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法輪功 大連三姐妹曾陷囹圄16年

人氣 458

【大紀元2020年07月25日訊】來自遼寧大連的王家三姐妹,各自擁有一份成功的事業——二姐王春榮是大連信誠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三姐王春英是大連中心醫院主管護士師,四妹王春彥擁有一家貿易物流公司。她們在工作和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社會上享有美譽。

然而,1999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非人政策。三姐妹多次被抓捕判刑,刑期加在一起長達16年半,在監獄裡受到殘酷折磨。王春榮的會計師事務所陷入癱瘓,七十多名員工失業;王春英因遭酷刑上肢萎縮,至今左手發麻、手指根皮膚發黑;王春彥公司業務停滯、聲譽受損,僅2001年被抓捕時造成的經濟損失就達130萬元人民幣。

王春榮回憶三姐妹在1999年9月至10月期間分別去北京上訪的經歷時,她說,「我們姐妹三人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無窮,深知師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因此三人不約而同的想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王春彥說,21年以來,她認識的法輪功同修中有21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長年非法監禁。

王春英曾被兩次關入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歷經五年多的折磨。她回憶道,2009年7月20日,被關在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經過兩個月的精心準備,將一條兩米長、一尺寬的橫掛在了馬三家二樓的紅牆外,上書「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王春英說:「我們用行動告訴世人、告訴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無論怎樣的酷刑迫害,都改變不了大法弟子對「真、善、忍」的正信,強制永遠改變不了人心,迫害最終都將失敗。」

以下是王春榮、王春英、王春彥7月17日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上的發言:

王春榮發言

大連信誠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王春榮。(林樂予/大紀元)

我叫王春榮,來自遼寧大連。1998年,我和兩個妹妹王春英、王春彥相繼得法修煉。

說起七二零,從1999年走過來的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一段刻骨銘心的修煉歷程。在那血雨腥風的歲月,我和兩個妹妹在北京的經歷及親眼見證全國各地大法弟子到北京護法的歷程,至今仍歷歷在目。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黨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們姐妹三人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無窮,深知師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經過交流,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地都想去北京證實大法。小妹王春彥於1999年9月26日去了北京,我和大妹王春英在十一假期去了北京。

當時北京的氣氛非常緊張,小妹說,天安門附近有很多同修,大家都認識到用生命護法,告訴人們真相,可是沒有人知道應該怎麼做。小妹住在了天安門附近的一個五星級賓館,她和同修們在那裡接受了英國太陽報記者的採訪。她後來才得知,當時在場的有翻譯李彬和後來被迫害致死的丁延等十幾位同修。記者問了很多問題,「你們在天安門周圍有多少法輪功學員?」「你們在這裡幹什麼?」「你們住在哪裡?」「你們是怎樣生活的?」等等。同修們告訴記者,在天安門周邊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等待中國政府給法輪功一個合理的說法,很多大法弟子沒有太多的生活來源,他們住在蘋果園的地窖裡,住在北京郊區的帳篷裡。那位記者很感動,表示會盡力為法輪功發聲。

幾天後,小妹從北京回到了大連,她說應該和更多同修交流,讓同修知道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

9月30日晚,我和大妹也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了大連火車站,我們看到每節車廂門口,都有乘務員舉著牌子,上面寫著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污言穢語,強迫每個乘客念一遍。看到這個情景,送我們的外甥女憤怒地質問他們,為什麼把大家當成玩偶。他們警覺地問外甥女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外甥女說: 「我沒煉法輪功,但是你們這種做法我不接受。」 在外甥女的掩護下,我們避開了盤問,順利上車。

經過一夜的顛簸,我和大妹到了北京。當時風塵僕僕趕往北京的同修從穿著上很容易辨認,我們姐妹倆衣著正式,因此沒有引起警察的注意,順利到了同修家。在北京的日子,我們結識了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同修,大多都是年輕人,他們的純真善良,對大法的堅信和對邪惡的無所畏懼,讓我們深受觸動。記得一位四川的年輕同修交流說,在被警察戴上手銬押送回老家途中,他機智地從火車上跳下,在師父的保護下他竟然毫髮無損。他太累了,倚靠牆邊睡著了,醒來時天已大亮,他發現自己竟然坐在派出所門口睡了一夜。後來他泰然回到北京的住處,又匯入同修中。

在北京的同修們每天如饑似渴地學法、交流,互添正念。我們不想給同修添麻煩,決定另找住處,可是談何容易。賓館門上都貼著「法輪功人員禁止入住」。我們走了很長的路,終於找到一家沒有貼告示的旅館,住在了地下室。第二天我們得知,在我們離開的當天下午,警察搜查了我們待過的同修家,抓了所有同修,我們聽後感到很痛心。

