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共對全球的文化入侵策略

宋唐 編譯

人氣 4458

【大紀元2020年08月30日訊】8月13日,中共「孔子學院美國中心」 (Confucius Institute American Center)被美國國務院認定為中共的外國使團。蓬佩奧公開表示,該機構是「一個推動北京在美國校園進行全球宣傳及惡意影響活動的實體」。

實際上,孔子學院只是中共對外意識形態擴張的一小部分,在中共「大外宣」、「銳實力」、「一帶一路」、「人類文明共同體」、「文化走出去」等等眼花繚亂的幌子下,中共為了其政權以及意識形態不被垮台,不惜動用整個國家的資源,包括金錢、人民和所有的國家權力,以達到其目的。

關於中共的文化輸出策略,Chinascope網站(http://chinascope.org/archives/18295)發布《共產中國對世界的文化入侵》(Communist China’s Cultural Invasion of the World)的報告,對中共多年來實施了 「文化走出去」(Culture Going Global)戰略,做出了全面的分析和總結。以下是報告內容的要點。

一、「文化走出去 」啟動

1. 2008年金融危機是拐點

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現象是自由世界與共產主義政權的對抗。1990年蘇聯解體時,許多西方人鬆了一口氣,以為共產主義已經終結。但事實並非如此,中共接過共產主義的大旗,繼續與西方對抗,只是形式上更加隱蔽和精緻而已。

直到最近,美國才意識到共產中國的威脅。事實上,多年來中共一直在許多方面靜悄悄地與自由世界對抗:軍事、太空、貿易、技術、經濟、網絡、外交。除此之外,還有一種領域未受注意,那就是文化領域。

但中共對西方的文化入侵,並沒有得到太多的關注,原因在於:第一,在西方,開展文化活動的一般是在民間,政府很少直接參與。第二,由於中西方文化差異較大,西方也沒有打算用文化影響中國,促其轉變。因此,沒有想到中共會這樣做。

由於共產主義理論的基礎是無神論和階級鬥爭。其意識形態與普世價值是不可調和的。因此,從共產主義的角度看,兩者不可能「雙贏」,或者說共存。中國共產黨的終極目的,是用共產主義「新」世界取代 「舊」世界。

因此,中共在過去幾十年實行市場經濟,並不意味著它要與自由世界共存。它只是在爭取時間,積累實力,以便在時機成熟時打敗對手。

2008 年爆發金融危機,美國在經濟、軍事和政治等各方面都呈現出頹勢,自由世界遭遇嚴重危機,2010 年,中國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由於中國經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中共錯誤地認為時機已經到來,開始大談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從2009年開始,中共首次向世界推廣 「中國模式」。

例如,2009年9月29日,中共《人民日報》有篇關於福山的歷史終結的評論,文章吹噓道:「資本主義歷史還沒有結束,但它離結束越來越近;社會主義的歷史也沒有結束,它不僅在危機中堅強地生存下來,而且還被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認可」。

中共鼓吹它的「制度優勢」,這個「優勢」是它以為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能占資本主義的上風。其亮出的是以它的意識形態(黨文化)統治世界的野心。其目的是為了它所謂的意識形態安全和制度安全,為了爭取中共對世界的文化主導權。而中共系統安排它的文化走出去,那就是「征服世界」、征戰世界來了,是對全世界的文化入侵和文化戰爭。

2. 中共的兩個指導文件

中共已經認識到,在現代社會,用文化來征服對手,比戰爭更有力。「文化走出去 」,便成為中共頂層戰略之一。

「文化走出去」戰略最早是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提出來的,2010年代初,中共的兩個文件,正式確定了這一戰略。

在此戰略下,中共向世界輸出 「共產主義文化」(當中共提到中國文化或中國傳統文化時,實際指的是中共文化或具有共產主義特色的中國文化,以下同)。首先注重 「講好中國故事」,讓人們接受中共的片面之詞,進而接受 「中國文化」。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積累自己的軟實力,最終獲得國際話語權和文化、意識形態的主導權。

