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人氣 1859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原泉翻譯)「因此,邊境牆不僅對阻止非法移民很有用,而且對阻止這些販毒集團也大有用處,他們是這個半球最不道德、最暴力、最邪惡的人,他們把毒品運到美國。」肯‧庫奇內利表示。

最近,邊境巡邏人員發現了7噸大麻,藏在本應是一批酸橙的貨物中。他們還發現了超過600磅的冰毒,偽裝在仙人掌貨物中。

邊境口岸的限制使得販毒集團更難將毒品走私到美國。所以在一些城市,非法毒品的價格已經翻了一番。

在地球的另一端,共產中國一直在剝削被囚禁的維吾爾人和其他人,奴役他們生產棉紡織品、電子產品和其它商品。國土安全部、國務院、財政部和商務部最近向美國商業發出警告,勿在供應鏈中僱用奴工。

本期節目我們請來了國土安全部代理副部長肯‧庫奇內利(Ken Cuccinelli)。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疫情期間是否受理庇護申請?

楊傑凱:肯‧庫奇內利,很榮幸您能來《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肯‧庫奇內利:很高興參加這個節目。

楊傑凱:最近有很多關於尋求庇護(asylum seeking)的討論。實際上,我們要談到很多關於邊境以及在邊境發生的事情。有人說,(新政策)基本上完全拒絕了尋求庇護的人;他們沒有機會;美國這個極好的制度正在消失,我想借這個機會請您談談這一問題。

肯‧庫奇內利:美國長期以來,當然在我有生之年,我們擁有世界上最慷慨的移民制度。這一點沒有改變。有所不同的是,我們的總統不再允許人們濫用這個制度,而是要遵守相關法律,在2000年後,還沒有其他總統這樣做過。

川普(特朗普)總統挺身而出,切實執行這些規定,並利用他所擁有的法定權限來執行。從這個角度而言,人們通過這個(政策)説明看到了我們正在做的所有這些。我們仍然在接收難民,我們仍然在接收尋求庇護者,而且我們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接收的都多。所以,任何不把美國描述為世界上最慷慨的移民國家的做法,都是不準確的。

楊傑凱:甚至美國移民局(USCIS)的工作人員中也有這些說法,稱他們不想遵循現行的政策。有些人甚至說這樣做不合法等等。你對此有何看法?

肯‧庫奇內利:當然,現行政策是合法的。在我們執行總統的政策時,他一直堅定地與我們站在一起,與上一屆政府不同,我們總是在法律範圍內行事。不喜歡這點的員工可以自由離職,這是他們的首選。公共服務的概念是服務,無論誰是負責的。

當然,有關行為是否違法的問題,首先屬於行政部門的責任,我們會自律,在法律範圍內合法行事。其次,川普政府的一個特點是,我們做的每件事都會被起訴。所以某個地方的某個法院會對每個問題做出裁決,無論員工有什麽質疑。

但是你看這些年來,當這些案件在法庭上通過上訴系統進行審理時,總統贏得了這些案件。他贏了這些案件,是因為他和他的團隊非常堅定在法律範圍內行事。他是一位講法治的總統,在這方面他以身作則。

《移民保護協議》解決南部邊界移民湧入問題

楊傑凱:新冠疫情下,在邊境交通等方面有很大的限制,現在是否有尋求庇護者過來?

肯‧庫奇內利:這一切仍在繼續。我們在南部邊境根據《公共衛生條例》採取行動。我們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簽訂了關於經濟往來的協議,這使得南北邊境的交通下降了50%以上。那是合法的交通。根據《衛生保健條例》,或者《公共衛生條例》,對南部邊境來說,我們在南部邊境遇到的大多數人,超過80%都是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處理的。

來自墨西哥和北方三角國家(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等地的人,平均在兩小時內就會被送回墨西哥。你記得我們有《移民保護協議》(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簡寫為MPP),我們現在還有。尋求庇難者都在墨西哥等待聽證,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待在美國)。隨著(南部邊界湧入)人數的增加,人實在太多,我們無法給他們一個完整的聽證過程。

