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控制 中共與特斯拉必爭之地

人氣 3282

【大紀元2021年11月18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張宛、王佳宜綜合報導)11月2日,特斯拉創始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以英文「Humankind」(人類)為標題發布了一則推文,其中用中文附上了中國三國時期魏國詩人曹植的《七步詩》: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這是一首在中國婦孺皆知的古代詩詞。作者曹植是漢朝末年統一黃河流域的霸主曹操的第三個兒子。曹植的哥哥繼任後,想要殺掉他以消除政治威脅的時候,曹植在朝堂之上當場做出了這首詩詞,借用「豆萁」燃燒煮「豆子」來表達「不要骨肉相殘」的意思。

那麼,到底是什麼事情讓風頭正勁的馬斯克也發出「相煎何太急」的感慨呢?對於這點,馬斯克沒有給出解讀。不過,由馬斯克一手創立的特斯拉,近日在中國市場正面臨越來越嚴格的監管。

特斯拉面臨中共數據審查

特斯拉(TSLA-US)在中國電動車市場的拓展越來越快,中國在短短幾年內已成為了特斯拉的第二大單一市場。「特斯拉電動車驚人的數據收集能力,對中共政府而言始終都是一個威脅。」香港財經專欄作家廖仕明說。

作為其人工智能(AI)大戰略的重中之重,北京正在壟斷性地掌握一切大數據,但特斯拉在數據搜集和運用方面的技術是該公司的發展核心,難以輕易放棄。廖仕明表示,未來的大數據之爭很可能會一直伴隨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拓展。

今年6月,中國通過《數據安全法》之後,11月1日《個人信息保護法》也在中國正式開始實施。廖仕明認為,中共出台《個人信息保護法》的真正意圖不是要保護中國人的隱私,而是不許別人去做大數據的收集,只能是由政府壟斷。

「誰控制了大數據,誰就控制了AI,而控制AI等於控制未來。」他說。

10月25日,特斯拉宣布已在中國建立數據中心,在中國收集的數據將留在中國境內。但廖仕明表示,特斯拉沒有把數據存在中共政府掌握的數據端,而是建了一個自己的數據中心。對中共政府而言,這仍然是危險的。中共擔憂這些數據傳到美國去,或者是被(有意或無意)洩漏出去。

從寵兒到陷入情報疑雲

2019年特斯拉開始在上海建廠,從中國多家銀行獲得了超過150億元(人民幣,約合23億多美元)的貸款,並享受中國最優國企才能獲得的低利率。在中共的這種大力支持下,不到一年時間,特斯拉上海廠就在2019年底交付了首批Model 3。即使是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時,其上海工廠也基本沒有停產。特斯拉股價也在2019年底開啟了大漲之路。

去年1月,中國新浪網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為什麼需要特斯拉」的文章,稱中國電動車產業鏈上最薄弱的環節就是整車製造,難度就在於需要一個產業鏈支撐,而引入特斯拉可以為中國塑造整車產業鏈。

文章坦承,蘋果公司為中國的手機行業整理好了產業鏈,所以在全球排行榜上才能看到中國產的華為、OPPO、VIVO、小米等企業的名字。

顯然,中國引入特斯拉,也是希望在中國大陸建立完整的電動車產業和技術的供應鏈,不過,和北京的蜜月期並未持續很久,特斯拉就陷入了情報疑雲。

中國一家汽車資訊網站在去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指,一位中國的特斯拉車主使用特斯拉Beta版FSD(全自動駕駛)開了一天車子回到家後,「發現車輛正在瘋狂上傳數據,上傳速度為22.8Mbps,當天已經有3.9GB的數據被上傳回特斯拉」。

根據特斯拉官網介紹,特斯拉電動車配有8個攝像頭、12個超聲波傳感器,來支持其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

