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戰天鬥地,中共豈能代表中國人民

——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民的N個理由之九

人氣 253

【大紀元2020年10月05日訊】中國傳統文化講天人合一,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人要尊重自然,承天順地,感恩惜福。但共產黨的自然觀卻與此完全相反。恩格斯說:「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毛澤東又補上一句:「和對世界的改造」,這一畫龍點睛的補充,充分點明了共產黨對自然的態度,那就是改造和征服自然。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

中共更是目空一切,藐視天地自然,自以為人定勝天,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號稱天不怕,地不怕,並且好大喜功,樂於與天斗與地斗,妄想改天換地,以此滿足自我陶醉和主宰一切的慾望。「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大躍進年代流行的這些民歌便是中共狂妄愚蠢的生動寫照。

但自然規律對於敢於冒犯它的狂妄自大者是無情的。五十多年來中共以戰天鬥地的姿態,對自然肆意搜刮掠奪,任行欺壓榨取,逆天地而行,並沒有讓「敢叫日月換新天」的痴心妄想如願的變成現實,只是把自古以來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完完全全變成了利用與被利用、改造與被改造和征服與被征服的對立關係,最終不僅自食其果,而且導致了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給中華民族和子孫後代帶來了無窮的危害。

亂砍濫伐、堵河填海的結果,是中國自然生態的大破壞。至今,中國生態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海河、黃河斷流,淮河、長江的污染,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血脈徹底切斷,甘肅、青海、內蒙、新疆草原消失,滾滾黃沙撲向中原大地。

中共推行以糧為綱的農業政策,大肆開墾不適宜耕種的山地和草原,填平中國江河湖海。結果如何呢?中共聲稱,1952年糧食生產超過了國民政府時期,但中共沒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國糧食總產才超過了同樣是和平時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國人均糧食產量,仍然遠遠落後於清朝,只有中國農業鼎盛時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五十年代初,中共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在黃河修建三門峽水電站,發電量至今只有一條中等河流的水平,卻導致上游泥沙淤積、河床抬高。一個大一點的洪水就給兩岸民眾帶來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2003年渭河洪峰最高流量3700立方米/秒,只相當於三、五年一遇的洪水,卻形成了50年不遇的洪災。河南駐馬店,當地建造了多個大型水庫。1975年大壩連環決堤,短短兩小時內6萬人喪生,死亡人數總計高達20餘萬。

文革之後,中共為了證明執政合法性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維護黨的集團利益至上的跛足經濟改革,雖然獲得了表面上一時的經濟繁榮,卻讓整個國家和子孫後代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專家們指出,大陸20多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其實是建立在資源榨取性的過度消耗甚至浪費的基礎之上,並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中國的GDP數字裡有相當一部分是靠犧牲子孫後代的利益和機會獲得的。2003年中國貢獻世界經濟總量不到4%,對鋼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卻占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新華社2004年3月4日報導)。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中國每年沙化土地面積從1000多平方公里增加到2460平方公里。1980年中國人均耕地近2畝,2003減少到1.43畝,在轟轟烈烈的「圈地」熱潮中最近幾年全國耕地就減少了1億畝,而圈起來的土地利用率僅占43%。中國目前的廢水排放總量為439.5億噸,超過環境容量的82%。七大江河水系中不適合人類和牲畜飲用的水占40.9%,而75%的湖泊出現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中國人與自然的矛盾從未像今天這樣突出。這樣的增長,中國甚至整個世界都承受不起(新華社2004年2月29日報導)。沉醉於眼前的高樓大廈的人們,對於越走越近的生態危機也許還茫然無知。可是一旦大自然要報復人類的時候,那對中華民族的打擊將會是災難性的。

試想,如此戰天鬥地破壞生態的中共豈能代表中國人民?!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漫天沙塵突降 籠罩中國北方
中共漠視他人生命 嚴重破壞生態環境
三峽工程隱患衝擊中共合法性 專家籲公投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史上最強法國柴電潛艇 台灣會買?
【新聞看點】財新被踢出白名單 胡舒立麻煩了?
【拍案驚奇】美準駐華大使聽證 一口氣踩7條紅線
吳明德:中共為何向港人急推跨境理財通
【有冇搞錯】中國將重回「黑炮」時代?
【微視頻】無力解決煤炭短缺 中共找替罪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