這個做法效果非常好,同樣是這些專業的庇護官員,在一般情況下他們決定25%和30%的申請給予庇護,而在MPP計劃中,他們的決定約為1%到3%。同樣的人來審理這些案件,原因是移民湧入南部邊境,試圖齊心協力來沖垮我們的系統,讓系統不堪重負,這樣一來,他們(根據規定)就會被釋放,然後(在美國境内銷聲匿跡)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與墨西哥的合作,使我們得以維持一個基於正當程序的系統,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出庭,坦率地說,比(他們)在美國被拘留的時間還要快。他們在墨西哥等待,在等待的同時獲得工作許可和其它東西。在這方面,墨西哥很了不起。

為什麼邊境縣的病毒感染病例較多?

楊傑凱:讓我們來談談合法和非法越境交通的問題,以及它與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關係。我看到的一些統計資料顯示,在邊境地區的縣,新冠病毒的感染病例在上升。你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嗎?我們又是如何處理的?

肯‧庫奇內利: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一直在努力弄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現在情況已趨於穩定,在你我坐在這裡談話的時候,有跡象表明(疫情)正在改善。但人們認為的一個特點是,非法越境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確,就無法控制的情形來說,西半球我們南部的新冠疫情很可能比美國更嚴重。

同時,有超過100萬的美國公民生活在墨西哥,其中大多數在墨西哥的北部,當他們擔心那兒的醫療保健系統(不夠好)時,他們可以隨時合法過境(回美國)。而最近疾控中心收集的這些邊境地區醫院的數據顯示,92%的接受治療的人,都是美國公民或合法的永久居民,所以我們並沒有看到我們的醫院裡充斥著非法移民

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導致社區的傳播,然後出現在醫院裡,接受治療之類的。但是很難得到確切的答案。相信我,我們已經努力了幾個月了,因為一段時間以來,那裡的病例一直在上升。所以,雖然毫無疑問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關係,但我不能乾坐著就給出你一個定量的答案,這也是我們仍在努力解決的一個謎團。

楊傑凱:這很值得關注,因為我不知道人們是否意識到,這一百萬美國人可以自由旅行。

肯‧庫奇內利:我不認為大多數人知道這一點,當然,即使美國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簡寫為DHS)的大多數人,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國土安全部新成立了「中國工作組」

楊傑凱:這個信息挺讓人驚訝的。那麼,讓我們談談「中國工作組」(China Working Group)。大約一個月前,國土安全部成立了「中國工作組」。我想了解它的工作範圍是什麼,成立目的是什麼,坦率地說,過去一個月做了些什麼?

肯‧庫奇內利:範圍幾乎是我們力所能及的,就是涵蓋任何話題,當然對於我們的各個環節和機構來說,涵蓋了很多領域,在中國問題上,無論涉及的是否是移民相關的,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而中共在接回他們的非法移民方面異常頑固。

他們是世界上最麻煩的兩個國家之一,另一個是古巴,這兩個國家的非法移民數量,都是我國最終驅逐令的兩倍多。他們走完整個程序,他們的國家不接收他們,這樣我們和這兩個國家的關係就不能好。

中共在國土安全部多次對我們說漂亮話,但說實話,很大程度上證明他們在撒謊。他們從來沒打算合作。他們會接回(的被驅逐者),你要知道,說一個數字,一個月(只有)100人左右,而情況是有4萬人,(所以)這只是杯水車薪。而且他們非法入境、或者簽證過期非法滯留的湧入速度,比中共接收回去的要快。

不用說,我們美方不滿這一點。到目前為止,我們只實施了極其輕微的制裁。在我看來,美國國務院在向共產中國政府提出這一問題時,一直過於克制。

國土安全部鎖定中共使用奴工問題

楊傑凱:我看到國土安全部介入的《新疆供應鏈商務諮詢公告》(Xinjiang Supply Chain Business Advisory),很引人注目。我當年是做人權方面的工作。你們對此做了些什麼?

