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強推數字貨幣將加速中共垮台

人氣 8291

【大紀元2020年08月28日訊】在洪災肆虐、疫情蔓延、經濟下滑等多重危機下,中共央行異常激進地推動數字貨幣。據海外媒體報道,近日,一條有關人民幣數字貨幣的消息在中國網絡上熱傳:內容是有人賣了深圳的房子,收到的卻是數字貨幣,而且不能兌換紙幣,不能兌換黃金或外匯。對此,有網友說,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太可怕了,我們以後拿到的錢數字化貨幣,不能換美元,不能換黃金,就已經失去了貨幣的屬性,和以前的糧票、布票、金圓券是一樣的。

有專家認為,中共央行此次推出數字貨幣其實就是一種變相換鈔行為,目的是想通過發行數字貨幣來迎對中美脫鉤後市場出現的惡性通貨,同時中共還企圖藉助發行電子貨幣來控制貨幣流通,從而達到維穩的目。

印度、委內瑞拉換鈔引發命案

2016年11月8日,印度總理莫迪突然宣布了一項重大決定,廢除500和1000盧比兩種大額紙幣的流通,被宣布作廢的兩種舊紙幣占到印度流通貨幣總值的86%。

這一突然決定,讓全社會都猝不及防,印度民眾蜂擁到ATM機前提取100元面額的盧比,以備日常支出所需,然而有65%的ATM機卻無法提取現金。因廢鈔導致的混亂,曾一度到了引發命案的地步。

無獨有偶,在當年莫迪廢鈔令下達一個多月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也突然宣布,停止流通面額為100玻利瓦爾的紙幣。根據委內瑞拉央行的數據,該國共有超過6000億的100玻利瓦爾鈔票,占到所有紙幣金額的48%。廢鈔令幾乎消除了一半的紙幣流通,給委內瑞拉經濟帶來的影響可想而知。

印委兩國換鈔各有說詞

令人關注的是,兩國廢鈔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印度政府給出的原因,頻繁更改,首次宣布「廢鈔」時,莫迪強調是為了切斷恐怖組織資金來源。之後,又說是為了追回貪污逃稅的黑錢,後又改稱,是為了鼓勵印度人更多地使用電子支付。馬杜羅則宣稱,這一舉動能夠打擊哥倫比亞與委內瑞拉邊境動盪地帶屢禁不絕的走私活動。

不錯,大部分印度人至今仍習慣使用現金支付,資金轉移不通過銀行,使很多貪污和逃稅及洗錢的行為無法被及時發現。通過廢鈔,印度政府想迫使那些有貪污、逃稅和洗錢行為的人通過向銀行兌換貨幣而留下記錄,自我暴露,以便政府調查取證。

但是令人費解的是,印度在停止500和1000盧比流通時,又宣布將發行新的500和2000盧比紙幣。委內瑞拉政府一方面要求民眾取出所有100玻利瓦爾的紙幣,以不斷打敗黑手黨。另一方宣布也要發行面額更大的新紙幣,從500玻利瓦爾到20000玻利瓦爾共有六種。

更大面額紙幣更便於攜帶和藏匿,不是更有利於貪污、洗錢和走私活動及資金轉移麼?如此自相矛盾的政策背後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印委兩國換鈔目的只為迎對惡性通脹

事實上,100玻利瓦爾是委內瑞拉流通貨幣中面額最大的紙幣,但由於委內瑞拉深陷惡性通脹,100玻利瓦爾在黑市上只能兌換2.5美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6年10月份預測,委內瑞拉2016年通脹率或將達到475.8%,2017年的通脹率將高達1642%。

所以,委內瑞拉此次廢鈔最主要的目的是應對高通脹環境中貿易往來及流通中遇到的現金交易不便問題。印度的通脹率也不低,近幾年曾經達到兩位數,後來超過5%。所以兩國的廢鈔目的除了打擊貪污、洗錢和走私,更重要的是為了應對市場惡性通脹。

