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与周迅“戀愛”陳坤游移在自信与自卑間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16日訊】別被這個標題嚇著,不是說周迅在和陳坤戀愛,而是他們倆在電影《戀愛中的寶貝》中戀愛。周迅在《寶貝》中出演女主人公寶貝,陳坤扮演的殘疾青年毛毛曾是寶貝一個階段的男友。

  北京青年周刊5月15日報導﹐記者會上周迅和陳坤說到各自的角色都流淚了,因為他們都和劇中的人物有著類似的心路,為了這個劇本他們和導演李少紅揣摩了三年。

  生活中,周圍的朋友就稱周迅“寶貝”,既然參与了劇本的构思,無疑電影中的“寶貝”有周迅的影子,她公司的人告訴我周迅和這個角色有著很深的感情,“流淚”在他們的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還能笑。

  与陳坤身邊的朋友接触多了,發現他們很愛護很欣賞這個被他們親切喚為“坤儿”的帥气男生。陳坤說他一直想拍一部公司的戲,在《戀愛中的寶貝》醞釀過程中,他強烈向少紅導演表達了這個愿望。于是就有了這個原來只有一點點戲后來丰富很多的殘疾青年。

  戀愛中的“寶貝”生于1979年,全片以她的視角看待這個紛繁复雜又變化多端的世界,有迷惑有不解有新奇有浮躁。

  同樣生于20世紀70年代的周迅和陳坤對這個世界有著同樣的感覺。他們說這個劇本給你的很多東西是你在生活里非常想要可是很多時候要不到的,他們希望所有美好的都在。

  擦去眼淚,周迅笑著說:“太陽出來了!”

  拭干淚眼,陳坤唱到:“你就是我的惟一!”

  陳坤:游移在自信与自卑間

  連續兩天看到陳坤,不一樣的陳坤。第一天是在電影《戀愛中的寶貝》的記者會上,一身西裝的他被導演李少紅請到台上來時,先是沉默,再沉默,繼而淚盈眼眶,最后在現場眾多人的呼吁下,演唱了一首深情委婉的《惟一》。

  第二天見陳坤是在我們約好的咖啡廳,他坐在一個角落,背對著門口。我想他很自信我能找到他,說實話陳坤的背面輪廓也很鮮明。面對著他坐下來,今天的陳坤一身休閑的打扮,看起來很清爽。

  因為我把原定的采訪時間推遲了半個小時,陳坤說他索性在家里又懶了一會儿,桌上的一杯白水和一塊蛋糕就是他的中飯。可能看別人吃飯和被別人看著吃飯都挺尷尬的。當蛋糕還剩半塊時,我們的聊天正式開始。

  “我的思想來自我的生活經歷”

  早就听陳坤的朋友說起他的家事,那是一些沉痛的往事。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离异,陳坤跟媽媽生活在一起。后來,姐姐又被一場意外的車禍奪去了生命,陳坤有兩個弟弟,其中一個是同父异母。少年陳坤迫于家里的經濟壓力,過早地開始為生計奔波。但陳坤從來沒怨恨過這些,在他眼里媽媽是最偉大的,說起媽媽我看到陳坤眼睛里的光芒,笑容里透著一种溫暖。

  陳坤小時候就喜歡唱歌,那時他根本沒想到用它來賺錢,純粹是愛好。16歲,他上高中的時候去歌廳打工,發現當歌手比做服務員收入高,于是他就做了歌手。高中三年他是半工半讀過來的,白天上學,晚上唱歌。

  拿到高中畢業證時,陳坤覺得自己的學生生涯該結束了。“高考我連想都沒想,說實話沒考大學我連遺憾的感覺都沒有,因為家里沒有這個經濟條件,我覺得我應該更早地去工作。”陳坤說著這些,語气沒什么變化,從他的臉上也沒有看到那种悲天憫人的神情。

  命運有一天開始了轉机,歌廳的一個歌手介紹他認識了重慶歌劇院的王梅言老師,王老師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獨具气質的男孩儿,“她覺得我素質很好,直覺告訴她我一定能出來。”

