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五十六)

——父親走了,我還活著……

人氣 240

【大紀元2019年03月01日訊】二月十六日晨8點32分,父親李銳走了,他沒有等到三中院開庭審理「李南央狀告海關案」。

一次回國,父親問我案子的進展,我告訴他:「沒進展。」父親便說:「你把案子的經過簡單地寫一下,我替你批轉給王岐山,把書要回來。」我大笑:「爸,你還是你的條子文化。要書不是我的目的,我是為了走出『依法治國』的道路。」老頭子也笑了:「好、好,你搞你的,我不管。」

父親在他的《李銳口述往事》「整風、搶救運動的四大總結」一節中有這樣的話:

延安整風搶救運動的影響太大了,最後還想總結一下,產生了哪些嚴重後果。

確立了「一把手」說了算的領導體制。在整風運動伊始,整風學習委員會已超越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如同後來的文革,由領導小組代替了書記處的職能。隨著整風的不斷深入,毛澤東著手改組書記處。一九四三年三月,在周恩來等人缺席的情況下,將自己的左右手劉少奇、任弼時納入書記處,並以多數表決通過,毛有最後決定權,開啟了中共名為集體領導,實為「一把手說了算」的歷史。毛澤東隨後提出的四個統一:「統一思想、統一意志、統一步調、統一行動」,成為統一於中央一把手的黨的組織原則(這一發明權屬於列寧,見《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沿用至今。受李維漢談話的影響,一九八零年鄧小平發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的長文,嚴厲批評了這種制度,但是鄧自己不僅立即將此文置之高閣,很快提出新權威主義,隨後又出現他製造的「六四」風波,並在江澤民接班時,正式宣告:「毛在毛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你什麼時候說了算,我就放心了 。」……

幾十年來,共產黨拒絕傾聽黨內親歷者對那場「整風搶救運動」的剖析,執掌政權後更是將它生出的惡果促生得愈見肥大、毒汁四溢,將中國的土壤、水源、空氣、人心,毒化到今日無以復加的程度。我想,「當今」害怕李銳對共產黨從犯錯到犯罪的歷史追溯,是三中院不開庭審理我案的重要原因之一。父親走了,我還活著,我必得繼續地努力讓人們聽到李銳的聲音,為清洗這個黨對國家、對國民肆虐的污染盡一份公民的責任。

一位朋友在讀完上篇「跟進——弱勢者的啟動」之後對我說:「這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一件事呀。」我即回覆:「是的,我一點希望也看不到。但是抱著『行為藝術』的心態去做,就會保持一種愉悅的心境,就會長久地做下去。我只是希望自己餘下的生命活得更有意義些,以彌補前40年時光的空擲。」

還有一位讀了上期「跟進」的朋友寫來這樣的話:「你提到有人說,李銳這面旗幟不能倒,然後講了你的看法,你的看法是對的,我也同意,但是感覺好像把擁護李銳的人一個大棒悶了回去,得罪人了。這是你的風格,否則也就不是李南央。可是政治,是討厭的行業,有時說話不能隨心所欲。」

很巧,一位九十四歲的老先生也就「旗幟」發來了他的意見:「讓一個躺在病床上的百歲老人來扛大旗,這也太殘酷了吧。不!我們每一個人就是一面旗幟!我這個九十四歲老人的任務,在我這個二、三十人的血緣家族中,就是一面旗幟,具體的日常工作就是把八十年來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訴子孫。」

我將這話轉給了朋友,說:「1.談論政治議題不等於『搞政治』,需要的就是談出自己的想法,而無需想到會得罪誰。2.將李銳視為旗手跟將毛澤東視為旗手本質一樣。老先生說的對,只有每個人將自己視為自己的旗手中國才有希望!我就是我,我說自己的話。政府和國民尊重每個人的發言權,不同意是正常的,『不要這麼說』就干涉了別人說話的自由。只有每個普通人自由地思想,自由地表達,無任何『政治』顧忌,社會才會前進,人的幸福指數才會高。」

父親走後,這位朋友聽了我的聲、字並存的PPT文件後在依妹中對我說:「南央,文章看了,聲音聽了,眼淚撒了。『四種限制』載入歷史,用這個做主題送別老父親,是最好的紀念。」

我當然相信將李銳擁戴為旗手、視為自己領軍人的人們是真誠的,但是這種真誠中包含的文化是危險的,禍害無窮的。旗手是共產國家的文化,選民的奴僕是憲政國家的文化,旗手很容易被無限拔高,不容置疑,聽不得批評,批評就是惡意的抹黑。領軍人就是跟著那個人的屁股後面,不要自己的腦袋,既然貶低了自己在領軍人面前平等的地位,自然地就會以為自己更多的應該是聽從而不是質疑,惟馬首是瞻。毛澤東走了以後,人們以為不會再有毛澤東,結果出了個習近平。李銳走了以後,請不要再尋找另一個李銳充當旗手和領軍人物,至要、至要!

我在發給朋友們「李銳走了」的簡短訃告中說:「李銳走了,我們還活著。我們只需追隨自己心靈的召喚,為了個人的利益和尊嚴,為了自由自在地思想和表達,努力地、堅韌地做自己能夠做的事情。」是的,父親走了,心靈中引領我繼續前行的那面「憲政開張」的旗幟並未倒下。

正擬將這篇「跟進」定稿,收到三中院發出的第十七次「延伸通知」,內容與上次無一字更動,只是落款日期從2018年8月31日改為2019年2月25日。看來,賈志剛庭長以為這是一場「看誰活得長」的比賽,只要耗到李南央也走了,這個案子便可不了了之。有一位網友請我轉信兒與賈志剛庭長,現公示於此:「大官們都把財產、子女送到美國,你就不為自己的家庭考慮後路嗎?一朝樹倒猢猻散,牽牛的走了抓住拔橛子的,奈何?」

責任編輯:趙元

相關新聞
「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導(二十一)
【祕檔】駭人聽聞的延安「搶救運動」
【祕檔】延安整風中一個特務未發現
劉曉:幾置李銳於死地的「革命母親」范元甄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軍事熱點】中共南海部署戰機 台海衝突升級
【財商天下】習點讚航天股價大跌 二十大開戰?
【思想領袖】安迪揭安提法面具:摧毀美國
【遠見快評】如何建美式極權?左派給驚人答案
【新聞大家談】兩暗樁 美國會警長曝悲劇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