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7新西蘭大選專欄

工黨發表水政策 農場主臉嚇白了

恆天然在北島西海岸的牧場。(Minehan/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工黨上週宣布,如果9月份大選後執政,將會對商業用水收取費用。新黨魁嘉欣達•阿丹(Jacinda Ardern)證實,工黨將通過對農民和瓶裝水公司等收取水稅的收入,在幾十年內幫助清理新西蘭的河流。

不過,工黨並沒有給出具體數字目,只是說,水稅的收取,會因水資源短缺程度和水的質量不同而有所不同。阿丹說,她將在執政後的100天內舉行圓桌會議,討論水政策,再決定具體收取多少使用費用。

而在本週,媒體爆出又一家中國公司在豐盛灣申請許可,要把新西蘭著名的Otakiri泉水裝瓶,運到中國販售。據信目前的法規無法讓這家公司繳納費用。

到底要交多少水費?

初級產業部部長內森•蓋(Nathan Guy)說,工黨的水稅超乎想像。他根據自己做農民的經驗推測,每生產1升牛奶,需要400升水,如果每升水收10分錢的話,那400升水就要交40元錢,也就是說使用40元錢的水才能產出1升牛奶,他認為這是工黨沒有常識的不正常表現。

工黨自然資源及環境發言人戴維•帕克(David Parker)解釋說,對於瓶裝水公司用水,可能會根據水的質量,每升收取1-2分錢;但對於農牧業灌溉用水,水稅不會以每升來計算,很有可能是每立方米收取1分錢。而每個立方米裡有1000升,這樣每產出1升牛奶只需要0.4分水費,所以正常的農業用水的費用,應該不是大問題。

但新西蘭灌溉協會總裁安德魯•柯蒂斯( Andrew Curtis)說,其實,農民早已經支付了灌溉水的費用。 新西蘭灌溉協會每兩年都會計算灌溉計劃供水的平均成本,2016年,平均每公頃農用地的灌溉花費為780元,相當於每立方米的灌溉水要花費14分錢,農民的負擔已經很重。

這個數字包括用水許可證和資源許可證的成本、增加的地稅(這是因為灌溉農田的價格更高),再加上使用水所需要的基礎設施的花費等等。柯蒂斯說,,一個100公頃生產牛羊肉的灌溉牧場的地稅,要比相應的乾旱牧場的地稅,高出5到10倍。

農民聯合會的水務發言人克里斯•艾倫(Chris Allen)也說,這項政策將阻礙農民對基礎設施的投資,這將對農牧社區產生不良影響。為了建設農場裡6公里的灌溉管道,他花了大約200萬元,這對於一般的農場主來說,是個不小的數目。

新西蘭的灌溉農田主要集中在東海岸,南島東海岸的坎特伯雷地區,佔了全國總灌溉農田的65%。灌溉農田需要投資用於灌溉的基礎設施,還要購買可以使用水的份額。

農民:收水稅會使什麼都貴

艾倫表示,工黨的水政策“嚇倒了”農民。艾倫說,如果每升水收10分錢的稅,就會導致農民破產、削弱區域經濟和出口競爭力。考慮到農場水的大使用量,就算是這個數字的千分之一,最終的費用也將是“高得嚇人”。

他說,工黨的水稅會讓消費者花更多的錢購買食品,也會讓當地的農產品與進口產品相比,處於不利地位。

柯蒂斯則預計,水稅會增加食品、飲料、住房和許多其它物品的價格,這無疑將會影響到每個新西蘭人。

新西蘭園藝協會總裁邁克•查普曼(Mike Chapman),則希望工黨“不要這樣做”,他把工黨的選舉口號“讓我們這樣做”的中間,加了一個不字(not)來開玩笑,其實也真的表達了果園場主們的擔心。

查普曼說:“新鮮水果和蔬菜種植者的額外成本,將會使新西蘭的健康食品更加昂貴。

“我們不想看到在新西蘭種植水果和蔬菜的成本增加,這樣就會使當地產的水果和蔬菜的價格,比進口的水果和蔬菜或加工食品的成本都高。是我們在支持當地經濟發展並提供了就業機會。

