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談判鋒迴路轉 美方這兩人起關鍵作用

自去年夏天到12月13日雙方各自宣布達成初步協議的幾個月間,美中談判鋒迴路轉。在這個過程中,美方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以及川普(特朗普)總統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關鍵時刻起到了扭轉乾坤的作用。圖為美中去年2月21日的貿易談判。(Alex Wong / Getty Images)
人氣: 92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美國定於1月15日在白宮舉行與北京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暫時為兩國之間將近兩年的貿易戰劃下一個句號,把更棘手的問題留到第二階段解決。

去年5月,由於北京的反悔,造成幾已達成95%的協議破局。此後,雙方談判陷入僵局,幾無起死回生的希望。自去年夏天到12月13日雙方各自宣布達成初步協議的幾個月間,美中談判鋒迴路轉。

在這個過程中,美方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以及川普(特朗普)總統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關鍵時刻起到了扭轉乾坤的作用,終促成這個「歷史性協議」。

《華爾街日報》根據數名消息人士提供的信息,挖掘過去六個月,美中貿易談判的精彩片段。

庫什納臨門一腳達陣 一句話讓中共死心

眾所周知,自美中18個月前展開談判以來,北京最堅持的一項要求是,美方應撤消對數千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

去年感恩節左右,美中談判再度陷入冰點,知情人士說,當時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找到能夠直達川普總統的庫什納,希望他向川普轉達,中方要求美國撤除懲罰性關稅。

庫什納告訴崔天凱:「到了該定下來的時候了」,如果北京不答應,川普總統將於12月15日對大約1,56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包括智能手機和玩具)徵收新的關稅。

「不要再要求美方考慮降低關稅,而是要考慮如果沒有與美國達成協議,北京會發生什麼事。」庫什納告訴崔天凱。

該知情人士說,北京認為庫什納先生是一位值得信賴的中間人。庫什納曾在川普總統2016年就職幾個月後,協助安排習近平和川普在佛州海湖莊園會面。

庫什納的忠告,北京聽進去了。在崔、庫會面後大約兩週,美中各自宣布達成初步協議。

從華盛頓公布的初步協議概要,美方要求北京進行包括對中國企業大量補貼在內的經濟政策改革,將留到第二階段談判,中方未能成功促使美方撤除大約3,7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

去年夏天美中關係劍拔弩張

去年8月,雙方談崩,再加上中方沒有兌現購買大豆及其它農產品的承諾,川普威脅要將當時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25%懲罰性關稅提高到50%,並且考慮對所有其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另外,川普要求美國公司「立即開始尋找替代中國(供應鏈)的方案,包括將公司帶回美國」。

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2019年諸事不順,美中貿易戰威脅經濟、香港「反送中」抗議持續半年以上,以及國內失業問題嚴重恐引發社會動盪。

另一方面,北京亦擔心長期的貿易戰會對其經濟造成雪上加霜的負面效應。因此,中共高層亦透過在中國的美國商業代表發出希望復談的信號。

萊特希澤展現難得的務實面

去年5月,中美兩國幾已達成的全面協議,要求中方必須改變多達60項涉及知識產權、金融服務和其它領域的法規。最終中共領導人沒有同意,談判破局。

面對這個局勢,萊特希澤退而求其次,在無法達成「偉大協議」的情況下,轉為追求「最好的協議」。

萊特希澤,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商議如何從5月協議找到能夠「入袋為安」的利益,即使這意味著可能放棄該協議中要求北京取消補貼和改造國有企業的內容。

此外,在去年8月的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當川普總統威脅要將當時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25%懲罰性關稅提高到50%時,萊特希澤一反過去支持的立場,加入庫德洛及姆欽等溫和派,勸說川普只要加5%即可,既能給北京一個警告,又不致於破壞談判。

白宮前戰略家斯蒂芬・班農(Stephen Bannon)說:「萊特希澤不是理想主義,而是現實主義者。客戶想要達成一筆交易,就盡所能地達成一筆好交易。」

北京的如意算盤破滅

自2018年中美貿易談判以來,北京的戰略就是所謂的「40-40-20計劃」,也就是美國要求的40%是可行的,因其符合中國的改革計劃,另外的40%是可以談判的,剩下的20%是中方絕對做不到的。

對此,萊特希澤及其他談判官員曾私下嘲笑中方的說法,因為北京所指的20%,是美國的優先事項,包括進一步開放中國的雲計算市場及補貼等經濟改革問題。

為了取得華盛頓的同意暫不放進這些禁忌議題,中方談判人員把重點放在三個議題,即在「增購美國農產品、執行機制,以及金融自由化」等議題做出讓步。

美中談判代表於去年10月10日在華盛頓會面,討論中方提案。第二天,川普總統在白宮接見劉鶴時表示,中方答應加購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

接下來的兩個月,美中談判官員通過視頻會議討論協議細節,此時中方談判代表仍堅持所謂的「平衡協議」,不想被外界視為是中方屈從於外國壓力。

此外,北京仍要求美國大幅削減關稅,並再次提出數學運算,認為他們的報價滿足了美方要求的72%,因此,美方應該相對地削減等量的關稅。

萊特希澤的回應很簡單,就是「不行!」他認為中方報價頂多僅達到美方要求的50%。10月31日,川普總統發推文說,中方報價達到美方要求的60%。

雙方又回到百分比的爭議,萊特希澤提議將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5%削減到10%,並取消新徵關稅的計劃。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首次提出削減關稅的提議。

萊特希澤堅持保留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措施,因為這是美國根據301調查懲罰中共竊取美國企業知識產權等不公貿易行為的關稅措施,在中方未採取改革措施前,美方幾無可能取消此等關稅。

在庫什納勸說下,北京放棄要求美方撤除所有懲罰性關稅,提議如果美方同意將15%關稅降至7.5%,中方願意與美方達成協議。

在萊特希澤同意這項折衷方案下,雙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美方在12月12日將協議文本交給了中方。

擔心國內批評 北京選擇沉默

隔天,美東時間12月13日上午,川普發推文說,雙方達成「了不起的協議」後,北京不作聲。當時,中方面臨的窘境是,習近平批准的這個協議,但是中方要如何做才能避免國內出現太多讓步的批評。

大約90分鐘後,也就是北京時間12月13日午夜,中共六名副部長舉行了一次罕見的新聞發布會,確認與美方達成協議,但未提供任何細節。#◇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20-01-14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