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岩:各國除垢史回顧

人氣 176

【大紀元2020年06月21日訊】各國除垢史指什麼,很多人或許沒明白。回溯東歐劇變、蘇共解體以及薩達姆等獨裁者的下場,我們看到的不僅是獨裁國家的元首被審判,那些為祕密警察當線人的人,甚至有過不光彩歷史的社會精英,如法官、教師等,也同樣受到懲罰。

齊奧賽斯庫在東歐各國元首中下場最慘

1989年發生在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沒有改變中國,東歐共產黨國家卻發生了劇變,即出現了民眾推翻共產黨一黨統治的運動。劇變最先在波蘭出現,後來擴展到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前華沙條約組織國家,最後以蘇共亡黨、蘇聯解體告終。

在東歐劇變中,除了羅馬尼亞發生了流血事件外,其它國家都是通過自由選舉,由共產黨和平移交政權結束的。在這一過程中,東歐各國的共產黨高層大多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因為他們從人心所向中看到大勢已去,只能順勢而行。

東歐劇變時,唯一發生革命和流血事件的是羅馬尼亞,而沒有順承天意、民心的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和其妻子的下場也最慘,被其手下倒戈並被槍決。

齊奧塞斯庫上任不久後就開始實行獨裁統治,派祕密警察監視民眾,民眾的言論自由和人權被剝奪。比如在1980年,齊奧塞斯庫頒布了《大羅馬尼亞打字機法》。根據該法,每一個羅馬尼亞的公民、企業、事業、機關、學校等單位,凡擁有打字機必須要得到警方的許可,領取使用執照;要成為打字員也必須照此辦理,並且要將所打字的樣品同時上報。如果打字機需要修理,其使用者及其打字機都需要更新執照,等等。

齊奧塞斯庫還任人唯親,自己是黨的總書記,妻子是政治局常委、二把手、子女親友分別把持重要部門,採取的是夫妻政治,家天下的統治模式。而他們的奢華生活更非普通羅馬尼亞人可以想像。

1989年12月21日,齊奧塞斯庫在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行群眾集會,演講時突然人群中傳出「打倒齊奧塞斯庫」的聲音,人群中「打倒殺人犯」的口號聲此起彼伏。頭戴鋼盔的武裝警察將四周的街道包圍,軍官向人群喊話,命令他們散去。羅馬尼亞國防部長米列亞親自指揮並下令「不准向人群開槍」。但布加勒斯特市長卻到前線傳達齊奧塞斯庫的命令:「可以開槍,朝天開槍,先警告,如果不成,向腿部開槍!」米列亞無法承受壓力而自殺,震動朝野。

22日上午,原本支持齊奧塞斯庫的軍隊開始倒戈,羅馬尼亞軍隊從首都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出,而羅馬尼亞防暴警察無法阻擋遊行隊伍的衝擊。此後,示威群眾向齊奧塞斯庫所在的黨中央大廈匯集,並進行衝擊,一些人將大廈窗戶打破,並將齊奧塞斯庫畫像扔出。看到大事不妙,齊奧塞斯庫攜妻子逃往布加勒斯特北郊,結果被羅馬尼亞救國陣線逮捕,二人被控屠殺六萬人民、海外存款超過10億美元、破壞政權罪、破壞公共財產罪、損壞國民經濟罪等罪名。

25日,齊奧塞斯庫夫婦在羅馬尼亞南部登博維察縣兵營廁所前一塊空地上被處決。審訊及槍決過程的影片很快在法國及其它歐洲國家流傳,羅馬尼亞的電視台也曾播出。隨著齊奧塞斯庫政府宣告倒台,羅馬尼亞共產黨也隨之消亡。

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被審判

2011年8月3日,現年83歲的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在首都開羅被帶上了法庭,接受「人民」的審判。他除了被指控腐敗外,還被指控在2011年2月下台前曾下令向抗議當局腐敗的示威民眾開槍鎮壓。如果罪名成立,穆巴拉克很可能被判死刑。與其一起走上被告席的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前內政部長以及6名前高級警官。