在試圖理解北京的 「文化走出去」戰略時,必須牢記的是:中共並不希望與世界其它國家共存,而是希望對所有其它國家擁有主導權。

第一個指導性文件是2011年10月18日由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中共通過《關於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它列出了 「在世界範圍內弘揚中國文化」的方法:

要全方位「參與世界文明對話」,要「創新海外宣傳方式,提高國際話語權」,明確提出開展 「文化走出去」戰略,支持中共官媒海外擴張,要在海外建設中國文化中心和孔子學院,尤其要利用「海外華僑」和「海外青年」等等。

這個文件基本制定了中共意識形態輸出的方法與戰略。

2013年11月12日中共通過了第二個指導性文件《關於全面深化改革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其中的文化部分,把「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和話語權建設,推動中國文化走向世界」作為目標。

二、「文化走出去」輸出的到底是什麼「文化」

文化在共產主義理論中要求有很高的地位,是其欺騙民眾、維護其統治的重要基礎。

2013年中共十八大報告上,將文化列在了在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生態文明體制、黨的建設,六大任務中的第三位。

與人們對文化的普遍理解不同的是,中共把文化作為祕密武器,在中共與自由世界奪取世界過程中,為了贏得這場戰爭,一切都可以用,一切都應該用。因此,在中共眼裡,文化不僅僅是人們創造或承傳的一種藝術、習俗或社會形態,而是一種的有力武器。

2012年2月,中共民進黨在提交中共文化部的一個提案中寫道:「我們認為,『文化走出去』戰略既是一個文化戰略,更是一個政治戰略,是中國(中共)參與全球化時代話語權爭奪的重要舉措,是在『非傳統安全』成為國家主要安全威脅的背景下,維護中國(中共)『文化安全』和『意識形態安全』的重要舉措。」

中國共產黨的文化戰略很簡單:「文化走出去」,就是輸出紅色文化 」,或讓共產主義思想走向世界,目標是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來統治世界。而輸出這樣的文化,最後的結果是讓全世界都受共產思想毒害,用黨文化把人變壞。

《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一書中,有一個很形象的比喻,一個惡棍,想要別人改變對自己的看法,第一種方法是,改變自己,變成好人。第二種是,給別人洗腦,讓別人認為自己不是惡棍。第三種方法是把別人也變成惡棍。第二種和第三種方法,就是中共推動「文化走出去」的重要考量。

通過幾個例子,可以看清中共輸出的到底是什麼文化。

1. 宣傳共產主義思想的芭蕾舞

北京派出了 「紅色娘子軍」芭蕾舞表演團,到華盛頓特區、紐約、馬德里和墨爾本等西方城市演出。傳達主要信息是:農民生活悲慘,是因為「階級敵人」地主在剝削他們;共產黨來了,是農民的救星,解放了農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被解放的農婦們拿起槍來,殺死那些 「階級敵人」 。

在這個節目中,並沒有任何中國傳統文化的內容,而是對中國共產黨的讚美和對其 「階級鬥爭 」理論的宣傳。

2. 讓海外記者「講中國(中共)故事」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中共統戰部下的一個 「非營利組織」,每年都會組織一批海外華文媒體的新聞記者到西藏採風。對外國記者來說,到西藏採訪比到朝鮮還難。不過,這十幾名記者的行程很順利,當地中共官員也接待了他們。

此行的目的是,支持國家的反藏獨工作,特別是海外反藏獨勢力的工作,鼓勵這些媒體的管理者 「要把中共宣傳好好傳播,讓海外華人感受到 「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西藏絕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參觀結束後,一位記者寫道:「見證了(西藏)這樣一個貧窮落後地區的重生,意義重大」。另一位記者寫道:「藍天之下,是任何人都能輕易獲得的宗教修行,平安、世俗的寺廟,築起藏族人心中最幸福的世界」。

