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一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打馬少年 入畫江山   

作者:宋闈闈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1732年2月22日,喬治·華盛頓出生於弗吉尼亞州一戶富裕的種植園主家裡。這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也是日後的美國總統日。每到這一天,傳統的人們依然會祝賀,以此寄託對這位美國開國之父的追思寄遠之心意。

喬治是他父親的第二次婚姻裡的頭生子,在這次婚姻之前,喬治的父親有過一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早逝後留下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喬治的母親小時候是個孤女,失去了父母雙親後被人收養。成人後,嫁給年長十多歲,鰥夫再婚的老華盛頓,華盛頓的父親和母親一起生了七八個孩子,喬治·華盛頓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而在喬治很小的時候,同父異母的姐姐就夭折了,而兩個年長的兄長之中,小喬治和大他14歲的勞倫斯·華盛頓,關係最為親厚。彼時殖民地的殷實之家,都會把子弟送回宗主國留學,勞倫斯也不例外,少年時去英國求學,學成歸來在殖民地軍隊裡服役,成為州議會的議員,身任州民兵首領的職位,年輕有為的勞倫斯·華盛頓是弗吉尼亞州殖民地的精英人物。

小喬治剛剛11歲,父親便過世了,年僅不到五十。關於父親和小喬治的相處,流傳於世的就是櫻桃樹的故事了。喬治六歲生日時,得到父親送給他的一把斧頭,於是院子裡的櫻桃樹就遭殃了。當父親為此生氣時,小喬治雖然很害怕懲罰,依然承認了是自己犯下的。因為,不能去說謊。這一則父子在櫻桃樹前的溫馨畫面,在弗農山莊的彩色玻璃花窗上,依然栩栩如生地留存。成為華盛頓一生故事的開篇,是他作為一個聖人典範,留給世人的第一個禮物。多少代的孩子們從櫻桃樹的故事裡學到,不要撒謊,要講真話,即使害怕被懲罰,也要克服恐懼,忠於內心做一個誠實的孩子。

長兄如父,哥哥勞倫斯取代了父親的缺席。對於一個正在長成的小男孩來說,生活裡有這麽一位英勇睿智,又親密無間的兄長,實在是幸運。這位導師的作用簡直是全知全能的。在見多識廣的哥哥眼裡,幼年的小喬治是個純萌純萌的小傢伙,忠實地跟在他身後,針對所見所聞時常發問「為什麼」。而哥哥曾經戲謔總結說,自己是小喬治的忠實玩伴、同桌同學和如影隨形的隨從。

喬治的母親在丈夫早逝後,需要獨立支撐種植園,撫養一群年幼的子女。她的人生一路艱辛,負荷甚重,這位剛強勤勞的母親的性情極為嚴肅。她本是一位虔誠的教徒,閒暇的時候,就會帶著孩子們一起讀聖經和一些文學書籍,這些書,也是幼年小喬治的基礎教育,其中有一本《沉思,道德與神明》,被日後的各路傳記所提及。母親自尊莊嚴,對待子女和繼子盡職盡責,同樣,小喬治的仁厚和善良天性猶如壁爐裡的溫暖爐火,成為氛圍,是最好的紐帶,維護著這關係複雜的一家子,年長的同父異母的兄弟,年輕的母親以及幼弱的弟弟妹妹們,家庭成員彼此之間的關係,使得這一家人始終保持著溫情和融洽。

母親的性情獨立,不肯依附任何子女,即使是晚年,也一直保持著獨居的生活。日後的華盛頓總統曾經這樣說,我所有的品格都來自於母親的教養,她是我生命裡最美麗的女人。

大約在喬治14歲這個年紀左右,他得到了一匹小馬和一個跟班小黑奴,對於一個男孩來說,擁有一匹馬,是一種隆重的儀式,可謂成人禮。他騎著這匹小馬,上山下河,四處周遊。自此而始,終其一生,喬治·華盛頓都是一個騎士,一個馬背上的人,他在馬背上渡過了他一生的歲月,他騎馬征戰,跋山涉水,領導大陸軍渡過最艱難的獨立戰爭的崢嶸歲月;走馬上任成為全票當選的美國第一任總統;而退休後回到弗農山莊後,他依然保持著一個騎行者的生活習性,策馬在山水間遊走,直到生命的最後,他每天都會慣例地騎馬巡視他的農場產業。可以說,喬治華盛頓在馬背上渡過了他的一生。如托瑪斯·傑弗遜在回憶喬治華盛頓的文章裡說過的,喬治華盛頓是那個時代裡最優秀的騎手,馬背上最優美矯健的身影。

