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美國疫情為何嚴重?

人氣 15169

【大紀元2020年06月14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13日星期六。

今天的話題比較多,所以時間會長一些,但是好希望您能夠看完。我們的第一個板塊安排的是「病毒有眼睛」,然後是幾個重要的事,也有網友的爆料和一位在澳洲生活了十幾年的朋友寫來的一封信。

下面就進入今天的第一板塊,病毒有眼睛:美國疫情為什麼這麼嚴重?

截止到今天早上6點,全美國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冠狀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的總人數是211萬6922人,死亡11萬6825人,死亡率是5.52%。

其實長期關注新聞看點的朋友知道,我們推出這個板塊,首先就是說的美國,但是有很多朋友沒看過。我記得有幾位網友就這麼問過:你說親共疫情重,難道美國也親共嗎?

如果看美國現任政府,總統川普和他的內閣成員都很反共,鷹派占了絕大多數,所以難怪這些朋友有此疑問。但問題是,川普之前的幾屆美國政府,他們的親共政策,或者說綏靖政策、懷柔政策,對中共的經濟輸血,的確養肥了中共。如今的美國人民所遭受的瘟疫折磨,其實是往屆美國政府的遺害。因為現在是到了天滅中共的時候了,新帳舊帳要一起算了。

我們重點來說說,美國是怎麼一步步把中共養肥的。

美中關係破冰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但是仍然受到美國的軍事支持,而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共政府則長期與美國處於對立隔絕狀態。

1960年,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開始著手調整對亞洲的政策。出於對抗蘇聯的需要,他希望發展與中國的關係制衡蘇聯。

1971年7月,時任國安事務助理的亨利·基辛格密訪中國。3天的北京之行,基辛格向中共承諾,美國將逐步減少駐台灣的軍事力量,將在聯合國支持恢復中國的席位,保證通過談判解決越南戰爭。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訪問中國,他自稱訪華將「改變世界」。但實際,這次破冰之旅卻給日後的美國埋下了噩夢的種子。

最惠國待遇,中共榨取世界營養的通道

1979年,美中正式建交,並不斷改善關係。7月7日,時任總統卡特與北京簽署第一份美中貿易關係協定,答應給中共貿易最惠國待遇。

什麼是貿易最惠國待遇呢?簡單說就是彼此不是締約國的夥伴關係,但是給中共特別優惠關稅條件,徵收較低的稅率。

在最惠國待遇生效的1980年,卡特還利用美國在世界銀行的地位,幫助中共恢復了世界銀行成員國地位,為中共吸取世界營養打通了一條管道。

1981年,中共從世界銀行得到了第一筆貸款。從此以後,世界銀行每一年都會向中共提供貸款,一直到現在。

1986年,在美日等國努力下,中共又加入了亞洲開發銀行,又讓中共多了一條榨取世界養分的管道。從那時開始到現在,亞洲開發銀行已向中國提供了400億美元的貸款。

中共89大屠殺,美國綏靖政策

1989年,中共對廣大學生和北京市民大開殺戒,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大屠殺。這件事是中共邪惡本質的一次大暴露。

1990年,美國一些國會議員提出議案,鑑於中共製造的人權慘案,要求取消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或者是增設一些附加條件。時任美國總統的老布什承受了全球要求制裁中共的壓力,暫停了美中軍事交流與軍售。

不過事情並不像人們看到的這麼簡單,老布什總統圖書館的解密文件顯示,六四事件後,老布什在半年之內,曾兩度派出特使前往北京,並且兩次向鄧小平致函,強調美國願意和中共「攜手共渡難關」。

時任國安顧問史考克羅(Brent Scowcroft)表示,美國國會想對中共實施更嚴厲的制裁,但是「總統反對這一行動」。

文件中顯示,老布什在給鄧小平的信中表示,他充分了解,中方如何看待「干涉內政」的標準,但他請鄧小平先不要將建議視作干涉。如果中共認為與西方世界的經濟交流是好的,那麼他願意繼續承擔來自美國國會的壓力,不會立刻切斷與中國的經貿互動。

