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播報】揚言炸4總統像 BLM背後是共產黨

中共病毒重傷世界 如何追責和索賠

人氣 4419

【大紀元2020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報導)揚言炸毀四總統像,「黑人的命也是命」背後是馬克思共產主義組織。美國自從20世紀30年代以來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共,因為美國忽視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美國國防部公布20家由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中國企業,這些企業大多數為中共國有企業,覆蓋航空、通訊、核電、船舶等領域,華為居首。在美中國留學生哀嘆:沒有戰狼來救我。

一、揚言炸毀四總統像 BLM背後是馬克思共產主義

「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在2014年由三名婦女發起,分別是加薩、卡洛斯和托梅迪。卡洛斯之前接受美媒採訪時坦言,她是馬克思主義者,她們的目標就是要趕走川普政府。

週一(6月22日)晚,示威者試圖在白宮附近推翻前總統安德魯·傑克遜的雕像,用黑色噴漆在教堂歷史悠久的柱子上拼寫出「BHAZ」幾個字母,試圖成立「黑宮自治區」。週二,警方將抗議者從白宮外圍清走。

週二,川普總統在推特上做出回應,「只要我還是你們的總統,華盛頓特區就不會有『自治區』。如果他們非要這麼做,將受到嚴厲打擊!」川普在推文中還說,他已授權聯邦政府,逮捕任何破壞或毀損紀念碑、雕像或其它此類美國聯邦財產的人士,最高可處10年徒刑。

林肯紀念堂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館在先前的示威活動中已遭到污損。有示威者宣布他們週四將拆除解放黑奴的亞伯拉罕·林肯雕像。數百名駐華盛頓特區的國民警衛隊隊員已被派往保護美國首都的古蹟。

部分抗議者揚言要炸毀「總統山」拉什莫爾山四大總統花崗石頭像。拉什莫爾山四大總統雕像屬於聯邦紀念碑,高達18米的四大總統雕像,分別是華盛頓、傑弗遜、羅斯福及林肯,1927年起興建,約400人的工作團隊共計花了14年才完成。

近日,美國社交網絡上出現了一個「取消耶魯」的話題,他們要廢除由「奴隸販子」創建的耶魯大學乃至哈佛大學、喬治敦等美國名校,並宣稱耶魯大學畢業的人都應該被清算。

有示威者要求砸毀耶穌像,令許多美國人震驚。約65%的美國人口是基督徒,以《聖經》為生活和處世準則。「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發展到今天,開始讓更多有信仰的美國人覺醒。

「猶太人聲音」等多家美國媒體報導,「黑人的命也是命」組織由一群馬克思共產主義者發起,之後被民主黨挾持,演變成目前的製造無政府主義、社會暴亂、砸毀和移除美國歷史人物雕像,並企圖推倒現任政府。

曼寧是紐約教堂裡的神職人士,他警告說,如果任由BLM得逞,「把黑人與南方人、保守黨人對立,剷除茶黨與川普支持者,真的是準備一次種族戰爭了,這就是他們能夠以這種暴力形式做的事情。」

他想對那些使用暴力的非裔說,「回頭吧,我們是更好的人,我們並不遜色。……放下那些白人高級、我們低等的念頭,認識到我們能做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停止憤怒,停止暴力。」

他建議非裔們,從自己的家庭做起,從社區內部做起。「非裔們,不要去想做電影明星、籃球明星,也忘了去當說唱人的念頭吧,努力去做一個你孩子的父親,去做無論什麼你必須去做的工作,供養你的家庭和你的妻子。」

二、美國務院報告:中共借反恐壓迫中國人民

美國國務院星期三(6月24日)發布的2019年度反恐形勢報告說,美國及其盟友在挫敗和削弱國際恐怖組織方面取得重要進展。中國部分,報告批評中共繼續以反恐名義打壓和監控維吾爾等少數族裔和異議人士。

