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數百黨媒記者為何加起來還不如一個方方

人氣 3537

【大紀元2020年02月27日訊】「武漢封城這一個多月來,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後,武漢人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武漢人的憂戚。說真的,武漢乃至中國這場曠古未遇的災禍,好像沒有電視報紙的什麼事兒,人們也好像完全不知道我們還有電視報紙,大家只顧去搜『方方日記』,既沒人去打聽電視報紙說了哪些啥,也不在乎這些媒體到底說了哪些啥,至於信不信這些媒體說的哪些啥,那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之外。」這是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2月24日發在自己微博上題為「你們,我們,難道就沒有一點愧意?」一文中的第一段。

文中還說:「很早就聽說官方十分重視這場疫情報導,而且派了幾百人組成的新聞工作者奔赴疫區。然而,他們全部加起來,還不如一個方方。」

「湖北本地的記者我不便多說,也不想多說,從微信上看到,有些外地記者也不敢恭維,他們筆下的少數疫情報道,好像是在故意侮辱人的智商。」

就我所知,戴建業教授說的完全屬實,一點沒誇張。只不過還要補充一點,那就是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後,把看「方方日記」當做第一件大事的不僅是武漢人,還有許多武漢之外的中國人,其中也不乏海外同胞。

換句話說,「方方日記」在這次疫情中扮演了本該由大陸媒體扮演的角色,而後者在報導疫情真相,反映民情民心等方面幾乎就是集體缺席(借用一篇被封殺的文章的題目來說就是「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兩者的反差之大之鮮明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官方派赴武漢的幾百個記者「全部加起來,還不如一個方方」?

筆者以為,從根本上講,不是這些記者都不了解武漢疫情的真相,不了解武漢真實的民情民心,更不是這些記者不想報導武漢疫情的真相,不想報導武漢真實的民情民心,而是因為他們所供職的媒體沒有一家不是「黨的喉舌」,報導什麼,不報導什麼,不由媒體說了算,更不取決於記者的意願,而是取決於「真理部」的旨意,而且這種旨意只能照辦,不能違背,誰違背誰就會丟飯碗。那麼真理部的旨意是什麼呢?就是「加大宣傳典型」,「推出更多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營造良好輿論氛圍」。一言以蔽之,就是輿論維穩,就是嚴禁「負面報道」。

正如《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一文所描述的那樣,大陸媒體在疫情發展過程中, 「做的基本上都不是合格的新聞媒體應該做的事情」。在1月20號官方公布疫情爆發之前, 這些媒體發揮的主要功能是掩蓋和安慰, 聲稱病毒「危害有限」,「可控、可治、不會人傳人」。除了語焉不詳的幾次疫情通報, 武漢當地的媒體營造的氣氛都是一派祥和。而20號以後,開始報導大規模感染病例、武漢「封城」、求援, 「報導大多服從另一個主基調,就是表決心和謳歌好人好事,從之前的「安慰」變成了「鼓勁」和「感動」。

試想,為了輿論維穩炮製出來的這些「侮辱人的智商」的「暖新聞」、洗腦新聞,腦子正常的人誰會去關注,誰又讀的下去?說的都是假話、官話、空話,別說幾百個記者,就是再多的記者,加起來也不可能抵得上一個說真話、實話的方方。戴建業教授說的好:「各級各地組織那麼龐大的新聞隊伍,浪費納稅人那麼多錢財,面對單槍匹馬的方方,你們難道沒有一點愧意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袁斌:1月24日的《人民日報》告訴讀者什麼
金言:李文亮之死 中共維穩體制之死
武漢作家封城日記:不槍斃害人精難平民憤
王友群:關於武漢新冠病毒來源的十個疑問
最熱視頻
【世事關心】世紀之掩蓋
【紀元播報】市區遭占領 西雅圖共產魔影揮不去
【重播】美國會有關「港版國安法」聽證會
【重播】蓬佩奧新聞發布會:香港新法太離譜
【十字路口】港區國安法刑罰嚴厲 世界受影響
【紀元播報】川普簽總統令 暫停發放H-1B等工作簽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