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者:釐清真相,還大選雙方以公道

編寫:袁斌

人氣 322

【大紀元2020年12月08日訊】圍繞著美國大選川普陣營和拜登陣營爆發了美國歷史上僅次於南北戰爭的對峙。與之呼應,中國自由派陣營也產生了空前的分裂。以法學界、歷史學界一些自由派學者為主,和其他一些自由派人士,圍繞著支持拜登還是支持川普,尤其是大選存在不存在舞弊,爆發了激烈的爭論。

作為局中人,大陸學者、中央民族大學65歲退休教授趙士林對此深感痛心,同時也深感中國自由派對很多問題的認識,需要重新釐清和深刻反思。為此,他於日前特意撰寫了《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裂》一文。

趙士林教授是挺川的。他在文章中說:「坦率地講,自由派知識界幾位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特別是法學界、歷史學界幾位朋友那麼堅定地反川挺拜,令我深感意外。我一向敬佩他們的學識和智慧,了解到他們對大選的態度後,我一度懷疑我自己對大選的看法。但反反覆覆看了他們的闡釋,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這裡且不談其他問題,僅就大選舞弊問題略陳己見,同時也就教於這幾位朋友。」

接下來,圍繞著大選是否存在舞弊,趙士林教授在文中提出了五大問題,並就這些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關於拜登曲線

趙士林教授認為,有朋友否認拜登曲線的存在,認為是一種捏造,理由是沒有任何權威媒體報導。這裡且不談所謂權威媒體究竟系何媒體、信譽如何,對川普的態度如何,僅就拜登曲線的存在與否做一點辨析。所謂拜登曲線是對大選之夜拜登選票突然直線上升的一種幾何表述,這種表述出自民間挺川人士,有強烈的質疑和嘲諷意味。「權威媒體」如果指的是那些「主流媒體」,當然不會報導。他們不報導的豈止拜登曲線,所有有利於川普的消息他們何嘗報導過一條?拜登曲線是否存在,要看大選之夜拜登選票是否直線上升。據報導,威斯康星州凌晨3:42,拜登選票突然大漲143,379,形成spike,川普則只有25,163。這個數據迄今沒有人否認。我只舉了威斯康星州的例子,其他搖擺州都出現了同樣的情況。迄今為止,還沒有人否認這些搖擺州選票突然出現直線上升,不過挺川派認為詭異,反川派認為正常。詭異也好,正常也罷,這種數據是否支持拜登曲線?

第二,關於午夜突然停止計票

趙士林教授的看法是,朱利安尼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質疑,六個搖擺州午夜突然同時停止計票,如果不是事先互相協調是不可能的。姑且把朱利安尼的結論放在一邊,僅就午夜突然停止計票來說,迄今為止,還沒有人否認搖擺州午夜突然同時停止計票,不過挺川派認為不正常,反川派認為正常。例如有的朋友就說那是到點下班了,還有朋友說有的州是因為水管爆了。但最新爆出的視頻告訴我們,無論是下班了還是水管爆了,都沒有妨礙計票人員離開後,仍有幾個人堅守崗位,在沒有監票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從桌底拉出數箱選票(據說這都嚴重違規)連續掃描數小時。具有關專家分析,這幾個小時的掃描至少就輸入了五萬張左右的選票。這也有助於朋友們理解拜登曲線吧?

第三,關於聽證會

趙士林教授說:有朋友說聽證會是,1 . 共和黨單方面組織和參加;2 . 在十分簡陋寒磣隨意的場所;3 . 自娛自樂的鬧劇;4 . 作證都無需宣誓;5 . 沒有任何法律效力。

我要請教這些朋友的是:1 . 有視頻清清楚楚地顯示,一位民主黨女議員在聽證會不斷干擾證人,被主席敲錘制止,怎能說共和黨單方面組織和參加?另,聽證會都是公開開放的。如果說只有共和黨單方面參加,是應該指責共和黨搞聽證會調查大選舞弊呢,還是應該指責民主黨對釐清大選真相沒有熱情?2 . 簡陋寒磣隨意的場所也可以成為貶低聽證會的理由?那不正好表明了聽證會組織者的清廉節儉珍視納稅人的錢嗎?3 . 那麼多的人冒著被威脅被迫害的危險出來作證,且不論其證言的法律效力如何,至少也體現了公民的責任心吧?怎忍心以自娛自樂的鬧劇視之?看一位女證人的陳詞,當民主黨人質疑她說謊時,她答道:「你如果要我再說一遍,我可以再說一遍。說出來是一樣的。如果是謊言,前後說的會改變。因為謊言需使用很強的記憶。但如果這是事實,你可以在午夜叫醒我來問我。我的描述還是一樣的。」這番話可謂入情入理,義正辭嚴,聽眾都不免為她鼓掌。能說她是為了自娛自樂?4 . 聽證會的作證無需宣誓?一位在美國執業的律師告訴我們,聽證會上的證人都簽署了affidavit under oath(宣誓書),如果撒謊就是偽證罪。順便提及,臉書和推特總裁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參議員質詢的時候一再讓他們簽署宣誓書,他們都沒有答應。5 . 至於法律效力,我的看法是,無論在哪裡,無論什麼形式,只要講的是真相,總歸會有法律效力。看看賓州聽證會以及接下來的其他幾個州的聽證會,可以說是刷新了美國和世界對大選的認識,真的是沒有法律效力,勝於法律效力。

