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推新規 中共最害怕的是什麼?

人氣 1271

【大紀元2019年10月19日訊】中美貿易談判波瀾起伏;中國經濟數字全面下跌;香港抗議持續未休;新疆公安局和八家高科技公司被制裁;新疆官員赴美簽證受限; NBA在大陸被封殺引發美國反共情緒;美國眾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讓北京中南海高層頭疼的事情,2019年就一直沒有停止過,而這樣的事情在剩餘的兩個多月中同樣不會少。

美國當地時間10月16日,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表示,在美國的中國(中共)外交官如果與州、地方和市政官員舉行任何會議,或官方訪問教育和研究機構,必須提前向美國國務院報備,但不需要獲得美國政府同意,17日生效。這自然包括中共駐美大使級官員。

據悉,美國政府採取的這一限制行動,是基於「對等原則」,因為美國在華外交官在中共的壓力下,不能與一些中國官員和學者會面,他們「必須向官方提出申請,但即便如此,很多申請都被拒絕」。而美國政府沒有限制中共外交官與美國官員、學者和其他人士接觸。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在美國的中國(中共)外交官已經能夠「充分利用我們的開放社會」。

對於美方宣布的這一最新外交限制措施,中共駐美大使館在推特上回覆稱:華盛頓此舉違反了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到目前為止,中方沒有對美國在華外交和領館工作人員採取類似要求。貌似有理的辯詞,彰顯的不過又是中共的流氓嘴臉。中共雖沒有要求美在華外交人員報備,但要求其在與一些中國人會面前向中共提出申請,甚至絕大多數時候中共都拒絕了美國外交人員的申請,這就不違反國際公約?中共因一名美國外交官與香港民主運動學生領導人會面,就披露其照片和個人資料,這難道不違反國際公約?中共在害怕什麼?中共的外交官們真的揣著明白裝糊塗,不理解「對等」的意思?

正如美國國務院官員所言,中共充分地利用了美國和西方的開放社會,從媒體、科研機構、大學、語言教學、華人社區,到美國各級議會、華爾街,到州、市、縣政府等等,進行了全方位的滲透,而中共駐外使領館就是中共對美國紅色滲透的前方總指揮和具體執行者之一。

以現任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這幾年的一些活動為例。2018年4月20日,崔天凱受邀到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訪問並發表演講。他首先向大家推薦習近平的兩次講話,以說明中共設定的目標和所謂的「中國夢」。隨後解釋習講話中所說的「新時代」的意思,並稱中共對內「更重視的是發展質量,而不是數量;是人民的獲得感,而不是單純的經濟增速」,對外「沒有稱霸世界的計劃,也無意用中國的『新時代』取代美國的『舊時代』」。其後反駁中共意圖顛覆國際秩序的說辭。且不說崔天凱之語早已被證明是胡言亂語、罔顧事實,試問,美國駐華大使可以到北京大學公開為美國政策辯護嗎?

2016年1月27日,崔天凱專程到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在喜來登酒店舉行了中共駐美國大使館2016年「春節招待會」。參加招待會的有北卡州州長帕特里克‧麥克羅裡、聯邦眾議員羅伯特‧皮坦格爾、南卡州眾議長托米‧波普、夏洛特市市長詹尼弗‧羅伯茨等數十位當地政要和工商界代表,以及當地華人華僑和留學生代表共約400人。

崔天凱在致辭中提到,這是大使館首次在華盛頓特區之外舉辦招待會,希望「以這種形式更好地促進中國與美國地方州市的交流與合作,促進中美關係發展」,「中國與北卡的合作已經成為中美地方交往的樣板」。他傳遞的一個清晰信息是,中共要「深耕好地方合作」,而試圖利用地方政府向川普施壓。試問,中共可允許美國駐華大使不經中央批准,將重要的招待會在地方舉行,並與中共地方政府如此深耕合作?甚至動用地方力量要挾北京當局?

還有2015年10月初,崔天凱夫婦訪問猶他州,會見了州長赫伯特、州議會參眾兩院領導層、工商界和教育界人士,在會見楊百翰大學校長沃森後,還就中美關係面向該校師生發表演講。試問,美國駐華大使可以一氣見到這麼多地方官員並在大學裡發表公開演講?可以自由地接觸美國政治、民間社區、學術界和商界的所有層面?

毋庸置疑,儘管中共也簽署了《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但美國駐華外交官根本享受不到崔天凱在美國享有的自由,其外交工作受到相當多的限制。按照美國國務院官員的說法,多年來,美方一直在非正式地以及通過正規渠道向中國人(中共)抱怨美國外交官在中國和各種利益相關者接觸時受到的限制。中方的回答卻永遠是:「我們在適當的時候為您提供訪問權限。」然後,就沒有了下文。

當美國等西方國家想以與一個正常政府打交道的方式與中共溝通時,中共當局卻常常以流氓的嘴臉應對。對此,美國人也終於意識到了。今年8月9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古斯譴責中共是一個「流氓政權」。顯然,對於這樣的流氓政權,抱怨和溝通是不起作用的,重要的是行動,美國國務院最新出台的規定就是具體行動之一。

美國推出此項規定的目的是藉此「可以幫助說服中國人(中共),我們很認真且致力於在(美中)關係方面實現更大的對等」,使北京取消對美國外交官在中國的行動和進出的限制。不過,身為流氓政權且政權岌岌可危的中共,怎麼會取消對美國駐華外交官的限制、讓他們告訴中國人真相呢?

雖然美國的這一願望難以達成,但美國的新規定對於中共駐美外交官無疑也是一種限制。他們儘管不必擔心被限制行動,但公開報備意味著他們不得不比以往更小心自己的行動和言辭,因為這都極有可能被記錄在案。而那些子女、財產都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中共外交官,自然也明白美國的警告意味。

在筆者看來,中共外交官在美國活動受限,雖然讓中共丟了顏面,但還不值得中共大張旗鼓動員「五毛」反美,一則中共擔心弄巧成拙,泄了自己對待他國外交官的老底;二則擔心美國採取進一步行動。中共最為擔心的就是美國現在正在各方面合情合理地要求「對等原則」,從貿易戰的開放市場到中共媒體作為代理人註冊,再到中共外交官報備,而下一步會在哪方面要求「對等」呢?金融市場?中共心裡應該清楚,無論在哪個方面提出要求,都將是中共脆弱的政權無法承受的。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週刊2019.10月號/第14期 #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周曉輝:川普聯大將吹響集結號 中共日暮途窮
周曉輝:美國新任正副國安顧問 助力川普反中共
周曉輝:美鞏固澳印同盟 印太遏制中共態勢形成
周曉輝:川普政府連送大禮 中共十一強顏歡笑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有冇搞錯】馬斯克建議人類「愛和寬容」
【橫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衛能做什麼
【時事軍事】三角洲9隊揭祕 劍指中俄太空武器
【財商天下】美國大媒體的中國生意
【唐青看時事】可防可控秘訣 砸了中美關係的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