  于是王老師就一直追著陳坤上課,連學費都不要,并鼓勵他考東方歌舞團,還幫陳坤聯系了她的侄女東方歌舞團的歌手郭蓉。“沒想到我真的考上了,本來我都定了回程的車票。”陳坤不否認那段時間他一直不太自信。

  1996年,陳坤的命運又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本來是陪朋友去考北京電影學院的他,卻以專業課男生第一名的成績成了表演系的新生,趙薇是她的同班同學。現在回首四年的大學生活,陳坤的臉上掠過一絲無奈,“為了一年8000塊錢的學費,我必須在歌廳唱歌。凌晨一點鐘回學校,兩點鐘睡覺,六點鐘起床出晨功,再上一天課,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特別累。上課的時候恍恍惚惚的,人在那里,腦子是空的,我清楚記得有几次我站著站著就暈倒了。”怕我不信,陳坤特意補充道,“真的,不騙你。”

  “那時你覺得自己是學生還是藝人?”我禁不住有這樣的疑問。

  “我沒有具體想過我的身份,我覺得我只是一個來掙錢的人,目的很直接。”陳坤停頓了一下,繼而慢悠悠地說,“那段生活我跟普通人過得完全是顛倒的,除了掙些錢,我覺得我浪費了很多時間。正是因為這段經歷,我才意識到我太來不及了,我的時間經不起浪費。”

  特殊的成長環境造就了陳坤特有的個性,他說他很容易游移在自信与自卑之間,比如我問他小的時候覺得自己好看嗎?他很強烈地點頭:好看,好看!再比如潛意識里他一直覺得自己是最好的。但是了解他的人又告訴我,陳坤是懮郁的,他總是覺得自己与別人不一樣。

  在電影學院陳坤很少跟同學交流,他說他找不到跟人說話的契机,掌握不好跟同學交往的分寸。“我喜歡跟不說話的人交朋友。我害怕特別敏感的人。”

  陳坤告訴我昨天他在台上流眼淚了,是因為真的很怕台下的人看見他。在《寶貝》中陳坤演一個腿有殘疾的青年,他一直在體會一個身體有殘疾人的心理。

  當陳坤告訴我他信佛時,我一點都沒感到奇怪。他說在東方歌舞團的時候,有人說他很有佛緣,上大一時候,他接触了很多學習佛教的人,突然覺得佛學太有意思了。“我希望自己成為特別純淨的人。”

  可能就是內心深處這份佛緣,陳坤說到現在為止他從來沒想過給自己買房子,買車,他覺得這些都是成年人做的事,“從某种意義上我真把自己當成小孩儿。”怕我不信,陳坤又特意肯定一下:“騙你,是小狗!”陳坤這种孩子似的天真特別可愛,我注意到這時他的坐姿從很端正變得比較隨意,腳自然地搭在座位旁邊的台階上,人看起來很放松。我喜歡這种采訪氛圍。

  陳坤自認屬于心理晚熟的人,“我18歲拍過的一張照片,特別清晰地印在我的腦子里,我認為我現在的狀態跟那時沒有多少變化。”

  陳坤直言他有年少輕狂憑沖動做事的時候。“我記得武則天說過:你會為你的沖動后悔的。我把這句話分成兩半,我依然保持我的沖動和感覺,但我又告訴自己數五下之后,再決定自己做不做。我不要自己連沖動都沒有了,但又不希望自己被沖動所左右。我希望我在生活中和事業中都是一個蠻有意思的人。”

  過早承擔生活的壓力,陳坤學習書本知識的時間并不多,我很惊訝他流暢的表述和言談中的思想性。“我一直認為智慧和知識不是同一個概念,知識可以通過苦讀來獲取,但智慧是一种悟性,可能你的一句話胜過我讀10的書,這就是老話說的?一語點醒夢中人?。我覺得我所謂的淺薄的思想來自我生活的經歷,我看到的我就會記住。我并不想表現我很有思想,我只是在表達我的一种感覺。”

  以下的對話無處不體現陳坤的睿智,我沉醉在這种心靈撞擊的瞬間。

  “我是一個很有欲望的人”

