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華:必須不斷追查病毒源頭直到真相大白

人氣 14017

【大紀元2020年02月23日訊】1月24日發表於醫學雜誌《柳葉刀》的一篇學術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臨床特點》,已明確了武漢肺炎的早期感染者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無關。而病毒的源頭究竟出自哪裡?連日來的種種跡象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嫌疑越來越重。如果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那麼緊跟著的一個追問就是病毒是否是經過人工合成?它是否是一種生化武器

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冠狀病毒的研究已有十餘年之久,特別近幾年,他們的一個重要研究方向正是蝙蝠攜帶的病毒可能跨類傳播的問題,而且也取得了可實驗證明的成果。所以,雖然新冠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還不明朗,病毒是否是經人工合成在科學界醫學界還存在爭議,但除非證據確鑿的找到病毒在自然界中的真正宿主,並搞明白從動物宿主傳播到人的鏈條中的每一步,對病毒研究所的懷疑就有著它存在的合理性。而中共對所有認為病毒與研究所有關的質疑與判斷只是在不斷遮掩、矇騙、否認、切斷線索、轉移視線,甚至對查找病源有利的工作進行阻攔,卻沒有絲毫意願與行動去積極尋找病毒的源頭,就更讓人懷疑真相是在被有意隱瞞,中共的做法只收到了欲蓋彌彰適得其反的效果。中共拒絕接受美方派遣的專家組入境協助抗疫,其主要目的就極有可能是在阻止美專家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做深入的追蹤。

為什麼非要追查清楚病毒的源頭呢?這首先關係到中國公民的知情權,甚至生命權。人們都看到,這個新冠病毒毒性猛烈,傳染性極強,極不穩定,狡猾異常,變化多端,無跡可尋,醫學界科學界至今對其束手無策。可是我們知道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冠狀病毒專家石正麗,她在2015年發表的論文中就宣稱她的團隊成功製造出了一種人工合成病毒。這個病毒以SARS病毒為基礎,但改動其表面S蛋白,嫁接了一種在中國馬蹄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S蛋白。這個雜交病毒立即表現出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並且該團隊還表示下一步他們將會在靈長類動物身上繼續實驗。石正麗團隊的研究內容與武漢瘟疫如此交叉重疊,機構所在地又與瘟疫爆發地一致,實在不能不讓人生疑。從2015年到2019年,這個團隊在這一研究方向上不可能是停步不前的,那麼他們是不是已經擁有了研發出一個病毒怪種、一個可迅速在人類中傳播的毒王的能力?

這場瘟疫,無數人感染,無數人死亡,無數家庭破碎甚至慘遭滅門,全中國停擺,全世界都受到牽連,迄今仍沒有減弱的跡象,這場瘟疫恐怕將是近代以來未有的大災難。每一個生者,每一個逝者,都有權知道誰是製造這場災難的根源。病毒如果是從研究所泄露出去的,無論是否有意,研究所都必須要為此次瘟疫的爆發流行承擔責任。

而追問卻不能就此停止。我們還要追問:倘若新冠病毒源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麼這裡的研究人員要搞這種極端危險的科研活動?石正麗的研究一直受到很多同行的批評與警告,比如法國病毒學家霍布森即質疑應否繼續相關的研究工作,因為這與其所負的社會風險比較,是否值得。「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病毒跨物種實驗的思想基礎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病毒在野生動物體內存活,並沒有感染到人類,一個科學家為什麼會想方設法改變一個本不容易傳染給人類的病毒的結構,非要使其易於在人類中傳播呢?這種唯科學至上的思想,將人類置於科學的威脅之下還不自知,說嚴重點這種科學主義已經反人類了。

接下來就引出了更深的追問:培育強大感染力的病毒,難道僅僅是一種科學的狂妄?是否還存在著更為險惡的目的,比如生產一種強致命生化武器?這樣的疑問並非空穴來風。因為人們發現: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全名叫「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科學院的下屬單位,現任所長王延軼是中科院院士、武漢大學醫學研究院院長舒紅兵之妻。據傳,舒紅兵是江綿恆操控的軍工生化系統中一個重要人物,而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實際是在舒紅兵及江綿恆勢力的操控之下。

武漢瘟疫、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跨生物病毒研究、江綿恆操控,這一連串的線索之間真的沒有聯繫嗎?而中共在尋找病毒源頭這件事上一直在消極迴避,極力否定病毒是否實驗室泄露這一質疑,卻又不肯拿出任何實際行動去駁斥懷疑,倒使人更願意相信病毒源頭這一問題的背後隱藏著驚天的祕密。

