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弦:從《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說開去

人氣 556

【大紀元2020年03月25日訊】

(一)

前些天,一篇名為《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在大陸的朋友圈流傳開來,文章作者自稱是一位「高中生」,不斷引用「百度」、「家長」、「政治老師」說過的話,抨擊方方寫日記揭露武漢疫情慘痛現實的行為。

「母親告訴我,吃人飯,要說人話,端別人碗,要服人管。方方阿姨,您穿誰的衣,您端誰的碗?」

「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國家對我們說三道四也就罷了,因為他們獸性未改……人不能和獸計較。」

如此「老練」的論斷,偏頗的言辭,觸目驚心。網友們大都不相信這是一個高中生的說辭,紛紛明言「要懟誰應該指名道姓,堂堂正正,不要借孩子的口」。很快,《替芳芳阿姨給一位高中生回信》、《幾名高中生給另一位高中生的信》等網友們撰寫的「回信」誕生。

「通過以上分析可知,你沒有仔細閱讀《方方日記》就得出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無稽之談,又煞有介事的依次詰問、攻訐對方,譏諷那些比你高尚的多、也因此痛苦的更深的人們」——《幾名高中生給另一位高中生的信》

「我想,你一定是個好學生。為什麼呢?因為你的信裡總是說,我們的老師怎麼講,我們的政治老師怎麼講,我媽媽怎麼講,百度上面怎麼講……什麼都有標準答案,可惜,就是沒有看到你自己是怎麼想的。

……如果你認為西方國家是獸類的話,那我很擔心你學了英語,學了他們那麼多數理化知識,會變得人性泯滅、只剩下獸性。人和獸的區別是什麼?人有自己的靈魂,有自己的良心。」——《替方方阿姨給一位高中生的回信》

這位躲在「百度」、「家長」、「政治老師」的說辭背後畏畏縮縮的「高中生」,恐怕是試圖通過抨擊方方日記而擺脫罪責的別有用心者,最為失敗的 「洗地」之一。

(二)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場鬧劇並非一個新鮮的故事。

1978年,一篇人民日報刊出的名為「揭穿一個政治騙局 ——《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真相」的文章,震驚了大江南北。1973年12月《人民日報》轉載了《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來信以反「師道尊嚴」為主題,以「難道還要我們毛澤東時代的青少年再做舊教育制度『師道尊嚴』奴役下的奴隸嗎?」這樣一句上綱很高的話作結尾,並為配合文章編造了所謂的「日記摘抄」,在全國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這位「小學生」被捧為「革命小將」、「反潮流英雄」,成了「四人幫」政治迫害幹部、破壞學校秩序的契機。

五年後,文革平息,《人民日報》再度發文,稱「調查結果證明,所謂《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完全是適應『四人幫』篡黨奪權的反革命政治需要,蓄意編造出來的,是一個政治騙局……(查清來信真相)它再次說明欺騙是不能持久的,謊言是掩蓋不住的,一樁樁,一件件,到頭來都會水落石出。」

確實是水落石出了。直到一部分黨人被另一部分打倒,真相才作為政治鬥爭勝利的附屬品浮出水面。

這中間無數被冤枉,被迫害,被蒙蔽的人,像窗台上一層薄薄的灰,被大風輕而易舉的席捲而去。

他們也有一個名字叫人民。
(三)

疫情中的維穩工作,高效、嚴密的令人心驚。從頂層的新聞控制、輿論管理(參見《脫罪》一文)到文章控評乃至僱傭「小粉紅」散播下作的輿論,這個龐大社會的每張網絡、每個階層、每一類人,都被裹挾其中。

例如,那些在微博和聊天軟件中張牙舞爪的「國外實況新聞」背後,很可能並非一顆拳拳愛國心,而是一張荒誕的「母版」。

圖1:海外自媒體上搜索到大量雷同的謠言,是中共五毛統一行動,禍亂各國(推特截圖拼圖1)

圖2:海外自媒體上搜索到大量雷同的謠言,是中共五毛統一行動,禍亂各國(推特截圖拼圖2)

圖3:中共五毛、特務滲入各國內部造謠的母稿被曝光:統一口徑、只需填空。

上一次大規模的調用這些整齊劃一的維穩機器,還是在20年前。那時社交軟件尚未普及,於是廣播、電視、報紙甚至商場中的電視機樣品,一切人們可以接觸到的媒體都滾動起來,24小時循環播報天安門燃起的一把「偽火」,展開了對一群有信仰的善良人長達二十年的迫害,至今未止。「天安門自焚案」早已被證偽,層出不窮的詆毀法輪功的新聞也早已不攻自破,但迫害中逝去的無數無辜的生命,與無數被欺騙、蒙蔽、為虎作倀的普通人,再也無法挽回。

