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難民小女孩到國際人權律師

訪綠黨Te Atatu選區參選人高瑞茲.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

高瑞姿.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曾於大選前一週接受大紀元專訪(辛鴻/大紀元)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5日訊】(大紀元新西蘭記者站報導)在9月23日的大選中,如果綠黨獲得的支持能讓該黨獲得8個以上席位,那目前排名第8的國際人權律師高瑞姿.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將成為新西蘭史上首位難民國會議員。

驚險的尋求難民保護之路

高瑞姿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25年前在奧克蘭機場緊張的那一幕:當時從電梯上下來,9歲的她緊緊抓住母親的手。他們必須在短短的時間內從轉機大廳找到能申請政治庇護的地方。

高瑞姿解釋說,伊朗在1979年、其前國王巴列維被推翻之後, 宗教領袖霍梅尼將伊朗從世俗國家轉為穆斯林宗教專治。高瑞姿的父母因為反對宗教治國,在伊朗被視為政治敵人,隨時都有被抓捕的危險。

在做了周密的計畫之後,1990年父母帶著9歲的高瑞姿加入去馬來西亞的一個豪華旅行團。她說,5天的行程中,當時旅遊團裡的其他人都在忙著購物,只有他們一家無心遊逛。

她說, 父母為出逃做了很多年的籌劃,並因此不敢再生孩子。長大後父親 告訴她,當年出逃的行程、機票和時間都是嚴密計劃好了的。因為不能直接拿到新西蘭的簽證, 他們買了從馬來西亞到一個太平洋島國的機票,打算在奧克蘭機場中轉時申請政治庇護。

在奧克蘭機場他們只有短短的兩個小時,高瑞姿說 「當時幾乎不敢帶多少行李,只帶了一個小小的包, 我們必須找到機場的官員,尋求政治庇護」。 幸運的是, 他們成功了,高瑞姿說他們受到了歡迎,機場的官員問他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餓不餓? 是否攜帶了植物?」

矢志成為人權律師

幾個月後他們的政治難民身分被確認後,全家開始了移民生活。 高瑞姿的父親在伊朗從事農業工程的研究工作,但新西蘭並沒有這種相關的專業;母親學的兒童心裡學,但在伊朗因為拒絕參加伊斯蘭考試而不被允許工作。逃離伊朗後他們把家裡的房產放棄了,後來用親戚幫忙寄來的一點儲蓄開始做起小的生意,先後開過酒品零售店,購物中心的墨西哥快餐和小餐館。那時高瑞姿放學後和假期是都是父母的幫手。

一家人辛苦忙碌的移民生活,並沒有影響高瑞姿的學業。 她是個成績優秀的學生,來新西蘭才一年多,她的英文就完全流利並沒有口音。

自己的家庭和難民身分的經歷, 讓高瑞姿長大後矢志要做一名人權律師。在獲得奧克蘭大學藝術和法學學士學位後,她去了英國攻讀牛津大學,並獲得了國際人權法碩士學位。

碩士畢業後的十幾年來,高瑞姿一直都在聯合國的人權機構擔任律師。她先後工作的國家包括盧旺達、坦桑尼亞、荷蘭海牙和柬埔寨。2011年到2012年之間, 她在柬埔寨參與對紅色高棉前高級領導人審判的特別審判法庭。她說,在非洲和中東國家的種族屠殺都是因為部落之爭或者宗教矛盾引起的, 她不能想像受到中共支持的柬埔寨共產黨會大規模屠殺自己的人民,特別是社會精英階層。

高瑞姿:新西蘭國會需要這樣的國際人權專家

高瑞姿幾年前從國外回來後, 創辦了自己的律師行。讓她失望的是她感到新西蘭整體社會的變化,人門熱衷談的都是貿易,對人權的關注越來越少。特別當她聽到前任總理約翰.基(John Key)曾公開表示要削減政府在人權事務上的開支時表示震驚。她說, 「我當時想,這是一個民主國家應有的狀態嗎? 新西蘭應該是這樣嗎?」

促使她加入綠黨是對其前任領袖凱思·洛克(Keith Locke)的崇拜, 她說自己在大學期間就了解洛克是新西蘭的人權先鋒,對國際人權事務向來直接敢言。

加入綠黨後開始的幾年, 她只是參加行政執行方面的事務工作。 後來她逐漸地意識到,自己不能只當一個旁觀者, 而是要成為政策的決策者,這樣才能有力量改變現狀。

本次大選她代表綠黨在奧克蘭的Te Atatu參選,她表示,要把自己在國際人權事務上的專業和熱誠帶進國會。她說,「新西蘭國會需要我這樣的國際人權專家。」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