3. 教育交流,貫徹中國共產黨的意志

北京與美國高校開展了許多交流合作項目,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的一份報告指出,這些交流旨在 「在美國校園裡推動中國的政治宣傳和(中共式)教育文化」,「很多美國人都把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舉動,看作是一個競爭者的舉動,旨在創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相悖的世界」,並在學術界的頭腦中,灌輸對共產中國的 「正確 」態度。

報告列舉了一些中共的蓄意行動:

向大學投訴邀請敏感話題的演講者及相關活動。

施壓或引誘工作敏感的大學員工。

基於政治理由,要求員工改變涉及敏感內容的語言或教學材料。

干擾和辱罵參與大學其他成員對中共的評論。

向大學施壓,取消涉及敏感內容的學術活動。

恐嚇、辱罵或騷擾大學社團的其他成員。

4. 孔子學院必須與中共保持一致

孔子是中國偉大的哲學家,中共在文革期間批判過他,但在過去的20年裡,借用他的名字的一個漢語 「教學與交流」計劃:孔子學院,卻在世界遍地開花。

不過,孔子學院目的不是傳播純正的中國傳統文化,而是傳播中共的意識形態。正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所言,「用教中文的藉口,一切都顯得合情合理。」

孔子學院受中共的嚴格控制,教師在被錄用之前,會受到嚴格的政治審查。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孔子學院教師Sonia Zhao說,中共自1999年以來禁止法輪功 以來,法輪功修煉者不允許在孔子學院工作。

「他們確實告訴我們,不要談論(西藏問題或其它敏感話題)。如果學生堅持,你就想換個話題,或者說一些中共願意聽的。」

5. 長臂伸向好萊塢

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一篇《中國正在控制好萊塢》(China is taking control of Hollywood)的報導稱,中國龐大的電影市場以及對電影的資助,對好萊塢影響巨大,告訴好萊塢該拍什麼,該說什麼。

中共不僅對在中國大陸放映的好萊塢電影進行審查,對觀眾為美國人的好萊塢電影也進行審查。因為美國的編劇和製片人,為了避免中共審查,已搶先一步,開始寫一些能夠通過中共審查的劇本。

與「一帶一路」相表裡

「一帶一路」(BRI)名義上是幫助沿路國家發展經濟,實際上是中共想打造一個自己的經濟圈和勢力範圍,用「中國製造」標準讓「一帶一路」國家產生依賴,最終建立起一套中共的核心價值觀為基礎的世界新秩序。

「一帶一路」也為中共實施 「文化走出去」找到了一個平台,最終將把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植入這些國家,確保中共對這些國家的長期影響力。

2015年3月28日,中共國家發改委等發布《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展的願景與行動》,要求廣泛在「一帶一路」沿線各國開展文化、學術、媒體等交流。擴大交換生項目,每年向沿線各國提供1萬名政府獎學金名額等。

2016年12月30日,文化部發布《「一帶一路」文化發展行動計劃(2016—2020年)》,列出了北京具體行動計劃,包括打造劇院、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藝術節、藝術院校六大 「絲路國際聯盟」,在夥伴國設立中國文化中心,開展大量的文化交流和旅遊活動,幫助培養800名漢學家等。

有意思的是,馬德里皇家劇院作為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的成員,取消了神韻藝術團2019年1月演出。中共西班牙大使呂凡承認,他曾親自向馬德里皇家劇院施壓,提醒西班牙劇院是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的成員,並以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為誘餌,說服劇院要 「考慮政治影響」。

三、「文化走出去」的政府行動

由於 「文化走出去」是中國共產黨的頂層戰略,為實施這項戰略,中共的國家機器再次全面開動。

1. 中共國家機器再次馬力全開

為了配合實施「文化走出去」,中共各大機構也開始分工協作。如中共宣傳部,主要負責在宏觀上指導中共精神產品的生產。中共文化和旅遊部是中共對外文化交流的主要執行機構。中共國新辦的職責是 「推動中國媒體對外解釋中國,引導和協調針對中國的新聞報導」。

