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盧俊宇:滙豐親共 料被罰款

人氣 861

【大紀元2020年09月02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採訪報導)近期,英國滙豐銀行(HSBC)拒絕了親民主派的香港壹傳媒集團(Next Media)數名高層使用其信用卡及個人銀行帳號。8月2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批評這一行為,指其保留因壓制香港自由而受到制裁的個人帳戶,卻關閉那些尋求自由的人的帳戶。蓬佩奧說,「自由國家必須確保公司不被中共利誘,從而協助其政治鎮壓。我們隨時準備幫助英國政府及其公司抵抗中共欺凌,並堅守自由。」

在幾個月前,滙豐銀行亞太區首席執行官王冬勝在街頭「撐國安立法」的站點簽名拍照,稱立法為「正確方向」云云;去年12月,滙豐亦曾取消支援香港示威被捕人士的「星火同盟抗爭支援」銀行戶口。

匯豐銀行為什麼不遵從美國指令,停止與被制裁官員的業務往來,反而站在中共一邊,打壓親民主派人士呢?這會產生哪些影響和後果?

匯豐前恆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屯門區區議員盧俊宇接受《珍言真語》熱點直播欄目採訪時表示,匯豐亞太區的行政總裁王冬勝親共,而匯豐銀行的業務核心在香港和內地,其違反了美國法令,預計將被罰款和限制業務。匯豐管理層中鷹派和親共派角力,從長遠來看,最終不得不跟從美國的指令。

匯豐亞太區王冬勝親共 銀行中港客戶多於英國

盧俊宇分析,滙豐站在中共一邊,有政治和業務兩方面原因。它擔心,如果不和香港政府或中共有一個密切的關係,會對他們的核心業務有很大影響。

「王冬勝先生的背景,大家都知道,一方面與內地的關係非常密切,另外也是「一帶一路」委員會的成員。甚至大家不要忘記,他之前竟然高調地支持國安法,等等的事情,很明顯表明,王冬勝有政治傾向性,是支持中國那邊,中共那邊的。」

「第二,我查詢了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滙豐集團的周年報表,原來在香港,加上內地的總客戶戶口總數量,其實已經大於匯豐銀行在英國當地的戶口數量。這反映出什麽呢?原來匯豐銀行的業務,很大部分的盈利,或者他業務的核心,放在了香港和內地的市場,甚至多過了在英國本土的生意。」

立即制裁匯豐可能性小 美料將罰款或限制業務

8月7日,美國公佈制裁11名中港官員。根據《香港自治法》,二級制裁(即金融制裁)名單將在其後30至60天內公佈,也就是不晚於10月6日公佈。蓬佩奧此次公開點名滙豐銀行,會不會對匯豐的某些人或公司有影響?

盧俊宇表示,客觀地説,立即制裁匯豐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匯豐真的被制裁,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一個骨牌效應,會導致全世界經濟金融界的崩潰。全世界各國政府,美國財政部、美國不同的銀行,都和匯豐有往來,投資存款,諸如此類。

「萬一滙豐被制裁,我想美國本身都是一個很大的輸家。」他說,「美國和匯豐現在是一個Trigger,大家互相角力的情況。可能匯豐的立場是想,你都不想我死的,我可能自然就不用怕,不用全聽你所說的話。掉過頭來說美國,你也不能不給我面子,是不是?我現在做了這麼高調的國際式的,消息上的制裁,你竟然不聽我的話。」

盧俊宇分析,美國可以預料的動作有罰款和業務限制,這是美國財政部,從以往到現在都比較多用的一個舉措,比如某一些市場不給滙豐去參與,有限制地逐步將行動升級。

「當然,我也很相信的就是,匯豐中長遠來說,都不得不去跟從美國有關的法規。我相信現在在匯豐的管理層裡面都有兩派,一派是鷹派,一派就是王冬勝的這一批,就是比較親中這一派,他們兩方面的角力。」

匯豐和金管局差別對待民主與親共派

盧俊宇指出,現在的問題是,對於被制裁人士,匯豐不執行美國的指令;而對於爭取自由民主的人士,匯豐竟然執行過分的指令。作為大的國際性企業,要有企業道德和企業管治,這是必須給公眾解釋清楚的。

