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在我最不值得被愛的時候愛我

作者:黃致凱
如果我們能擁有堅強的生命信念,那麼諒解某些生命中曾經的矛盾就變得容易多了。(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小時候,經常把父親的肚子當成枕頭,躺在他身上,一邊愜意地感受大同牌電風扇的涼風,一邊看電視,十分逍遙自在……這是我努力地回溯,從記憶河流的最上游所打撈起的父子親密畫面。

長大之後,我和大部分臺灣傳統家庭的男孩子一樣,鮮少和父親有肢體上的親密接觸。我再次和父親相擁,是在一個很荒謬的場景。

五年多前,父親糖尿病的狀況越來越嚴重,要開始洗腎。他很怕造成我的負擔,所以都自己坐公車去鄰近的萬芳醫院;但洗完腎後通常體力很虛,我就會騎機車去把他接回來。某次他坐上我機車後座,虛弱的身體搖搖晃晃,感覺起來重心不太穩,隨時會從車上摔下來,他便把手從我的肩膀往下移,環抱在我的腰上,抱得很緊很緊,像幼兒害怕被父母遺棄的那種感覺。

那一刻,我意識到某種生命與生命之間的重新連結,默默地在那輛老舊的豪邁奔騰機車上發生。一開始,我有點恐懼那種依存的關係,因為我根本沒有準備好去迎接父親的衰老,他從白內障不能再開計程車,從三餐勉強能自理到上下樓梯需要人攙扶,這段逐漸退化的時間不算短,我明明知道父親的健康是不可逆的,但心裡卻不願意去面對這件事。我內心其實是害怕的,我擔憂的不只是父親的病情,更多的是自己的創作、人生的腳步是否會因為照顧父親而停宕了下來,我真的無法想像我大好的春青時期,是在醫院診間的消毒藥水味和父親臥室的老人味裡度過;是的,我內心深處的想法很自私。

幾年前,父親的視力退化到零點一左右,基於安全,家人們討論著要把父親送到安養院,雖然多了一筆不小的開銷,但換來更妥善的照顧,我們想是值得的。

而安養院是媽媽、姊姊、妹妹幫忙找的,這個家庭會議的過程,我沒有多說什麼,可能是害怕背負兒子遺棄父親的罪名吧!由其他家人主動提出,讓我減少許多罪惡感,也許他們知道我在劇場忙碌之餘還要照顧父親的這幾年,已經盡力了。

我不是在一個父慈子孝、家庭和樂的環境下長大。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對於照顧父親這件事,心裡會有很大的矛盾,那種不對等的付出,很難讓人心甘情願。我從不認為自己孝順,這些年的付出,我只希望自己心安就好,問心無愧就好。

直到我結婚,有了孩子後,才想起一句臺語俗諺:「雙手抱孩兒,才知父母時。」父母與子女之間的付出,本來就是很難對等,很多計較都是沒有必要的,許多不諒解都源自於靈魂的軟弱;如果我們能擁有堅強的生命信念,那麼諒解某些生命中曾經的矛盾就變得容易多了。

在某本書上曾看過一句瑞典諺語:「請在我最不值得被愛的時候愛我,因為那正是我最需要愛的時候。」或許,我們不必恐懼面對父母的衰老,我相信,陪伴的過程,會點點滴滴壯大我們的靈魂。◇

——節錄自《二十分鐘的江湖夢》/麥田出版公司

(文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華傳統的母親花又叫忘憂草。(農糧署桃園提供)
    Yoki幾乎沒有感受過母愛,3歲時父母就離婚了。長大後,她正憧憬擁有一個自己的幸福家庭時,又被嗜賭的母親連累,關進了拘留所。這樣的成長過程,讓Yoki覺得前路一片灰暗,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但是,轉機出現了。
  • 來吧,媽媽,和我一起。我們來跳一支舞,旋轉,旋轉,旋轉。跳盡生死,跳盡生而為人的重負,跳盡悲歡與離合,恩愛與情仇,跳盡迷離幻象。待灰燼變涼,我們會發現,我並沒有錯,妳也沒有錯。人世間一切不過是一齣戲。
  • 「為人須憑良心,初一十五何用你燒香點燭;做事若昧天理;半夜三更謹防我鐵鏈鋼叉。」這是我爛熟於心的一副對聯,從小到大不知聽父親念叨過多少遍。此刻重溫,我似乎找到了父親的生命底蘊,也在重新審視父親時認識了獨特的中國教化傳統。
  • 節儉的她,沒有大魚大肉,也不買名牌包,但她全身散發濃濃的親切感和媽媽味,讓我們這些出嫁的女兒,還有取暖的地方。
  • 吃加熱過的隔夜飯,不一定有助減肥。(Shutterstock)
    彷彿我也能聽到媽媽當年的炒菜聲,以及坐在餐桌前的我肚子咕嚕聲。媽媽煮的飯 不僅溫暖了我的胃,也溫暖了我的人生。
  • 母親,是每個孩子心中最深的依戀,是每個家庭最重要的基石,而在這場對法輪功持久的迫害中,多少善良的慈母被迫害至死,讓多少孩子淪為心碎的孤兒,多少家庭支離破碎,難以為繼!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 從小我看著母親解決大大小小的難關,我遺傳了她的特長,沒事喜歡動腦筋。她展示給我的生命價值就是每天不斷地奮鬥,持續地創新,闖出新的局面,才是成功的人生。
  • 印度一名15歲少女花了7天的時間,騎乘自行車歷經上千公里的路程,將在外地打工、因故受傷的父親送回家鄉。此一孝行引起印度全國乃至國際社會的關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