法廣在報導中表示,「六四」後老布什政府多次為中共開後門,包括7月份批准特別豁免令,允許波音公司出售四架商用噴射機給中國,以及10月份放鬆軍事制裁,允許中方官員回美,繼續提升中方戰鬥機的「和平珍珠」計劃等等。有了美國的實質幫助,中共政府在谷底得到了翻身。

1993年,上台不久的克林頓宣布,中國必須滿足一些關鍵人權條件,才可以獲得最惠國待遇的延續。但是遭到了美國工商界的反對,壓力之下,克林頓的主張變成了一句無法落實的口號。

1994年5月26日,克林頓將最惠國待遇和人權問題徹底摘鉤,宣布延長1994年至1995年度的對華最惠國待遇。

幫助中共加入世貿組織

1999年4月,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訪問美國。經過與克林頓的協商,雙方發表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問題的聯合聲明。

當年11月,美中雙方在北京簽署了中國入世(貿)的雙邊協定。這個協定,把中國入世(貿)道路上的最大障礙掃除了。

2000年10月,克林頓簽署了對華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就是說,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美國不再每年審議中方的貿易做法,而與中國建立永久的正常貿易關係。

2001年12月11日,在美國的關鍵支持下,中共終於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隨後,時任總統小布什簽署命令,正式宣布與中國的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從2002年1月1日開始生效。

1972年美中關係剛剛恢復的時候,雙邊貿易額只有1288萬美元。但是2018年美國官方統計,雙方的貿易總額已經高達6600億美元左右。

但是美中貿易嚴重失衡,就僅僅是2018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貨物總額是1201億美元。但是中國向美國出口的貨物總額卻高達5396億美元。

在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國的GDP迅速成長,翻了9倍。已經逐步發展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美國的援共內幕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有「中國通」之稱,他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分析美中關係的著作:《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

他在書中披露了前幾任美國總統批准的援助中國的項目細節,並列舉了美國對中國(中共)的五大認識誤區。分別是同中國交往會帶來美中之間的全面合作、同中國交往會讓中國走上民主道路、中國是一朵需要美國和西方幫助的嬌嫩花朵、中國也希望變得和美國一樣,和中國的鷹派們成不了氣候。

白邦瑞提到,從八十年代至今,幾十萬中國留學生到美國的大學深造,美軍在陸海空軍隊、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等方面,都與中國進行了全方位的交流。

其中他還透露了這麼一個事,「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我們(美國)在八十年代初,花了二十億美金,向中國買了許多衝鋒槍等常規武器,援助阿富汗游擊隊。當時這二十億美金是解放軍對外軍售的第一桶金。」

去年12月,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做了一次演講,他講述了四十多年來美國對中國實施幫助的具體情況。

美國不僅向中方提供軍事、情報援助、技術轉讓,也提供貿易和投資優惠,並且贊助安排了廣泛的教育交流,還有很多方面的幫助。

他回顧了里根政府時期,對中國的軍事技術援助。比如1981年,里根簽發的國安決策指令,「開闢了向中國出售空中、地面、海軍和導彈(軍事)技術的道路」。1983年,又放寬了對華技術出口管制。1986年,甚至「幫助中國建立了基因工程自動化、生物技術、激光、太空技術、載人航天智能機器人和超級計算機等多個研究計劃」。

紐約疫重的背後

說完了美國的整體情況,我們來說說全美疫情最重的紐約。截止到今天(13日)早上6點,紐約確診總數是40萬2914人,死亡3萬0824人,死亡率7.65%。

紐約疫情重的背後,同樣是因為它與中共的關係太近了。這表現在兩大方面,一個是紐約政界與中共走得太近,另一個是經貿往來相當密切,華爾街向中共輸血。

紐約政界與中共的關係

2016年4月11日,中共國貿談判副代表張向晨與紐約副州長凱西‧霍楚(Kathy Hochul)簽署諒解備忘錄,正式成立「中國省與美國紐約州貿易投資合作聯合工作組」。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稱,紐約州是中美開展地方合作的「亮點」。

