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21市選】尖銳務實──專訪埃德蒙頓市長候選人尼克爾

埃德蒙頓市長候選人邁克.尼克爾(Mike Nickel)。(邁克.尼克爾提供)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0月07日訊】(記者平山報導) 「我不玩政治遊戲。我不是只拿錢不幹活、只講空話的政客。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的真實想法,都會認真落實。」 埃德蒙頓市長候選人邁克.尼克爾(Mike Nickel)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

尼克爾認為埃德蒙頓面臨的最大挑戰有三個方面:社區安全、市政府管理層太多、市政項目管理失控
第二個和第三個挑戰造成巨大浪費,導致物業稅一路升高。在過去的 20 年裡,物業稅增加了三倍,但埃德蒙頓人並未得到三倍的服務, 市民們「繳了更多的稅,得到了更少的服務」。尼克爾的目標是將物業稅降低3.5%。

社區安全

他說,沒有社區安全人們就不做生意,市府就沒有財政收入。埃德蒙頓市中心尤其是唐人街不安全,這個問題與如何妥善地處理無家可歸者密切相關,僅僅給他們提供住宅解決不了根本。有些人存在心理健康疾病,有些人經濟上不能獨立,每個人的情況不同,處理的方法也不同。但確定的是,市中心需要更多的警察來維持治安。

談到社區安全自然會涉及到濫用毒品問題。埃德蒙頓市中心有三個監管毒品注射中心,大部分位於或靠近唐人街。尼克爾明確反對監管毒品注射項目。有人認為該項目可以減少過量死亡,尼克爾認為這是一種短見,解決之道是是減少癮君子,使毒品上癮的人徹底戒毒。「癮君子太多了,唐人街再也容不下了,他們毀壞了唐人街,這不可接受,從個人道德和做生意角度都不可接受。」

市政府管理層太多

埃德蒙頓面臨的另一個最大挑戰是市政府管理層太多。2000年左右,市政管理層僅有4層, 現在大多數部門有 7 ~8個管理層,有的甚至是 9層。擁有如此龐大的管理團隊,市府每年仍要花費近 1.3 億加元的顧問費。

尼克爾說有一次他去市政大廳,要求提供一張市政管理結構圖,結果做出來的圖長7英尺,寬6英尺。他一層層地數,部門經理、戰略協調員、聯絡官員……每一層都有輔助人員和預算。「如此臃腫的機構,自然效率極低。」他主張兩層平面管理,他曾與一些工會領導人討論計算過,僅靠削減市管理層數量,每年就可節省5,000萬加元。

談到如何減少管理層,尼克爾說當年克萊因(Ralph Klein )一上任省長,就削減了10%的頂層管理人員,自己不會這樣做,他會根據是否有價值決定管理人員的去留。這個過程將是完全透明的。

市政項目管理失控

市政項目管理失控是個老問題,幾乎所有的市政項目都超過預算。尼克爾主張成立獨立的項目管理辦公室,將設計和施工分離,讓承包商競爭,依靠市場而不是依靠官僚制度來管理。這樣做可以降低10%~15%的項目成本。他說這不是拍腦袋想出來的,而是一些工程師和工會討論研究的結果。
尼克爾稱,通過消減管理層次和加強市政項目管理,可以將物業稅降低3.5%。

新選區命名

去年12 月市議會通過了新的選區邊界和用原住民語言命名選區的決議。該決議旨在尊重原住民語言和文化遺產,但新選區的名字令人困惑,人們不懂其意,甚至很難拼出,例如有一個選區的名稱長達21 個字母。

尼克爾主張,如果用原住民語言命名選區,那麼也應該同時保留數字名稱。該決議通過後,尼克爾收到許多原住民的電話,說這是象徵主義、表面文章,他們需要實際的物質的東西,例如工作、社會福利等。

強制疫苗接種

如何看待強制疫苗接種?尼克爾說,他本人接種了疫苗,並鼓勵所有的人接種疫苗,帶口罩,保持社交距離, 勤洗手,遵守省政府的公共衛生要求。

但他表示,接種疫苗是個人選擇問題,「我在競選埃德蒙頓市長,不是競選亞省衛生廳長,我不想扮演醫生和病毒學家。你做你認為對的事,無論接種還是不接種,都不應該受到歧視。」

他表示,政府不應制定強制接種政策,那樣做是非法的。「民眾有自由選擇權,這非常重要。在這個困難時候,我們應該站出來堅持這個原則。」

尼克爾簡介

尼克爾1965年 出生於埃德蒙頓,在亞伯塔大學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和統計學媒體碩士學位。在大學期間,他擔任學生會主席,是學生精英兄弟會(Delta Kappa Epsilon)成員。畢業後繼承家族大理石和建築企業。

2004年尼克爾當選第5區市議員,但在2007年被艾弗森擊敗。2013年艾弗森競選市長,尼克爾重新當選,從2013年到現在,連任兩屆市議員。

責任編輯:齊守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