中共商務部也參與中國文化企業海外投資和組團到海外演出。中共財政部和中國人民銀行,為中國文化企業的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為海外投資提供外匯支持。

中共外交部通過其駐外使領館,支持中國演出團體和文化交流項目。中共信息產業部支持動漫和其它IT娛樂產業。

中共教育部在海外教授漢語,並提供獎學金,讓其它國家的學生進入中國大學學習。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僑辦)向世界各地派出演出團,並向華僑華人進行宣傳等等。

2. 政策出台時間線

2009年7月22日,中共國務院通過了 《文化產業振興規劃》,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計劃,標誌著北京開始積極進行文化輸出。該文件允許非政府資本和外資投資文化產業,並為文化出口提供政府補貼和金融支持。

至此以後,中共多次發布中央文件,推動其計劃,如2009年7月的《關於深化國有文化演出團體改革的若干意見》,2010年3月的《關於金融支持文化產業振興的指導意見》,2010年8月的《支持廣播電影電視節目出口重點企業合作協議》等等,不一而足。

2011年4月20日,中共新聞出版總署發布了 《十二五時期新聞出版業發展規劃》,該規劃要求 「打造一批能夠參與國際競爭的大型傳媒集團和供應鏈企業」。並提出了到2015年出版物產品出口4,200萬美元,數字出版物產品和服務出口10億美元的目標。

2012年9月21日,中共商務部等發布《2011—2012年文化出口重點企業和重點項目名錄》,列出國家重點扶持的文化企業。

2014年3月3日,中共國務院印發《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海外文化貿易的意見》,鼓勵各類企業收購海外媒體、文化企業等,並提供金融、稅收優惠。

2014年3月17日,中共文化部、中國銀行、財政部聯合發布 《關於深入推進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見》列舉了多項對文化企業的金融支持機制。

2017年5月7日,中共辦公廳等印發了《「十三五 」時期國家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要利用民間力量和海外華人參與文化交流,鼓勵企業參與海外中國文化中心和孔子學院建設,鼓勵企業投資海外文化產業。

四、「文化走出去 」的戰略實施

北京為實施 「文化走出去」戰略,調動了從國家權力到私人企業等多種資源。

1. 進展情況

大衛‧尚博(David Shambaugh)在2015年《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上發表的文章《中國的軟實力推進》(China’s Soft-Power Push)一文中指出:「中國(中共)的外交和發展計劃,只是一個更廣泛的議程的一部分,其目的在於增強其在媒體、出版、教育、藝術、體育和其它領域的軟實力。沒有人知道中國(中共)在這些活動上花費了多少錢,但分析人士估計,中國(中共)每年用於『對外宣傳』的預算,大約在100億美元左右。相比之下,美國國務院2014財年在公共外交上的支出為6.66億美元。」

中共高度重視文化娛樂產業的海外投資。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 「中國全球投資追蹤」(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在2005年至2011年的7年時間裡,中共在娛樂業的海外投資為12.2億美元。在接下來的7年時間裡即2012年到2018年之間,這個數字增長了40倍,達到477.7億美元。

在北京的官方文件中,經常提到的 「文化走出去」的另外兩個手段是,在海外設立中國文化中心和孔子學院。截至2017年底,北京已在5大洲建設了35個中國文化中心, 其目標是在2020年之前建立50個中心。

截至2018年底,北京6大洲154個國家和地區,已建立孔子學院548所,孔子課堂1,193個。漢辦力爭到2020年建立1,000所孔子學院。

2. 特徵

北京的 「文化走出去」戰略呈現出幾個特點。

首先,由於中共的動員,這是一場全民運動,大大小小、國有或民營的團體,都熱衷於海外演出。同時,能夠到海外演出,也能提升演出者的資歷,因此,很多公司或個人情願少賺錢,甚至自掏腰包來獲得演出機會。