失去了交流的環境,同修就在我們住的旅館交流。為太陽報記者做翻譯的同修李彬跟大家交流了受訪經過,當時在場的還有大連的輔導員陳真利和孫連霞,兩位同修回大連後,先後被迫害致死。孫連霞是2000年1月被迫害致死的,遺體停放在我大妹所在醫院的太平間。我們姐妹三人聞訊趕到醫院的太平間,看到孫連霞同修的遺體,她面目皆非,她的家屬低聲告訴我,她的後背全是傷。當時很多警察在場監視我們,我質問警察:十月份我見到孫連霞,才過了兩個多月,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死了?有個警察端著攝像機給我們錄像。

從北京回來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要告訴人真相。我到多個學法小組和同修交流在北京的見聞經歷,同修們也都知道怎樣做了。這時傳來消息警察要抓我,一天傍晚十幾輛警車包圍了我家前面的樓,我從同修家出來,路過那些警車,一個女警察盯著我,我穩住心,讓同修離開後,我沒回家,轉身進入一個公共浴池,直到警察離開,由於我家剛剛搬到了這個新建的小區,警察搜尋無果,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場迫害仍在繼續,大法弟子們還在堅持不懈地向世人講述著真相。這段經歷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我們會珍惜所走過的路。

王春英發言

原大連中心醫院主管護士師王春英。(林樂予/大紀元)

我叫王春英。在中共對法輪功非法迫害的這二十一年間,我們姐妹三人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告訴世人真相,都被非法抓捕判刑,刑期加在一起長達16年半。

我的姐姐王春榮是大連信誠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高級會計師,從事會計及財務管理工作四十多年。因我姐修煉法輪大法,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管理企業,十幾年上萬份審計報告沒有一份是虛假報告,在社會上享有很高聲譽。

自從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這樣的好人,三次被抓,抄家,最後一次2007年8月14日上午,被破門而入的警察強行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其他36名法輪功學員,隨即大連中山分局的警察闖進我姐的公司,搶走了電腦、打印機、複印機等辦公設備,搜走公章,公司門被貼上大封條,把公司的奔馳麵包車、桑塔納轎車開走。

由於我姐被非法抓捕,導致公司客戶大量流失,公司陷入癱瘓,70多名員工失業,她的註冊會計師執業證書失效,從事四十多年的會計生涯因迫害就此結束。

2007年9月,我姐被非法勞教2年零3個月,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12月,從馬三家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重新非法判刑3年,此前在看守所和馬三家非法關押的時間都不計算在內。一個案子兩個判決結果,中共首次出爐了「先教養,後判刑,教養刑期不算」。在3個月的審查中,中共人員沒有找到任何所謂的「證據」,只因他們把我姐被非法綁架案作為向上級邀功領賞的典型,這個所謂的「大案」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冤案。

我的妹妹王春彥曾經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有自己的物流公司,從事進出口貿易及運輸。因她修煉大法人很誠實,和她合作的人都很信賴她,所以業務穩定。

2001年底,由於製作資料被西崗區公安局盯上,她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涯。西崗區警察對她先生長期騷擾,到單位、到家裡、在路上跟蹤,將近一年的時間無果後,警察就將我妹夫暗算。2002年1月3日,50嵗的妹夫離開了人世。

極度傷心的妹妹於10天後被大連市刑警大隊抓捕。警察搜了她的家和公司,將公司的兩臺車扣押,又將其公司貼上封條。公司大量的進出口業務停滯,造成了運輸的物資、設備衹能停在大連港。企業的聲譽受到嚴重的影響,多年合作的客戶從此斷絕了聯係。特別是她所投資的電腦教學教室,正是收穫的季節,律師告訴她,你是三無人員(無底案、無證人、無材料),只要你放棄修煉,我可以給你辦出去。我妹妹沒有同意,因爲她當時在看守所關押不能到場,130多萬元人民幣全部損失。