報告認為中國的反恐,與中共政府打壓其認定為分裂或顛覆的和平活動相關。中共政府的反恐目標仍然針對所謂「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維吾爾「極端分子」。

報告指出,中共政府繼續利用其國內科技部門增強其監控能力,包括實現其所聲稱的反恐目標,中共政府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廣泛定義,以及對「網絡恐怖主義」的定義不明確,繼續引發嚴重的人權擔憂。

舉例來說,中共政府繼續以國內外網絡恐怖主義威脅為藉口,收緊對互聯網和移動通訊的管控與審查;人臉識別等高科技系統用於監控和控制國內異議人士和少數民族和宗教人士。

報告提到,香港當局錯誤地將支持民主人權抗議人士的行為描述為恐怖主義。中共在香港的發言人錯誤地將抗議者的行為描述為出現「恐怖主義苗頭」。

三、從毛澤東習近平時期 美國一直很天真?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週三(6月24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表演講,批評中共在中國的極權主義及其全球影響力擴張計劃。他認為,美國自從20世紀30年代以來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共,根本原因是美國忽視了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奧布萊恩說,西方相信中國會變自由,源於美國與生俱來的樂觀精神和戰勝蘇聯共產主義的經驗,「美國人對中國(中共)的被動和幼稚認知時代已經結束。」

他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將自己視為約瑟夫·斯大林的繼任者」,習近平的思想控制野心不僅限於中國人民,還有重塑世界。

奧布萊恩說,中國共產主義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與中國民族主義的結合;而過去的美國政策失誤是對共產黨的本質及其意識形態曲解的直接結果。

奧布萊恩的演講是川普政府的高級官員就中國發表的最新系列演講中的第一篇。接下來幾週內,國務卿麥克·蓬佩奧、司法部長比爾·巴爾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內的白宮官員都將就中共提出的挑戰發表公開講話。

這些對華演講凸顯出美國政府將中共作為競選議題的重視,以及源於兩黨對中國這個世界最大專制國家日益增強的實力擔憂。

同一天,美國國會下屬的一個機構舉行的有關「中國如何看待與美國的戰略競爭」聽證會上,專家們的一致認為,早在美國承認中國(中共)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之前,中共就一直把美國視為最大的「對手」。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研究中國國際事務的教授巴里·諾頓認為,中共從建政之初,就把美國當作最大的敵手。他在聽證會上說, 中共領導人認為正在與美國進行經濟、技術和戰略的競爭。

諾頓在為聽證會準備的書面材料中說, 毛澤東在1958年提出的「超英趕美」計劃就是很好的證明。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羅伊·坎普豪森在聽證會上說,中共與美國建交只是在戰術上發生了改變,並沒有改變「擊敗美國」的長期目標。

他認為, 鄧小平後來提出的「韜光養晦」的政策與毛澤東和周恩來與美國建交的做法一脈相承。在「江胡時代」,江澤民和胡錦濤多次在講話中強調,因為美國在國際上的霸權地位, 美國一直是中國(中共)在國際事務中的對手。

《華盛頓郵報》前駐北京分社社長潘文認為,2017年,中共與美國競爭的決心越加明顯。當下,中共把正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中共病毒)當作推進中共體制的機會。在中共的疫情敘事中,中共聲稱威權體制在抗擊疫情時優於西方的民主體制。

四、美公布20家中共軍方所控中企 華為居首

美國國防部公布20家由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中國企業,這些企業大多數為中共國有企業,覆蓋航空、通訊、核電、船舶等領域。

路透社週三(6月24日)最早報導了這一消息。根據其看到的文件,川普政府已經確定,包括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和海康威視在內的中國科技公司由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該文件為美國對這些中國公司祭出新的金融制裁奠定了基礎。

白宮列出了20家得到中共軍方支持的中國公司,除了華為和海康威視外,還包括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和中國電信公司以及中國航空工業公司。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4日發聲明表示,隨著各地人民逐漸意識到中共監視危險,許多國家5G網路建設只允許可信賴廠商參與,華為與多國電信商合約因而紛紛破滅。