  記者:大家提到你,都說你的步子走得很穩。大學的前三年沒有拍戲,第一部戲就是電影《國歌》,接著是《像霧像雨又像風》,一下子就出來了。

  陳坤:我覺得運气蠻好的。我是一個心里非常急的人,我對許多事情的欲望很高,但是我的媽媽和身邊的朋友經常告誡我:欲速則不達。他們說那种著急對成事沒有多大幫助,只會增加你的虛榮心。所以我能沉得下來,并不像外人以為的那樣沒有欲望,其實我是一個很有欲望的人,我記得有一句話叫“有欲則剛”,所以我就一直在等待。運气恰好在我需要的時候來了。

  記者:《像霧》播得正火的時候,沒見你借這個點搞宣傳。今年的前五個月你几乎沒上戲,總感覺你是一個很有路數的人。

  陳坤:我一直很高興能跟我的經紀公司達成共識,他們能贊同我的想法。比如在《像霧》播出的時候,我很清楚那是最能宣傳我的時候,但我去張家界拍《巴爾扎克与小裁縫》去了。在那里我的工作并不緊張,有足夠的時間接記者打來的采訪電話,但我把手机關掉了。原因在于我真不希望一部戲讓大家認識我了,但是第二部戲就把我忘了,這种很殘酷的現實我希望不要發生在我身上,我認為自己是走可以走長線的人。

  今年的前半年沒有接戲,是因為去年一年拍戲拍得太多了,春節之后我突然覺得我這么拍戲是沒有質量的,我的內心已經沒有一個很好的感覺了。所以我給自己放假希望能調整一下,這段時間對我來說真是很快樂的,一下子變了一個節奏,可能會有一點不适應,但自己會覺得特別舒服。一個人呆著會有很多想法,又可以體會到著急、煩躁,害怕被大家忘掉,到最后又承認自己存在這么一個過程。我覺得挺開心的。

  記者:這個過程你在電影學院讀書的前兩三年出現過嗎?

  陳坤:沒有。特別怪,我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晚熟的人,電影學院的前三年真的有不少戲來找我,但我從來不去試鏡,只送照片,還是請別人捎上的。我當時對表演一直沒有特別強烈的欲望,一是覺得我不太自信,二是覺得不到時候。我覺得我很有狀態的時候去演一部戲會有一种共鳴。

  記者:這只能說明你的心態很好,換句話說,你比較有心計。你的同班同學趙薇已經“火”上天了,你還能沉得下來,我不太能理解。

  陳坤:實際上我不是很有心計,而是很有預感,我預感得到我一定會走得比較扎實,在這方面我有很強烈的自信心,我覺得我一定能成功,現在只是一個過程,我一定會演到我想要的那种狀態。如果是為了出名去拍一些很低劣的角色,我決不做,那會讓我覺得自己沒份儿,沒有質量。從小到大,我的父母和身邊的朋友經常告訴我要做一個有實力有質量的人。這時,人家并不會計較你的個性,但是你如果你沒有實力,你的這种狂妄的個性就是一塊絆腳石,人家可用你,也可不用你。我意識到我個性很強的時候,我只能加強我的實力。

  “我覺得我的熱情內斂一些了”

  記者:据說你接第一部電影《國歌》是很無意的,你是陪同學去試戲。但回過頭看,人們會覺得你走的第一步很漂亮。這里面是偶然還是必然?

  陳坤:其實是偶然。之前我也想過我的第一部應該是一個電影,但《國歌》是在我有了這個計划的半年后拍的。我只有在拍完《像霧》后才會主動爭取角色,在此之前我從來不主動,碰上了就演,不合适就不拍。大家目前看到的我的兩部作品,我自認我的表演不是很成功的,但那种狀態是當時最好的。我現在成長了,才會看到那時的不足。

  記者:你現在的狀態怎么樣?

  陳坤:我覺得現在的狀態沒有上學的時候好。在電影學院的時候,我根本不想從事現在的職業,我想畢業的時候去國外讀室內設計,那种邏輯思維和形象思維結合在一起的專業,我覺得它會比較有生命力。其實拍完《國歌》后,我還是很平靜的,只是在《像霧像雨又像風》之后,我覺得我被人放在一個圈子里,剛開始我還想掙脫得出去,逐漸地我和周圍的人融合在一起了。于是我承認了這樣一個現實,我可以在這個圈子里生存,并且能夠成為我所期望的這個圈子里的那种人。所以我覺得還是以前那种平和,沒有欲望的心態更好。

  記者:你覺得是《像霧》把你內心的激情燃起來了?