甘井子區將她判刑兩年送進了遼寧省女子監獄。經過了兩年的冤獄,2004年1月她刑滿釋放。

2007年8月14日,大連市公安局對近40名大法弟子進行抓捕,我妹妹和她的女兒也同時被抓。這一次我妹妹被當作頭頭處理,2008年3月8日開庭那天,法院開了三輛警車,前面是開道車,她被安置在第二輛裡,後面是押車,三輛車由步話機聯係。法院害怕劫警車,提前三個小時將她送到法庭,並戒嚴。妹妹沒有放棄救度押解她的法警,給其中一個法警隊長講了真相,他和一個女法警同時退了黨,還對妹妹說,你這個人這麽好,我給你疏通一下,如果是個普通的案子,我想辦法給你撤了。最後整個案件只有她自己開庭,作爲負責人被判刑五年,二度被關進遼寧省女子監獄,公司也倒閉了。在中共這場迫害中,她失去了親人、失去了事業,身陷囹圄共七年。

我曾是大連市中心主管護士師,從事護理工作30年,被評為中心醫院的優秀護士,在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中,我五次被抓,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5年3個月,在大連姚家拘留所因不穿囚服、不背監規被惡警用沉重的腳烤,手銬栓一起銬在木板床上人成了球狀形,雙側臀部5×5厘米大小的皮膚壓成黑色,被稱做熊貓眼睛,銬了5天5宿。

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魔窟裡,每個月都要在認罪認錯的考核表上簽字。我拒絕簽字,被大隊長張春光、教導員李明玉、等六名惡警察強行銬在兩張雙人鐵床的中間,右手被銬在鐵床上鋪的鐵欄杆上,左手被銬在鐵床下鋪的鐵欄杆上,人蹲不下也站不起來,被手銬緊緊銬住的雙手,很快就腫起來了呈黑紫色,然後警察用腳使勁的踹床,直到踹不動為止,我被抻得緊緊的,全身像撕開了一樣。警察不時地晃深深卡在手銬內的雙手,疼痛更加劇烈,像在切開的刀口上再撒上一把鹽,撕心裂肺地疼,當時瀋陽是零下十七、十八度,但我還是大汗淋漓。

其間,警察還反覆逼我簽字,拒絕就繼續銬,一直到下半夜一點半他們才把我放下來,整整銬了十六個小時,手腫得像饅頭、呈黑紫色,手腕、手背十幾處皮膚被手銬磨破了,流得血都乾涸了。在馬三家,每個月都要面臨著拒絕簽字被酷刑的迫害。

2008年10月7日,我再一次被馬三家教養院院長楊健、大隊長王延平、張春光、7個惡警上大掛酷刑迫害23個小時。他們將我雙手銬住,用布帶圍著手銬緊緊纏了幾圈,倆個警察一面一個站在床尾,把我固定在床頭對著他們,然後狠勁一拉,我整個身體一下就從床頭抻到了床尾,然後把雙手分別銬在雙層鐵床上鋪的欄杆上,人成90度彎曲,整個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手腕上,雙膝蓋、雙腳腕用五、六寸寬的布帶子緊緊纏了幾圈固定住,一動不能動。整個身體像五馬分屍一樣被撕開,大汗淋漓,外服和毛衣都濕透了,人幾乎昏死過去。護士逼我吃救心丸,我緊閉雙唇,她捏著我的鼻子,左右開弓扇我的嘴巴子,直到我憋得上不來氣,張口換氣的一瞬間,她把九粒救心丸強行灌到嘴裡。很快我的手和手腕全發紫了,那種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的痛苦無法用語言形容。

大隊長王延平、男警彭濤上來揪著我的頭髮,左右開弓扇我的嘴巴子,王延平邊打邊說:「你還給我上明慧網」。此時看到腳下頭髮落了一地。聽到「明慧網」三個字,惡警翟艷輝轉身180度大轉彎飛起一腳踢在我的左上臂內側,事後發現,左上臂皮下出血形成一個完整的黑黑腳印在上面,一個多月後才漸漸地恢復。

晚上八點多,兩個分隊一百多人到小號前面的房間取行李,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和我同時被銬在另外幾個房間的同修也喊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呼聲響徹整個走廊。大隊長張春光、李明玉慌忙地跑進來,手裡拿著一卷五、六寸寬的黃色膠帶紙說「你還敢喊法輪大法好,你還能喊得出來?」說著就用膠帶把我的嘴圍著頭緊緊纏了4-5圈,鼻子被壓得扁扁的,呼吸困難。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才把膠帶紙強行拽下來,撕下來的膠帶紙沾滿了頭髮,嘴和鼻子都出血了。

在這個過程中,警察不斷地晃卡在手銬內的手,一晃更加重了那種鑽心的疼,不斷地晃,手腕的皮磨爛了,流著血,就這樣被銬了整整二十三個小時。手銬打開後上肢失去知覺,雙手手腕、手背二十多處皮膚磨爛,好多玉米粒、綠豆粒大小不等,密密麻麻的水泡圍著手腕轉了一圈,慘不忍睹。