其次,「文化走出去」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賺錢。北京把它放在政治層面和國家安全層面上考量,以整個國力作為後盾全力實施。

中共為文化企業走出去,提供了很多資金支持和刺激措施,包括政府資金、稅收減免、政府補貼,以及大量的個人表彰和酬勞。

即使沒有經濟上的優惠,中國的很多企業也會這麼做。因為中國企業需要與中共的立場一致,在很多情況下,他們自願向世界 「講好中國故事」,因為日後可以得到中共這樣或那樣的「回報」。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中國私人企業開始大舉收購海外媒體,幫助中共「講中國故事」。如,馬雲在阿里巴巴收購了《南華早報》。美國DMG集團的創始人之一肖文閣,是中共將領的兒子,收購了台灣東森電視,等等。

第三,「文化走出去」是中共企圖占據國際話語權,為了包裝便於海外接受,中共官媒聘請了很多西方新聞記者和主播。

中國文化企業也學習西方文藝團體在劇本、舞台設計、表演、培訓、營銷、商業運作等長處。比如,北奧集團是一家大型文化/演藝/體育公司,與中國國家大劇院合作,引進英國流行的演出《戰馬》(War Horseto)創作了中文版。北奧還與法國一集團合作,共同開發了節目《紅線》(Le fil Rouge),並在法國巡演。

3. 方法

中國共產黨推動了 「文化走出去」 的整體戰略。政府在這一戰略的資金投入和實施過程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遠遠超出了美國或其它西方國家的能力和想像。

政府的參與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種方式:

政府提供資金支持和補貼

2010年8月,新聞出版總署與中國進出口銀行簽署了 「支持文化出口重點企業和項目合作協議」。在5年的合作期內,中國進出口銀行計劃提供不少於200億元人民幣或等值外幣(30億美元)以上,支持重點文化企業和項目開拓國際市場。

中國銀行和工商銀行也在同一時間,簽署了類似的協議。

2016年,中國國內演藝市場規模為469億元人民幣(70億美元),其中政府補貼占四分之一,即120億元人民幣。

開展政府間文化交流活動

北京安排了許多藝術團參觀、文化年活動、藝術節、古玩展,以及與其它國家的大型主題演出。

中共國務院僑辦於2009年啟動了 「文化中國、四海同春 」演出節目,每年中國新年期間派團到海外演出。到2018年,已派出69個演出團到5大洲144個國家演出。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2008年開始組織「親情中華」文化交流活動,其演出團體曾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10年內舉辦了九百多場演出,此外,以 「擁抱中國」為主題,還組織了其它活動,如藝術展覽、演講比賽、寫作比賽、中國遊等。

其它的文化交流,比如,2017年和2018年,北京和摩納哥有一個文物的展覽交流。摩納哥舉辦了(中國)故宮文物展,中國舉辦了摩納哥格里馬爾迪王朝(Grimaldi Dynasty)文物展。2018年,四川省成都市舉辦了龐貝文物展,意大利那不勒斯舉辦了老四川文明展。

建立文化產品和服務交流聯盟

北京以「一帶一路」的名義,還組建了八個文化交流的國際聯盟。

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2016年10月在北京成立,現有來自2個國際組織、全球37個國家和地區的107個成員單位。

絲綢之路國際衛視聯盟:2017年6月在西安市成立。

絲路電視國際合作共同體:它有75個成員單位。

絲綢之路國際圖書館聯盟:成立於成都市,2018年5月有24家成員館。

絲綢之路國際博物院聯盟:成立於2017年5月,現有成員單位158家,其中國際組織47家,國內組織111家。

絲綢之路國際美術博物館:2018年6月在北京成立,在18個國家和地區設有藝術館和重點藝術機構。

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聯盟:2017年10月在上海成立。

絲綢之路大學聯盟:2015年5月在西安成立,擁有來自38個國家和地區的150名大學會員。

中共使領館的宣傳

中共使領館積極支持參與,在駐在國舉辦演出和文化交流活動。2014年中共文化部、財政部聯合發布了《關於推動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要 「充分發揮駐外使領館文化處(組)、海外中國文化中心等的作用,協助特色文化企業了解和分析境外文化市場動態,拓展境外營銷網絡和渠道。」