阿丹:我來自農民家庭

對於農民們的擔心,阿丹表示理解,因為她自己就來自於一個農民家庭,所以她一直把水的問題放在首要地位。她承諾,工黨的水政策,主要是讓那些把新西蘭的純淨水裝瓶、出口賺錢的外國公司。

前兩年,媒體不斷爆出外國公司在新西蘭設廠,分裝當地的純淨水,出口到中國等國家賺錢。而這些水幾乎就等於“白拿”,有的只需一張居民用水許可,最低的一年只需交100多塊錢,這引發了當地居民的反感和抗議。

專家和環境保護團體紛紛呼籲政府,新西蘭也要像斐濟那樣,對外國瓶裝水公司徵收適當水費。但環保部部長的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說,這些瓶裝水公司使用的水量,只佔新西蘭水資源的很小一部分,意思是對新西蘭人用水不會造成影響。

按照新西蘭飲料公會的說法,去年27家瓶裝水公司只出口了2600萬升純淨水。但去年豪克斯灣當地媒體披露,當地的10個外國瓶裝水公司,每年會把50億升霍克灣純淨水裝瓶運走,高價賣給中國等國家的消費者。

不過環保團體反駁說,新西蘭的水本來就不應該是免費的,因為要保持水純淨和空氣純淨,本身就需要政府大量的投入。別的不說,只看看京都協定中全球應對氣候變暖、新西蘭所需要付出的份額,就知道保護環境到底有多昂貴。

中國公司眼尖手快

最近一些年,一些中國公司嚐到了免費把新西蘭純淨水運回中國的甜頭,更多的中資公司紛紛以不同的方式衝進新西蘭。

這次媒體聚焦的中資公司,是中國的“農夫”,它通過收購新西蘭公司,以它的子公司Creswell 公司的名義,向豐盛灣地區政府遞交申請,並且還是那種“不需通知”的快速申請,只需地區政府總裁的批准就行。

豐盛灣地區政府說,根據目前的《資源管理法案》,無法駁回其申請或收取水費。但他們會考慮民眾對此的負面反應。工黨環境發言人帕克則敦促地區政府,要尊重民意,駁回外國瓶裝水公司的申請。

農夫公司說,每年將抽取5.8億升Otakiri泉水,並將以新西蘭高級Otakiri礦泉水的品牌,賣給中國民眾。這個抽水量,足夠供給新西蘭每個人每天一瓶330毫升的瓶裝水長達一年的量。

去年10月,豪克斯灣因為爆發飲用水污染問題,在調查中又發現當地的地下水儲量不斷下降,原因據信是越來越多的外國瓶裝水公司,每年把高達幾十億升的水抽走。其中有一家中資公司,就是把新西蘭的自來水裝瓶運回中國。

這個消息讓當地居民憤怒,數名市議員也加入社區呼聲,要求當地政府停止發給外國瓶裝水公司執照,暫停這些公司的運作。

讓河流可以“安全游泳”

另外,為了達到工黨設定的淡水質量標準,農民必須放棄高密度放牧,轉而專注於增加放牧價值。河流沿岸的牧場必須建造圍欄,並且在河岸種植草木,來保護河流少受污染,提高水的質量。而這些工作,工黨將讓那些領取福利金的年輕人做,同時也是在鼓勵他們找工作。

工黨還承諾,要為新西蘭的河流和湖泊提供“真正安全游泳的標準”。

今年二月份,國家黨政府制定了在2040年前,使所有河流能夠安全游泳的目標。

這個“安全游泳”的標準是指,所有深度超過40厘米的水道必須達到80%時間的大腸桿菌污染的安全標準。

但工黨等反對黨說,政府在新政策中削弱了可以“安全游泳”河流的定義,最近,Niwa研究所的獨立評估也證實,政府目前的標準比之前的標準“更不嚴格”。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