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骆克仁:台商撤侨包机折射的怪现状

人气: 43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06日讯】首批从武汉“撤侨”的包机于2月3日深夜抵达台湾,但却传出机上有一人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一时舆论哗然。第二批返台航班暂停,中方则对外宣称:“台湾当局拒绝撤侨”。

中共“恶人先告状”的行径并不令人意外。近日一篇题为〈美国在中国抗击疫情中的恶劣表现〉的文章这几日在微信圈热传,该文指责美国第一时间撤走武汉领馆成员,且派包机赴武汉接人,迄今对中国没有任何实质帮助。许多海外华人收到这样的信息也只能“苦笑”,一个移民南加多年的南京人告诉我:“没办法解释,再讲下去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但他给老家寄了两箱、共五百个口罩,希望能分送亲友,因为据说南京、上海都接近半封锁状态,有确诊病例的小区,只让进、不让出。

众所周知,中共当局瞒报疫情,外界对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死亡人数都持保留态度。这场病毒传染所引发的热议,间接让世界各国见识到了中共政府虚假、视人民如草芥,随时可以牺牲大多数人生命的本性。某种程度上,疫情传递了更多的真相,也折射了中国当下扭曲的怪现状。

武汉、湖北,甚至是整个中国正发生的“封城”,其实就是中共罔顾民众的自由与生命,重演隐瞒加维稳的老套路。

中共为了保住颜面,几乎所有的国家撤侨时间都在深夜或者凌晨。据韩国媒体《Channel A》报导,韩国政府高层官员私下向媒体透露,中共政府要求他们必须晚上抵达、天亮前离开,因为“中共政府不想让人民看到外国人白天逃离中国的样子,这事关国家的威信”。所以大多数的“撤侨”班机都得“摸黑”离开。

据“湖北台湾同胞返台救援会”会长徐正文2月5日在台北召开记者会上公开的说法,首班台商返家的包机上,不只未按照台湾方面提供的优先名单,先行撤离老人、小孩、慢性病患者、需长期特殊用药和医疗照顾者,反而是将有数十名台商的中国籍配偶优先送上飞机,那些赴武汉短暂出差、出游,没有固定住所者却仍滞留武汉。

这波返台登机名单中充分显示中共的思维:有管道、有关系的人优先返台。至于这位出面承办的台商徐正文究竟是何方神圣?也遭媒体质疑,因为台湾武汉同乡会长陈光陆在政论节目中说:“我不太相信徐正文的名单是由武汉提供的,也不清楚徐正文的授权是谁,代表哪一个人或哪一个单位。”

徐正文自称资深台商代表,但是什么台商代表?是什么台商会长?目前没有说明。这班从武汉飞往台湾的飞机,因中方拒绝由华航包机撤侨,改由中国东方航空直飞,且以“没有必要”拒绝台湾政府派遣防疫人员赴武汉机场协助检疫。

中共政府无法控制武汉疫情已是不争的事实,美、日、韩、印尼等国都已撤侨。一直将台湾视为“境内”的中方,迟迟未对台商撤离松口,好不容易盼来的首班撤侨飞机,又发生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台湾政府怎么能、怎么敢在没有充分准备下,继续迎接第二班从武汉返台的撤侨飞机?

据悉,除了首批返台台商被安置在乌来、林口、台中等3处检疫所,面对后续第二批、第三批撤离民众,防疫单位已备好充足的隔离点、收容站。真正的问题在于,依照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规定,武汉台商确诊不予登机,有疑似症状者也需分流处理,避免交叉感染,但当天却有3人出现发烧症状后仍上了飞机,下机后1人检疫确诊,中方检疫过程漏洞百出。

1月30日,美国参议员汤姆•考顿(Tom Cotton)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是“切尔诺贝利”级的灾难。他说:“当你睡觉的时候,俄罗斯关闭了与中国之间2600英里的边界;以色利航空公司停止了与中国的航线;法国航空停止了与中国的往来,还有在这之前已经终止了和中国之间旅行的国家。这是我目前已经知道的,还有一些还不知道的。”

正如考顿所说,中共官方一直在试图掩盖真相。2019年12月1日,第一个感染病例就已出现,但中方一直到12月31日才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HO),当时中共官员正忙着粉饰太平,政府继续对国人宣导疫情可控、可防,错过防疫的黄金时间,病毒随着返乡潮的人流量传播至中国各省份,甚至飘洋过海危及其它各国。目前至少有62个国家对中国公民实施入境管制,包括关闭边境、停飞航班,越来越多地区选择“禁止过去14日踏足中国的非公民”入境,入境公民亦要接受隔离。

中共宣称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因当地人喝蝙蝠汤、吃蛇肉而引起。但越来越多的科研结果与调查证据“打脸”这项说法。根据《柳叶刀》(The Lancet)网站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在最初发现的41个病例中,有14例从来未去过海鲜市场;印度研究人员也在新型冠状病毒中发现4个插入基因与HIV病毒相似,怀疑中国疫情与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标本泄露有关。

所谓P4,是指“第四级生物安全研究水准”,也是最高级别防护的实验室,用来研究最危险的病原体,如伊波拉(Ebola)或现在正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则声称,新型冠状病毒与实验室没有关系。石正丽在SARS疫情爆发后,曾带队采集各类蝙蝠样品做检测,其研究成果发表于《自然》杂志。在这波“资讯”攻防战中,缺乏生化专业知识的读者们犹如陷入五里雾中。

但别忘了,此次疫情无论是“天灾”抑或“人祸”,都是因中共当局上下交相瞒,顾着“维稳”而酿成的罕见巨难。2月3日,中国股市开盘大跌,上证综合指数收盘比新年前下跌7.7%,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美元兑7元区间,创下2019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这场疫情不仅将影响中国,甚至还将对世界经济产生影响。中国的航空、旅游、零售等产业受疫情强烈冲击;澳门暂时关闭所有赌场、香港医护人员罢工,强烈要求对大陆全面封关,这波经济影响远超美中贸易战,而人员的伤亡,难以估算。◇

责任编辑:李欣#

【本文内容归大纪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评论
2020-02-06 1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