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折磨十一年 他在獄中九死一生

人氣 1484

【大紀元2018年11月22日訊】為逼迫韓旭屈服,獄警讓他在黃跡斑斑的便池中接水,洗臉、漱口、洗碗。接水處緊靠著排泄糞便的坑洞。為了生存,他不得不到那接水,胃裡好一陣翻騰。

韓旭曾是單位的業務骨幹,深受領導器重,被公司外派常駐歐美國家,周遊世界,熟練地使用三國外語與外商談判……他萬想不到,就因為自己信仰「真、善、忍」,在中國監獄裡遭受如此這般的人格侮辱。

今年52歲的韓旭原是甘肅省地毯進出口公司的外銷員、計算中心主任,因修煉法輪功,在十九年裡多次遭綁架,被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監獄,遭冤判十年,慘遭各種酷刑的折磨,九死一生。

1998年韓旭修煉法輪功後,他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知道從今以後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修煉法輪功前,他是個以個人利益為中心的人,為一點蠅頭小利而使用手段,那時與外商談判私下拿回扣,出差時儘量多報費用,而且記恨心強、報復心強。修煉以後,他不重利,樂於助人,改善了與妻子娘家的關係,夫妻從此也和睦了。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對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的迫害。韓旭在迫害一開始時就走出來,為法輪功鳴不平。

瘦骨嶙峋 妻不敢看

2000年10月13日,韓旭再度被綁架,被非法關進蘭州大砂坪看守所。

在那兒,他被迫與其他在押人員一樣,為台灣企業「正林瓜子」手工篩選瓜子,完不成任務就被打手拳棒相加,每打一下還問:「打你了沒有?」直到你屈服了,說「沒有打」才住手,打完了還得讓你說「謝謝」。如果你反抗,你會被全號子的人一擁而上群毆。

由於衛生條件極差,看守所裡的在押人員都長疥瘡,從皮肉往骨頭裡爛,看守所不給用藥,就用硬刷子把爛肉刷掉,再用火柴棍挑出膿胎,撒上些洗衣粉消毒。

韓旭在被非法關押的九個半月中身上長滿了疥瘡,別人給他刷爛肉的時候,血流如注,他疼得差點暈過去。

夏天的勞工是用嘴嗑瓜子,然後用指甲剝出瓜子仁來。每人每天的任務量是滿滿一海碗瓜子仁。有人的牙嗑壞了、指甲脫落了。

看守所的伙食差到正如在押人員說的一句順口溜:「早上的稀飯,中午的砣(硬饅頭),晚上麵條一勺勺。」

2001年7月26日,韓旭被釋放回家,妻子來接他時,躲在別人身後不敢看他瘦骨嶙峋的可怕樣子。原本160斤重的他,出來時只有110斤,肋骨一根根暴露無疑。

被綁架到看守所

2002年5月1日晚,韓旭從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裡剛騎車出來,黑暗中迎面被兩個人拉下車來,被按倒在地、戴上背銬,並被蒙住頭。他被劫持到一棟樓五樓的一個房間裡。

因他不下跪,被人綁起來塞到椅子下面,上面坐著一個人。

中共酷刑示意圖:塞在椅子下。(明慧網)

第二天一早,韓旭被押上車送到西果園看守所。他被逼迫幹揀瓜子的活,他拒絕,對警察說:「我做好人沒犯法,不幹。」

到了第四十五天,他書面抗議非法超期無理關押,市公安局二十六處的隊長何波、魏東等人來看守所內提審他。他質問他們為什麼扣押他的財物時不給收據。

他的現金及存摺合計約十多萬元被公安局搶走,為此他絕食抗議。兩天後,他被送到康泰醫院(大砂坪勞改醫院)。去時他被與另外一人用沉重的腳鐐連在一起,走路時兩個人須同時一點點地挪動。

警察醫生得知他絕食了三天,嘲笑他說:「才三天,慢慢絕吧。」醫院給他開了很多藥,警察找家人要醫藥費。

「把你活埋在皋蘭山上 也沒人知道」

一天,韓旭被蘭州市國安局科長許某等五個人劫持到五泉南路的金泉賓館。公安局的張某、安全局的李某和另外社區僱來的四個人,輪班看守他。

四十多天後,一個一米九高的黑大個子喝醉了酒,開始侮辱他、打他耳光。第二天早晨,他試圖逃跑,被抓回來後遭到毒打。

他們給韓旭戴上手銬和腳鐐,並連在一起,使他整天只能彎著腰,還不許他睡覺,強迫他面朝牆,兩手銬在後背,兩腿向前,24小時一個姿勢坐在地上,至少有一個星期不讓他闔眼。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明慧網)

後來他漸漸神志模糊,眼前出現各種幻覺,經常重重地摔倒在地。公安局的張某從後面直接提著手銬將他身體拎起來,手銬深深嵌入肉裡,疼得他大叫。

安全局的崔姓科長喝醉了酒後辱罵他、搧他耳光;安全局的楊某用大皮鞋使勁踹他的胸口,幾乎讓他暈過去。由於長時間一個姿勢背銬,他的手腕嚴重潰爛流膿,臀部也坐爛了。

安全局的張某還拿電擊槍在他的腳趾上電擊,還對他說:「我們把你活埋在皋蘭山上,也沒人知道。」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明慧網)

