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北京癌症患者 因疫情政策而被耽誤治療

人氣 117

【大紀元2020年05月12日訊】一位來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稱,自己的父親在北京患癌,因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誤治療,最後匆匆去世。

2020年1月19日,我父親因為記憶力嚴重衰退去北京天壇醫院就診,經核磁共振成像(MRI)檢查,醫生初步診斷為多發性顱內淋巴瘤。當時北京天壇醫院的專家給出建議是每日輸液激素和消水腫的藥物進行維持,盡快住院進行活檢手術,才能確診開始治療。

但不到一週,醫生開的輸液療程還未完成,醫院急診部突然通知不要再來了,「上邊」的新要求,新冠疫情期間不允許接收病人輸液了。

第二天,僅僅一天沒有輸液的我父親,就出現了反應遲鈍、嗜睡的症狀,第一時間帶他去醫院,剛進入急診大樓,就在大廳裡噴射狀嘔吐。

但是無論怎麼請求醫生,都以「沒有辦法」、「我們也做不了主」為由拒絕為我父親做任何治療。只是私下悄悄告訴我們說,我父親病情發展太快不容樂觀,千萬不能就這麼回家,讓我們想辦法馬上找一家醫院住進去,每天輸液的同時再去找有能力做活檢的醫院趕緊確診開始治療。

在親戚朋友的共同努力下,我們終於在當天找到一家二級醫院,醫生向我們再三強調他們醫院能力有限,治不了我父親的病,只管每日輸液,一旦有任何危險概不負責。我們也只好感謝又感謝,只求能保證我父親每天可以輸液,期盼病情能慢些發展。

父親入院後,我們帶著他的MRI結果,托了很多人,輾轉了很多家醫院,終於拿到了神經外科1月30日的住院許可。然而,隨著北京新冠疫情政策越來越嚴格,我們的入院時間一拖再拖,最終在2月3日,才正式住進醫院。

本以為住院後,一切檢查就可以順利安排,沒想到又是「上邊」的要求,整個都醫院不允許做手術!又是漫長的等待,因為疫情的原因,醫院每日只允許一名家屬,在下午4點-6點間進入住院樓探望病人,多一分鍾都會被保安粗暴的轟走。彼時,我父親的狀態越來越差,因為其中一個腫瘤長在額葉上,短期記憶力幾乎完全喪失,性情也有很大變化,每天只能在醫院乾等著,沒有治療也不能做檢查,連家人都很難見到,這樣的日子讓我父親幾近崩潰,而我們在醫院外也心如刀絞。

十天後,終於等到了可以做活檢手術的消息。因為是全麻手術要求兩名家屬到場,我和母親到了醫院卻被告知,疫情原因只能一名家屬進入醫院大樓,另一人也不可以離開必須在室外等待。冬天的北京天寒地凍,我吹著北風在零下幾度的醫院門口幾個小時,總算等來了手術成功的通知。

一位來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稱,自己的父親在北京患癌,因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誤治療,最後匆匆去世。圖為其父親的入院的記錄。(讀者提供)

一位來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稱,自己的父親在北京患癌,因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誤治療,最後匆匆去世。圖為其父親的入院的記錄。(讀者提供)

一週後,活檢結果出來了,證實了醫院當初的猜測,確實是原發性顱內淋巴瘤,主治大夫告訴我們因為淋巴瘤手術的意義不大,卻對放療和化療極為敏感效果很好,顱內的位置也不易複發,綜合我父親的病情給出了化療的治療方案。

本以為終於可以步入正軌開始有效的治療,在馬上準備轉到血液科的時候卻是晴天霹靂:疫情期間政策,不允許醫院收治癌症化療患者!!任由我們聲淚俱下的哀求,醫生也只能無奈的表示這個是「上頭」的指示,院方沒有能力違抗,對我父親的事情表示遺憾。而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留我父親在醫院,每日輸液,等待政策改變的那一天。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甚至親眼目睹了一位連夜從內蒙送過來的急性腦出血患者,也因為「一刀切」的政策而被拒之門外,得不到任何治療,只有一句「怎麼來的怎麼送回去吧!」

我父親的病情愈發嚴重,因為另一個腫瘤長在腦幹上,他的左腿開始失去控製,無法自主行走,然而此時醫院突然通知封閉,連每天僅有的兩個小時探視時間也中斷了。記得我最後一次看望他時,他握著我的手久久不肯放開,就那麼靜靜地看著我,直到探視時間快結束,他突然緊緊握了我手一下,又很快鬆開,仿佛下了什麼決心一般說:「你趕緊走吧,你注意身體別太累,好好照顧我的兩個大外孫!」