2017年11月2日,紐約州長庫默獲得美國「華美協進社」頒發的「青雲獎」。霍楚代為領獎時表示,發展紐約州同中國的關係是州長庫默的「優先日程之一」。紐約州已組織過三次商務訪華團,目前正在計劃組織第四次。

這個「青雲獎」的頒獎典禮並不簡單,官方色彩相當濃重。除了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到場之外,頒獎典禮的贊助商更值得注意。

據媒體報導,贊助商是中共的海航集團。業界人士表示,海航是中共的黨產,誰也不能碰。背後牽涉很多中共高官,包括多名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

就是說,中共用這樣的方式,在為商業合作加溫,拉近與紐約州長的關係。

去年6月18日,紐約州參議院通過決議,將10月1日設立為「中國日」,10月的第一個星期定為「華裔傳統週」。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紐約設定「中國日」「具有積極意義」。

誰都知道,中共把10月1日定為建政日,中共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但是紐約卻將這一天定為「中國日」,足見紐約政界與中共的關係有多近。

從這一點來看,紐約人民正在承受著政界與中共親近的惡果。

華爾街的親共表現

紐約被稱為「世界經濟之都」,從這個稱謂就可以看出,它在世界經濟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是紐約在北美之外的最大貿易夥伴,大陸和香港合計是紐約的最大出口市場。許多總部設在紐約的知名跨國公司在中國投資,許多中國企業也把紐約作為赴美投資的首選地之一。

而在中共的眼中,華爾街是重中之重,與中共的關係更是揪扯不清。

中共加入世貿,是華爾街的遊說起了作用,促使克林頓支持中共入世。在中共的經濟增長中,華爾街起到了輸血機器的作用。後來小布什、奧巴馬準備將中共列為貨幣操縱國,也都被華爾街勸阻。

十幾年前,與華爾街關係密切、在某知名金融集團任執行董事的羅伯特‧庫恩為江澤民寫了一本傳記。江澤民的名聲相當差,被國際社會稱為人權惡棍、流氓,而庫恩卻在書中對江進行吹捧奉承。

2018年9月16日,在美中貿易戰爬坡升溫階段,中共邀請了多名華爾街精英和美國銀行巨頭到北京參加「中美金融圓桌會議」,並在第二天與中共副主席王岐山會面。此時去北京參加這樣的會議,支持中共的態度已經顯露無遺。

華爾街向中共輸血

2010年4月,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涉嫌欺詐投資者,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起民事訴訟。隨後,大陸多家媒體披露了高盛如何討得中共的信任,在中國市場占據了難以取代的地位。

高盛其中一個手段就是幫助中共處理數百億元的不良資產。另外2004年,高盛捐款6200萬美元,去幫助一家跟它沒有任何關聯、正處在財務困境的海南證券。

2018年6月1日,美中貿易戰已經開打。明晟指數(MSCI)按照2.5%的納入比例,將大陸A股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並在9月3日,又將納入比例提高到5%。

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稱將把中國大型股在其指數中的納入因子提高至20%。路透社報導說,這個動作可能吸引超過800億美元的新外資流入中國。報導同時指出,中國公司近年來通過美國金融市場已經籌集了數百億美元。

全球第二大指數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也有動作。2018年9月27日,將A股納入了全球股票指數體系,分類為次級新興市場。有券商統計,這個做法,從理論上說,有可能給A股帶來5000億美元以上的增量資金。

在這兩大機構之後,彭博公司去年4月1日也採取了動作,正式將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撰文表示,這三大機構(MSCI、GEIS、彭博指數)的承認,等於為A股和不被看好的中國國債進行背書。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外資流入,緩解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困境,堪稱中共的「貴人」。

