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駱克仁:台商撤僑包機折射的怪現狀

人氣: 43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6日訊】首批從武漢「撤僑」的包機於2月3日深夜抵達台灣,但卻傳出機上有一人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一時輿論譁然。第二批返台航班暫停,中方則對外宣稱:「台灣當局拒絕撤僑」。

中共「惡人先告狀」的行徑並不令人意外。近日一篇題為〈美國在中國抗擊疫情中的惡劣表現〉的文章這幾日在微信圈熱傳,該文指責美國第一時間撤走武漢領館成員,且派包機赴武漢接人,迄今對中國沒有任何實質幫助。許多海外華人收到這樣的信息也只能「苦笑」,一個移民南加多年的南京人告訴我:「沒辦法解釋,再講下去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了。」但他給老家寄了兩箱、共五百個口罩,希望能分送親友,因為據說南京、上海都接近半封鎖狀態,有確診病例的小區,只讓進、不讓出。

眾所周知,中共當局瞞報疫情,外界對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死亡人數都持保留態度。這場病毒傳染所引發的熱議,間接讓世界各國見識到了中共政府虛假、視人民如草芥,隨時可以犧牲大多數人生命的本性。某種程度上,疫情傳遞了更多的真相,也折射了中國當下扭曲的怪現狀。

武漢、湖北,甚至是整個中國正發生的「封城」,其實就是中共罔顧民眾的自由與生命,重演隱瞞加維穩的老套路。

中共為了保住顏面,幾乎所有的國家撤僑時間都在深夜或者凌晨。據韓國媒體《Channel A》報導,韓國政府高層官員私下向媒體透露,中共政府要求他們必須晚上抵達、天亮前離開,因為「中共政府不想讓人民看到外國人白天逃離中國的樣子,這事關國家的威信」。所以大多數的「撤僑」班機都得「摸黑」離開。

據「湖北台灣同胞返台救援會」會長徐正文2月5日在台北召開記者會上公開的說法,首班台商返家的包機上,不只未按照台灣方面提供的優先名單,先行撤離老人、小孩、慢性病患者、需長期特殊用藥和醫療照顧者,反而是將有數十名台商的中國籍配偶優先送上飛機,那些赴武漢短暫出差、出遊,沒有固定住所者卻仍滯留武漢。

這波返台登機名單中充分顯示中共的思維:有管道、有關係的人優先返台。至於這位出面承辦的台商徐正文究竟是何方神聖?也遭媒體質疑,因為台灣武漢同鄉會長陳光陸在政論節目中說:「我不太相信徐正文的名單是由武漢提供的,也不清楚徐正文的授權是誰,代表哪一個人或哪一個單位。」

徐正文自稱資深台商代表,但是什麼台商代表?是什麼台商會長?目前沒有說明。這班從武漢飛往台灣的飛機,因中方拒絕由華航包機撤僑,改由中國東方航空直飛,且以「沒有必要」拒絕台灣政府派遣防疫人員赴武漢機場協助檢疫。

中共政府無法控制武漢疫情已是不爭的事實,美、日、韓、印尼等國都已撤僑。一直將台灣視為「境內」的中方,遲遲未對台商撤離鬆口,好不容易盼來的首班撤僑飛機,又發生這樣讓人瞠目結舌的結果。台灣政府怎麼能、怎麼敢在沒有充分準備下,繼續迎接第二班從武漢返台的撤僑飛機?

據悉,除了首批返台台商被安置在烏來、林口、台中等3處檢疫所,面對後續第二批、第三批撤離民眾,防疫單位已備好充足的隔離點、收容站。真正的問題在於,依照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武漢台商確診不予登機,有疑似症狀者也需分流處理,避免交叉感染,但當天卻有3人出現發燒症狀後仍上了飛機,下機後1人檢疫確診,中方檢疫過程漏洞百出。

1月30日,美國參議員湯姆•考頓(Tom Cotton)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是「切爾諾貝利」級的災難。他說:「當你睡覺的時候,俄羅斯關閉了與中國之間2600英里的邊界;以色利航空公司停止了與中國的航線;法國航空停止了與中國的往來,還有在這之前已經終止了和中國之間旅行的國家。這是我目前已經知道的,還有一些還不知道的。」

正如考頓所說,中共官方一直在試圖掩蓋真相。2019年12月1日,第一個感染病例就已出現,但中方一直到12月31日才通知世界衛生組織(WHO),當時中共官員正忙著粉飾太平,政府繼續對國人宣導疫情可控、可防,錯過防疫的黃金時間,病毒隨著返鄉潮的人流量傳播至中國各省份,甚至飄洋過海危及其它各國。目前至少有62個國家對中國公民實施入境管制,包括關閉邊境、停飛航班,越來越多地區選擇「禁止過去14日踏足中國的非公民」入境,入境公民亦要接受隔離。

中共宣稱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因當地人喝蝙蝠湯、吃蛇肉而引起。但越來越多的科研結果與調查證據「打臉」這項說法。根據《柳葉刀》(The Lancet)網站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在最初發現的41個病例中,有14例從來未去過海鮮市場;印度研究人員也在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4個插入基因與HIV病毒相似,懷疑中國疫情與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標本洩露有關。

所謂P4,是指「第四級生物安全研究水準」,也是最高級別防護的實驗室,用來研究最危險的病原體,如伊波拉(Ebola)或現在正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則聲稱,新型冠狀病毒與實驗室沒有關係。石正麗在SARS疫情爆發後,曾帶隊採集各類蝙蝠樣品做檢測,其研究成果發表於《自然》雜誌。在這波「資訊」攻防戰中,缺乏生化專業知識的讀者們猶如陷入五里霧中。

但別忘了,此次疫情無論是「天災」抑或「人禍」,都是因中共當局上下交相瞞,顧著「維穩」而釀成的罕見巨難。2月3日,中國股市開盤大跌,上證綜合指數收盤比新年前下跌7.7%,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度跌至1美元兌7元區間,創下2019年12月以來的最低點。這場疫情不僅將影響中國,甚至還將對世界經濟産生影響。中國的航空、旅遊、零售等產業受疫情強烈衝擊;澳門暫時關閉所有賭場、香港醫護人員罷工,強烈要求對大陸全面封關,這波經濟影響遠超美中貿易戰,而人員的傷亡,難以估算。◇

責任編輯:李欣#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評論
2020-02-06 1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