肯‧庫奇內利:我們與其它部門如國務院等聯合公布了這個公告,並分享了我們多年來所了解到的情況:中共政府是如何強行拘留維吾爾族人和該地其他人,然後奴役他們,為該政權謀利。無論是棉紡織品、電子產品,有各種各樣的這類產品被確認(為奴工產品)。

這顯然是我們想讓企業意識到的,因此這份報告是為了讓他們進一步自我培訓,然後使自己的供應鏈脫離任何依賴強迫勞動和奴役的關係。

而這僅僅是我們所做的工作的開始。你已經看到了海關邊境保護部門在他們的貿易角色中,最近扣發了大概三份針對數個中國公司的放行令,因為他們向美國運送使用奴工生產的產品。

這些產品被扣留後,他們要麼必須證明他們事實上沒有使用奴工勞動、強迫勞動(製造這些產品),要麼必須改善這些勞工的某些待遇——這本質上造成了人道主義問題,並使之符合我們的法律。我想說,(美國)正在加速這些努力。其它國家,以澳大利亞為例,在這個領域也變得更加積極。

所以,你們這些人權人士會很讚賞的是,這件事在全世界得到了越來越大的關注,我認為美國的領導層和總統在這一問題上,大力推動我們揭露這一切,這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楊傑凱:除了我們剛才討論的這兩個方面,這個「中國工作組」還在忙什麼?

肯‧庫奇內利:醫療供應鏈是引人深究之處。人們聽到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還有白宮也都談到這個話題。美國在從貿易的角度,研究產品的(生產)過程,由於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簡稱CBP)的貿易職能,這是我們從財政部繼承下來的職能,我們也參與了這些討論。

例如,你知道總統發布了加強醫療供應鏈的行政命令。這是我們深度參與的事情。我們的「S & T」即科技部門也參與一些技術的開發,讓我們能夠分析、並在各方面理解這些東西。我期待著相關解釋——希望能在未來幾個月裡,隨著我們敲定一些事情——關於我們如何使用一些技術,來更好地了解這些商品的流動,特別是當其中一些產品的生產違反了法律時。

邊境牆的現狀

楊傑凱:讓我們回到邊境問題吧,我想總統在邊境。

肯‧庫奇內利:是的,就是今天。

楊傑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

肯‧庫奇內利:(咱們)這裡還有點涼快。

楊傑凱:(在8月這波熱浪之下,這是美好的一天。所以我有點驚訝。

肯‧庫奇內利:你可能以為(今天)會是(華氏)112度(44℃),(但總統去的)南邊很熱。

楊傑凱:邊境牆建得如何?有一些進展,長度有所增長了吧,目前邊境牆的情況如何,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讓我們不只談論移民問題,也講講毒品走私、人口販賣等問題。

肯‧庫奇內利:從總統就職典禮開始,我們花了三年時間建了100英里的牆,又花了六個月達到200英里,然後又花了不到三個月時間就達到了300英里。所以按照這樣的速度,我預計秋天就能達到400英里,年底肯定能突破450英里的大關,我想綽綽有餘。

現在和邊境巡邏人員談論,邊境牆在完成他們的任務中所起的作用,他們全是對這個系統大加讚揚。它不只是一堵牆,我們還安裝了監控設備。

我們在牆的後面還修建了道路,以便能從一點地點快速移動到另一點地點,這是我們以前做不到的,而且牆建在最優先越境的區域。因此,它最大限度地阻止了人和非法貨物的越境,以及人貨結合的非法越境。

現有的人口走私活動與南部邊境的幫派和販毒集團(drug cartels)有關聯,在他們看來,他們這是通過「販運業務」賺錢,但他們也用同樣的「管道」(pipelines)運輸冰毒和阿片類藥物,以及所有這些每年導致七萬多美國人死亡的毒品,進入本國。非法毒品交易的展開模式是,其絕大多數通過墨西哥進來,他們(販毒集團)正在人工合成製造毒品,對於可卡因他們就是在推銷。

因此,邊境牆不僅對阻止非法移民很有用,而且對阻止這些販毒集團也大有用處,他們是這個半球最不道德、最暴力、最邪惡的人,他們把毒品運到美國。所以邊境牆同時起到(阻止人貨的)兩個作用。