人類廢鈔史就是一部通脹史

人類歷史上曾發生過多次廢鈔事件,遠的不說,從上世紀二十年代起,引起各國關注的就有德國馬克被廢事件,中國法幣被廢事件,津巴布韋貨幣被廢事件等。

1923年德國因發生惡性通貨膨脹,人們拒絕使用馬克,流通中曾出現大量實物貨幣,馬克曾被人們用來做糊牆紙,德國政府只能發行新馬克,以1新馬克換1萬億舊馬克,等於宣布舊馬克作廢。

1948年底,國民黨政府搞第三次幣制改革,又稱「金圓券改革」,其起因也是惡性通貨膨脹。1937年法幣問世時,100元法幣可買兩頭黃牛,到1948年末,100元法幣只能買兩粒大米,報紙還刊登了美國兵拿法幣點香菸的照片,以說明法幣形同廢紙。金圓券改革時國民黨政府當局宣布1金圓券兌300萬元法幣,等於廢除法幣。

津巴布韋的廢鈔事件完全是因惡性通貨膨脹而起。1980年津巴布韋獨立時,津元比美元還值錢,1津元可兌換1.47美元。2000年進行土地改革之後,津巴布韋政府為推動經濟增長,開始大量發行貨幣,當年津巴布韋就出現了惡性通貨膨脹,通脹率為55.9%,2001年上升到71%,2002年達到133.2%,2003年是598.75%。

為解決以幾何速度上升的通脹問題,2004年津巴布韋政府進行貨幣改革,一度讓通脹率下降到132.75%,但是2005年通脹率又竄到585.84%。2006年,津巴布韋央行發行新貨幣,抹去原來貨幣上3個零,但是當年通脹率仍然高達1281.11%,2007年達到66212.3%,2008年通脹率是2200000%。

為了應對這一局面,2008年7月30日,津巴布韋決定再次發行新貨幣,廢除舊貨幣,新舊貨幣兌換比例為1:100億,即相當於將原貨幣面值刪除10個零。

可是著了魔似的通貨膨脹率再也止不住,2009年初通脹率為230,000,000%,市場上出現了100萬億元面額的津巴布韋貨幣。面對久治不愈的惡性通貨膨脹,津巴布韋政府開始啟動廢棄本幣,使用美元和南非蘭特作為流通貨幣。

目前,津巴布韋流通的貨幣有9種:美元、澳元、南非蘭特、博茨瓦納普拉、歐元、英鎊、日元、人民幣和印度盧比。這恐怕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個放棄貨幣主權,允許多種外國貨幣同時在本國流通的國家了。

換鈔將伴隨著利益重新分配

貨幣是財富的代表,是一般等價物,在金屬貨幣時代,貨幣因有價值而流通,在紙幣時代,紙幣是因為流通才有價值。

由於紙幣發行往往會超過實際需要,而紙幣因其沒有內在價值,又不能退出流通,其結果是紙幣流通量越來越大,當紙幣流通量超過實際需要量時,紙幣的交換價值就會下降,出現物價普遍持續上漲即通貨膨脹,這是紙幣制度下常見的經濟現象。

當貨幣嚴重貶值時,人們就會選擇能被廣泛接受的商品作為貨幣替代品,例如1923年新馬克發行之前,德國民眾不願意接受快速貶值的舊馬克,就曾出現用美國奶粉或法國香水作為交換手段。

中共建政後,為消除國民黨統治時期留下的通貨膨脹後遺症,解決當時以1萬元人民幣作為記帳單位,給交易和經濟核算都帶來不便的問題,央行於1955年發行新人民幣,以1元新人民幣兌換1萬元舊人民幣,收回舊幣,流通新幣。

除此之外,歷史上發生的其他廢鈔事件基本都有風險,尤其是在經濟不穩定時進行廢鈔,會有巨大的政治風險,德國廢鈔後出現了納粹,「金圓券改革」則加速了國民黨政權的垮台。

由於500盧比和1000盧比面值紙幣占印度流通貨幣的86%,印度政府突然宣布停止使用這些鈔票,導致民眾爭相兌換新鈔,大量現金被存入銀行,銀行的資金來源因此而得到改善。廢鈔也迫使人們使用電子支付手段,這有助於改變百姓的支付習慣。