  陳坤:《像霧》中陳子坤的角色是熱情的,現在我演每個角色依然是熱情的,只是熱情的程度慢慢的從外在收斂為內在。就像我的個性一樣,小的時候別人讓我這樣做,我偏不,我覺得這种叛逆很有個性。成長的過程中,我發現那些很儒雅的導演比如像李安,他們外在很平靜,但他們的內心是澎湃、熱情的。這些不是用眼睛看到,而是用心感覺到的,我期望我能達到這樣的狀態。我以前會很激情、語速很快地表達我的想法,現在我會放松下來,用心體會生活中細微的東西,我覺得我的熱情內斂一些了,正處在一個成長的現階段。

  “被人喜歡挺好也挺累的”

  記者:方才你說你是幸運的,可是最初《永不瞑目》挑演員時候,你和陸毅都是導演比較看好的,但“肖童”最后屬于陸毅,之后陸毅一夜成名,那個時候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的運气特糟?

  陳坤:不會,我沒想過。不排除我有上趙寶剛的戲的愿望,從某种角度來說上他的戲就意味著“紅”。但當時我沒有抱很大的希望,而且也不知道導演看好我,只曉得我是那么多候選者的一員。我朦朦朧朧感覺那個角色是不屬于我的,我很相信我的直覺。那時我正上大二,對表演及今后的路都不很感興趣,我更喜歡唱歌。所以當失去的時候,包括陸毅一夜成名后,我真的沒有切膚之痛的那种感覺,我覺得它离我很遠。其實陸毅的紅和趙薇的紅,后者更強烈而且就發生在我的身邊,我都沒有特別异樣的感覺,所以陸毅對我沒有很大的壓力。我很放松地來看這件事。

  記者:你在拍攝《像霧像雨又像風》期間,對成名有准備嗎?

  陳坤:有一點儿,但不明确,只是覺得當時壓力蠻大的。因為劇組有一些很有實力的演員,我是新人,擔任的卻是非常重要的角色,當時很緊張的。沒有估計到自己會多么受歡迎,因為每個角色都很有光彩。我還是比較清醒當時自己的實力的,沒有想太多一飛沖天的事,但隱約覺得是一個机會。

  記者: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紅”了,是在什么時候?

  陳坤:我真的“紅”過嗎?(反問又像是設問,思忖片刻……)我感覺大家開始認識我是在張家界,有人追到房間里找我簽名,我剛開始面紅耳赤,特別緊張,到處在看旁邊的人怎么看我,我很開心我能記得我那時的心態。后來,我走在街上,有人會跟我打招呼“你是陳坤吧?”當時心里蠻高興的,因為你為大家認識了,說明你的角色被認可了。再后來,有媒體說我是偶像,評我是有潛力的新人,也有人罵我,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有人關注你了。

  說話的時候,我注意到陳坤在跟隔了兩層落地玻璃窗外的几個人打招呼。一會儿那几個人進來了,坐在我們的鄰座。我以為他們是陳坤的朋友,陳坤說不是。采訪快結束的時候,他們來到陳坤面前,說他們是從東北來的,是他的忠實影迷,很喜歡他演的陳子昆。剛才在外面經過無意中看見陳坤,平時很少進咖啡廳的他們破例奢侈了一回,就為能跟陳坤拍張照片。當陳坤和他們站在一起時,我看到了他們熱切的目光和滿足的深情。送走了這撥遠道的客人,咖啡廳的小姐又拿來一沓卡片,請陳坤簽名。陳坤抬頭的瞬間我沖他會意一笑。

  “說實話,被人喜歡的感覺是不是挺好的?”“挺好的,也挺累的。我覺得我現在的發展遠沒有到我夢想的階段,這是很狂妄的一句話,我希望能像一些有實力的演員那樣讓大家從內心接受。”(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05-16 8: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