人們有時會以為自己生活在現代文明社會之中,那些反人類的罪惡早已成為歷史,不會有誰邪惡到要與全人類為敵,也不會有誰不惜以毀滅人類為代價只為滿足一己之私利,可是這種認識是錯誤的,是被蒙蔽了雙眼後看到的假象,正如希特勒崛起之初人們也不會相信他會搞慘絕人寰的種族滅絕,他會瘋狂到要用戰火塗炭整個世界一樣。事實是,邪惡並沒有被從人世間驅離,共產黨就是邪惡在人世間的代言人。它從未停止過在它統治的地盤殺人,也從未停止過在世界各處散播它的毒素。

1999年,江澤民出於妒嫉,借用中共黨魁的權力,用共產強權的各種邪惡手段,對中國廣大法輪功修煉人大開殺戒,製造了無以計數的人間慘劇。20年過去了,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沒有如江澤民所希望的那樣銷聲匿跡,信仰者在堅定的維護著他們的信仰,雖然他們仍然在遭受著中共的殘酷打壓。

江澤民當政時,人們或是因為被欺騙言法輪功而色變,或是出於恐懼選擇了關閉良知,不聞不問,任由那些善良的信仰者被迫害。但是人們卻忘記了,法輪功信仰或許於己無關,但正義良知卻於己有關,當邪惡當道欺壓弱者時,不為弱者發聲就是在助長邪惡。以至到了今天,人們都以為那是一場事不關己的迫害,那場迫害已經過去了,卻不知道共產邪惡因為人們的退讓變得更加強盛。而江系集團為了逃避殺戮法輪功的罪責和把控權力,更是從沒有在瘋狂搶奪權力的鬥爭中鬆懈過一步,只是有太多的中國人因為怯懦、麻木和無知,從沒意識到自己只是險惡的政治生態下的一枚草芥而已。

俄國衛生部近日已經正式在其官網上公告「新型冠狀病毒是重組病毒」「可能是蝙蝠冠狀病毒與未知病毒重組而成」。此外,印度科學家最早提出病毒結構難以通過正常演化自然形成;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裡昂斯維勒博士指出:新冠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裡被插入奇怪元素,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他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這些結論雖然遭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共的否認,但這些否認並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支撐。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的會議上講話時特別提到了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要求「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儘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人們普遍猜測這是在暗示此次疫情與病毒研究所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此外亦有消息說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在1月底已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些跡象都更加重了外界對病毒可能來自該機構的質疑。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認為病毒的源頭存在多種可能,不排除是人造的生化武器,甚至也不排除一種可能,就是病毒是有意被放出的。

中共自其誕生之日起,一直在靠撒謊和暴力去奪取政權鞏固政權,凡是看清了中共邪惡本質的人,都不會貿然否定中共參與了病毒製造這一懷疑。所以,我們才必須要追查出病毒源頭的真相,必須要追查清楚這個病毒是否與中共有直接關係。而正如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所說:若此病毒是人工合成,中共就完了。因為人們會認識到:只有中共才能在私底下搞這種毫無理性危險至極的實驗,只有中共才能邪惡到製造這種病毒當作武器去攻擊人類,只有中共才會在這種病毒在世間肆虐時依然撒謊掩蓋真相,只有中共才會把權力看的比億萬條性命更重要!當人們看清這一切,中共將在舉世的唾罵中垮掉。

而那些沒有直接參與到這場陰謀中去的共產體制內的人,無論其身階高低,都要儘早決定脫離邪惡的中共,不要被中共捆綁成為歷史的罪人,其實為了中共利益或自己的權位而寧可捨棄無數平民的生命,就已經不能算是一個「人」了。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爭取到「人」的資格,一定要拿出勇氣與中共決裂!至於所有生活在中共政權下的平民,也都應該快快清醒過來,為迎接中共的滅亡做好思想準備。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更新】肺炎擴散三十國和地區 武漢死亡率高
【翻牆必看】中共的四個詭異動作
中共學者:中共病毒或源自武漢疾控中心
方華:刻意隱瞞武漢瘟疫源頭 中共在對人類犯罪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程曉農:疫情正在改變世界
【新聞看點】抗疫外交遇退貨潮 北京連遭問責
【直播】3·31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8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衛生高官:中共顛倒黑白 甩鍋美國
【現場視頻】中共病毒衝擊 出租車停運 司機要求免租三個月
【靖遠快評】中共病毒5特徵比西班牙流感更可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