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住正在墜落的人——師與生

作者:張曼娟
漫漫人生,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希望墜落時,能有人在下面接住。然而,開始學習去接住他人,才是成為一個大人的必經歷程。(shutterstock)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一次演講中,我邀請在場聽眾,對生命中最值得感謝的人表達謝意。有個年輕女孩站起來,她說:

「我最想感謝的是我的老師。」

她的年紀看起來也就是高中剛升上大學的樣子,我問她想要感謝的是什麼時候的老師?她說,從小到大,很多老師都值得感謝。

「有好幾次,當我感覺自己正在墜落,都是我的老師接住了我。」

那一刻,包括我在內,許多老師應該都感受到內心的震動吧!一個好老師,確實就是準備要接住正在墜落的學生的人。

然而,有許多人生命的困擾,正在於找不到人願意接住自己……

我聽過心理師許皓宜分享一則真實案例,國外有位精神科醫師,定期為一個自殺未遂的女病患看診,有一天,女病患告訴醫師,她將從醫院頂樓跳下來,請醫師務必接住她。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病患已經在頂樓作勢將一躍而下,醫師也只好來到地面,硬著頭皮,紮好馬步,準備接住。可是,等了許久,都沒有動靜,而後,女病患來到醫師面前,對他說:

「謝謝醫師,你剛剛已經接住我了。」

女病患等待那個願意接住她的人,不知道等了多久,終於確定知道有人會接住自己,也就不必墜落了。她的貴重價值已經被肯定。

若干年前,我在大學教書常常兼任導師,每個學期都會有一次和導生喝下午茶,或是請他們吃午餐,在吃吃喝喝、談談笑笑的時候,我也會和每個大孩子聊聊天。對於大學生活的感受、選修哪些課程、未來人生規劃……這都不是我的話題。

我的話題常常是:「從外地來臺北生活,會不會覺得孤單?」、「有沒有談戀愛?對感情生活滿意嗎?」

或者更切入核心地問:「生長在單親家庭,最辛苦的是什麼?」

那些大孩子常常顯出詫異的樣子:「老師,你這樣會不會太直接了啦?」

而後,他們多半會認真回答問題,講出心裡的感受。甚至與我相約研究室,聊一些「找不到人說」的心事。

有個班級畢業前,幾個常來聊天的學生敲開我的研究室,送來寫得滿滿的大卡片。他們共同的感謝是,我在乎的並不是他們的學習成績,而是他們過得好不好。

「不管成績好不好,我知道老師看我的眼光都是一樣的。」

正因為如此,他們知道自己不管成功或失敗,都無損於自我的價值。這或許也是大學四年,我帶給他們最重要的一課。

——摘編自《以我之名》(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學校可以是孩子生命中另一個保護性的影響。三個關鍵因素是:
  • 埃迪斯科文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新研究發現,學生真正想要的師生關係是有結構、有紀律且互相關心的。這與通常認為的一些高中生只想掩蓋不良行為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 這是孩子們小學生涯的最後一個運動會,為了奪得競賽冠軍,全班可說是卯足了全勁。然而......
  • 輸了比賽的孩子,像是失了魂似的,而我不斷苦思鼓勵他們的方法,但是,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 離開教室來到荒野的戶外做一天一夜的露營活動對很多學生來說是讓人畏懼的事情。但是根據澳洲首都領地教育和學習部董事會成員Sue Norton的意見稱,露營活動爲學生和教師增加互動、增進師生關係提供了極好的機會。
  • 對教師因個別人行為而懲罰全班的做法,一個英國小女孩沒有「照單全收」,她給出了既真誠又爆笑的反饋,在網上瘋傳。
  • 美國加州一位負責維護校園安全的高中校警,在執勤時隨性唱了一首歌,當時的畫面被在場老師錄下並上傳到臉書,感動的歌聲贏得了大批師生和家長的掌聲,也讓「愛心校警」的名聲傳開來。
  • 肯亞(又譯肯尼亞)一名教師每個月捐出80%的薪水,用以幫助貧窮的學生。他以這項貢獻榮獲今年的全球教師獎(Global Teacher Prize),將可獲得100萬美元的獎金。
  • 看到孩子的成長,我看到了生命影響生命的軌跡。我明白,教育不是抽象的名詞,她是美麗的動詞,在生命與生命的短暫交會中,因彼此真誠相待而綻放光芒,而看似緣分結束的那一刻,這道光,將引領他們開啟生命另一段的旅程。
  • 朋友最近約我到大賣場挑選背包,我起先以為是他自己想使用的,後來,他才跟我說是要買給學生的。因為當老師的他跟學生約定,只要他考到全班前幾名,就要買給他當禮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