當你前面有一堵牆,你無法翻越時,你就會去別的地方。所以邊境牆確實「挪走」了(偷渡的)交通路線,以可預測的方式挪走,讓我們可以用有限的人力來堵住缺口。因此,在我看來,我們在(力圖)抓住每一個非法越境的人上,做得更好了,首先確認他們正在越境,然後攔截他們,再把他們送回自已的國家。

通過在一千九百多英里的邊界上修建更長的邊境牆,我們在這方面的能力戲劇性地提高了。其中很大一部分邊境幾乎過不來了。因此,德克薩斯州、亞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亞州,以及新墨西哥州的一些關鍵區域,那裡是運送人口和毒品的通道,我們首先關注的是這些地區的建牆工作。

總統對此非常自豪。他承諾美國會建邊境牆,我們正在建,這是我們國土安全部職責範圍內的一個領域,就像其它領域一樣。過去三年裡,關於總統,你能說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言出必行。

我們面臨著巨大的障礙,訴訟不斷,有時會停工,但我們克服了這些障礙。我們在這些訴訟案中獲勝,因為我們是在法律的範圍內運作的。這對國家安全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成功,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的是,我們的官員在行使職能時的安全。

疫情期間的緝毒情況

楊傑凱:你最近破獲了一樁冰毒大案。我記得冰毒被偽裝成仙人掌葉子之類的東西。

肯‧庫奇內利:對,有那麽幾件。

楊傑凱:還查封了很多芬太尼。我想了解一下,逮捕走私毒品的人數與一兩年前相比如何?

肯‧庫奇內利:這是我們經常做的比較,但新冠疫情使得比較有點沒有意義了。在新冠疫情早期,因為越境的人越來越少,我們實際上達到了難以置信的低水準,例如一個月只有1.6萬人,這個數位低到我甚至不知道上一次這麼低是什麼時候。但是這些偷渡人的管道,也是毒品組織轉移毒品的掩護。因此,當這些數字下降時,表明他們也就失去了運送毒品的機會。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他們在生產這些東西,他們不能輕易地把它們帶過邊境。我和全國各地的街頭警察朋友保持聯繫,有不同的兩個人,在不同的兩個星期,針對兩種不同的毒品——類鴉片和冰毒,都告訴我,其每盎司、每磅、每公斤的價格都翻了一番,而且毒品在街頭的價格,也因為新冠疫情而翻了一番。

在過去的一個月左右,我並沒有回過頭來聯繫他們,看看情況如何變化,但隨著過境人數再次上升,這為販毒集團創造了更多的掩護機會,因此他們能將更多的毒品運往美國。現在,正如你所知道的,我們正在介入太多的案子。在入境口岸,可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激增,他們試圖通過合法入境口岸走私毒品。

同時我們的科技也在不斷改進,在未來的幾年裡,我們將愈來愈善於發現和根除,那些原本看似從合法通道過來的走私毒品。其中一個方法我特別喜歡是靠緝毒犬,但還有一些是其它類型的技術,我們正在那裡使用。隨著我們在這方面做得越來越好,我們將把毒品販子完全擠出這些入境口岸,他們將越來越嚴重地依賴非法越境,而邊境牆的出現使他們更難做到這一點。

邊境牆並沒有讓他們從(合法)入境口岸進來變得更加困難,而是讓其它一切,對他們來說都變得更加困難,它讓我們能夠集中資源,去攔截更多他們想要放過來的東西。

我覺得還應指明的是,順便說一句啊,我們一直與墨西哥合作,特別是在過去的八九個月裡,與墨西哥在向南運輸槍枝、彈藥和貨幣方面,進行合作、情報分享和其它事情,已經逐步增加和改善。

作為一個阻止這類東西流動的團隊,我們正在做得越來越好,這對幫助墨西哥降低國內暴力很重要,因為很明顯,墨西哥的謀殺率非常高,主要是販毒集團之間的暴力。但我們希望盡我們所能,排除來自美國的武器彈藥走私,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

性販運的應對

楊傑凱:關於人口販運和性販運(sex trafficking,以性剝削為目標的人口販賣)的部分呢?據推測,在新冠疫情期間,那裡的非法交易也減少了,但這是怎麼發生的呢?