也是在14歲左右,小喬治從一本盛行於16世紀法國教堂教義裡的行為守則裡,自己編輯整理,重新撰寫了一百一十條禮儀要求,並書寫成冊,為自己指定了成為一個紳士所要具備的行為規則。譬如對人尊敬,專注傾聽,別人說話時不要插話,不要隨意走開,不要打瞌睡;旁邊有人在站立時,自己不要兀自坐下;譬如坐姿端莊,不要翹腿,不要雙腳交叉;不要在餐桌邊發怒;不要在嘴裡含著食物時對人說話;不要對著人打噴嚏,也不要張著嘴巴走路;和人談話時,保持讓對方感覺舒適的距離等等。這些教養規則,體現了小華盛頓對自己的自律,對人與人的交往所存有的尊重和儀態,同時,他一生都完整地實踐著所有的規則。華盛頓是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髮型和儀容修整,衣著永遠筆挺,在獨立戰爭之前,他一直都是從倫敦的老牌服裝店裡,訂購自己的服裝。後世也是從他留下的身量尺碼中,得知他具體身高,竟然將近一米九。喬治喜好音樂和舞蹈,管弦聲樂之中,那個筆挺健美,翩翩起舞的身影,令人們看到了這位寡言少語的巨人身上的感性和柔情繾綣,是只有在舞會上才有緣目睹的動人風華。喬治·華盛頓待人處事永遠彬彬有禮,即使在戰場上,他也依然會寬待敵方的婦孺。他留給後世的口碑,首當其衝的便是他的仁慈心腸和高貴的形容舉止。後世的史學家公論說,喬治·華盛頓塑造了美國精神。當然,也包括這一份對個人教養的注重,對儀容行止,言行儀態的修飾和彬彬有禮,也是他留給後世的精神財富之一。

哥哥勞倫斯娶妻結婚後,住進了他從父親那裡繼承下來的弗農山莊。小喬治作為忠實的小尾巴,依然在哥哥家進進出出。勞倫斯和妻子曾一連失去過四個孩子,這樣的痛苦中,夫妻倆懷有的父愛母愛,都傾注給了這個小少年。勞倫斯的岳丈家擁有宗主國貴族的姓氏,是當時弗吉尼亞州的名流,和勞倫斯對這個弟弟的親厚一樣,他的岳丈家對這個沈靜,寡言少語又忠厚的小少年也青睞有加,勞倫斯的岳丈曾經給華盛頓的母親寫信,讚美她的孩子的天資出眾,小小年紀就擁有管束自我,制約脾氣的能力。

而父親的過世,使得小喬治不能像哥哥們那樣,到年紀了就去英國留學讀書,而是要過早地負擔起賺錢養家的責任。

16歲的華盛頓成為了州裡的一名土地測量員,加入了探險測量的隊伍,深入湍急河谷與深山老林之中,勘測記錄群山、河流、瀑布、物產豐富的原野與植被,測量需要精準的數字,據說他使用的自創的測繪方法,合併了兩個原本並不兼容的系統,一個是基於數字4的傳統英國土地測量系統,另一個是基於數字10:10的法國十進制系統。而華盛頓親手測繪的地圖,至今還留存於世。

16歲的華盛頓成為一名土地測量員,深入湍急河谷與深山老林之中,勘測記錄群山、河流、瀑布、物產豐富的原野與植被。圖為青年時代的華盛頓。(公有領域)

18世紀的弗吉尼亞州,大河與密林多是原始地。華盛頓在他的日記裡,記錄了他乘坐獨木舟在從天而降的豪雨中行進,順流而下。探險隊也常常涉獵,開槍獵中野生的火雞和其它獵物。值得一提的是,華盛頓是一位高明的獵人,久負盛名的獵狐高手,對於迅即敏捷的狐狸,他的獵槍子彈素來比狐狸還快,彈無虛發,百發百中。他的獵狐獵人的名聲,還遠播到敵軍陣營,獨立戰爭初期,沒有章法,也沒有受過軍事訓練的大陸軍們和英國皇家軍隊正面交鋒時,每每兵敗潰敗時,英軍在乘勝追擊的途中,常常會化身為獵狐獵人,對前方潰敗的大陸軍發出驅狐的噓聲,刺激得奔潰逃命的美國人受辱不過,又掉轉槍頭接著打。

