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史新韻】品讀林黛玉《五美吟》(上)

《文史新韻》 林黛玉 大紀元

《文史新韻》之黛玉篇。(大紀元)

人氣: 1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觀眾朋友好,歡迎和我們一起走近「文史新韻」節目,我是扶搖。

中華的文化傳承源遠流長。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歷朝歷代都有她獨特的魅力。

大唐盛世,不論是工藝,還是文化,都是處於頂峰狀態,有著讓天下歸心的氣度。到了明清時期,文人工匠,手法精細巧妙,別有一番韻味。而文章,往往最能詮釋和留住筆者的心境,甚至是人生態度。

接下來,要和大家聊的一個系列叫做「紅樓才女」,扶搖要和您一起回味一下,兩百多年前的女子,都有怎樣的秀氣風華。

相關影片»

不用說也知道,談起《紅樓夢》,首先要說的就是林黛玉。而今天,咱們暫且不聊她的嬌弱,而講她的詩心和靈秀。

究竟黛玉有怎樣的才華呢?書中有這麼一回,值得人細細品味:「幽淑女悲題五美吟 浪蕩子情遺九龍珮」,也就是書中的第六十四回。

那時寧國府老爺賈敬過世了,寧府正在辦喪。於是寶玉每天穿孝衣守在那,等到晚上沒什麼賓客來了才離開。這一天,剛用過早飯也沒賓客了,寶玉就想去看看黛玉。

到了黛玉這,看到「爐裊殘煙,奠餘玉醴,紫鵑正看著人往裡收桌子,搬陳設呢」,寶玉心裡琢磨,七月是瓜果之節,家家都有上墳的習俗,嬌柔靈秀的林妹妹,剛剛應該是祭奠了自己的父母。

見到黛玉臉上還有一些淚痕,他勸說道:「只是我想妹妹素日本來多病,凡事當各自寬解,不可過作無益之悲。」寶玉見硯台底下,微微露出了宣紙的一角,不禁伸手拿了起來。寶玉錯過了黛玉剛剛的私祭,可絕不能錯過她的清詞麗句。

話音未落,寶釵就走進來了,問道:「寶兄弟,這是要看什麼?」寶玉不知黛玉心裡是否願意,於是不敢作答。黛玉一面讓寶釵坐,一面笑著說:「我曾見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終身遭際,令人可欣、可羨、可悲、可嘆者甚多。今日飯後無事,因欲擇出數人,胡亂湊幾首詩,以寄感慨。」

見黛玉鬆了口,寶玉這才和寶釵一同拜讀了黛玉的新作品。原來,黛玉寫了歷史上的五位美人,分別是西施、虞姬、明妃、綠珠和紅拂女。

清孫溫繪《全本紅樓夢》第64回插圖。(公有領域)

不知從何時開始,代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四位女子,一直被後世稱為「四大美女」。可在黛玉眼裡,僅有兩位,可以入選她的筆下佳人——那就是西施和明妃。紙上寫著:

西施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這裡,黛玉並沒有寫西施浣紗沉魚的驚豔,也沒有提到她忍辱負重的德行,而是從功成身退、曲終人散提筆。一代美人隱沒於歷史的浪花中,而只剩下旁人空自懷念。而那位曾受世人嘲笑的效顰女東施啊,哪怕白了頭髮,依舊能在溪邊浣洗衣衫,過著安穩終老的生活。

另一首呢,是《明妃》,寫美人王昭君。

明妃

絕豔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

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

王昭君以宮女的身分入宮,因為不肯屈尊賄賂宮廷畫師,她的美貌便一直被淹沒,寂寂無聞多年。直到匈奴單于入漢求親,她在退縮的三千粉黛中,勇敢地站出來,主動請求出塞,元帝也才有機會一睹她的絕世容顏,但為時已晚。

黛玉從「和親」這事破題,給予明妃一個盛大風光的出場。明妃的美驚豔了漢宮,當時心術不正的畫師受到了嚴懲。而這並不是明妃的本意,她的初衷,只是能為漢朝的安定,盡到自己的一份心力。

明妃 王昭君
明仇英《人物故事圖冊》之《明妃出塞》。(公有領域)

寶玉看了這組詩,讚不絕口說道:「妹妹這詩,恰好只作了五首,何不就命曰《五美吟》?」於是不容分說,馬上提筆寫在了後面。寶釵也說:「今日林妹妹這五首詩,亦可謂命意新奇,別開生面了。」

誰能想到,這僅是黛玉有感而發,隨意寫的。

黛玉幼年喪母,為了減輕父親的內顧之憂,她才離開父親進京。孤身立於繁華的賈府,要「步步留心,時時在意」。容貌、名利,對於黛玉來說都是身外之累,黛玉的心情或與這兩位美人是相通的,他的詩句更多是對西施的心疼和憐惜,還有對明妃去國離鄉的感嘆。

兩百多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因為黛玉的遭遇灑下了同情的淚水,而也有更多的人是歎服她的聰明才藝,不知您,對這樣「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感覺如何呢?

好了,今天的「文史新韻」就先和您分享到這裡,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歡迎訂閱視頻: http://bit.ly/WSXYYT
【文史新韻】系列文章: https://www.epochtimes.com/b5/tag/文史新韻.html@*

撰稿:柳笛,扶搖;製作:雅紅;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9-01-07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