這精密的維穩機器,是中共豢養出的一條巨大的怪物,靠它濫殺,也靠它活命。

(四)

而我憐惜我的同胞。

許多老一輩的國人,由於年少時受到「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教育,又曾長期置身於「社會主義天堂,資本主義地獄」的大環境,心裡總有一道民族主義的傷口。時至今日,這傷口本應慢慢癒合,重新打量這個曾被歪曲、塗抹過的世界,但中共卻用各種精心炮製的資本主義國家新聞、下作的誣陷、無底線的甩鍋,不斷地引誘、放大他們的民族主義的情緒,這個罪行累累的政黨便悄無聲息的躲藏在「一致對外」的旗號之下苟延殘喘。

他們並不自私冷漠,只是誤讓真摯的愛國情,保護起一個滿身血污的誤國者。

還有被蔑稱為「五毛」、「小粉紅」的人們,也並非天生的惡者,卻在中共的利誘下,為眼前的利益出賣自己的良知與靈魂。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政黨,一個打著「一切為了人民」旗號的政黨,竟教唆他的人民犯罪,放在任何一個自由國家,都是聞所未聞的醜事。

這樣的事每天都在大陸上演。

(五)

中共的「維穩」正當性,本身就是一場騙局。

它立在檯面上基本邏輯是:人民需要穩定才能安居樂業,因此我維護穩定。

但它還有自己的潛台詞:一旦我的醜聞曝光,社會會動盪,而動盪的結果是我的倒台,所以我要維護穩定。

於是,從非典到汶川地震到新冠肺炎,它不斷地為了後者維持穩定,再打起前者的旗號為之正名。但事實卻是,它的維穩本身已經使人民難以安居樂業——儘管每一次都是少數人。他為「倖存的大多數」編織一出保護者的謊言,將少數人的枉死美化為正當的犧牲,然後趁此活命。

當少數人是旁人時,也許算是少數;但當少數人成了你我,那就是我們的全部。像網友在方方日記下的評論:「方老師,今天我不支持您,明天也許已沒有人為我們說話。」

也許還會有人說,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民情,不能簡單的評價中共的政策好壞、制度優劣。話雖如此,但不論是怎樣的制度,都不能壓倒活生生的生命。民主也好,專制也罷,無論東方西方,任何一個健康的執政者,都不能靠著一部分人被封口,一部分人被蒙蔽,一部分人被利誘,一部分人審時度勢,一部分人保持沉默而過活。

(六)

兩日後,方方阿姨給那位「高中生」寫了回信,名為《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孩子,你說你16歲。我16歲時,是1971年。那時候,如果有人跟我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浩劫」,我一定會豁出去跟他爭個頭破血流,而且他就是說三天三夜道理也說服不了我。因為我從11歲起,接受的就是「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教育,到我16歲時,這教育已經進行了五年。用三天三夜的道理來說服我,遠遠不夠。同理,我也不可能解答你的疑惑。我就是說三年,寫八本書,恐怕你也不會相信,因為你也有至少像我當年一樣的五年。

但是我要告訴你,孩子,你的疑惑遲早會得到解答。而那個答案,是你自己給自己的。十年,或是二十年後,有一天,你會想起來,哦,我那時好幼稚好下作呀。因為那時的你,可能已是一個全新的你。當然,如果你走的是一幫極左人士指引的路,你或許就永遠沒有答案,並且終身掙扎在人生的深淵。」

又是草長鶯飛的三月,時序一年一年的重複,像同樣的歷史一次一次地上演。

只是我們都不願再有新的冤情和死亡。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閒人維傑:今日之中國才真正進入紅衛兵時代
平源:中共在海外為「文革」招魂 結果注定失敗
許成鋼:文革——世界文明史獨特的政治現象
李文亮走了 武漢當局封口、封號、抓人
最熱視頻
【靖遠快評】中共病毒5特徵比西班牙流感更可怕
【珍言真語】何俊仁:中共禍害世界 人民要覺醒
【細語人生】誠念法輪大法好 躲過大劫
【十字路口】大外宣改歷史?12證據緊咬中共
【現場視頻】山東威海一倉庫集散點突發大火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蹤:白宮示警死亡超10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