肯‧庫奇內利:性販運和販運人口的運作方式是一樣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這看作是一個管道,他們可以讓人通過管道,他們可以讓毒品通過管道,他們可以讓那些付錢的(偷渡)人通過管道,他們可以把受他們強迫的人通過管道,例如,性交易的受害者。他們也能讓恐怖分子通過。從數字上看,這種情況很少見,但這種情況也會發生。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特別小心的事情。

這是同一條管道,他們認為所有(通過管道的)都只是產品,他們認為(販運)人只是一個賺錢的機會,就像他們對待毒品一樣。因此,隨著人口流動的減少,他們就更難隱藏了,因為我們可以把更多的資源,用於現有的東西上,無論是毒品還是人。我們設法攔截了更多的,可能達百分之一,非自願的被販運人口的流動——這些人沒有付錢來美國,但是被強迫來到這個國家,被槍口指著、被威脅他們的家人,或諸如此類其它事情。

在中美洲,這種廣告還在繼續——而不是大篷車,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這些走私犯被成功地阻止了——就像你在美國為任何產品做廣告一樣。

他們會說他們會對你有多好,還有其它的事情,但最後往往發生的是你越過邊界,然後他們轉身,手裡拿著槍,要求付另一筆費用,墨西哥北部的「廣場」老闆(”plaza” bosses,販毒路徑沿線特定地理區域的領導人,協調、指揮和支持毒品向北流入美國)也會幹這種事,不付錢的人可能會被殺。所以這是人們所遭受的危險之一。

但販賣人口更多的是由幫派和販毒集團自己來處理的,終點是美國。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和國土安全部的調查部門,也在加緊努力阻止這些流動,包括追蹤他們進入美國境內,而不僅僅是在邊境處理。在南卡羅來納州,以一個突擊搜捕為例,他們一直追蹤到那裡。

我們還試圖打擊所謂的「藏匿點」,這些藏身處是人口走私組織的必經之路,在這裡將毒品分成若干份,以便更難全部緝獲。他們也對人做同樣的事情,他們把人從這些地方轉移到不同的方向,通常是在德克薩斯州、亞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亞州這樣的邊境州。

所以ICE和國土安全部,在打擊這些非法移民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是打擊人口走私的主要機構。他們也會追查毒品,但人口走私是他們的主要目標,投入到這方面的資源在不斷增加。

楊傑凱:算是新冠疫情中的一點慰藉,你能處理好這個問題,這很棒。在我們結束之前,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肯‧庫奇內利:就一點,你知道,在國土安全部,在整個移民領域和與中國打交道的過程中,我們有一位總統,他說到做到。我一直很自豪能成為這個團隊中的一員,這個團隊真正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確保我們的移民制度,是為那些遵守規則的人準備的。我們以美國一貫的慷慨態度,邀請他們來這裡,但對那些不遵守規則的人,就我所知,本屆政府是最嚴厲的。

這才是正確的方法。作為一個法治國家的一部分,就是顧及到問題的兩方面,將適當的資源應用於問題的兩方面。我認為總統做到了這一點。坦率地說,在我進入本屆政府之前,作為一個從事政策和政治多年的人,我很高興看到有人在競選公職之後,確實做到了言出必行。這是我們為之驕傲的。

楊傑凱:肯‧庫奇內利﹐很高興您參與我們的節目。

肯‧庫奇內利:我也很高興﹐謝謝你的來訪。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中國的蓋世太保仍在運作
【思想領袖】布拉特:中國經濟所有紅燈亮了
【思想領袖】史密斯:關乎美國未來的戰鬥
【思想領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戰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不忍士兵睡車庫 川普開放自家賓館
【唐青看時事】習近平五軍壓境 拜登蒙在鼓裡?
【解密時分】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和美國大選
【時事縱橫】史無前例 美兩總統同時遭彈劾
【遠見快評】蓬佩奧暗示參選?拜登施政遭批
【解密時分】美國對台軍售十大利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