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主題(2):獨行俠的美夢

作者:李桐

漫步沙灘,迎著冬季的寒風,鹹鹹的味道中,卻透著很多的喜悅。(fotolia)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場大雪過後,店裡的客人很少。看著窗外皚皚的大雪,在潔白的天地之中,我的靈魂像是出竅了一般。

凝神中,大雪明明是白色的,而我看到的卻是透著輝光的藍色。那藍色讓我在一個隆冬的季節想到了大海,一望無際的遼遠寬闊。

心中忽然閃過一念,很想去看看大海,整個夏季都在店裡工作,所有夏日的美麗風景都錯過了。

於是工作結束後,趁著週末時間,買了火車票。在一個不是旅遊的旺季,踏著冰雪向大海出發了。

旅途很愉快。在火車上還作了一個很美的夢。夢中,好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個女王。而我的身邊有八位高大的神仙,在守護我。由於天人大戰,我的王國被摧毀了。這八位神仙就護送我到了一座海島上……

我從沉沉的睡眠中醒來,方知是美夢一場。盧生因為等一餐黃粱,留下了千古傳揚的黃粱美夢。我是坐火車去看海,將來我也會留下一段夢的文化嗎?

上午11:30下了火車,遂即直向大海進軍。很久很久已經沒有聽到海浪的聲音了。漫步沙灘,迎著冬季的寒風,鹹鹹的味道中,卻透著很多的喜悅。

這寧靜的時光被一通電話打斷了。同住一個公寓的友人說:「你怎麼跑那麼遠?難道相親去了?」

我被問的摸不著頭腦。我說正在海邊看風景呢?

友人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說:「今晚7點的火車。」

友人好像很緊張的說:「你先等等啊。我給你聯繫一個人。在上火車之前,你先到他那裡休息一下。」

好奇怪。我又不是溫室裏長大的花。每日奔波,我帶著一臉的疲憊回到寓所,友人都沒有一句安慰的話。現在,我隻身一人到海邊,他們倒是為我緊張了。我是「獨行俠」,天生的俠客氣質,友人的這通電話,倒是把我慣成嬌女了。

飛速的信號,傳來一串的數字。友人說現在就打這個電話,那頭有人接你。

我很老實的按著友人的話去做,一連打過去幾次,都無人接聽。

隨緣的人,不會強迫自己做一些額外的事。此次旅行的,我的終極目地就是看海。完成我的願望,我就要瀟灑走人了。

所以,當時電話打不通,我也完全不放在心上。友人一再鄭重強調那個電話號碼很重要,聽他的語氣似乎凝重的像是泰山一樣,但在我的心裏卻輕的猶如鴻毛,可有可無的在一個我的視覺看不到的地方,獨自的飄蕩著。@#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與詩歌同提並論的則為李白之劍術及俠義之氣。他曾說自己「十五好劍術,遍幹諸侯」(幹:幹謁,請見意)。劉全白在《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中說李白「少任俠,不事產業,名聞京師」。魏顥在《李翰林集序》說他「少任俠,手刃數人」。
  • 人常言,這世間的夫妻之緣,是因為月下老人將一根紅線繫在了他們身上。所以不管相距多麼遙遠,姻緣這根紅線會把人繫得很牢固。我相信這是很美的傳說,但在我的閱歷中,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東西在牽著。
  • 凡事不必強求,也許等到機緣成熟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能見到了。所以,連遺憾都不必有,只安心無掛礙地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夠了。畢竟,命運給我們做了怎樣的安排,絕非一時所能看透,一切隨緣就好。
  •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與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頭,水只是液體。是山給我靈感,所以我們是相互寫成的,沒有去那個地方,就寫不出來的,所以是和山水相互感應的。
  • 簡單並不等於不聰明。相反正因為他們的單純,做事才會更加專注,況且真正按照正理行事的人,自然會得到天佑,誰又能真正傷害得了他們。有天佑之人,獲得幸福那就是必然的了。
  • 還記得金陵十二釵的判詞上有句話:「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說的正是詩才不分伯仲的釵黛。「詠絮才」一句雖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實際...
  • 鍾離權站在一旁,看著驚魂未定的呂洞賓,笑著說:「黃梁尚未煮熟,夢境就如此結束了。」
  • 在瑞典找到工作或打算搬來瑞典生活?保羅•康諾利(Paul Connolly)與您分享他的頂級貼士令您快速適應瑞典文化的獨特之處。
  • 「忠孝仁義」就像一根極其柔韌的琴弦,歷經風雨重重苦難,再大的邪與惡也難以把它砍斷。「捨生取義、精忠報國」這些用鮮血鑄就的詞語,也久經戰火的熔煉,注入神州大地。
  • 過去的幾個星期裡,我們的支持者提出了一些問題。我想做一個澄清。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如果我成功當選為Johns Creek的市議員,我會怎麼做些甚麼來幫助我們的華人社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