今年3月份,中國門戶網站網易發表了一篇自媒體人「鐵血觀世界」的文章。文中說,特斯拉的自動收集信息系統,已被質疑是收集各種信息的「數據怪獸」。

文章指責特斯拉就是一輛移動的智能情報終端系統,如果特斯拉車主對面駛過來一輛軍車,特斯拉也會拍下這些畫面。而特斯拉系統收集的數據會實時傳輸到位於美國的特斯拉數據庫中,這就是潛在的情報。

文章還稱,馬斯克旗下的SpaceX的星鏈計劃實現以後,如果將其與特斯拉終端連接,就可以通過衛星來控制車輛。這個功能如果被利用來實施一場暗殺,看上去就像是一場普通車禍。即便不會如此,光是訪問特斯拉的數據庫,就能輕易發現一個國家重要機構的分布與精確位置,一旦爆發戰爭就可以直接摧毀一個國家的核心設施。「所有國家都需要警惕(特斯拉)」,文章結尾說。

中共軍隊與官員都不許用特斯拉

這篇文章絕非危言聳聽或者是圈外人士的猜測之言。

早在今年3月份,就有知情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中共政府對特斯拉汽車進行了安全評估,發現特斯拉車的攝像頭可以時刻記錄影像,並獲取用車時間、方式和地點等數據,以及與汽車同步的手機上聯繫人名單。北京方面擔心一些數據會被發回美國,因此已限制中共軍隊人員以及重點國企的員工使用特斯拉的電動車。另外,特斯拉汽車也被禁止駛入在敏感行業和國家機關工作的人員家屬所住的小區。

路透社今年5月報導說,北京和上海至少有兩個政府機構的官員收到主管的口頭指示,不要在辦公區內停放特斯拉汽車。彭博新聞社5月的報導也說,中國一些省政府要求政府機構檢查並報告屬下員工擁有特斯拉汽車的情況。中國氣象局通知員工不要購買特斯拉汽車,若已經購買者則必須將車子轉讓。

面對質疑,特斯拉在5月25日表示,將在中國建立一個數據中心,將中國境內出售汽車收集的所有用戶數據留在中國境內。

不過,今年5月份,中國三大門戶網站都轉載了觀察者網的一篇文章,其中,中國網絡安全和數據合規專家、律師李天航表示,即使特斯拉把數據中心留在中國,只不過是物理位置上留在中國,中國對於數據的跨境流通仍缺乏法律上的規範。

半個月後的6月中旬,中共人大通過了《數據安全法》,強化對中國境內開展的數據處理活動的監管,從9月1日開始實施。今年8月2日,中共人大又通過了《個人信息保護法》,並從11月1日起執行,進一步限制個人信息的跨境流動。

特斯拉不願交數據

今年10月下旬,特斯拉宣布已經完成了中國數據中心的建設。

這不禁讓人想起了蘋果公司。中共《網絡安全法》於2017年6月起實施一個月後,蘋果宣布投建iCloud數據中心。之後,蘋果將iCloud交給了一家中國國有大數據公司「雲上貴州」運營。

特斯拉建立數據中心後,外界都關心特斯拉是否會找一家中國國企合作。但是,特斯拉似乎沒打算將平台運營權交出去,開始招聘數據平台方面的工程師和科學家,準備自己經營。

廖仕明對大紀元表示,對於特斯拉來說,大數據和AI運算是它的核心優勢之一,特斯拉的自動駕駛等服務都靠大數據來進行運算和管理,如果把這部分放給中共政府,它的一個重要優勢就沒有了。

「北京當局下一步有可能要求特斯拉把數據控制和電動車製造、銷售分開。」廖仕明說,「比如成立另外一家合資公司,專門處理數據,由特斯拉和中共政府指定的企業進行所謂的共同管理。」

但是,特斯拉可能無意這種合作。

有分析認為,汽車收集數據和手機不同。手機收集的數據多涉及客戶信息,交給北京當局不會影響iPhone、iCloud的更新換代。但是汽車數據對汽車自身很重要。

對馬斯克來說,特斯拉並不是電動車,而是一套可以自動駕駛的人工智能系統。

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功能,需要大量的數據來訓練模型。2017年,特斯拉在發布自動輔助駕駛Autopilot更新的時候,曾請求車主授權該公司收集Autopilot攝像頭所拍攝的視頻。當時,大多數車主都允許特斯拉收集收據。