在勘探隊的野外生活裡,常常需要宿營在外。天作幕,地作氊。曾經,夜裡突然颳起的大風,直接捲走了勘測隊的帳篷,將小喬治從香甜的酣睡裡驚醒;還曾經有過幾次,跋涉一天的人們睡熟了,無人照管火堆,因為取暖用的篝火堆燒得太旺,半夜裡,火直接點燃了他們身下墊著的稻草,所幸有人及時醒來撲滅了火。這樣驚魂的經歷也是野外生活的一部分。而相對比煙燻火燎的帳篷,路途中借宿的農家的稻草堆,小喬治還是寧願睡在露天裡,一個個宿營的夜晚,小喬治睡在篝火旁,身上蓋著保暖的熊皮毯,仰面望著深遠蒼穹,繁星點點的星空,舒張開在馬背上顛沛了一天的身體。想像那樣的情境吧,16歲的少年華盛頓躺在山巔上,仰面星空,看皓月皎潔星雲流轉,聽風吹過,萬木搖響,一個人與天地山川相對,與宇宙對話,其情其景,帶給少年的心靈何種深遠影響。

而不幸的事情還在生活中繼續發生,繼父親之後,哥哥勞倫斯又不幸染上肺結核,華盛頓曾經陪伴哥哥去氣候更加暖和的西弗吉尼亞州的溫泉旅館療養。這期間,華盛頓一度染上了當時的不治之症——天花,卻得以痊癒,只是鼻子上留下了斑點。而哥哥勞倫斯卻未能躲過死神,步入了父親英年早逝的後塵。父兄的英年早逝,給華盛頓留下了深度的悲戚暗影,他自己在四十多歲的時候,給忘年之交的拉法葉特小侯爵寫信時,時常流露出自己命不久矣的憂患,悲戚地說自己家族的基因,華盛頓家族的男性成員的壽命都不長壽,自己大概也是活不長的——當然事實並非如此。

勞倫斯生前將小喬治列為了自己的遺產繼承人,身後事和家人都託付給了弟弟來照管,財產和弗農山莊都留給了他。同時,喬治繼承了勞倫斯在維及利亞州民兵首長的職位,而後,又和哥哥一樣,進入宗主國在殖民地的軍隊服役,成為一名少校。

小喬治與同父異母哥哥的這份親緣,以及躋身於探險勘查隊伍中的經歷,使得他身歷了男性的世界,男性的勇敢,頑強,剛猛;男性的忠義,仁厚,對責任的擔當,對承諾的忠實⋯⋯「brotherhood」兄弟之義,可謂是喬治·華盛頓一生的感情基石。終其一生,他都極為重視兄弟之義,他珍視著也實踐著男人之間的忠和義,信和守,一諾千金的交付和承擔。 解釋起來,也就如同中國傳統文化裡,桃園三結義那般,男子之間的忠誠和信守,一諾千金,生死相許。在他成為大陸軍統帥的時候,在一封書信中,他曾經這樣期許,希望在這隻軍隊裡,彼此之間,能有為了對方而交付生命的兄弟之義。

Our first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Father of our Country, shaper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ruly a wise man, believed that religion, morality, and brotherhood were the essential pillars of society, and he said you couldn’t have morality without the basis of religion.

1982,里根總統在一個大學的演講中,如此綜述華盛頓對信仰、道德和兄弟之義的看重——「我們的第一任總統,我們的國父,憲法的締造者,至尊至慧的聖者,他終其一生信奉信仰、道德和兄弟之義是社會之基石,他曾經說過,你不可能沒有基本的精神信仰卻擁有道德。」◇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相關新聞
美國建國的搖籃地——詹姆士鎮與約克鎮
遊人青睞華盛頓故居緬懷首屆總統
美國建國史話 (14):勝利和獨立
建國史話 (56) :傑克遜總統與其副總統的分歧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傳山東殯儀支援河南 變種病毒虐南京
【十字路口】美副卿訪華 王毅劃3紅線自曝危機?
【時事縱橫】鄭州祭頭七驚當局 美中打響金融戰
【秦鵬直播】鮮花堆滿地鐵口 鄭州人掀翻遮羞牆
【首播】專訪程曉農:中共如何盜竊美國技術
【財商天下】一份紅頭文件 教育股遭遇滅頂之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