當然,穆巴拉克並不是第一位受審的國家元首。在其之前,當代最有名的接受審判的國家首腦有東德前黨中央總書記克倫茨、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菲律賓前總統埃斯特拉達、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祕魯前總統藤森、智利前總統皮諾切特等。

東德共產政權垮台、兩德統一八年後,德國人開始清算東德政權的罪惡。昂納克的繼承人、東德前青年聯盟的領導人、東德最後一任黨中央總書記和總統克倫茨,也被柏林法庭傳喚到庭,接受審判。與他一起受審的還有另外兩名政治局成員。對於德國國家檢察院來說,克倫茨等三人的審判案,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東德舊案中最具有意義的一場官司。

儘管克倫茨拒絕指控,但法庭還是因其殺害東德逃亡者被判處六年半徒刑。65歲的前社統黨政治局委員、經濟學家克萊伯爾和67歲的前東柏林市社統黨委第一書記沙博夫斯基均被判處三年徒刑。

2001年,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被引渡到海牙國際法庭,並被指控在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及科索沃三場戰爭中犯下66項罪行。2006年3月,在審判沒有完結之際,米洛舍維奇死在了海牙羈留中心的牢房中。

2003年,實行恐怖獨裁統治的薩達姆被美軍逮捕,隨即被送上了伊拉克高等法庭。在法庭上,薩達姆毫不理會法官的指令,堅稱自己無罪,並反覆強調:「我保留憲法賦予我作為伊拉克總統的權利。我不承認有什麼機構授權你來審判我,也不承認對我的指控。」然而,高等法庭最終還是依據謀殺和反人類罪判處薩達姆絞刑。

2001年初,菲律賓前總統埃斯特拉達因腐敗醜聞下台,隨後受到侵吞國家財產、作偽證和非法使用假名罪的指控。在審理過程中,埃斯特拉達面對各項指控都拒絕做抗辯。2007年9月,菲律賓反腐敗法庭以犯有盜竊國家財產罪判處前總統埃斯特拉達終身監禁,一個月後政府又因其年紀已70多而給予其特赦,條件是他不得從政。

曾兩度出任祕魯總統的藤森,在第三任期內逃亡日本。2007年9月被引渡回祕魯後,並以非法竊聽、挪用公款賄賂政客及記者等罪名被提起公訴。儘管法庭先後四次對其做出有罪判決,但藤森均予以否認。2009年9月藤森最終宣布認罪。根據祕魯法律,多項刑期不能累加,這就意味著已經73歲的藤森只需服最長的刑期,即25年。由於祕魯刑法還規定,年滿70歲以上被判刑者可獲得減刑或以在家軟禁代替入獄服刑,因此藤森逃脫了牢獄之苦。

而另一位受審的國家首腦是從1973年至1990年為智利軍事獨裁首腦的皮諾切特。他被指控在軍事政變和執政期間曾殺害了大批反政府人士,嚴重侵犯人權。1998年,皮諾奇特在英國就醫時被當局扣留,2000年3月被引渡回國。2004年,智利最高法院做出終審裁決,取消這位前陸軍司令的司法豁免權,並裁定其具有接受審判的能力。由於2006年12月皮諾切特死去,審判中止。

顯而易見,上述國家元首受到審判的原因或是因為在任期間犯下了殘害人民、反人類的罪行,或是因為侵吞國家財產、個人十分腐敗。儘管判決結果或輕或重,但無可置疑的是他們並沒有因為曾是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而免於接受人民的審判。

人民可以審判殘害、危害人民的暴君可追溯到17世紀中期的英國。當時的英國國王查理一世發起了內戰,使得十分之一的英國人在戰爭中喪生。這引起了英國人極大的不滿。1649年,在議會強行逮捕了國王寵臣斯特拉福德伯爵,控制了軍隊,並廢除了隸屬國王的星室法庭後,開始討論如何處置查理一世。

臨時法院在討論審判國王的合法性時,認為國王不得凌駕於刑事法律之上,也就是說,一旦國王違背了人民的託付,轉而侵略自己的國家,有關叛國罪的法律就對其適用。因此查理一世被送上了高級法庭接受審判,最終被處以身首異處的死刑。