酷刑逼供

2002年10月,警察給韓旭戴上手銬和十幾斤重的腳鐐,把他押到戶縣公安局。

他們把他兩手分開、讓他半蹲著在暖氣片上銬了一夜,第二天就對他刑訊逼供。

中共酷刑演示圖:銬在暖氣管上。(明慧網)

他們把他五花大綁,再拉過一把木椅子,把椅子背從他的胳膊中間套進去,然後從對面再拉過一把椅子,把他戴著沉重腳鐐的兩腿搭在對面椅子背上,再把兩個椅子用力往一起擠壓,就把他在兩個椅子背之間擠壓成V字形,他的頭頂到了小腿處。

他感到腰和胳膊都要斷了,同時他們還用力揉搓捶打他的肩膀處的穴位,讓他痛苦至極,幾乎窒息。

非法判刑十年

韓旭被關在戶縣看守所時,來了一個和當地「610」有關係的人。那人告訴他:「為你們這個案子,『610』和公檢法聯合辦案,已經把這個案子定為戶縣十大案件之一。你們每個人判幾年都已經內定下來了。」

開庭前,他們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所謂的免費司法援助。韓旭問律師是否能為他做無罪辯護。律師說,上面已經給他們開了會,不准給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韓旭於是決定自己辯護。

開庭那天,通往戶縣法院的街上已戒嚴,到處都是警察。在法庭上,法官不准韓旭念自己寫好的辯護詞。他就當庭揭露警察對他的刑訊逼供,他手上的話筒被搶走,他被押出了法庭。

最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為報復他當庭揭露真相,戶縣法院將他冤判了最重的十年徒刑。

渭南監獄的酷刑

韓旭在戶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之後,被劫持到了渭南監獄。渭南監獄又名陝西省第二監獄,本是鍋爐廠,陝西省被判無期、死緩的重刑犯被關押在此,這裡也是陝西省對男性法輪功學員「轉化」(被逼放棄修煉)迫害的基地。

韓旭一進監獄就被要求出勞工,他正告警察:「我沒有犯罪,我不幹犯人幹的活。」他也拒絕點名報數。

從2003年起,他就被單獨關進嚴管隊的「小號」(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狹小屋子)監室內,由兩個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24小時貼身看管,不准與別人接觸,出門上廁所都被包夾跟隨。

中共酷刑演示圖:關小號。(明慧網)

為爭取煉功權利,他曾多次絕食,最長一次是25天絕食絕水。獄警讓五六個犯人強行把他拉到監獄醫院灌食。

從2006年起,渭南監獄從馬三家勞教所獲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之後,開始對各監區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

一天,監獄在教育科開「轉化會」,讓在暴力強制下違心寫了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在會上發言,誣衊法輪功。

韓旭站起來奮力高喊:「法輪大法好!反對迫害!」喊聲響徹整個教育科大樓。他立即被摔倒在地,失去了知覺。之後,他被押到禁閉室迫害了三個月。

禁閉室只有六七平米大小,屋頂上有個監控,監控下方是個蹲式沖水便池,旁邊地上是張破蓆子,其它什麼都沒有,晚上人就睡在破蓆子上。

強制洗腦

三個月後,韓旭從禁閉室回到「小號」。為轉化他,罰他「坐板」(坐小板凳,不許動)。他每天坐小板凳,從早上7點30分坐到晚上9點30分,中午不准休息,除了被逼看用於「轉化」的誣衊法輪功的材料外,不許他看其它一切書籍、報紙與電視。

每次韓旭被強迫寫所謂的「學習心得」時,他就寫法輪功的真相,揭露中共謊言,在七個月裡他寫了84篇這樣的文章。

2009年冬天,他向外界寫信揭露監獄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幕,信件落入監獄獄警手中。他再次被關進「禁閉室」兩個月。

一次,獄政科的曹姓科長要來「禁閉室」提審他,但一直沒露面。禁閉室的警察把他的手腳銬在提審室的鐵椅子上,三個多小時沒人過問。鐵椅子冰涼透骨,提審室門窗大開,穿堂風幾乎把他凍僵。

中共實施酷刑的鐵椅子。(明慧網)

監獄不但從肉體上折磨他,同時也更惡毒地從精神上對他進行人格侮辱,讓他從便池裡取水用。

有時不到開飯的時間飢渴難忍的時候,他就從便池中雙手捧起一掬水,兩眼一閉,一口咽下,胃裡感覺在往上推⋯⋯

韓旭熬過了長達六年的「小號」關押、七個月的強制轉化以及五個月地獄般的禁閉折磨,於2012年12月22日,終於走出了黑窩,回到蘭州的家。

回家後,他整天被安排來監視他的「眼線」監視。

在近十一年的被非法關押期間,他被非法開除公職,妻子在巨大的壓力下與他離婚;他六十多歲的姐姐和姐夫十幾年來幾十次往返奔波於看守所、監獄等地,遭白眼和威脅,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他年近九旬的父親時刻為他擔驚受怕。#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修煉法輪功 腦瘤患者痊癒 卻被劫入冤獄
遼寧女監瘋狂奴役以三千元買來的犯人
哈爾濱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惡行曝光
吉林監獄血腥罪惡的見證(3)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