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6)

李淳風《藏頭詩》預言中共亂世聖人出世

作者:壬靜思

李淳風《藏頭詩》使用了特別晦澀難懂的文字預言了中共時期以及聖人出世(伊羅遜/大紀元)

  人氣: 4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李淳風《藏頭詩

藏頭詩》記述的是唐朝貞觀初期,唐太宗向李淳風詢問未來世事時的問答,相傳由當朝史官記錄成書。《藏頭詩》從唐朝開始預言到清朝太平天國時期(1851-1864年),再預言到其後約八十年的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的抗日戰爭之前,蔣介石(「小天罡」)掃平了匪患,天下得以太平。然後,《藏頭詩》使用了特別晦澀難懂的文字預言了中共時期以及聖人出世:

太宗曰:「太平之後又若何?」
淳風曰:「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太陽在夜,太陰在日,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而天下有家無人。)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若非真主出世,天下烏得文明。」(括號裡的字出現在有的《藏頭詩》版本之中)

太宗曰:「何謂文明?」
淳風曰:「此人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立地,腰縏九斛帶,身穿八丈衣。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

解讀:

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

解:「九十年後」指太平天國之後約九十年,即中共建政初期。「木葡」即草木。如前對《推背圖》第四十一圖的解析,「毛」在古文中通「芼」,指草木。因此,「木葡」指「毛」(澤東)。「常」在古文中通「嘗」,曾經之意。這段預言中使用的三個「常」字都只是表示事物狀態,沒有特別意義。「花」在古文中是「華」的異體字,指華國鋒。「帶」喻提攜。

太平天國之後約九十年,毛澤東得了天下,提攜了華國鋒成為接班人。

太陽在夜,太陰在日,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

解:「兩」表示不定數目,比如「兩下子」。「兩廣」喻指廣大。毛澤東使得中國進入黑白顛倒、天下大亂的世道,給廣大人民帶來無比深重的災禍。

(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而天下有家無人。)

解:括號裡的字在有的《藏頭詩》版本中出現。「不」字作助詞時只是加強語氣,比如「好不熱鬧」。「(不)幸」意「幸虧」。「賀」的意思是奉送禮物慶祝。而古文中「登」有進獻(禮物)的意思。這裡「賀」指「登」字。「有賀之君」指一位姓氏中含「登」的執政者。

「長弓」形似雙耳刀「阝」。「身帶長弓」指此人的姓名中帶雙耳刀。在漢語中,左耳刀「阝」由「阜」字變形而來,而右耳刀「阝」由「邑」字變形而來。「一日一勾」是「巴」字,指此人的姓名中所帶的雙耳刀是由帶有「巴」的「邑」字變形而來的右耳刀「阝」。「登」加上右耳刀「阝」成一「鄧」(正體)字,指鄧小平。
「有家無人」隱喻「開放」。

幸虧有鄧小平上台(使中國開放)。

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
解:「此人」指前句的鄧小平。「此人目常在後」指「目」在鄧小平之後掌權。
「目」的古代象形字是「目」,即是一「橫目」。「橫目」在古文中指人民,即「民」。(有的版本將「目」換成「日」。「日」的古代象形字是「日」,似眼睛的瞳孔,這裡用其形似,所以也是「目」的意思。)

「眉」的古代象形字是「眉1」或「眉2」,代表眉毛在眼目之上。而「民」的古代象形字是「民1」或「民2」,似眉毛倒長在眼目之下的腰部,即「眉常在腰」。所以這句中的「目」和「眉常在腰」指「民」字,指江澤民。

「人民又無矣」的「無」原意是「沒有」,引申為「毀滅」,「又」意思是「更」,用於加強語氣。「又無」引申為給帶來毀滅性災難。

「又無」在《藏頭詩》中僅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是出現在前文描述中共發動「共產運動」之時:「人皆頭頂五八之帽,身穿天之衣,而人類又無矣。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