清算共黨同謀者:波蘭70萬精英要交代不光彩的歷史

1997年,波蘭議會通過的憲法明確規定: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在波蘭都是非法組織。議會還首次頒布了一項類似捷克《除垢法》的法案,但調查範圍只局限在政府和社會高層,涉及人數不超過三萬。因此,大部分前祕密警察的情報人員未被公開。

2006年,在法律與正義黨的卡欽斯基孿生兄弟分任波蘭總統和總理後,對共產黨時代的波蘭進行一次徹底的透明化調查呼聲再起。卡欽斯基兄弟認為,迄今為止,前共產黨員、腐敗的經濟界人士以及曾經為祕密警察提供情報的人共同組成的「灰色網絡」,還在掌控著波蘭這個國家,從而導致了波蘭社會的混亂,因此,清查是必要的。

2007年3月15日,「波蘭清算前共黨同謀者」法案增補條例開始生效。該條例包括兩項主要內容:一是包括議員、國家與地方政府工作人員、律師、學校領導、大學講師、記者、經濟界領導人士必須公開他們與前共產黨祕密警察的關係。二是委託波蘭國家回憶研究所將祕密檔案中記載的所有前波蘭祕密警察系統的工作人員、線人和受害人名單整理成冊,供今後的歷史研究與查證所用。而根據這項法案,波蘭70萬精英人士要交代清楚自己那段做過祕密警察、特工、線人等不光彩的歷史。法案言明:如果有人拒絕填報聲明表格,或隱瞞事實,將被革職,十年內不得擔任原職或從事原工作。

這部肅清共產主義餘毒的法案生效實施,標誌著波蘭在去共化的道路上大大前行了一步。儘管在實施中,因觸及到前共產黨官員的既得利益而遭到他們的抵制,但民眾要求曝光、清算的呼聲甚高。

2008年,大幅度削減前祕密警察,以及當年參與鎮壓異議人士和反對派的共產黨官員的退休金的法律在議會被通過。支持這項法律的人士認為,前祕密警察享受優惠退休金違反了波蘭憲法規定的社會公正原則。但這項法律遭到波蘭左翼政治勢力的激烈抨擊,左翼上訴憲法法院要求取消這項法律,不過最終失敗。

2010年1月,波蘭開始實施這項法律。這項法律實施後,前祕密警察的退休金會減少一倍,一些當年參與鎮壓反對派運動的共產黨官員和祕密警察將領的退休金甚至會減少兩倍。前共產黨領導人也不例外,比如波蘭前書記雅魯澤爾斯基的每月的退休金會從過去的2800美元左右減少到1600美元左右。據悉,這項法律涉及的人數達到了4萬人。

德國頒布「除垢法」: 法官和檢察官近一半被免職

同樣,德國議會於1991年12月通過了《前東德安全部檔案法》,即德國的除垢法。根據該法案,德國不僅投入了巨大財力復原了前祕密警察的檔案碎片,還對曾為東德政府服務的各類人員進行了大範圍清查。在前東德1700萬人,被調查的人數達310萬。調查結果十分驚人:東德除了有9萬祕密警察,還有18萬線民;約600萬人被建立過祕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的1/3;7萬8千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而坐牢。

調查後,18萬教師中有2萬人被解聘;法官和檢察官近一半被免職;4萬2千名前東德政府官員被革職。多個東德共產黨最高官員和祕密警察頭子被起訴和判罪。

顯而易見,實施這些法律不僅能提醒人們不應忘記過去歷史,更對那些至今追隨中共的各級官員敲響警鐘,那就是做了什麼遲早要還的。

中共建政之後,造成數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獨裁者手中沾滿了鮮血,難道他們不會像齊奧賽斯庫一樣,像薩達姆一樣受到懲罰嗎?當中共解體之時,執行中共錯誤命令的人、跟隨中共作惡的人,也會以「共謀犯」被追責。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早日擺脫中共才是明智的選擇。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曹長青:一位波蘭記者對米奇尼克的評價
高克當選德國總統 曾調查東德秘密警察
周曉輝:捷克秘密警察的罪惡與結局
東歐秘密警察的罪惡與結局(完整版)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西葫蘆炒牛肉
【珍言真語】袁弓夷:7.1港人抗爭已挫敗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醫3招緩解抽筋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