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真正的經濟復甦需要回歸根本

人氣 1195

【大紀元2020年07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編譯)從目前公布的五六月宏觀數據來看,經濟復甦乏力,無論是失業率下降的速度,還是消費和投資的改善,都面臨著相當大的挑戰。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2021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預計將比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下降40%,而美國和歐元區的失業率即使在經濟復蘇期間也可能保持在高位。

迄今為止,全球應對新冠疫情危機的反應一直是由需求方推動的。各國政府推出了大規模的貸款計劃和補貼,同時各國央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注入流動資金。截至6月19日當週,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 balance sheet)占GDP的47%,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占GDP的33%。

然而,這些非常措施只產生了小的影響,因為其中大多數只是對過去幾年已經相當激進的財政和貨幣政策的補充。2019年,隨著歐元區和日本經濟陷入停滯,需求方政策的收益弱化已經很明顯。

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是,這不是需求問題,而是政府強制封鎖的結果。主要經濟體的工業結構、人才、資本和生產能力完好無損。因此,增加信貸資金和注入流動資金,對經濟增長的幫助微乎其微。

就業崗位的流失和企業倒閉的增加,主要來自經濟中經常被忽視的部分:新公司和小企業。在發達經濟體中,小企業幾乎占所有公司的50%,它們是重要的就業崗位創造者。

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小企業創造了美國50%的就業機會。根據考夫曼基金會(Kauffman Foundation)2013年的一項研究,新企業幾乎占了美國新工作機會的全部,約占創造就業總量的20%。

在學術論壇上,人們就小企業創造就業的能力展開了辯論,但沒有人否認它們之間的相關性。不可否認的是,新公司創造了大部分就業崗位,而降低失業率的關鍵因素是企業能夠生存下來。毫無疑問,企業經營的年限是創造就業的最重要因素。

一旦我們理解了小企業和持久企業的重要性,我們就可以調整經濟政策,以最大限度地發揮經濟及其復蘇的潛力。企業的規模和壽命這兩個因素,要求我們採取一種回歸基本的方法,將政策的中心放在供給方,以優化政府和央行行動的影響力。

為了激勵創建新公司,我們不能使用需求方政策,因為這些政策不起作用。稅收激勵和減輕創造就業負擔的措施是關鍵。小企業和新企業很少能獲得信貸或從央行政策中受益,因為它們沒有資產,而且大多數幾乎沒有資格獲得貸款。

這就是為什麼歐元區和美國如果想支持強勁和可持續的復蘇,就必須回到供應方的措施。正如我上週在《紓困一切的風險》(The Risk of the Bailout of Everything)一文中所解釋的那樣,如果我們將經濟淹沒在流動資金的海洋中,如果政府實施大規模的增稅措施,扼殺了新企業產生和發展小企業的可能性,那麼經濟增長的恢復可能會很糟糕。

政府專注於提供流動資金,以便讓現有的大型企業生存下去。如果引導得當,避免經濟「殭屍化」,這沒有錯。問題是,政府忽視了新企業和小企業創造就業的能力。這些政策必須旨在鼓勵新公司、初創企業的產生,同時也要防止小企業消失,尤其是當一連串的企業倒閉不是因為策略或競爭失誤而被迫倒閉時。

政府需要回歸最基本的方法,回到平衡預算和支持新企業和公司發展的有吸引力的稅收上來。將膨脹的政府預算用於補貼和目前的消費不能使經濟復蘇,這些預算不可避免地會導致增稅和經濟增長放緩。現在是時候恢復旨在加強經濟的政策了,這些政策的目的是通過謹慎的儲蓄和投資來加強經濟,而不是通過債務和魯莽的支出來推動經濟。

原文A Real Recovery Demands a Back-to-Basics Approach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擺脫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書籍。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積非成是的犯罪行為
【名家專欄】拆除歷史雕像是巨大錯誤
【名家專欄】美國騷亂下的抗議與尋找正義
【名家專欄】新一代言論審查員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衛生部長訪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鳥策略
【薇羽看世間】背叛孫中山 宋慶齡的悲劇人生
美衛生部長訪台 專家:象徵對華戰略改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