「五八之帽」指五角星,八角帽,即中共發動「共產運動」初期的「紅軍帽」。「天」乃「工」和「人」字的合成,「工人」指勞動者。「身穿天之衣」喻指「共產運動」披著「勞動者無產階級」的外衣。「人類又無矣」指中共發動「共產運動」給人民帶來了毀滅性災難。

「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幸虧有蔣介石(「小天罡」),五次圍剿掃除了共匪,使天下得以太平(指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的抗日戰爭之前)。

第二次則是出現在描述江澤民掌權的這句中。

這句的意思是:江澤民在鄧小平之後掌權,給人民帶來了毀滅性災難。

若非真主出世,天下烏得文明。
解:這裡「文」指以道德教化人心,「明」指救世聖人「明王」。「文明」指以道德教化人心的聖人「明王」。

如果不是「真主」出世,天下怎會有拯救世界的「文明」聖人?

《藏頭詩》從中共江澤民掌權給人民帶來毀滅性災難,而直接跳到從大災難中拯救世人的「文明」聖人,隱含了兩層意思:一是指大災難前的最後一個歷史朝代是中共時期;二是指江澤民的行徑是毀滅人類的,是導致大災難的直接原因,其毀滅性影響一直延續到聖人出世。

這兩點與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一致:《金陵塔碑文》隱指大災難發生的直接導火索是江澤民(屬虎)親自操縱中共發動的大規模迫害法輪功運動。而在大災難中,「人逢猛虎難迴避」:「逢」意迎合,喻指接受相信,或受其迷惑。「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猛」又喻其勢凶猛。「難迥避」比喻在劫難逃。那些受到該「猛虎」迷惑而隨波逐流的人們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也就是說,「猛虎」給人民帶來毀滅性災難。其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解析二文

此人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立地,腰繫九斛帶,身穿八丈衣。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
解:這段是李淳風回答唐太宗關於「文明」聖人的問題。回答中隱含了兩個字:
第一,「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入地,腰縏九觔帶,身穿八丈衣」是一「奠」字。
「酉」的古代象形字(甲骨文和金文)「酉」是酒罈形,意指罈中有酒,這裡代表「一甕」。酉上兩點,似「兩手在天」,酉下一「大」,似「兩足入地」。「酉」字本意是酒,音同「九」;「酉」用以紀月,代表農曆「八」月;「酉」位於「奠」字的中間,即腰身部位,因此「腰縏九觔帶,身穿八丈衣」。

第二,「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是一「李」字。
「秀士」指德才出眾之人,「紫殿」指帝王宮殿。「秀士登紫殿」指進入科舉殿試的德才出眾之人(殿試是中國科舉制度中最高一級的考試),喻指有道德學問之人。古人對有道德學問之人的尊稱為「子」,比如「老子」、「孔子」、「孟子」等。所以「秀士登紫殿」指一「子」字。

「紅」色乃「朱」,「朱」的首部(帽)是一撇一橫,似一「人」字;去掉「人」,剩一「木」字。所以「紅帽無一人」指一「木」字。
合起來成木子「李」字。

「李」字即是聖人的姓氏,「奠」字則代表了聖人的兩個非凡特質。

「奠」字所代表聖人的第一個非凡特質即是預言中所描述的:「兩手在天,兩足入地,腰縏九觔帶,身穿八丈衣」:「觔」同「筋」,「九觔」喻指九州,「八丈」喻指八方,「九觔八丈」喻指天下。即指「天」、「地」、以及「九觔八丈」之天下都是聖人身體的一部分,喻指聖人為主掌天地之人。

「奠」字所代表聖人的第二個非凡特質來自於「奠」的字意:「奠」字的一個主要意思為「定」,即「定位」之意。用「奠」字描述聖人喻指聖人將是給眾生定位之人。清朝高靜涵記述的《步虛大師預言》中也描述聖人將進行「蓋棺定,功罪分」。其意相似於《聖經.啟示錄》中的「大審判」。

