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導(五十)

——做一棵勁草

人氣 484

【大紀元2018年08月02日訊】「狀告海關案」的「跟進報導」居然寫到第五十篇了,真有點兒不敢相信。我想我案合議庭長賈志剛先生看到這個數字,心裡也應該有所觸動吧?按照程序,他應該是先開庭,後判案,但是顯然的,他沒有這個按程序走的自由。一個連開庭的自主權都沒有的合議庭長,能算是「法官」嗎?我替他唏噓。

剛剛看到博訊北京時間7月21日轉載的《許志永博士監獄生活回憶:遠方的四年》,其中有這樣一段記述:

提訊室裡剛坐下,一個三十多歲的新面孔破口大罵。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人渣,畜生,敗類……幾乎所有侮辱的詞都用盡了吧。一邊走來走去,揮舞雙臂,跺腳,用菸頭猛砸,張牙舞爪,凶神惡煞,好像馬上要衝過來撕吃了我。

我雙手銬在鐵椅子上,安靜地坐著。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吧,停了。安靜下來。

我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認真地問,表演完了麼?

是真誠關心。這是誰,做了什麼,為了誰?那些詞怎麼能,一個稍有點良心的中國人怎麼能把那些詞用在他身上?如果不是精神失常,除了表演還能怎麼解釋?

遙遠的遙遠的高處,看蔚藍色星球之上,一個小小木偶搖來晃去聲嘶力竭,挺可憐的。所以關心一下。

他一下子崩潰了。連說,唉,真對不起,我確實在表演,唉,這個活我真幹不好!怎麼安排我幹這個活!

完全不顧旁邊的同事,和幕後的眼睛了。後來我們聊了一會,他人民大學畢業的。他連連表示歉意,說不該罵我,自己真失敗。

這段描述讓我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一直以來,我等待著賈志剛合議庭長的,不正是這個人民大學畢業的年輕警察對許志永先生說的話嗎:「這個活我真幹不好,怎麼安排我幹這個活!」因為2015年9月15日的那次會面,他留給我的印象實在是很不錯的。但是他月月收到我的「跟進」,從未主動聯繫過我,直到今年4月10日,對我的責問:口述者李銳已來日無多,你拖著不開庭想幹什麼?厲聲反責:你怎麼這樣說話?比起這位年輕的警察,賈志剛先生——我的律師夏楠的北京政法大學的學長,「入行」是太久了,甘當奴才已成習性。我若對他再抱有幻想,就是糊塗了。

7月22日,收到香港武宜三先生的一封電郵:

好像是《漢書》說的:「千夫所指,不病而死」。

蘇聯一夜解體,林彪、四人幫頃刻覆滅,都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所以,我見到體制內的朋友,都勸他們:你我都生活在恐懼中,總書記也不例外。不要給大監獄添磚加瓦,手上千萬不要沾人血,何必給竊國大盜當隨葬品。

在這第五十篇「跟進」中——也算是我的狀告案的一個「節點」上,我想對賈志剛先生說:「您好自為之,給自己將來做人留條後路。」

同是7月22日,我收到國內原《書屋》雜誌主編周實先生的一首詩:

李南央狀告海關案延長審限跟進系列


當風來的時候
我們彎下腰
是的,我們是些草
當風過去的時候
我們又直起腰
是的,我們是些草
我們總是面臨著風
面臨著帶著雪的風
面臨著夾著冰的風
面臨著含著霜的風
可是,只要我們不死
面臨春風還會復生


是草
當然就是雜的
有的高
有的矮
有的巴著地面生存
高的未必就是好的
矮的未必就是不好
怕的就是總是覺得
自己總比別人要好
怕的就是總是覺得
無論高矮終歸是草


是的
我們只是些草
是那輕的
最後一根
壓垮那頭駱駝的草

我不大懂詩,但是這首詩讓我落淚。是的,我們都是些草,但是我們是「春風吹又生」的勁草。賈志剛合議庭長也許覺得他手中有著比我「高」的權力,可以用三個月,現在改為六個月一次的「延審」將我這棵小草捏搓於掌中。但是草是會壓垮駱駝的,駱駝身上的虱子,卻會跟著依附肌體的死去而枯癟……#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導(二十一)
李南央:夏霖案的判決荒謬絕倫
中共六四開槍後 李銳催女兒想法離開中國
趙紫陽六四關頭未能振臂一呼 鮑彤揭內幕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外交部被「踢館」 王毅被打臉
【新聞看點】借軍演謀連任?習冒險舞雙刃劍
【財商天下】保增長保交樓 地方財政自身難保
【探索時分】中美激光武器差距有多大
【神韻早期節目】繡花女(2010年製作)
【軍事熱點】精確打擊導彈使海瑪斯如虎添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