里根政府的經濟金融戰略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去年在「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的新聞會上表示,中共從美國資本市場可能拿走了約3萬億美元的資金。而這些錢都是「美國人自己的錢」。

中共官媒也有透露,據人民網報導,僅在2011年,中國企業海外上市IPO(公開募股)融資案例為71起,融資金額140.12億美元,相當於2010年全年總量的47.97%和 27.62%。

官二代進入華爾街

華爾街不只是為中共大量輸血,而且與中共官員也有著盤根錯節的勾連。

去年2月,美聯儲宣布,前摩根大通董事總經理弗萊徹,終生被禁止在銀行界從業。美聯儲指稱,弗萊徹「不當制定」了一項推薦招募計劃。接受外國政府官員、客戶和潛在客戶的推薦,提供實習和就業機會,為公司換取不正當利益。

根據2016年美國司法部的文件顯示,摩根大通在10年前就制定了一個「子女項目」(Sons and Daughters),專門聘請中共高官子女。

2009年,這個「子女」項目被銀行高層「制度化」,似乎成了名正言順的行為。直到2013年,「子女」項目終止。

從2006到2013年七年中,摩根大通僱用了大約200名與中共和亞洲官員有密切關係的人做正式員工或實習生。

這些人中,大約一半是中共國企和政府機構官員推薦的,儘管有的候選人不合格,但摩根大通還是聘用了他們。

這個項目,給摩根大通帶來了數億美元收益。但他們也在2016年被聯邦政府罰款2億6400萬美元。

摩根大通並不是華爾街的第一家,也不是唯一一家用這種方式獲取中國業務的企業。

2015年5月31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收到傳票。美國證券委員會要求他們交出與三十多名中共高官的往來通訊。收到這個要求的,還有高盛、瑞銀(UBS)、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花旗(Citigroup)等。

目前知道的屬於「最惡劣的職位候選人」是中共商務部長的兒子,名字是JUE(漢語拼音,玨或決)。雖然這名部長並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戶,但他掌握有批准企業合併的大權。

此外,高盛銀行曾經聘僱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中國光大集團董事長唐雙寧的兒子唐曉寧則被聘僱為摩根、花旗及高盛銀行工作。2010年,中共前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推薦了兩人,以培訓生身分進入摩根大通。

華爾街損失慘重

以上這些事實僅僅是一部分,但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從中不難看出,華爾街向中共輸入了大量的血液。也正因此,華爾街在病毒疫情中傷得很重。

著名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首席執行官詹姆斯·戈爾曼(James Gorman)前段時間被病毒感染了。儘管在4月9日已經康復,但61歲在鬼門關走上一遭,也的確令人心驚。

與戈爾曼相比,精品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首席財務官(CFO)佩格·布羅德本特(Peg Broadbent)沒那麼幸運。56歲的布羅德本特在3月29日已經去世了。他生前曾在摩根士丹利工作16年,他的妻子海莉(Hayley)也曾在摩根士丹利擔任高管。

摩根大通也傳出噩耗,3月21日,前資深高管比爾·派克(Bill Pike)因為感染中共病毒離世。

此外,美國多家媒體4月7日報導,摩根大通總部一個樓層約20名員工的病毒檢測都呈現陽性,另外有65人被隔離。

養虎貽患的教訓

在這場大瘟疫當中,我們發現,凡是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機構、組織、個人,都被病毒攻陷得很嚴重。我們不止一次地說,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也不光是我們在說,整個世界都已經看到了這一點。特別是香港的抗爭市民,已經把這個天象做成了標語,公開地喊了出來。

那麼大家想一想,在天滅中共的時刻,為共產黨站台、輸血、養肥的因素是不是也要被清理?

