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亞省到薩省 少年獨自划船漂流两個月

dusk over calm lake with a canoe
(fotolia)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7月03日訊】(記者陳安編譯報導)6月30日(週一),15歲的澤夫·豪雅(Zev Heuer)獨自一人完成了2個月的獨木舟旅程。他稱這種體驗「超級刺激」。

當他和他的狗Blaze星期一抵達薩斯卡徹溫省的密西尼比(Missinipe)時,一小隊同事和朋友前來迎接他們,當初正是他們將他護送出發的。

啟程

澤夫的暑期活動別具一格,他計劃駕獨木舟在河流中穿越山區,草原,綠地和針葉林,抵達他的夏季工作地點,位於密西尼比的丘吉爾河獨木舟用品店。

旅程於5月1日在坎莫爾的弓河(Bow)開始。 他的父親和幾個朋友陪著他穿過激流到達卡爾加里後,他們離開了。

只剩下澤夫一個人,而他以前從來沒有真正一個人漂流過。「一切都要小心和謹慎的進行,有點像屏住呼吸以免某些地方出錯。」

在過去的2個夏天,澤夫一直在丘吉爾河獨木舟用品店工作,但都是搭便車前往。在學校網上上課後,他覺得在家工作還不夠,於是他開始謀劃漂流至工作地,一放假他就行動了。

澤夫說:「加拿大相當令人驚奇的一件事是,水可以將一切聯繫到一起。」

旅程

他從弓河劃到梅迪辛哈特。在那裡,老人河(Old Man River)與弓河匯合成南薩斯喀徹溫河(Saskatchewan River),該河經薩斯卡通流入迪芬貝克湖(Lake Diefenbaker),通過薩斯卡通及亞伯特王子市(Prince Albert),流入北薩斯喀徹溫河。

他的父親,生物學家卡斯滕·豪雅(Karsten Heuer),在尼帕溫(Nipawin)附近加入了最後一段漂流。他們繞過坎伯蘭莊園(Cumberland House),然後轉入鱘魚堰河(Sturgeon Weir River)。從那裡,棕色河水退去,他們劃入流向遙遠北方的清澈的河流。

澤夫說,那裡的景象令人嘆為觀止,湖泊擁有石灰岩海岸線,看似無盡的懸崖一直延伸到地平線。

漫長的日子變成了例行公事,他已習慣了戲水,做飯和建造庇護所。「我覺得可以終生這樣過。」

「我兩歲時,他們帶我從坎莫爾前往布雷頓角(Cape Breton)的獨木舟之旅,與作家法利·莫瓦特(Farley Mowat)會面。」

他不記得那趟旅程,但聽說了整個故事,那次旅程始於坎莫爾,經過薩斯卡通,然後,搭便車去了馴鹿湖,再到哈德遜灣,乘火車抵達魁北克,駕舟航行了最後的5,000公里。 他的母親莉安·艾莉森(Leanne Allison)拍攝了一部關於此次跋涉的紀錄片,名為Finding Farley。

澤夫認為,「我在獨木舟中感到非常舒適,正是因為我在小時候已經體驗了5個月的旅行。從那以後就經歷了更多。”

因為他父母有許多自己的曠野之旅,在一定程度上他受到父母的鼓勵和啟發。

學習

這次單人旅程也讓澤夫得到不少教訓,尤其是那些看似渺小卻非常重要的事。

船差點丟了,這教會了他要格外小心自己的裝備。有一天天色已晚,他努力想找到一個不錯的露營地。河岸非常泥濘,看起來好像被犁過。他找到了一個看似不錯的地點,就跳下船去查看,但他沒有將船拖到岸上。

當他返回獨木舟時,他所有的裝備都隨船漂離河岸。船在渦流中,馬上要匯入激流,他跑過去,在齊腰深的水中抓住了它。

他說,人們花時間沉浸在大自然中至關重要。旅途開始時,他擔心公眾對他在中共病痛大流行期間的旅行有看法,但他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實際上與世隔絕了。

澤夫說,應對如此的挑戰感覺很好,因為這使他為以後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做好了準備。

接下來的2個月,他將在獨木舟服裝店工作,直到秋天返回學校。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