如,2018年,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官員出席了二十多場來自中國的表演團的開幕式演出並發表講話。

中共官媒海外擴張

與西方國家不同,北京有很多官媒,這些媒體公司在向世界擴大和傳播中共聲音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中共央視1992年開始與亞太國家合作,1996年擴展到歐洲,1997年擴展到非洲,1998年擴展到美國。2012年,中共央視在華盛頓特區的演播室推出了 「CCTV美國」。

中共國際廣播電台(CRI)於2009年在紐約大都會區開始中文廣播。

英文《中國日報》於2009年出版了美國版《中國日報》。

新華網絡電視(CNC)於2010年成立,同年推出英語頻道,試圖建立一個與CNN或BBC媲美新聞網絡。

新華社從2011年開始在時代廣場打廣告。

2016年12月31日,北京推出了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作為一家多語種、多平台的媒體機構,在電視和網絡上同時運營。CGTN總部位於北京,製作中心位於內羅畢、華盛頓和倫敦,招來一支由世界各地的專業人員組成的國際團隊。CGTN的6個電視頻道:英語、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俄語和紀錄片,在全球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播出。

2018年3月21日,北京又創建了一個媒體超級媒體「中央廣播電視總台」(CMG),由中共央視、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和CGTN合併。一般稱之為「中國之聲」,任務是更好地把中國故事講給世界。

2004年4月,中國對外演出公司(CPAA)和中國對外藝術展覽中心,合併為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有限公司(CAEG),這是 「中國唯一一家在世界範圍內、開展演出和展覽業務的國有中央文化企業」。它是 「中國最大的國際演出和展覽進口商,也是世界最大的中國演出和展覽出口商」。

鼓勵文化企業海外投資

北京推動中國娛樂和文化企業海外投資。雖然這些投資和收購大多是由個別公司完成的,但正如我們在前面所解釋的那樣,不可能說這些行為是純粹的公司決定,完全不受北京的影響。

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的 「中國全球投資追蹤」,中國對娛樂業的海外投資經歷了三個階段。從2007年到2011年,年投資總額不到5億美元。從2012年到2016年,每年躍升至20億—30億美元。2017年和2018年,這個數字進一步飆升至七十多億美元。

2012年以來,萬達集團斥資近百億收購傳奇影業、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卡麥克影業集團(Carmike Cinemas)、金球獎頒獎典禮製作方DCP集團等公司,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影院,這些收購都有北京方面的支持。據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到2016年,萬達至少借了100億美元,大部分是向中國銀行借款。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無論萬達集團多麼強大,被中共不喜歡後,馬上就走下坡路。在2017年和2018年,萬達被迫將其核心的房地產業務大部分廉價出售。這說明,是政府而不是企業本身,也不是市場,決定了中國私人企業的成敗。

我們正在看到,中共正在全世界進行文化入侵,全世界的每一個政府和人民都要醒悟,認識到中共緩慢而穩定的滲透,避免我們成為共產主義的附庸。#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盛雪 :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談兩岸轉型正義 學者:中國須先民主轉型
哲學博士凌曉輝談共產主義危害
文武:美聯俄反共的形勢或會形成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董經緯兩個報導 哪個是真的?
【秦鵬直播】一個董經緯兩表述 拜習會啟動?
【首播】前軍報記者:經歷六四 認清黨軍
【拍案驚奇】台山核洩發酵之際 核電專家突跳樓
【小宇宙傳說】巨人現身?世界各地的巨大腳印
【財商天下】核洩漏疑雲 背後藏神祕股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