這場疫情目前看似趨於緩和,很多人暗自慶幸逃過了一劫。但人們應該看到,疫情實際並沒有結束,還在全世界範圍內蔓延,包括中國大陸。北京這幾天的疫情不是已經很嚴重了嗎?我們隨後就會說說北京的疫情情況。

在這種情況下,多位海內外知名專家已經預言,第二波疫情很快就到。這才是真正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人們戰戰兢兢逃過了第一波疫情,但誰能保證在第二波疫情中同樣幸運呢?面臨著生死存亡,是時候進行反思了,是時候看清病毒與中共的關係了。

只有拋棄中共,才能保平安。

——————-

北京疫情「爆發式」,8人確診,重啟戰時狀態

這兩天大家都在注意北京的疫情情況。BBC報導,從昨天(12日)開始,北京豐台區已經進入了戰時狀態。目前已經確診了8個人,北京市委在今天的會議上表示,這次疫情是「爆發式」的。

剛剛接到一位網友的爆料,北京麗都皇冠假日酒店已經進駐了十幾輛救護車。網友表示 ,「十幾輛生化危機般武裝的救護車進入了」,「這個酒店怕是保不住了」。

《半島晨報》引述新發地市場工作人員的消息,當地政府要求,周邊的11個小區都被封閉,24小時專人值守。朝陽區的北京像素小區今天在通知中表示,過去14天如果去過新發地市場、京深海鮮市場、松榆里市場,要主動報備。

另外有餐飲業負責人告訴《新京報》,北京市商務局已經下發通知,餐飲業防控調升至二級應急響應管控措施。就餐人員要先檢測體溫並核實「北京健康寳」信息,體溫正常且「未見異常」者,才可以進入餐廳就餐。

大紀元採訪一位新發地的旅館工作人員得知,現在整個新發地由武警把守,全面封鎖。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進不來。

「具體封到什麼時候不知道,在等消息,酒店現在查的也挺嚴的,核酸檢測、健康碼、身分證等都需要。也不能回家,新發地市場的人全部都回不了家,新發地市場進不來了。四環以內你都進不來。」

北京一名醫生向大紀元證實,各單位都開始嚴管。醫院的預檢分診明確要求:對5月30日到過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的人員要重點排查!各科人員也要進行排查。全體人員儘量不要去外面就餐,各科負責人及時掌握科室人員動態和健康狀況,進行每日監測。

有網民發消息透露,北京市有9成的政府採購都在新發地市場,「機關單位食堂採購,大小型超市採購,各大中小市場採購,各大餐飲企業採購,全部來自那裡。那就是我們北京人民的菜籃子」。

大連疾控中心今天發布了緊急提醒:如非必要,近期不要前往北京市。聲明表示,北京近日連續新增多例本土中共病毒患者,如果在5月30日以後到過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等地的市民,主動報備相關情況。如果不是必須,要求人們近期不要去北京。

網友向我們爆料,河南濮陽市今天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縣區立即組織排查5月30日以來去過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的人員。如果不及時報告,「依法追究責任」。網絡圖片顯示,去往北京的高速公路已經被封閉了。

港人6·12抗爭,百人同唱榮光

昨天(12日)是6·12事件一周年紀念日。雖面臨中共港共的打壓,香港各區從早到晚的紀念活動一直持續不斷。

在九龍旺角,大批市民聚在一起,人們打開了手機燈光,並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隨即大批防暴警察衝到現場,舉起藍旗警告人們非法集會。並拉起封鎖線,關閉地鐵站出入口,截查現場的幾百名市民。

差不多同一時間,新界沙田城市廣場也有一百多人響應號召,同唱反送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銅鑼灣一帶,警方抓了多名市民,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警方指稱許智峯非法集結,將他雙手反綁索帶,並押上警車。下午許智峯拒絕保釋安排,離開了北角警署。