需要指出的是,在古文中,「奠」的異體字是「鄭」。明朝南師古《格庵遺錄》中對聖人最為主要的稱謂之一是「鄭」聖人。比如:
「鄭本天上雲中王,再來今日鄭氏王」
「十八姓人鄭真人」(李姓)
「彌勒出世鄭氏運」
「世間再生鄭氏王,一字縱橫木人姓」(李姓)
「木兔再生鄭姓運」
「無極天上雲中王,太極再來鄭氏王」
「世人苦待救世真主,鄭氏出現不知」……等等。

(古人將「人」也稱為「子」,如男子,女子,才子等。因此「木人」乃「木子」,即「李」字。)
《格庵遺錄》的「鄭」聖人即是主掌天地、定位眾生之「奠」聖人李氏。

「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意同《推背圖》的第四十四圖,在經歷了巨大災難之後,被聖人拯救的世人得以幸福安寧,全天下進入了太平盛世。#

(未完待續)@*

點閱【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轉引本文請註明作者、出處,嚴禁抄襲或變更內容**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推背圖》或許是中國歷史上最為著名、也最受後人尊崇的預言書之一。其中,關於國共兩黨宿命,以及聖人救世的三個圖——第四十圖、第四十一圖和第四十四圖,比較受到現代人的矚目。本文將對第四十圖、第四十一圖關於國共兩黨宿命的兩圖給以詳細解析。
  • 諸葛亮《馬前課》第十一課預言中共時期及其宿命:四門乍辟,突如其來;晨雞一聲,其道大衰。在中共滅亡之後,第十二課預言了大災難和聖人救世:拯患救難,是唯聖人……
  • 《金陵塔碑文》預言全文的僅僅是二十世紀以後中國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金陵塔碑文》是在所有的中國歷史預言中,對於二十世紀以後的中國歷史描述最為詳細的預言,並且時到如今其所預言的準確程度達到百分之百。可以說,劉伯溫認為從二十世紀國共內戰開始至聖人救世,這段時期才是最接近和包含整個人類歷史大戲最終主題的歷史時期。
  • 世上擁有歷史預言最多的是中國,其中很多著名預言的準確程度令人驚歎。這可能有多個層面:中華神傳文化,自有其精深玄奧的內涵;再者,中國歷史上儒、釋、道三教輝映,許多修煉人具備了這樣的超常能力。此外,還有一個更為重大而隱密的原因……中國人有句俗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些著名預言都指向了一場人類即將上演的歷史大戲。
  • 大漢天子漢武帝開闢絲綢之路,可謂是中國歷史上將中華文化遠揚萬邦的千古一帝。其後兩千年,毛澤東強行使外夷的「共產」異說入侵中華大地,將中華文化摧毀殆盡。這兩個對中華民族功罪截然不同的人物卻有一事相同:他們都在自己的詩文中預言了其各自朝代的取代者。
  • 大明誠意伯,誅塔金陵城。 碑文塔內藏,歷經兩朝更。
  • 人類歷史似乎已經走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在這種生命攸關的時刻,中國人的一句俗話似乎頗可以使人受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冷靜下來思考,在面對涇渭分明的善與惡、生與死的選擇面前,又何苦賭上性命去冒犯天意,跟隨邪惡而陪葬呢?
  • 因為碑文預言的時間包括現代和未來,涉及的許多人物和事件都非常敏感。本文旨在尊重碑文原意的基礎上,使用來自於史料的客觀事實,從碑文字面意思上作出本文所認為的最為合理的解釋。所言虛實,留與歷史驗證與讀者評斷。
  • 《金陵塔碑文》大體可以分為八個部分:開篇、國共內戰開始、二戰日本侵華、中共奪權時期、中共統治時期、後中共時期、警世預言以及尾聲。
  • 本文給予《金陵塔碑文》一個詳細解析和探究。採用的碑文是民間流傳最為廣泛的版本之一(其它版本都與其幾無差異)。部分碑文的解釋採用了流傳中被公認的一些解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