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

透視前世冤怨 先知解開恨結

作者:仲翁整理

因果規律存在天地間,今世之果但看前世造因,這是宇宙的自然法則。(王嘉益/ 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31
【字號】    
   標籤: tags: ,

因果規律存在天地間,今世之果但看前世造因,這是宇宙的自然法則,俗話說「老天有眼」是也。一個富戶生了一個殘廢癡呆的兒子,求解於人間菩薩,結果如何呢?

話說隋唐時期,有個叫阿足的人,不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看他滿臉的傻氣,但只要他開口說點什麼,無不屬於先知先覺的話。

他雖然居無定所,但多半住在閿鄉(閿音同「文」),閿鄉位於河南省境西北,西接陝西潼關。他的門前人來人往,大家都爭先恐後來拜訪。那些有憂慮的、或有疾病的人,只要得到他的指點,無不立即應驗。

當時陝州有個富戶叫張臻,家有財產一萬萬,可惜只有一癡呆兒子。兒子生下來就殘廢,不但手腳痙攣,而且不會說話,一天到晚吃個不停,肚子永遠填不滿。張臻夫婦對他十分疼愛,盡心盡力服侍,到處求醫求藥,不惜千里奔波。折騰了十七年後,張臻的家產耗費殆盡。

有人對老兩口說:「阿足是當今的聖人,現世的菩薩,為什麼不去求求他,請他指點你們。」

老兩口在山窮水盡之下來到閿鄉,磕頭作揖,說著說著淚流滿臉,他們苦苦哀求阿足相救。阿足想了半天,對張臻說道:「你身上的冤魂還沒有散去,本來還得十年才能了結。可憐你如此殷勤、虔誠,我就為你消除災難。」

阿足準備超度,他讓張臻夫婦選定日子,在河岸上擺下道場,並讓他們在那一天把兒子也帶到道場。同時,還要他們儘量多召集些人來,共同觀看超度冤魂的情景。

到了那一天,人們圍在河邊像一堵密不透風的牆,都要來觀看阿足大顯神通。大家踮起腳、伸長脖子往道場中瞧去的時候,就見阿足點了三、四個壯漢,去把張臻的兒子連拖帶拽拉出來。張臻與所有人都猜不透阿足要幹什麼。瞬時,張臻的兒子被壯漢扔進了河裡。這時,阿足對張大嘴說不出話來的張臻說道:「我為你除去災禍了!」

一會兒,人們看到十幾步遠外的河上,有個人出現在水面上,仔細一瞧竟然是被扔進河裡的張臻的兒子。他用手指著他父母高呼說道:「我與你們的冤仇,是前生結下的因,幸遇聖人給我們當即解脫,倘若不然,永無終日。」

他那挺身高呼的模樣,竟然一點也不呆痴。轉眼之間他不知到哪裡去了。

後話

人的業力都得自己承擔、自己還,沉淪迷世中的人可能不明不白,可也不能免除業報來討債、來折磨。人不知阿足是何方神聖,他也可能是來揭示人間三世因果報應不爽的吧!能除去怨恨心也是善解的轉機。

@*

資料來源:《集異記》

-點閱【民間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時,德州有位富翁。他聽說五台山有尊肉身菩薩,特意千里迢迢地前去朝拜。豈料,因其侮謾神佛,留下了慘痛的教訓。
  • 韓翁出身貧寒,面對生活的苦樂他都不放在心上,一心向善。一次收留了饑寒交迫露宿在街外的商行夥計,因此走上經商路。後來韓翁買下一幢老宅院,無意間發現宅院梅樹下有四大缸的黃金白銀。韓家成為巨富後,韓翁更加勤謹得周濟鄉民。韓家世代因重德行善的緣故,福報幾代都享有不盡。
  •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不僅陽間人會犯錯,其實,地獄使者偶爾也會出現「工作失誤」,致使一些人有了奇特的經歷。
  • 崖山一戰,南宋滅亡。為國殉職的武將,過了三百多年,剛烈的英靈又來到了世上。不同的二世風貌,延續著前世的步履……
  • 他是一個殘疾的乞丐,行動又不方便。儘管如此,他還收養著一群乞丐,照顧他們,儼然像是丐幫幫主。有一年除夕夜他照常行乞,偶然中救下了三個人。夜裡,一個奇異的夢,在他身上展現了神跡……
  • 明朝大臣奉命出使,夢到一群小孩在唱歌,他記下的歌詞,正好巧對夷王之下聯;一首唐詩超前入夢,他認為夢境是不足為信的。直到多年以後,他遊覽一座古寺,方嘆夢境真實不虛。
  • 康熙時期,官府鑄造的銅幣,上面鑄有漢文地名。後人收集古董,將錢幣上的地名串成了一首詩。誰能料到,朗朗上口的詩文,像是高度濃縮的故事梗概,符合了大清的終極命運,落於何人之手……
  • 在歷代記載中,異象示警的現象,可謂層出不窮。清朝時,一個柱子開裂,蹦出一個二寸多高的小僧,被裝到漆盒裡後化成燕窩。官員主持考試,眾人看見紅衣婦升空而去。元朝時,江南曾下過罕見的果核雨,五彩繽紛又光瑩堅硬。這些奇特的現象,預兆著哪些事?
  • 明朝時,朱元璋微服私訪,在酒店與太學生對對子。一字「重」,一字「大」,二人吟詠各展風采。太學生借「小木」言志,有朝一日「要與人間治不平」。朱元璋滿足了他的心願,也意外地改變了金陵供土地的習俗。
  •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句詩文眾所周知。然而,在清人的一個夢境中,「玉壺」被改成了「玉衡」。一字之別,預示著怎樣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