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华人染疫康复者:愿捐血浆 助研究抗体

2020年4月8日,Mirimus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在纽约市布碌崙,准备检测来自康复病人的COVID-19样本。 (Misha Friedman/Getty Images )
人气: 9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美国纽约报导)家住新泽西的华人何先生是一名击剑爱好者,今年3月初在击剑馆训练之后,他与一起训练的同伴两人双双发现感染了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不过在住院4天半后,他就奇迹康复并出院了,再检测,结果为阴性。何先生认为,他能康复,自身免疫力很关键,也感到自己算幸运,并表示愿意到医院捐献自己的血浆,供有关单位做COVID-19抗体方面的研究。

何先生庆幸自己劫后余生的同时,指出COVID-19的传染力超乎想像,而且病情恶化很快。

何先生是3月8日在曼哈顿下城翠贝卡的一家击剑会馆(Ken Zen Institute),与一名日本裔馆长上完课后出现不适的,“我回家以后觉得很累,过了两天之后开始头疼,有时候咳嗽,再过两天就开始发烧了。”

3月12日他去看家庭医生,医生说可能是流感,要求他肺部拍片并做流感检测,在得知他的肺部X光片结果正常后,医生建议他吃感冒药就可以了。

不过一周后,何先生的情况急转直下,“我拖了一周,我的症状越来越差,咳嗽很严重,咳得睡觉都睡不了。”何先生通过苹果手机的Facetime,视频联系医生,这时医生建议他马上去急诊室。

他3月19日自己开车到家附近的新泽西哈肯萨克经络健康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Raritan Bay Medical Center),“我这时高烧华氏102.8度(39.3℃),血氧浓度只有80,咳嗽很厉害,症状完全符合感染病毒的症状,医院马上安排我做COVID-19检测,虽然(当时)还没有结果,但是医院判断我十有八九是感染了,马上安排我入院。”

“我又拍了一次片,这次发现我的肺部已经伤了,两边肺部有肺炎。”更可怕的是咳嗽和呼吸困难,何先生说,“感觉就像溺水一样,整天浸在水里,吸气吸不了,很辛苦,很恐怖。”

他又描述染疫后的痛苦,“就像一部车,零件是好的,但是油缸装不满油。氧气不足,讲一个字就要吸一口气,呼吸很急促、困难,因为要大口吸气,所以背部的肌肉很酸软。”“讲一个字吸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不能像现在这样连贯讲话。”

何先生在住院期间,服用羟氯喹宁(Hydroxychloroquine)和抗生素药物,“第一天我还需要吸氧,但第二天我就不需要吸氧并退烧了,在所有感染的病人中,我恢复最快,我可以自然呼吸了,可以走来走去了,医生见我变得生猛了,我住了四天半就叫我出院了。”

今年46岁的何先生从广州来美国30年,去年在纽约经常参加声援香港人反送中的活动,非常支持港人反抗共产党暴政、捍卫自由的抗争,并向纽约的反送中活动捐款2,000美元。他表示,自己原来身体很好,又经常参加体育运动,他恢复得快是与他原来体质好,免疫力好,没有其它基础疾病有关,“我觉得自己康复得快,这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免疫力。有的人免疫力不好,可能就撑不过去。”

康复后的何先生,在8日接受采访时,讲话中气很足,声音洪亮,讲话连贯,呼吸畅顺,只是还有一点点咳嗽。

他庆幸自己度过一劫,对于现在政府正召集那些康复了的人,动员他们捐出血浆做研究,他表示,自己愿意到医院捐血,以帮助早日找出对抗病毒的抗体

何先生前几天主动到西奈山医院要求验血,介绍自己可能有抗体,还差点被人当成了有心理问题,在西奈山他又被安排做了一次检测,结果是阴性。他离开医院时,主动填写表格,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目前他正等候医院通知他去抽血,希望帮助早日找出抗体,帮助更多人康复。◇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