隨著Model 3和Model Y被市場追捧以及全自動駕駛(FSD)的推廣,特斯拉獲得了海量的車主駕駛數據來訓練它的視覺神經網絡,從而能夠覆蓋更多場景,以及不斷完善算法,使其自動駕駛方案成為可能,這都是特斯拉獨有的優勢。

馬斯克自己就曾表示,自動駕駛功能對於不同場景的數據有很強的依賴性。目前全自動駕駛(FSD)在美國加州的使用效果最好,就是因為特斯拉當初研發階段採集的數據來自加州。現在,特斯拉要想更適合中國的路況和駕駛習慣,就離不開中國的數據。

另外一點,出於對客戶隱私的保護,特斯拉也不能將數據交給北京當局。事實上,馬斯克在今年3月回應特斯拉間諜疑雲時就表示,特斯拉有著嚴格保護商業機密的強烈動機。

北京嚴控大數據

在美中高科技領域激烈競爭的背景下,大數據已經被視為一種新的戰略資源。台灣經濟學家張清溪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是一定想要掌握大數據的,它對此很熱中,企業如果處理不好,很容易被中共拿走數據,這是非常危險的。比如,很多國際的律師事務所都不會把數據留在中國。

不僅是特斯拉,對於北京當局來說,騰訊、抖音、阿里、百度等中國高科技公司,以及在華的蘋果等外國公司都掌握了巨大的中國用戶數據,這些數據必須掌握在當局自己手裡。

今年7月,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赴美上市遭到中共當局監管重拳,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滴滴手中握有大量的數據,中共擔心滴滴會將這些數據提供給美國監管部門。

更早些時候中國財新網的消息說,今年4月底,中國監管部門約談了騰訊、京東、字節跳動、美團和滴滴等13家公司,要求其金融平台必須申請金融控股公司牌照,實際就是要將這些平台的支付數據納入監管。

去年11月,阿里螞蟻金服的IPO被北京當局緊急叫停。據《華爾街日報》今年6月的報導披露,螞蟻集團正與中國國有企業商議創建一家信用評分公司,將對螞蟻的專有消費者數據進行監管。

2018年6月底,阿里旗下的支付寶和騰訊旗下的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被中共央行收編。支付平台被切斷了與銀行的直連,其客戶數據納入網聯的監管。

根據華盛頓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在今年7月發布的報告,全世界提出的38項數據本地化政策中,中國占了29個,是對跨境數據流動限制最多的國家。報告說,中共等專制政府認為,對數據中心的訪問是實施監視和政治控制的重要手段。信息控制使極權政府能夠識別和威脅個人,影響隱私、數據保護和言論自由,從而實現政治壓迫。

廖仕明表示,近年來,美國對華為等中國高科技公司的限制,主要目標也是在限制其獲取外國數據的能力。隨著大數據、AI和未來科技競爭的關係日益被全球各國了解,一場有關未來的戰爭,正在從大數據展開。「相煎何太急?」馬斯克的感慨,或許概括出這樣一個全球新戰爭的信號。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分析:特斯拉在中國掙扎 是對所有外企警告
馬斯克推文發曹植《七步詩》 引發網民熱議
【財商天下】錢只是手段 馬斯克的終極目標
企圖控制未來?中共正在AI領域全力以赴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藍天」灰犀牛卻隱現
【新聞看點】「北京討厭就對了」印度主播嗆中共
【秦鵬直播】美台聚關島軍事抗共 中共被嗆喜劇國
【方菲訪談】程翔:百年香港為何傾覆於旦夕(1)
【橫河觀點】多西辭CEO 推特走向引熱議
馬仲儀:香港公民社會消失 赴英國執業守醫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