這之後我和父親每日只能靠視頻通話聯係,但他的狀態非常不好,時常困倦,每當看到我的兩個兒子時才打起精神試圖像往常一般逗一逗他們,但又很快萎靡總是匆匆掛斷。

我們想辦法托關係找別家醫院做化療,院方也答應我們以公對公的方式聯係北京幾家腫瘤醫院看能否轉院。但得到的都同樣的答案:政策不允許。

就在我們在努力、等待、碰壁中無限循環時,我父親的病情急轉直下,他已經開始時常犯糊塗,連最基本的手機操作都無法完成,我們連每天和他視頻見面都成了難事。此時又傳來噩耗,醫院竟然要我父親出院?!因為「上頭」又有新政策,要求醫院清空住院病區,要把危重的腦瘤病人都轟回家!!

全家陷入絕望,我們只得一邊請求醫院給我們寬限幾天,一邊想盡一切辦法尋找可以收治的醫院。然而,我試過在網上發帖求助,從未有回應,得到的卻是一直被刪帖;打過市長熱線,一直無人接聽;我們也試圖聯係過本地的街道,被告知我們沒辦法,還威脅我們如果在這個時候「添亂」上訪,就要我們好看!屋漏邊鋒連夜雨,我們再次接到醫院的電話,我父親因為大劑量的輸液激素治療,已經產生嚴重的胃出血副作用,必須馬上停藥。這意味著,我父親連最基本的維持治療都沒有了。

就在停藥的第二天清晨,我父親的病情迅速惡化,失去自主呼吸,陷入昏迷,緊急轉入ICU。經過一系列檢查,醫生告知我們因為病情耽誤太久得不到治療,腫瘤變得太大,哪怕現在有醫院可以化療,我父親的身體也已經無法承受!長

在腦幹上的腫瘤使我父親陷入昏迷,再也無法醒來,只能靠呼吸機維持最基本的生命體征,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再一次的,因為疫情政策原因,我們依舊不被允許去看他一眼,哪怕他就快要離開了………

記得在他還清醒的時候,我和他視頻叮囑他要聽醫生話,好好休息,他說:「放心吧小雨,我肯定很快就能出院,到時候還得給我大外孫買手機呢!」那是他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兒子再也等不到那個承諾的手機了,半個月後後,我父親搶救無效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時常在想,如果沒有新冠肺炎時期的一刀切政策,我父親能在確診後馬上化療,那他是不是現在已經出院在家休養,享受天倫之樂。那麼空曠的醫院,那麼多閑置的病床,那麼充足的醫護,為什麼就不能為我父親治療一下?!

無數家媒體每天報導新冠病人確診數、治愈數、死亡數,而像我父親這樣因為疫情期間殘酷無情的政策而被迫犧牲的危重病人到底有多少,永遠不會有人費心統計,成千上萬甚至十幾萬的人,連成為一個冰冷的數字的機會都沒有。但他們不是數字,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是無數心碎的家庭,是我兒子再怎麼呼喚也喚不回的姥爺。

我試圖為我父親發聲,為數以萬計像我父親一樣的人發聲,但是我在中國社交媒體發的帖子都被迅速刪除,我的帳號也被封禁。那個世界,只允許歌功頌德,哪怕腳下是森森白骨,也要掩起土來,高唱讚歌。

在最艱難的時刻,我和丈夫帶著兩個幼小的孩子來到美國。誠然,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當我們都準備好和病魔戰鬥的時候,卻被國家政策繳了械,被迫投降。這種憋屈的絕望,我不希望我和我的家人再一次經歷。我從未想過有一天,在這片生養我祖祖輩輩的土地上,竟然有如此病態的悲劇發生,生生剝奪了我父親求生的權利。

我希望可以有自由選擇信仰的權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信奉基督教,不用擔心教會被查抄;我希望可以為自己生命的抗爭,當我生病的時候,可以有選擇治療的權利。我只希望可以自由地發聲,當我在闡述事實的時候,不用擔心被「請喝茶」,不用面對一行行的「因違反政策原因,該帖已被刪除」。

雖千萬人,吾往矣。

責任編輯:王曦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湖北封城 女癌童無醫院做化療
網友講述母亲患癌得不到救治去世 字字泣血
武漢婦人心臟病發作需急診 醫院拒收
屢被醫院拒收 武漢肝炎男從輕症被拖到命危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新聞看點】G7空前抗共內幕 神祕文件助攻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