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約華人染疫康復者:願捐血漿 助研究抗體

2020年4月8日,Mirimus實驗室的科學家們在紐約市布碌崙,準備檢測來自康復病人的COVID-19樣本。 (Misha Friedman/Getty Images )
人氣: 9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4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丹美國紐約報導)家住新澤西的華人何先生是一名擊劍愛好者,今年3月初在擊劍館訓練之後,他與一起訓練的同伴兩人雙雙發現感染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不過在住院4天半後,他就奇蹟康復並出院了,再檢測,結果為陰性。何先生認為,他能康復,自身免疫力很關鍵,也感到自己算幸運,並表示願意到醫院捐獻自己的血漿,供有關單位做COVID-19抗體方面的研究。

何先生慶幸自己劫後餘生的同時,指出COVID-19的傳染力超乎想像,而且病情惡化很快。

何先生是3月8日在曼哈頓下城翠貝卡的一家擊劍會館(Ken Zen Institute),與一名日本裔館長上完課後出現不適的,「我回家以後覺得很累,過了兩天之後開始頭疼,有時候咳嗽,再過兩天就開始發燒了。」

3月12日他去看家庭醫生,醫生說可能是流感,要求他肺部拍片並做流感檢測,在得知他的肺部X光片結果正常後,醫生建議他吃感冒藥就可以了。

不過一週後,何先生的情況急轉直下,「我拖了一週,我的症狀越來越差,咳嗽很嚴重,咳得睡覺都睡不了。」何先生通過蘋果手機的Facetime,視頻聯繫醫生,這時醫生建議他馬上去急診室。

他3月19日自己開車到家附近的新澤西哈肯薩克經絡健康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Raritan Bay Medical Center),「我這時高燒華氏102.8度(39.3℃),血氧濃度只有80,咳嗽很厲害,症狀完全符合感染病毒的症狀,醫院馬上安排我做COVID-19檢測,雖然(當時)還沒有結果,但是醫院判斷我十有八九是感染了,馬上安排我入院。」

「我又拍了一次片,這次發現我的肺部已經傷了,兩邊肺部有肺炎。」更可怕的是咳嗽和呼吸困難,何先生說,「感覺就像溺水一樣,整天浸在水裡,吸氣吸不了,很辛苦,很恐怖。」

他又描述染疫後的痛苦,「就像一部車,零件是好的,但是油缸裝不滿油。氧氣不足,講一個字就要吸一口氣,呼吸很急促、困難,因為要大口吸氣,所以背部的肌肉很酸軟。」「講一個字吸一口氣,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不能像現在這樣連貫講話。」

何先生在住院期間,服用羥氯喹寧(Hydroxychloroquine)和抗生素藥物,「第一天我還需要吸氧,但第二天我就不需要吸氧並退燒了,在所有感染的病人中,我恢復最快,我可以自然呼吸了,可以走來走去了,醫生見我變得生猛了,我住了四天半就叫我出院了。」

今年46歲的何先生從廣州來美國30年,去年在紐約經常參加聲援香港人反送中的活動,非常支持港人反抗共產黨暴政、捍衛自由的抗爭,並向紐約的反送中活動捐款2,000美元。他表示,自己原來身體很好,又經常參加體育運動,他恢復得快是與他原來體質好,免疫力好,沒有其它基礎疾病有關,「我覺得自己康復得快,這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免疫力。有的人免疫力不好,可能就撐不過去。」

康復後的何先生,在8日接受採訪時,講話中氣很足,聲音洪亮,講話連貫,呼吸暢順,只是還有一點點咳嗽。

他慶幸自己度過一劫,對於現在政府正召集那些康復了的人,動員他們捐出血漿做研究,他表示,自己願意到醫院捐血,以幫助早日找出對抗病毒的抗體

何先生前幾天主動到西奈山醫院要求驗血,介紹自己可能有抗體,還差點被人當成了有心理問題,在西奈山他又被安排做了一次檢測,結果是陰性。他離開醫院時,主動填寫表格,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目前他正等候醫院通知他去抽血,希望幫助早日找出抗體,幫助更多人康復。◇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