許智峯在被抓的6個小時內,已經即時申請了人身保護令。他告訴香港電台,被抓時正在接受訪問,警方是非法濫捕、惡意報復,與他私人檢控西灣河開槍案的警員有關。

晚上9點多,觀塘區小巴站,幾十名示威者參加紀念活動,突然一名白衣男子高叫撐警口號。在民眾包圍後,這名男子突然亮出水果刀,向大紀元正在直播的記者進行襲擊。

當即,一名黑衣男子挺身而出,徒手抓著歹徒的利刃,割傷了虎口。行凶者很快被在場市民制服,後被警方拘捕帶走。不知警方會如何處理這起事件,但有網民評論表示,港警對這樣的凶徒大多是前門抓進,後面放走。

另外,昨天是容志強刑滿獲釋的日子,昨天一早就有一百多人到赤柱監獄外去迎接他。容志強去年9月6日在旺角參與示威,抗議8·31太子站警察暴力襲擊市民事件,期間涉嫌破壞港鐵旺角站售票機等設施,被判囚8個月。

昨天刑滿出獄,迎接他的是手持鮮花和旗幟的香港人,旗幟上寫著「撐手足、撐到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字句。

元朗區有三所中學約40名學生,早上列隊步行上學。他們在行進中,不斷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橫幅,同時也高喊著口號。「7·21,不見人;8·31,打死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中午時分的「和你lunch」同時出現在香港的多個區,很多市民舉著標語,在商場的不同樓層高喊口號、唱歌,要求港府平反6·12暴動定性。

下午,立法會內委員會會議現場,多名民主派議員舉起「香港人,毋忘612」的標語,並衝到主席台前抗議,高喊口號。隨後親共並非法成為主席的李慧琼下令,讓保安將他們趕出會議室。

新移民張小姐表示,來香港十幾年,很喜歡這個地方。她說「香港雖然地方小,但是一個很有愛的香港,大家會相互幫助。我們在一個很自由的環境下生活,表達我們想表達的東西,但現在的變化就是,我們要完全被政府、被北京收窄我們的言論自由。人一生而言,我覺得錢不是最重要,如果在受到壓逼的環境下生活,有多少錢都沒有用,我們需要的是自由。」

老觀眾的來信

最後,要跟大家分享一位新聞看點老觀眾的來信,是定居在澳洲15年的章先生。他在信中說有一個最好的朋友,是他的大學室友。兩人在大學經歷了美好的四年,畢業後章先生去了澳洲留學,並定居在那裡。那位同學則進入了體制內,在他家鄉的檢察院工作。

最近這對好朋友在電話中聊天,那位同學說「看到了美國的黑人婦女在公交車上辱罵一位亞裔婦女,並且說出種族歧視的語言」。他說看到很生氣,就問章先生「國外這種事情多不多?」章先生告訴他,「這只是極個別現象,至少我(章先生)沒有遇到過,如果遇到,一定要反擊,為自己發聲(stand up for yourself)。」

章先生舉了個例子,有一次在一個華人商店,看到一個白人男人對收銀的華人小女孩很粗魯,但那個小女孩沒說什麼。於是章先生當場警告那個男人,「說話不要這麼粗魯」,最後他也不敢了。章先生說只要你英文好,就可以分辯解釋,因為在西方國家,種族歧視是被大家都唾棄的行為,絕大部分的人還是很友好的。

那位朋友又問章先生,在中共病毒疫情後,澳洲對中國是什麼態度。章先生告訴他,周圍的白人和其他族裔的人都認為,這個疫情不是中國人民的錯,中國人民也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都認為是中共政府的錯,他們在隱瞞疫情,導致最後不可控制,在全世界蔓延」。

但那位朋友認為,歐美人對中國傲慢,有偏見。他個人認為中共政府在疫情中表現的比大多數歐美國家好。

章先生告訴他,不同意他的觀點,但是尊重他表達意見的權利。因為接收的訊息不同,所以得出的結論不同。但章先生提醒他,「不要失去自己獨立的判斷,如果一個社會只允許一種聲音被聽見,那這種聲音一定是謊言。」