第四,關於舞弊指控

關於舞弊指控,挺川者和反川者針鋒相對。挺川者認為,今次美國大選的舞弊行徑剛剛露出冰山一角,已經令人瞠目結舌,嘆為觀止。不斷冒出水面的舞弊行徑,大規模的有組織的舞弊行徑,花樣翻新的舞弊行徑,挖空心思的舞弊行徑,令美國民主遭遇空前逆襲,陷入空前危機。

反川者則堅持認為,大選公平合法,充分體現了民意,沒有舞弊行為或至少沒有大規模的足以影響選舉結果的舞弊行為。舞弊指控沒有證據,全是謠言。他們的根據是美國的制度設計決定了不可能產生大規模的舞弊行為。

對此,趙士林教授的看法是:首先要指出,舞弊案例呈火山爆髮式湧現。其中肯定不乏真假難辨的案例,甚至不排除有釣魚式故意混淆真假製造混亂攪局者。對於挺川者來說,當然要把舞弊指控實錘化,獲得司法認證。對於反川者來說,合乎邏輯的做法應該是,如果你說舞弊沒有證據,就應該支持有關機構對提出舞弊質疑的證據展開調查,來證實你的看法,來證實那不是證據,而不是一口咬定沒證據來抹平人家提出的證據。

由此,趙士林教授對一些朋友談到舞弊指控就兩個字「謠言」加三個字「沒證據」的態度極不理解。他質疑道:何以如此不假思索乾脆果決?制度保險論難道是顛撲不破不容懷疑的宇宙真理?難道不容置疑?好的制度固然非常寶貴,但制度難道不會有漏洞?制度難道不會被扭曲?制度難道不會被人鑽空子?

他還說,這裡要提請那幾位朋友注意,就目前有關舞弊爆料的情況看,從網絡情報專家到專業數學家,從現場監票人員到郵局職工,從大選工作的技術專業人員到運輸選票的卡車司機,從政府公務員到信息安全專家,那麼多的承擔法律責任的證人證言,那麼多冒著被威脅被迫害風險的證人證言,都絲毫不能打動你們?都絲毫不能引起你們對大選舞弊的關注和警覺?都絲毫不能引起你們調查的興趣?竟然能夠那樣武斷地得出大選沒有舞弊的結論?

‪愚意以為,不管支持川普,還是支持拜登;不管觀點有何分歧,政見如何對立,各方理應就一個問題達成共識:調查舞弊指控。沒有任何理由反對調查。這是對川普負責,也是對拜登負責。更重要的是對美國民主負責,對美國的立國之本負責。如果舞弊不成立,川普輸則心服口服,拜登贏則堂堂正正。如果存在舞弊,就應一查到底。

現在最重要的工作不是邏輯分析,也不是雄文論證。而是面對大量證人證言爆出的大量材料,進行分析調查,所謂卑之勿甚高論。對這些爆料,既不能一概斥之以謠言,也不能不加分析調查地信以為真。問題是有人根本不顧不斷湧出的舞弊爆料(今天川普推特又提供了有關郵寄選票舞弊的新證據)一口一個沒證據是謠言,這種態度顯然不利於釐清真相。

哪一方也不應陷入狂熱偏執非理性。最重要的就是面對舞弊爆料,去偽存真,釐清事實,敲定證據,訴諸法律,還大選雙方一個公道,還美國人民一個公道。

想一想,如果靠惡劣囂張的舞弊「贏」得大選,那麼舞弊者入主白宮之日,豈不就是民主滅亡之時?

趙士林教授認為,關於舞弊,還應關注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賓州州務卿擅自發布行政令,以疫情為由擴大郵寄選票範圍,這是行使他本來無權行使的立法權,超越了州務卿的權限,越俎代庖,侵犯了本來由州議會擁有的立法權,從而破壞了美國三權分立的立國之本。賓州議會共和黨人已經為此提起訴訟,因此才有法官緊急叫停選票認證。該案值得關注的是舞弊指控升格為法理指控,性質嚴重多了。

但居然有朋友認為:即便州務卿越了權,當初為什麼不舉報?如今輸了來舉報,如果贏了呢,還舉報嗎?這位朋友的邏輯顯然和法治思維格格不入。以輸贏和舉報與否而不以行為自身的性質作為判斷依據,法律尊嚴何在?這種邏輯顯然阻礙了對大選舞弊的追究,威脅到大選的公正性,踐踏了法律甚至憲法的尊嚴。

最後,趙士林教授強調:「總之,贏要贏得堂堂正正,輸要輸得明明白白。在大量質疑的情況下,依照法律程序調查是民主選舉的題中應有之義。如果對方贏得合法,就應認輸並向對方祝賀。如果對方贏得蹊蹺,就有權力有義務有責任質疑追究,這不僅是為自己討公道,也是為民主競選求正義。」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鄭恩寵:美國大選對中共的巨大衝擊
橫河:美國大選結果真的出人意料嗎?
【役情最前線】調查舞弊反覆無常 巴爾叛變?
周曉輝:對大選舞弊定性 川普為重磅行動鋪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新聞看點】疫情凶猛 江蘇關停4.5萬棋牌室
【思想領袖】武漢病毒所黑幕為何成禁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