自身的解释和定义。总的说来,我们知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什么,其实质就是现代版的“三公九卿”的红色权贵阶层完全占有的公有制,也就是共产党绝对占有制。这就是不折不扣的腐败制度,所以今天中共治下的党、政、军所有官员都贪腐就毫不为奇了,在邪恶的裹挟下最终走向毁灭。

马克思深知暴力的本身不创造社会财富,只是重新再分配社会财富。社会的经济发展规律本身就是通过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等不同形态的变化体现出来的,“私有制”的分配是以市场经济交换的方式来实现的,是在相互协商互利互惠相对公平,以契约方式达成的。而“社会主义公有制”则是以政治的名义,暴力的手段攫取社会财富,用政治强权进行分配,是专治统治者根据自身的需要确定分配的原则标准,政治就是站在道义的立场上以欺骗的手段窃取财富的一种行为方式。在不改变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运行方式状态下,却改变了原有的分配方式和内容。直接打破了社会经济自身的发展规律,这本身就在制造着分配不公,政治强权进行社会财富分配本身就是最大的剥削。政治的本身就是站在道义的立场上实施窃取物质利益的行为。当权者就占据了社会财富优先分配的先决条件,贫富强弱之势对比分明,公有制完全剥夺了大多数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和必须的生存权利,使人们成为专治政权砧板上的一块肉,只能任由其宰割。而人们为了生存就只能是向强权者下跪哀求乞讨,妥协屈服。归根结底公有制本身就是一个腐败的制度。在中共窃国建政的历史上,先搞土改运动,把一切土地收归国有,使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后来的公私合营的工商改造,巧取豪夺地攫取一切资本家的财富,使所有的人民群众都没有私产,只能完全依俯在中共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生存,失去了自由和权利。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隶。中共为什么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因为马克思说“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只有在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下,中共才具备着代表和执政的合法性,为了能维持专治极权的统治,才能攫取社会财富,才会随意的杀戮生命,就会对社会的公平正义,良知道德普世价值作出自身需要的定义,一句话,才能为所欲为,也才能走向终结的共产主义,达到对全人类的诅咒,彻底毁灭人类。

中共从建党至今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都是以杀人制造恐惧,让大多数人妥协屈服,做出只能违背自已意志、道义良知,在中共给出的答案中去被动的选择。什么镇反、肃反、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等,以至到近期的八九六四,镇压法轮功,莫不是先扣上莫须有的罪名,然后紧接着举起屠刀大肆杀戮。

从上个世纪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到后来的走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再到后来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今天更是走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条路越走越窄,走在了一条绝路上。再后来该走什么路,就是毁灭。明眼人一看便知,不言而喻。

说说关于身份证,国际上通行的做法表明的都是公民身份证,“公民”一词是指具有法律概念并享有政治权利和人身权利的居住人。而中共国则是居民身份证,“居民”一词的定义是固定住在某一地方的人。通俗讲,“公民”是一种人与人平等的法律关系,政府服务于人的人本关系。“居民”则是一种从属的依附关系,人民成了国家的附庸。在中共的专治政权下,就中共的官员本身,不论职务多高,权力多大,不符合中共统治利益的需要,同样会被打击镇压。如刘少奇、胡耀邦、赵紫阳等。身份证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档,从一开始中共就剥夺了人应享有的权利。

在中共的词典里,人民一词是个宽泛的词语,当你具有共产主义的阶级性时,就是共产党定义的“人民代表”,而人性一息尚存在强权下蝼蚁般偷生的,则是“人民群众”,如果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观点,与共产党的利益相悖时,你就是中共规定的敌人。在中国社科院编撰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辞典里这样解释“公民”和“居民”一词的。公民是指具有或取得某国国籍,并根据该国宪法和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相应义务的人。居民是指固定住在某一地方的人。这两者一比较就看出,中共一开始就没有给中国人基本的权利。不论现在身担职务的官员还是普通的百姓,你只要违背了中共的意志,触动了中共的专治政权和利益,你一定是被打击镇压,消灭的物件。

再从法律另一方面来看,法律应当是维护人类社会的公平、正义的一种形式和措施,惩恶扬善,维护着社会的稳定,它和道德一起规定着人与人之间平等的正常关系。从中共窃国建政起,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就没有离开杀人,制造恐惧,对中国人根本就没有讲过任何法律,法律没有制定出来时,就没有法律可讲。法律制定出来后,并且以法律的形式和名义杀人,这本身就是彻底的邪恶。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中共是怎样讲法律的。远的不说,就说近几年的吧,如上海的杨佳杀人案,北京雷洋被嫖娼案,庆安县徐纯合枪击案,聂树斌杀人案,四川阆中民工讨薪案以及大量老百姓上访维权,八九年六月四日对学生的镇压,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至今的对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法轮功善良民众的大肆镇压,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对人权律师的抓捕……等等等等,还有很多。杨佳被杀人,雷洋被嫖娼,徐纯合被枪击,聂树斌被杀人,四川民工被讨薪,老百姓被维权上访,六四学生,法轮功,律师的被镇压。中共没有任何一件事是用自己制订的法律去公正的对待过老百姓。都是以法律的名义被强加的罪名。

让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中共的体制下是如何对待生命的,历次的政治运动杀人我们就不在陈述了,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发生了一场大火,烧死288名学生和老师,当时在场的校长喊出“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他们都还是十几岁的孩子。爱护孩子就是珍惜生命和未来,可共产主义培养出来的人民公仆是什么? 置几百个孩子的生命于不顾,就是以牺牲孩子生命不让动从而给自己留出逃生通道的人民公仆。孩子是一个国家的希望和未来,这样一个国家、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就被随意葬送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河北邢台遭受水灾,半夜泄洪未通知村民,大贤村的村民被突如其来的大水冲走,亡者大都是老幼。这就是中共高唱着为人民服务的调子,实际的行为却是对人民生命的漠视和虐杀,共产魔鬼的本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从以上的这些事例中可以看出,这就是中共的邪恶魔鬼本性。在此我要告诉每一位朋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也是宇宙因果规律的具体体现,你今天选择什么,那明天你将会承担你所做出选择的一切后果,无可替代。你选择跟随中共邪恶魔鬼,发誓言加入它,为它而献身成为它的一分子,就会成为它的陪葬,你就将会被神抛弃。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解体就是明证,中共的灭亡是必然的结果,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抛弃中共邪党,就是对自己的最大善行,为自己做出一个明智正确的选择,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曝家丑:共产主义说说的 哪实现得了啊
程惕洁:共产主义为何不灵?
川人:共产主义制度让残暴独裁者辈出?
共产主义的黑暗源头(上)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发表告别演说
【拍案惊奇】拜登就职礼三反常 FBI查DC美军
【重播】布林肯参议院听证:誓言战胜中共
【新闻大家谈】拜登提名5人闯关 揭中共抗美计划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