章先生對朋友說,「也許你是體制的受益者,但我更關心的是十幾億底層的人民,他們是我的同胞,他們是這個民族的根基。作為炎黃子孫,我很驕傲我是中國人。但我的祖國是有著五千年悠久歷史的中華大地,而不是這個建政七十多年的一個政府。」

章先生在信中舉了兩個例子,以此來說明澳洲和中國的不同。

他講的第一件事是2014年11月在北京召開的APEC峰會。當時中共政府為這次會議,專門在北京懷柔雁棲湖蓋了峰會會館,國宴都是很珍貴的食材,用的碗都是用金邊鑲的。還有一幫帥哥美女服務員伺候,飯後還有盛大的焰火表演。

而幾天後在澳洲布里斯班舉行G20峰會,當時的總理托尼·雅培(Tony Abbott)招待各國領導人的食物只是BBQ。就僱用了一位燒烤廚師,所有領導人都得自己拿著普通盤子去拿食物。

章先生說,當時他被震動了,這真的很土澳。因為大家在公園或是在家中招待親朋,大多數情況下都BBQ。

章先生隨後說了這麼一段,「澳洲政府沒有錢嗎,有,但是它不會把錢花到這些地方,它會把錢花到人民的身上。澳洲有世界上最好的健保卡,生病住院不用擔心,從出生到死亡都有政府的補貼支持。尤其是對殘疾人士和老年人,政府不光補錢,而且還會安排專人照顧,陪他們逛街,陪他們運動,幫他們燒飯,照顧起居,而且政府支付給那些護工的工資非常的高。這次新冠疫情,政府給雇主發放了工作人員津貼(job keeper allowance),每兩週員工可以領取1500澳元。為了扶持建築行業,為需要建房子的公民提供2.5萬澳元的補貼。等等等等,有很多的福利」。

「反觀中國政府,為了領導人臉上的面子,花巨資來辦APEC,在非洲大撒幣,但就是不會給自己的人民用。」

章先生講的第二件讓他觸動的事就發生在最近,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堪培拉附近的一個鎮上召開記者會。開會的時候,大家都站在一家人的草皮上。然後那家男主人出來對總理說:「夥計,你站到了我的草皮上了,我可是剛剛剪好的,你們挪一下吧。」然後莫里森很尷尬地對人家說「對不起」,隨即就讓大家往後退,退出了人家的草皮。

記者會結束後,莫里森還和那個男主人聊了會兒天。這件事,很多媒體也有報導,大家可以在網上查閱一下。

章先生又說,「這真的很澳洲,即使是總理,如果我對你不滿意,我可以當面的和你說,甚至斥責你。倘若是在中國,如果村支書站在了你家的院子裡,你可能都不敢把他趕走。老百姓能見到縣長都很難得,何況是一個國家的總理。除非是提前安排好的群眾演員,否則為了見上總理一面,只能是到北京上訪時,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攔總理的座駕。」

章先生最後說,他在心裡為那位朋友祝福,祝他一切平安。他說也希望那些在體制內的普通人,心存善念,心存正義,「你有可能不會對體制改變什麼,但是你也不要為虎作倀,助紂為虐」。

信分享完了,我也給章先生寫了幾句簡短回覆。我說真為他的那位朋友感到榮幸,有這樣一位好朋友,即使相隔千山萬水還在惦記著他。而且相隔了15年,依然是交心的朋友。

特別是章先生最後的落款,他說自己是「一個心存善念、心存正義的中國人」。

已經定居澳洲15年來,差不多是澳洲公民了吧?但他依然說自己是中國人。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愛國情懷。

以上是今天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週一到週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劉士余稱春天不遠 易綱洩底
【新聞看點】僑報靠中共 謝一寧曾自曝風險
【新聞看點】牆內外大不同 中國人的兩個世界
【新聞看點】中共造假九步曲 美全方位抗共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