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後的決鬥》影評:羅生門案件 由比武審判解決

文/蔡宜霖

《最後的決鬥》劇照。(迪士尼提供)
人氣: 12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0月17日訊】貴族、騎士間的比武,是古代歐洲常見事務,然而這並非永遠都是單純的競技層面,有時甚至還與司法審判畫上等號,也就是所謂的「比武審判」。電影《最後的決鬥》(The Last Duel)便以中世紀法國的一場比武審判為題材,營造出具有「羅生門」色彩的故事。

故事的舞台為14世紀末的法國,男主角尚·德·卡魯日是一位法國的騎士,他與同為貴族階層的賈克·勒·格里斯曾為關係密切的摯友,然而兩人的友情卻因種種原因逐漸走樣。一起社會案件更讓兩人的關係徹底決裂,尚的妻子瑪格麗特指控賈克某日趁尚不在家時,強行入內並侵犯了自己;然而賈克則辯稱兩人是合意通姦,強暴的指控為莫須有。尚選擇相信妻子,於是訴諸比武審判來為瑪格麗特討公道。

電影採用一種常見的敘事手法,一開始就先將重頭戲——比武審判帶入觀眾眼前,往後才將時間線往前推,以倒敘的方式闡述這場生死決鬥的背景。就首幕戲的詮釋而言,能夠合理地透過儀式過程,讓人對比武審判的部分資訊有基本概念。這場比武女主角瑪格麗特雖然由丈夫代打,不必親自下場,但就戲份安排與鏡頭語言而言,亦足以讓觀眾明白這位角色在事件中的高度分量。

最後的決鬥》劇照。(迪士尼提供)

三大視角 共同建構同一故事

《最後的決鬥》往後分別透過尚、賈克、瑪格麗特三位要角的視角,來闡述比武審判前的種種來龍去脈。嚴格說來三人其實共同經歷了諸多事件,但電影在敘事層面上,能夠避免以過於重複的形式來闡述相同事件。此外,更能透過個人視角的不同或細節刻劃的區別,讓人看出相同事件在不同視角下的微妙差異,讓細細品味這些劇情細節的不同,成為一種觀影樂趣。

本片首先以尚的視角為出發點,相關戲碼能夠在角色關係的層面給予良好塑造,能夠以有說服力的方式,詮釋尚與賈克兩位要角的關係變化。兩人從關係良好的摯友,到關係逐漸走樣,這自然事出有因,電影就劇情的安排而言,亦能夠合理的體現此一面向。

《最後的決鬥》是以中世紀的歐洲為時空背景的作品,首先登場的尚視角,也能做到具體的鋪陳時代情況,如封建制度的情形,尚與賈克除了得為國王服務外,還有一位伯爵作為他們的貴族領主,得向伯爵繳納租金。部分戲碼也能體現中世紀的諸多面向,例如職位在家族間世襲被視為理所當然,要是破例勢必引發重大衝突;對貴族男性而言,參與大大小小的戰鬥更是家常便飯。諸多情節能夠在發揚時代特色之餘,同時創造如戰鬥等層面的觀賞性。

《最後的決鬥》劇照。(迪士尼提供)

成功刻劃傳統婚姻的良好面向

尚迎娶瑪格麗特,在片中亦成為有看點的內容。電影對此的闡述同樣能貼近古代情形,「自由戀愛」在兩人的認識彼此的過程中並不存在,是典型的貴族聯姻形式。現代人或許對這種婚姻嗤之以鼻,但本片仍能透過諸多婚後生活的戲碼,體現良好的夫妻關係未必要以先經歷自由戀愛為前提,懂得互相尊重已能成為正面基礎。相關元素的刻劃,能夠發揚傳統婚姻如今已不被當世所理解的正面面向。

緊接著登場的為賈克的視角,《最後的決鬥》的詮釋也能夠體現前後對比的趣味性,一些賈克與尚共同經歷的事件,但過程中卻蘊藏細節差異,已能初步體現人各說各話、因此產生羅生門的初步面向。部分戲碼則能突顯角色關係,能明確地表現出,賈克與尚兩人與伯爵領主的關係親疏之別,並以此為基礎塑造出有衝突感、有戲劇張力的情節,提升作品的可看性。

羅生門案件 無礙負面角色的確立

就角色的個人形象而言,早在羅生門的強暴案發生前,就能體現賈克一角在男女關係上絕非正人君子,其花名在外的風流作風得到具體詮釋;加上其就算未曾犯下強暴的罪行,至少也坐實了與人妻通姦的重大汙點。因此,儘管強暴案屬於羅生門,但就角色形象而言,賈克的負面定位已較鮮明,足以起到扮演反派角色的作用,往後的決鬥也因染上正邪交鋒的色彩,變得更有力度。

《最後的決鬥》劇照。(迪士尼提供)

就瑪格麗特的視角而言,電影的詮釋能進一步補充此前的婚姻面向,兩人從締結婚約到婚後的種種過程,得到更為全面、飽滿的塑造。以妻子的角度刻劃婚後生活,則能扎實地體現貴族夫人生活的諸多內容,如持家能力、為丈夫分憂代行部分職責,均是重要層面。就情節的安排而言,可透過貴族妻子的角度,進一步豐富古代社會的世界觀鋪陳。

有關強暴案的發生,在賈克的視角時《最後的決鬥》就曾闡述過一次,切換到瑪格麗特的視角後,許多過程的大方向儘管有一致性或重複性,但在細節的刻劃上能夠體現微妙區別。如瑪格麗特在過程中掉了鞋子,呈現的形式就大有不同,能夠以此為基礎刻劃強暴案與偷情案的差異性,同時深化羅生門的色彩,在敘事層面上展現導演的出色功力。

在比武審判前,這場案件便鬧上了法庭,電影也讓尚、賈克、瑪格麗特三位當事人與要角,得到各抒己見的機會,過程中能透過角色的各說各話,以及人證證詞的不利等面向,讓衝突感與戲劇張力得到提升,並讓這起事件為何走向比武決鬥,得到較合理的闡述。

《最後的決鬥》電影海報。(迪士尼提供)

比武決鬥 展現高手過招的力度

就最終高潮而言,《最後的決鬥》的場面刻劃足以對得起觀眾的期待,交鋒過程涵蓋了馬背上的長槍比武,以及雙雙落馬後的劍鬥。馬背上的互相衝刺能夠藉著鏡頭的調度與駕馭,營造良好的視覺張力。落馬後的劍術大戰,更扎實地體現兩大高手過招的強大力度與激烈感,武器交鋒時的一來一往,均相當牽動人心。過程中更包含了足夠的曲折,勝負天平隨時可能往不同方向傾斜,能夠將勝負的懸念緊張感延續到最後一刻。

比武審判的結果是否能代表羅生門案件的真相,或許比較見仁見智。但《最後的決鬥》對於時代背景的闡述、案情的刻劃、比武決鬥的場面塑造,均達到上乘水準,足以成為一部故事性出色,且富有懸疑性的古裝劇。◇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