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流亡佛國尼泊爾(十一)

人氣 619
標籤:

【大紀元2018年11月22日訊】身材小巧的尼泊爾人跳起舞來熱情奔放,很有感染力。加德滿都泰米爾區有許多專業歌舞廳,收費雖然低廉,許多舞者卻達到專業水平,尤其男舞者。

尼泊爾旅遊城市博克拉欣賞傳統歌舞,只要花一或二美元買杯飲料,即可從從容容地坐在餐飲歌舞廳裡欣賞喜馬拉雅山區樂手的演奏和舞蹈表演。

我有次郊遊,看到一個尼泊爾家庭野炊。七八個孩子在跳舞,並且邀請駐足觀望的我們做客。這個大家庭有大約二十個人,一位年老的祖母在照看襁褓中的嬰兒,婦女們在準備野餐,男人們播放音樂、採購物品,男女一有空就會加入舞陣,既健身又娛樂,還陶冶性情,全家人都會跳舞,看起來幸福極了,還不花費什麼錢。

燈節是尼泊爾人的重大節日,屆時少男少女都會湧上街頭載歌載舞,他們會為一些可能提供零錢或食品獎勵的商店和家庭奉獻專場表演。

那幾天一到晚上,整個加德滿燈火輝煌,幾千萬隻蠟燭的光芒照亮了佛國首都的天空。我循著樂聲,追蹤觀看孩子們的舞蹈表演。

很多觀眾和我一樣如痴如醉,他們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甚至不會跳舞的我,都深受感染,也隨著音樂手舞足蹈。

我的房東一家人都很喜歡我,特意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家庭宗教慶典。家裡的所有男性都頭戴花飾,圍坐在客廳;女子們往他們頭上撒花,給他們每個人點嫣紅的眉心,然後給他們奉上晚餐。

這個一年一度尼泊爾最隆重的節日,晚餐居然只有簡單的三菜一湯。後來我參觀過尼泊爾人的婚禮和葬禮,也都是簡樸的三菜一湯,而且沒有酒喝。

相比之下,中共國人(就是中國農民)的大小節日,無論端午節、中秋節、春節,還是什麼元旦、國慶節,都是奢侈的大吃大喝,不是喝點酒助興,而是酗酒,然後賭博,簡直就是野蠻人的愚昧習俗。

普通中國人幾乎沒有歌舞生活內容,中國農民長年累月在共產黨的酷政下做牛做馬,從來不會跳舞,更不會唱歌。

歐美人的鄉村舞會,黑人、阿拉伯人的歌舞,似乎全世界六千個民族,幾乎都能歌善舞,中國境內的55個少數民族,也個個能輕歌曼舞,漢人是唯一不會唱歌跳舞的民族,只會在共產黨的殘酷奴役下做牛做馬,實在悲催。

不僅中共國大部分成年人被每天12個小時的勞動累的要死,孩子們也飽受中共教育機構的摧殘,每天從早到晚都在聽課寫作業。

儘管如此辛苦,孩子們並沒有學到什麼有用的知識或技能,反而慘遭中共洗腦,很多學生還被折磨成近視眼和弓背。

最可怕的還是,所有遭到共產主義荼毒的中國人,都失去了快樂、自然的天性。

有次我在卡耐基音樂廳觀賞法輪功舉行的音樂會,很受感染。身穿西式禮服的法輪大法弟子,非常優雅,給觀眾貢獻了一場精采管弦樂演奏,令人回味無窮。

當時觀眾都興奮極了,以至於節目已經演奏完畢,熱情的觀眾仍然捨不得離開。在一番又一番熱烈的掌聲中,樂隊指揮不得不三次返回指揮台,加演了三支曲子。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登喜馬拉雅山遇怪風暴 韓國登山隊9人遇難
300多億項目被廢 一帶一路在亞非中東碰壁
一帶一路引憂慮 近期已取消9200億元項目
美國帶頭引連鎖效應 全球抵制中共擴張
最熱視頻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有冇搞錯】中共為何放過馬化騰?
【新聞看點】習加緊造神 高官知中共內情急退黨
【財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資巨頭紛紛撤離中國
【唐浩視界】透視五大內幕 G7歐盟熱挺台灣
【珍言真語】周小龍:國安警察恐嚇流氓式執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