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五十七:文革毀壞的名勝古蹟

整理:袁斌

人氣 490

【大紀元2021年11月13日訊】在「徹底砸爛封資修文化」的文革中,大量珍貴的名勝古蹟遭到嚴重破壞,甚至被毀壞殆盡。以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除陵墓外,全部夷為平地。

倉頡廟多處石碑被毀。

西藏大昭寺主奉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被搗毀面目。

孔子墓被剷平挖掘,「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廟碑被毀,孔廟的泥胎塑像被毀。

頤和園佛香閣、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毀。

王陽明文廟和王文成公祠兩組建築(包括王陽明塑像)全被毀平。

新任太原市委書記下令砸毀廟宇。隨即全市190處廟宇古蹟除十幾處被保留外悉數被毀。山西省博物館館長聞訊趕到芳林寺,只撿回一包泥塑人頭。

醫聖張仲景的塑像被搗毀,墓亭、石碑被砸爛,「張仲景紀念館」的展覽品也被洗劫一空。「醫聖祠」已不復存在。

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龍」、「漢昭烈皇帝三顧處」、「文韜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間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羅漢全部搗毀,殿宇飾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燒。

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只剩下右軍祠前幾株千年古柏。

文成公主當年親自主持塑造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塑像(安放覺拉寺)被搗毀。

合肥人代代保護、年年祭掃的「包青天」墓,也毀於一旦(參看包拯條目)。

河南盪陰縣中學生將岳飛等人的塑像、銅像,秦檜等「五奸黨」的鐵跪像,連同歷代傳下的碑刻「橫掃」殆盡。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廟,連岳飛的墳也刨了個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揚灰。

阿拉騰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園被砸了個稀爛。

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馬被炸藥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乾二淨。

海南島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墳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遺骨被挖出遊街示眾。

湖北江陵名相張居正的墓被紅衛兵砸毀、焚骨。

北京城內的袁崇煥墳被夷成平地。

黎平故裡安葬的是明末名臣何騰蛟,他的祠堂中的佛像被掃了個一乾二淨,而且把黎平人最引以為榮的何騰蛟墓給挖了。

吳承恩的故居在江蘇淮安縣河下鎮打銅巷。他的故居不大,三進院落,南為客廳,中為書齋,北為臥室。幾百年來曾有無數景仰者來此憑弔此故居和墓地。文革時《西遊記》成「封、資、修」(封建主義、資本主義、修正主義)裡的「封」,吳氏故居也「被毀為一片廢墟」。

紅衛兵掘開蒲松齡的墳,屍體被搗毀;墓裡除手中一管旱菸筒、頭下一迭書外,只有四枚私章。他們對蒲氏私章不屑一顧,棄之於野。

建於1959年的吳敬梓紀念館在文革中被剷平。

山東冠縣中學紅衛兵在老師帶領下,砸開千古義丐武訓的墓,掘出其遺骨,抬去遊街,當眾批判後焚燒成灰。

張之洞墳刨開。張是個清官,墓裡沒一點珍寶,紅衛兵將張氏夫婦尚未腐爛的屍體吊在樹上。後人不敢收屍,任屍體吊在樹上月余,至被狗吃掉。

北京郊區的恩濟莊埋有同治、光緒兩朝的宮廷大總管李蓮英的墓,鑿開的墓穴裡,只有頭骨,不見屍骸,衣袍內滿是珠寶,後不知所蹤。

河南安陽縣明趙簡王朱高燧的墓被挖毀。

黑龍江黑河縣有座「將軍墳」,因為屬於「帝王將相」,也遭到嚴重的破壞。

宋代詩人林和靖(967年或968年—1028年)的墓也在被毀之列。

清末章太炎、徐錫麟、秋瑾,乃至「楊乃武與小白菜」冤案中的楊乃武的墓,都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口號聲中作犧牲。

一位年輕的中學老師領著一幫初中生以「讓保皇派頭子出來示眾」為由,刨開康有為墓,將其遺骨拴上繩子拖著遊街示眾。革命小將們一邊拖著骨頭遊街一邊還鞭撻那骨頭,好像相信康氏靈魂附著在骨頭上似的。遊街後康氏的頭顱被貼上了標籤,上寫道:「中國最大的保皇派康有為的狗頭」,送進「青島市造反有理展覽會」。

浙江奉化縣溪口鎮蔣氏舊居,蔣介石生母的墓被上海的大學生領導的寧波中學生掘開,其遺骸和墓碑都被丟進了樹林。

南漳縣為抗日名將張自忠建造的張公祠、張氏衣冠冢和三個紀念亭均被破壞。

楊虎城將軍,雖被國民黨處決,仍是紅衛兵眼中的「國民黨反動派」,墓及墓碑都砸毀。

新疆吐魯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畫,曾被俄、英、德等貪焚商人盜割,賣到西方。但那運到國外的壁畫畢竟被博物館珍藏,並未毀掉。而中國人自己幹的「破四舊」卻重在一個「破」字:將剩下的壁畫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乾脆將壁畫用黃泥水塗抹得一塌糊塗,存心讓那些壁畫成為廢物。

山西運城博物館原是關帝廟。因運城是關羽的出生地,歷代修葺保養得特別完好。門前那對高達六米的石獅子可能是全國最大的。文革後獅子被砸得肢體斷裂,面目全非;母獅身上的五隻幼獅都砸成了碎石塊。

安徽霍邸縣文廟,雕梁畫棟、飛檐翹角,龍、虎、獅、象、鰲等粉彩浮雕皆為精美的工藝美術品。「房飾浮雕在文化大革命中統被砸毀。」文革後省、縣撥款數萬修葺,「尚未完全復原。」山東萊陽文廟,「大成殿雕梁畫棟、飛檐斗拱,氣勢雄偉…文革期間大成殿被拆除。」全國四大孔廟之一的吉林市文廟,「破四舊」中嚴重受損,荒廢多年,文革後歷時五年方修復。

唐代高僧褒禪結蘆安徽含山縣花山,死後弟子改山名為褒禪山。宋王安石遊覽此山,作《游褒禪山記》後,褒禪山遂名揚四海。因是「四舊」,褒禪山大小二塔被炸毀。

全國最大的道教聖地老子講經台及周圍近百座道館被毀。

宋代大文豪歐陽修的《醉翁亭記》經另一宋代大家蘇東坡手書,刻石立碑於安徽滁縣琅山腳當初歐陽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前去革命的小將不僅將碑砸倒,還認真地將碑上的蘇氏字跡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內珍藏的歷代名家字畫更被搜劫一空,從此無人知其下落。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求真:要弘揚傳統文化必須徹底否定文革
學者:致中華文化迷失 中共無法代表中國
積澱五千年歷史底蘊 公司老闆盛讚神韻
「萬劫不復」不是罵人是救人的警語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奧 中共3黑招反撲
【財商天下】中國業務虧損 華爾街為何加碼投資
【新聞看點】中共圍剿特斯拉?馬斯克被騙內幕
【馬克時空】7國助台潛艦國造 安倍晉三挺台抗中
【軍事熱點】韓國打造藍水海軍 朝鮮已非唯一防禦目標
【舞蹈三劍客】印度舞大挑戰 排練時間只4小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