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多名「再生人」輪迴轉世實例 震驚科學界

人氣: 6276
【字號】    
   標籤: tags: ,

輪迴轉世」對於中國古人來說,屬於基本常識。不過,由於中共對無神論的強力宣揚,使現代的中國人對於生命輪迴大都持懷疑態度。然而,近年來,大陸也有媒體報導了多起輪迴轉世案例,震驚科學界,引起人們思索與探討。

2014年,上海教育電視台《特別傳真》欄目的視頻報導——「湖南發現100多人輪迴轉世」的案例。指在湖南省懷化市通道縣坪陽鄉,有不少再生人,就是指輪迴轉世後擁有前世記憶的人,他們去世投胎再次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竟然能夠清楚的記得前世發生的事情。

報導稱,幾位權威專家教授到實地考察後,排除了人為炒作和集體撒謊的可能性,認為很有研究價值,建議設立「再生人通道觀察站」。




通道縣坪陽鄉文化站站長楊盛玉介紹,整個坪陽鄉有7000多人,現在知道的「再生人」就有110多名,這個比例是很高的。以下是幾個典型實例:

 

2014年,上海教育電視台《特別傳真》欄目的視頻報導——「湖南發現100多人輪迴轉世」的案例。(視頻截圖)

前世我是漢族人

一名叫石爽任(音同)的侗族婦女,她天生能說漢語,識漢字。她說:「前世我是漢族人」,這些都是她前世的記憶。

石爽任不僅記得自己前世的名字叫姚家安(音同),還記得自己是哪裡人,住在哪裡。她記得小時候,還不大會走時,有一天,她像突然清醒了一般,記起了前世的事。

石爽任說,10歲時,她回到前世的家,並經過前世兒子的老奶奶反覆地詢問之後,大家不得不承認,她就是前世的姚家安。前世的兩個孩子現在也和她來往甚密。



前世借錢 轉世來生照還

2008年11月,通道縣坪鄉馬田村五組的吳春利出嫁了,比春利還小8個月的本村青年吳宇衡竟以「父親」的身份前來參加婚禮,並送了不少嫁妝、禮物。

原來,吳宇衡的前世就是吳春利的父親吳金睢。27年前,吳金睢因一場突發的大病不治身亡,留下8個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吳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吳家投胎轉世,成為吳家的小兒子吳宇衡。

吳宇衡4歲時跟父親到春利家去,看見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盤,小宇衡便說算盤是他用過的,那時在生產隊,他當過記工員,是隊裡給他用的。看到門後的扁擔,也說是他從八組的一個朋友吳某借來的,還說,當年他結婚還曾經向他借過20元錢,並一直未曾還他。

此後,小宇衡常常以大人的口氣說「借人家的錢不還,對不起人,真對不起人」這樣的話來。父親隨後親自到八組吳某處問這件事,想不到真有其事,又問吳金睢尚健在的妻子,也說確實借過。春利奶奶聽說這個事後,說既是金睢結婚時借的錢未還,理當由我們去還,于是替金睢還了別人20元錢。從此,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錢未還這件事情。



本是爺爺的他倒成「孫子」

祖孫三代同堂的楊民放是一家中的爺爺,然而世事難料,他膝下的兒孫冰清聰明,一開口說話就是「我前世就是爺爺的老娘」等等驚人之語,一下子讓本是爺爺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孫子」。

小孫子日波2歲時,小傢伙因調皮,爺爺動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當即大叫道;「你這個兒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轟嗎?」爺爺當即哄著小日波問道;「你如何就成了爺爺老娘啦?」小日波明確告訴爺爺說,她原來的名字叫吳農之,是從本村的吳柄家嫁過來。這鐵板釘釘的事實直把爺爺聽得目瞪口呆。

此後,小家夥又陸陸續續跟家人回憶了過去的許多往事,件件事說得有憑有據,令人驚奇不已。從此,爺爺在家是處處不敢得罪自己的孫子。他認為這沒有什麼不好,因為畢竟人生輪迴轉世,說不好有朝一日,他也可能成為自己兒孫的兒孫。



 白豬轉世為人

坪陽鄉譜頭寨有個吳姓男孩,小男孩1歲多時,家人帶他到村裡去玩,每次只要碰見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掙紮著,每次都這樣,家裡人也不知道緣由。

小男孩長到2、3歲時,每當看見有人在地裡採豬菜,他都要告戒他們,哪種菜太苦,哪種菜太辣,採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話。弄得大人們好笑,說他小孩能懂啥事。

長大了的小男孩在村裡更加害怕見到屠夫容某。每每見到容某,他老遠就會拚命往家裡跑去,每次都這樣。久而久之,村裡人感到這裡肯定有蹊蹺,便試著問小男孩是何原因。小男孩說出了一個驚人的大秘密。

原來,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裡養的一頭大白豬。他說,那天,屠夫容某帶著一個人來買豬,白豬見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後的山地上,但還是被容某等人追上來抓住,抬去他們家給殺了。

這個爆炸新聞一傳十,十傳百。小男孩是白豬轉世的事就這樣傳開了。從此,人們見到小男孩乾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豬」了。而屠夫容某也發誓今生今世不再殺生。