蓬佩奧舉例,繼捷克、波蘭、瑞典、愛沙尼亞、羅馬尼亞、丹麥與拉脫維亞等國後,希臘近期也捨棄華為,同意與瑞典電信設備商愛立信公司合作,建構5G網路基礎設施。

部分全球最大電信商也開始成為「乾淨電商」(Clean Telcos),即華為沒有任何參與的電信運營商。例如法國電信商Orange、印度信實資訊通信、澳洲電訊公司Telstra、南韓SK電訊與韓國電信(KT)、日本電信電話公司(NTT)及英國通訊公司O2。

五、疫情重創美國 如何向病毒源中共索賠?

美國是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中受創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美國國會多位共和黨人目前正推動修改主權豁免法律,為美國民眾向中共政府提出訴訟和求償掃除法律障礙。

美國參議院於週二(23日)舉行有關《外國主權豁免法》、中共病毒及對中共追責的聽證會。聽證會由南卡資深參議員格雷厄姆主持。

一位法律專家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如果削弱主權豁免原則,美國損失只會更大。

格雷厄姆認為強有力的作法就是,允許美國人或美國團體起訴罪魁禍首中共政府,讓它們對美國家庭、經濟和國家精神損害進行賠償。

為了掃除法律道路障礙,讓這些法律訴訟順利進入法庭,密蘇里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霍利今年4月推出《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提議剝奪中國(中共)政府的主權豁免。

阿肯色州聯邦參議員科頓與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克倫肖4月中也推出法案,允許美國人向美國聯邦法院起訴中共政府,並要求中共對其在疫情中承受的損失及死亡提供賠償。

格雷厄姆參議員星期二表示,他希望儘快召開會議,就有關修正案進行討論。

六、在美中國留學生哀嘆:沒有戰狼來救我

中共的愛國宣傳與救助現實之間存在巨大的距離。因中共病毒疫情被困海外的「小粉紅」們說:「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戰狼來救我」。

《紐約時報》週三(6月24日)刊文介紹了,曾自詡是小粉紅的部分留學生的遭遇及心路轉變。一位名為「詹姆斯·劉(James Liu)的中國留學生表示,他是真正的小粉紅,過去經常在網絡上出言捍衛「國家」、譴責香港的民主抗議、糾正說「中國病毒」的人。

但他完全沒有想到,他一直以來捍衛的國家並不想讓他回去。

中共政府擔心留學生回國會攜帶病毒,告知僑民留在當地,同時中共航空監管機構限制外國航空公司飛往中國的頻率,實施「五個一」措施,導致大量留學生滯留海外,無法回國。

「我的心情越來越複雜」,5月中旬,劉在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寫道,「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這群小粉紅中的一些人開始重新思考他們與國家的關係——在中國語境下,國家、政府和共產黨都是一體的。

他第一次感到與自己國家的基本政治原則發生了衝突:國家利益高於個人需求。被困海外的中國學生和員工被中共歸類為「少數人」,他們必須為大多數人的利益做出犧牲。

3月從日本大學畢業的李小姐,目前滯留日本。她說,最初大陸疫情嚴重時,留學生一起往國內寄口罩;結果疫情傳播海外,留學生買口罩自用都買不到,到現在中共政府又不讓他們回去。

截止4月2日,共有140多萬中國留學生生活在國外,其中近三分之一在美國。

紀元播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紀元播報】美消費大反彈 專家籲精準防疫
【紀元播報】美議員轉推文章 曝中共的四個祕密
【紀元播報】「蓬楊會」零成果?中美博弈升級
【紀元播報】習李與歐盟峰會 中印衝突美關注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疫情與中共:紐約警局背後紅色因素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為何飆升
【紀元播報】26省市遭洪災 官媒承認三峽大壩洩洪
【紀元播報】蓬佩奧:華為正失去和全球電信商生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