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四中全會不見蹤影 北京難尋兩全方法

外媒報導說,如果繼續走馬列主義道路,中共政權將面臨一場深刻的危機。(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氣: 78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24日訊】一個月前海外媒體就報導的中共將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在11月即將走過,也沒有召開的跡象。根據最新消息,習近平將於不久後參加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前,出訪西班牙,而這也意味著本月底乃至12月初,四中全會召開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至於12月,中共因要大舉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舉行四中全會的可能性也不大。如此地一再延期,似乎並不尋常。

此前文章提過,自上個世紀90年代,中共形成慣例,一般每五年召開一屆中央委員會,通常召開七次全會,每次全會各有側重。一中全會一般選舉中共新一屆領導人、政治局常委以及決定中央軍事委員會成員等。二中全會,則是在全國兩會換屆前召開,主要討論新一屆國家機構的人事問題。三中全會則在二中全會當年的第四季度召開,一般討論「大題目」、重大決策,最受人關注。四中至六中全會在此後每隔一年的第四季度召開,審議當年各種事務,議題基本圍繞經濟、三農、黨建、行政體制改革等。七中全會一般是下一屆代表大會的預備會。

然而,今年中共卻打破慣例,加開了一次討論修憲的二中全會,而原本決定換屆人選的二中全會改成了三中全會。依此順延,四中全會的功用應與之前的三中全會相同,即討論「大題目」、重大決策。基於中共當前正處於內外交困的情勢,10月傳出的擬召開四中全會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討論的重點應該是圍繞中美貿易戰、國內經濟、改革、政治等影響全局的議題。早前的報導還稱,鼓舞和穩定民眾信心將是四中全會的重心。

不過,在外界的觀望中,四中全會並不見蹤影,一種可能是北京按照以往慣例,依舊準備在明年秋季召開;一種可能是面臨著國內外的困局,中共高層分歧嚴重,無法在貿易戰、經濟等重大問題以及解決途徑上達成共識,無法在現行體制內找到良策應對。如果四中全會達不成共識,反而會影響最高領導人的權威。而在筆者看來,後一種可能性更大。

目前,一系列跡象表明在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下,中國經濟正在持續惡化:股市、匯市跌幅慘重自不必說,工業利潤持續下降,大陸不少企業降薪裁員、發不出工資帶來的影響更為深重。據報,因蘋果手機訂單減少,為蘋果生產屏幕的港資伯恩光學有限公司旗下的廣東惠州工廠,11月9日突然宣布裁員8000人,引發大規模工潮。而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近期也計劃裁員34萬人。另據大陸財新網披露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山東、廣東、福建等部分沿海省份兩成以上被調查企業表示,近期可能計劃裁員或透過裁員來緩解貿易摩擦壓力。

這當然只是冰山上的一角。日前,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與智聯招聘聯合發布的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CIER)也顯示,進出口行業招聘需求連續3季下滑,今年第3季比去年同期降了53%,貿易依存度較高的地區受影響更大。而網易刊出的一篇題為「今年上半年國內504萬家企業倒閉  失業人數超過200萬」的文章,更讓人觸目驚心。文章透露,2018年上半年倒閉企業504萬家,占全國企業的六分之一。

經濟不景氣下,物價卻飛漲,民眾消費降級,信心指數下降,討薪維權此起彼伏,而「逃離」成為了熱詞。對此,北京當局不是改變自身錯誤的經濟政策,反而採取了「堵」和欺騙的方式。如加強對經濟報導的管控,禁止媒體報導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地方債務風險、中美經貿戰影響、消費者信心指數下降、民眾生活艱難等。如要求證券基金行業首席經濟學家簽署自律書,要「提高政治站位,兼顧黨和國家的利益」。再如大量關閉微信、微博乃至海外推特帳號,等等。

此外,根據自由亞洲電台11月22日的報導,中共中央近日疑向全國各主要政府單位發布指令,要求各級政府「做好最壞打算」,以應對美中貿易戰下可能出現的經濟、社會問題。

除了經濟下滑所引發的後果正在逐步顯現外,在國內,隨著一系列惡性事件的一再出現,民眾不滿情緒遍布各個階層;而在國際上,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對於中共全球擴張、滲透野心的警惕以及反制,乃至受援國的抵制,正在讓北京政權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

伴隨著這些令人憂懼的局面的同時,北京高層還要面對的是中共內部的博弈和分歧。一方面,出於保黨需要,禍國殃民的江澤民、曾慶紅之流仍沒有被拿下,他們以及相關的利益集團在幕後仍有力量在政治、經濟、輿論等多方面攪局。

另一方面,中共黨內改革派、保守派等在貿易戰、經濟政策方面亦存在巨大分歧。不久前,一直力挺習近平改革的原世貿談判代表龍永圖,就發聲質疑貿易戰中制裁美國大豆、反給中國農民、企業帶來損失之舉有欠妥當,而高調制裁美國大豆的背後是一些力主在貿易戰中採取強硬立場的高官。還有官方背景的地產大佬任志強,稱貿易戰並非是美國挑起的,而是北京當局自我認知的錯誤,從而導致了戰略上的錯誤,並指出北京的恰當之做法是將自己的大門真正打開。

上述分歧不僅存在於中共高層,也存在於各級官員中,顯然,在高層尚拿不出一條既保住政權,又可以應對貿易戰、提振經濟的辦法前,若想讓參加全會的二百多名中央委員達成共識,需頗費一番功夫的。一旦雜音響亮,高層或作繭自縛。

無疑,從北京當局近期所為以及對美放話看,似無跡象表明,北京會樂意在改變自身經濟結構方面、在遵守承諾方面做出較大讓步。陷入兩難境地的北京當局,為何在召開四中全會上悄無聲息,大概也就不難想像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11-24 7: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