前世生死好姐妹 來生一對雙胞胎

22年前,坪陽鄉都壘侗寨有一對不離不棄的姐妹,一次,其中一人因受到父母斥責,萌生棄世的念頭,結果姐妹倆湊錢買農藥喝下雙雙自盡。而後兩人一同投胎轉世,成為該鄉新寨村吳局聰夫婦膝下的一對雙胞胎姐妹。這對雙胞胎姐妹名叫吳師彩和吳師航,姐姐吳師彩前世名叫石倍盛,妹妹吳師航,前世名叫姚倍羅。

吳局聰夫人說,就在她分娩「雙姐妹」的前幾天,聽人說都壘有一對年輕姐妹喝農藥死了的事情。此後,她在分娩前的陣痛中隱隱約約地看見有一對年輕女子跟著她進了家裡來。分娩後,果然是一對雙胞胎姐妹。

後來,兩姐妹慢慢長大了,便常常斷斷續續說起她們當年如何喝的農藥,如何倒在茶油地裡,又如何被人埋了的事。

尤其是當她們在都壘的爹娘聽說此事來看她們時,兩姐妹更是如同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一一跑進她們的懷抱,久久不願離開。後來,兩姐妹又講了許多過去的往事,件件事情如發生在昨天,令人不得不信。

現在,兩姐妹的前世父母都已默認她們就是自己的女兒轉世,對她們十分疼愛。而姐妹倆也十分留戀自己以前的家,時不時就要到都壘家去看看,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享受天倫之樂。

迄今為止,仍舊沒有人能夠解開通道侗族「再生人」之謎。而在中國大陸類似的事情還有不少。



我的前世叫陳明道

在海南省東方市感城鎮,居住著一位叫唐江山的「轉世奇人」,唐江山3歲時(1979年)的某一天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父母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儋縣),靠近海邊(在海南島北部,離東方市一百六十多里)。」他還說自己是在「文革」期間武鬥被人用刀和槍打死的。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講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唐江山曾對陸媒記者說起自己的經歷。記得5歲那年,新英鎮有一位阿姨到本村做生意賣小商品,唐江山聽她說儋州話,便用儋州話對她說自己是新英人,家住黃玉村,要求隨她去黃玉村。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帶他去。

6歲那年,唐江山向現在的父親提出要去儋縣新英鎮黃玉村找前世的父親三爹。但父親不肯,于是他不吃東西,也不說話。幾天後,父親屈服了。

父親帶他去到黃玉村,途中唐江山為父親帶路。唐江山一進家門,便見到了三爹。他走到三爹面前用儋州話叫他,並說,我是您的兒子陳明道,那年被人打死,後托生到東方感城不磨村,現來找您。

三爹驚得目瞪口呆,一時反應不過來。唐江山便跑進房門,把他死後立的神牌抱出來,說現在我是活人,不要放在上面了。並且告訴三爹,他以前睡哪個房哪張床,並一一數出他以前常用的東西。

三爹見唐江山說得一絲不差,確認了他是陳明道後,一下子抱起他大哭不止,唐江山也抱著他哭,一起來的唐崇進父親也哭了。這件事驚動了四鄰,他們都趕來看是怎麼一回事。

那天,唐江山還見到二爹的兒子陳軍助弟弟,還有以前的好友,每一個人他都認得,並且上前叫他們的名字,說以前與他們一起做過什麼事,說得一點不差,他們不得不承認唐江山是陳明道,他還能認出前世的女友謝樹香。






 山西老人三次轉世 前世狀元今世村姑

牛文啟老人是山西省石樓縣裴溝鄉裴溝村人,生於1916年黃曆二月初三日,是一位樸實的農村婦女。但她在山西石樓縣裴溝鄉很有名,因為她頗有奇異之處。

牛文啟老人能清晰地記得自己前兩世輪迴轉世的情況,並能分毫不差地敘述。據她回憶,她第一世是陝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男性,名叫周貴才,是販騾販馬大商人,37歲那年去世。

第二世投胎於河南省古洛陽一葉姓官宦人家,名葉文國,順治16年,女扮男裝中過文狀元,在29歲那年誇官到青海省西寧市,後得傷寒而死。

她今生投胎到山西省石樓縣黃石峪村,是她記得的第三世。這一世家窮,沒有讀過書。後來嫁到離娘家五里路的裴溝村。她心靈手巧,剪一手好紙活。

牛文啟老人今生沒有上一天學,四書五經卻可熟背如流,還會寫繁體字,老人說,這是她前世讀書的底子。她說,前世書讀得很好,曾中狀元。時間是清朝年間,與範無病同時中的狀元。範是武狀元,自己是文狀元。

有一次老人背誦了一首非常長的偈子——類似詩歌,雖不一定押韻,但言辭古雅,很有哲理,真不是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老太太能夠即興編出來的。

據當地村民說,牛文啟8歲就開始講前生的事,而且後來她和家人曾按她前世記憶住址去找過她前世在西安、河南的老家,全都找到過。老人至今還能講西安、河南省的方言;而她家門口現在還在使用的一個她自己做的小柴灶,樣式是河南式的,這個村裡只此一個,非常獨特。

據牛文啟老人說,今生的壽命本來是25歲,因發願要為裴溝村修觀世音寺廟,沒有資金,一直活到88歲,才將觀世音廟修起來。她說修寺院的目的是讓觀世音菩薩的形象留在人間,讓大家知道真有輪迴,真有菩薩,不要做壞事。之後她說不再來人間了。

中國人常說善惡有報,今生做好事,來世得福報;今生做惡,來世遭報應。這些流傳千古的俗語,一定自有他的道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李景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