但是印度大量的日用百貨銷售都用現金支付,百姓用現金支付的習慣不是短期內可以改變的,況且印度現有的ATM機大部分都不好使,從而導致流通中現金大量減少,使得消費受到抑制,對日用百貨行業形成很大衝擊。

印度房地產業受新政衝擊更大,在印度,常見的洗錢手段就是購買房地產。印度當年約有20%的房地產交易中包含非法資金。要讓這種「黑錢 」經濟正常化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此外新政很可能推動房地產行業的重組,大型房地產企業吞併小公司的速度會加快。廢鈔新政意味著消費和房地產市場都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表現低迷,而這對銀行業來說肯定不是好事。事實上現在的印度,由於大面值紙幣被廢除,各行各業都出現資金短缺的狀況,不少工廠停產,出口減少,物價上漲壓力增大。為此,國際金融機構也下調了印度經濟的預期增長率。

委內瑞拉的情況更糟,廢鈔除了給民眾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便,也對國民經濟產生了較大的衝擊,大量商店關門,金融秩序混亂,催生了倒賣鈔票的投機活動。以至於馬杜羅在廢鈔令發出後不到一週又宣布推遲廢鈔的期限。

從上述發生的廢鈔歷史事件來看,其實都是換幣,即用新幣取代舊幣。其背景都是通貨膨脹,其過程都伴隨著利益的重新分配。

習李執政印鈔數量超過前60年的總和

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經濟規模和商品流通規模迅速擴大,經濟增長過於依賴銀行信貸投放,遂放鬆了曾經行之有效的貨幣發行規則的要求,導致貨幣大量超發。由於貨幣超發,致使人民幣購買力越來越弱。那麼,中國的貨幣超發情況有多嚴重呢?

據中共央行公布,2000年時,中國M2總量約為13萬億美元,至2008年還未達到50萬億美元,自2009年起,每年跨越一個十萬億級台階,2012年已達97.42萬億美元。截止2013年3月,中國的M2突破了100萬億美元,而到了2020年1月中國的M2已超過了200萬億美元。在短短不到7年的時間裡,中國的M2翻了一倍。也就是習李執政7年印鈔數量超過前62年的總和。

濫發貨幣引發國際信用危機

由於中國濫發貨幣操縱匯率, 2019年8月5日,美國財政部發布聲明稱,根據《1988年綜合貿易和競爭力法》第3004條,財政部長必須考慮各國是否通過操縱本國貨幣與美元之間的匯率妨礙有效的國際收支平衡調整或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下,財政部長穆努欽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這是美國財政部25年來首次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2020年1月13日,也就是在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簽署前兩天,美國財政部又宣布不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貨幣是一個國家信用的象徵,而中美一旦脫鉤,將標誌著人民幣的信用在國際上徹底破產。8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我們沒有必要與中國做生意。後來談到中美脫鉤時又說:「如果他們(中國)對我們不好,我肯定會那樣做。」

強推數字貨幣將加速中共垮台

中共央行今年異常激進地推動數字貨幣,透露出其欲借科技之力進行最後一搏。中共在數字貨幣上的「遙遙領先」,已經遠遠超出了科技創新的範疇,其激進程度更似在做最壞的打算。

用中共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說:「為了保護自己的貨幣主權和法幣地位,我們需要未雨綢繆。」不過,他的話只說出了一半真相:數字人民幣的確是中共在「未雨綢繆」,但卻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貨幣主權和法幣地位」,而是試圖為中共政權續命。可事實上,中共強推數字貨幣不僅救不了中共,而且必將加速中共垮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海風:中共政權即將崩潰的十大預兆
【十字路口】中共急推數字人民幣 藏6大詭計
謝田:中國匆忙推出數字貨幣的背後
王赫:美國重拳反制下的中共四大政策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