後來我的上肢萎縮得像小孩子的胳膊一樣,雙手合谷肌肉貼在一起,手指變細,至今左手發麻,手指根皮膚發黑的印記。

在馬三家我還經歷了可怕的強行抽血,2008年5月12日下午,警察強行把我們十二個人拉到衛生所抽血做化驗。我拒絕,馬上就上來三、四個警察托我,我雙手死死拽住門把手,用盡全身力氣掙扎,最後被九個警察強行按到床上,全身被壓得一點動不了,這時我高喊:「法輪大法好,迫害大法弟子有罪!」大隊長王延平抓起一個枕頭一下壓在我的臉上,頓時我眼前一片漆黑,呼吸急促,我拚命晃頭掙扎,頭一下撞到了牆,借著枕頭和牆之間的一點點縫隙才免於窒息死亡,就這樣他們強行抽了我正常化驗三倍的血。

在馬三家無論受到什麼樣的酷刑迫害,我從未掉過一滴眼淚。此時我哭了,想到那些綁在手術床上被活活摘除器官的大法弟子,就像警察粘板上的一塊肉任人宰割,他們死得太慘了。雖然迫害如此慘烈,我沒有被嚇到,在我離開馬三家的最後一個「四二五」,從食堂到回囚室的路上,喊出了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分隊的其他同修馬上跟著喊起來,那一刻「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喊聲響徹整個馬三家操場。

2009年7月20日是我在馬三家最後的一個「七二零」,為了在魔窟裡證實大法,經過2個月的精心準備,我製作了一條2米長、1尺寬寫有「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條幅掛在馬三家教養院二樓的紅牆外。我用行動告訴世人、告訴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無論怎樣的酷刑迫害,都改變不了大法弟子對真、善、忍的正信,強制永遠改變不了人心,迫害最終都將失敗。

王春彥發言

王春彥說,21年以來,她認識的法輪功同修中有21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長年非法監禁。(林樂予/大紀元)

我叫王春彥。我們姐妹三人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是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執行江澤民活摘器官命令的主謀和始作俑者。主政大連期間,薄熙來利用監獄、勞教所等,構建活人器官庫,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在大連市建立「屍體工廠」,殘忍之極。

1999年至2003年,薄熙來在大連擴建、新建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在這些監獄及勞教所裡,警察恣意動用的酷刑有:毆打、鞭打、電刑、冷凍、捆綁、火燒、烙燙、吊刑、釘竹簽和鐵絲穿紮;性虐待、強姦,甚至活摘器官等等。

我身邊的大法弟子有21人在這場迫害中失去了生命,有多名大法弟子身陷囹圄多年。有資料顯示,2017年年底開始,遼寧大連部署升級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610」辦公室被撤,只是中共高層為了搪塞西方社會,迫害仍在持續。

近日,又發生了多起法輪功學員被大連市國保警察有預謀的統一綁架、非法抄家事件。

2020年3月9日晚8時左右,常學玲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五歲。宋淑春於2020年5月30日含冤而死。6月16日下午4點,鞍山市6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殿國在大連市監獄被迫害致死。兩年前,其妻於寶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6月26日下午,大連法輪功學員任海飛被大連甘井子分局甘井子街派出所綁架,公寓被搶劫,被搶走現金50多萬,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裡,看守所以疫情為藉口,不讓律師見他。2020年7月10日至11日,大連市公安局、政法委,對大連市旅順區、金州區、瓦房店市、普蘭店區、莊河市、甘井子區等法輪功學員實施統一綁架、抄家。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三十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

目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陰影籠罩全球、大洪水將半個中國泡湯、港人不懼惡法奮力抗爭,中共的狂妄、殘暴、和無恥已經觸犯衆怒、國際上抗共聯盟已經形成、對中共的大圍堵正在進行。中共政權已經窮途末路、大勢已去,正在土崩瓦解、紅船在快速地沉落。

在這裡,我們正告大連市公檢法司及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人員,對修煉佛法人的迫害,就是對你自己的迫害。你們所做的一切,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都記錄在案。停止迫害,改邪歸正,切割中共,才是明智之舉。也希望你們明白報應是如影隨形,也希望大使館工作人員及其他體制內的人,認清形勢、遠離中共、遠離一切災難的根源,不要陪中共墜入深淵。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90後女孩:父母堅持信仰與正義 是真英雄
反迫害21周年 華府法輪功學員燭光夜悼
美宗教自由大使: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走出恐懼 百強公司工程師營救獄中媽媽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