「其實銀行是有一個責任,監察防止洗黑錢或者金融犯罪的一個責任。但是究竟這個責任,我們看到的是,為什麼只對民主派實施這個責任?而對親中和一些建制派的財團或政團,有沒有採取同一個標準?現在在我們市民的眼中,感覺不到是同一把尺。」

他披露,一年裡有不少的民主派朋友反映,在香港開銀行戶口有一些困難。無論是社團或者企業,公司或者於私人,種種原因。

「往往都是用到防止洗黑錢的條例,或者盡職檢查,諸如類此的一個原因。」他說,「這個責任在到金管局那裡。金管局其實有沒有一個清晰的標準,對於政治相關人物或企業機構開戶口清晰的指引呢?而不會令到有一個那麼大的灰色空間地帶,令銀行可以選擇性地開戶口。」

子公司被制裁影響母公司 中交建可能成華為第二

8月26日,美國商務部將24家中資企業列入制裁「實體清單」,包括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中交建)旗下5家子公司,它們將不得購買受管制的出口產品,除非獲得美國政府許可。

盧俊宇指出,上市企業子公司被制裁,影響會延伸到母公司。被制裁的上述機構,不能夠和任何其它企業有往來,它的母公司中交建也不可以和美國有往來。因此,中交建是否能夠在香港的證券交易所上市,是否可以正常運作,有銀行戶口,這個都是有很大的保留。他認為,中交建非常有可能成為華為第二。

「其實今天也有一些消息人士說,中交建一些子公司的戶口有可能會被call loan(收回貸款),甚至被凍結戶口,甚至連發工資都不行了。如果子公司有這種情況,我相信母公司也會是這種情況。」

中交建對香港息息相關,香港機場第三條跑道的建築商就是中交建。「現在會不會爛尾呢?政府之前注資那麼多進去,建了一半後,又要找另外一家公司去處理,以前的結構是否安全呢?或者之前的錢finance(融資)了,資金去了哪裡?怎麼去查呢?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需要修補的問題。」

投資中企要看管理層背景和風險指數

越大的國企,背後的脈絡越和「黨」有關係。未來市民如果想在這些公司投資,盧俊宇建議,除了一定要很清晰它的業務和將來的業務,還要清楚管理層是什麼人。而中資企業一定是有很多幹部、黨委書記在管理層。第一,他們的資金和交易是否乾淨?第二,客觀地説,在銀行界做企業,連內地的核數師都不相信,而核數對一個公司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一家公司的價值,它的生意額,其實很依靠一個獨立的第三者的核數師去引導投資者,去知道最新的情況。所以,其實也要去看每一家上市公司的核數師,他的聲譽是哪個水平。」

「最重要的還是大家要看周年的報表裡面,究竟有沒有一些風險指數。」他補充說。

中長遠擺錢在匯豐仍然安全

對於觀眾提問,存在匯豐的錢是否要轉到其它銀行,盧俊宇表示,暫時仍然都可以保持安全,大家都可以中長遠擺錢在匯豐。

「美國和匯豐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匯豐有事,全世界沒有一家銀行可以置身於外。」他開玩笑說,「除非你說把現金擺在自己的抽屜裡,否則,我暫時覺得放在匯豐銀行的資金,仍然還是可以信賴的。」

匯豐如被制裁沒人會收購

有觀眾問,如果滙豐被制裁,美國的銀行有沒有可能收購。盧俊宇表示,如果被制裁,沒有人會想收購它,因爲這是一個非常不值錢的交易,有很大的風險。「萬一匯豐被制裁,其實不能夠短時間解除制裁。會不會買這麼大的一個負資產,我相信有錢都不會這麼做。」

至於匯豐在香港的業務,會不會賣給大陸或中資,盧俊宇表示,短期不可以預示,「因為滙豐,英國那邊始終有一個很大的控制權,如果英國將匯豐的香港業務賣給大陸,其實是一個國家層面的事情,我想這個不會這麼短時間內可以預料的到的。」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快必:港人不怕 共產黨就怕了
【珍言真語】潘東凱:不准選舉 全民檢測有陰謀
【珍言真語】林匡正:跳出中共圈套 爭取選舉
【珍言真語】蔡詠梅:大佛洗腳天下亂 末代徵兆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