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鍾劍華:「7成人撐改選」是假宣傳

人氣 218

【大紀元2021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中共人大常委會3月30日通過了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二,習近平簽署75、76號主席令,正式改變香港選舉制度。辦法設下層層限制,把全民選舉產生的、泛民為主的117位區議員,全部踢出行政長官選委會,改納入政協等共產黨組織人員。

立法會議席公眾直選席次從原來的二分之一,降到約五分之一,且參選人要先後經過警方國安處審核、國安委審議、人大控制的資格審查委員會決定三道關。參選資格一旦被取消不得上訴。不少人擔憂,恐怕今後泛民連參選也成問題。

各界別的團體和企業,須獲得所在界別相應資格後持續運作3年以上,才可成為該界別選民,大大縮減了香港公眾參與政治的權利。

美國務院發言人深表關切,「這些改變違背了香港人的意願,剝奪了港人自治中的發言權。」如外界所料,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前惡劣改制,表明中共篡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方針,實行號稱「愛國者治港」實為「愛黨者治港」的方針。

港人對北京和港府的支持度近兩年持續下跌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最近多了很多新的民意機構,做各種不同的民調,其中有些在網上都找不到它們的資料。

「特別是喉舌報章,都會引用一些民調,來自某些機構,那些名字都很新的,我以前都沒聽過的。」對於中共在網上宣傳二百多萬人簽名、七成港人支持「愛國者治港」和選舉改制之類,他看過後指出,那些調查的本身都是不科學、有問題的,既不是科學抽樣,問卷設計也帶有明顯的誘導性。

他以其中「香港公民社會研究」做的調查為例,其調查方法是通過微信做的,而微信不是香港人中普及的通訊軟件,只有小眾經常和大陸人聯繫的人才會用。第二,它不是科學抽樣,傳出去之後,收回多少算多少,顯然也不能反映實情。第三,那些問卷本身的設計,嚴謹地看都是有問題的,「那些問題有很強烈的情緒色彩,字眼很有引導性,就很容易引導人去做某種的選擇。」

這類不知名的,或者知道名、但不知道在哪裡怎麼做的調查,近來很多。那些數據本身他不敢肯定,但要是和香港民意研究所做的調查做個對比,便真偽立見。「我們的抽樣,完全是用一些原科學的方法來做的,所以是經得起世界各地的民調機構和專家的認證的。因為我們的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做了30年了,大家都應該對我們的操作是有信心的。」

他介紹,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抽樣,全部都是根據嚴謹的抽樣方式,和嚴謹的數據加權程序進行處理,以對比香港整體的情況,公式和問卷也都是公開的。

「我們沒有做過有多少人支持『愛國者治港』這類的調查,但你最簡單的,看回我們一些其它的調查,比如說對特區政府啊,對北京政府啊,那個民望和支持度比較,你知道其實過去兩年都是持續向低走的。」

五社會調查指標全部下跌 民主法治得分最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一個禮拜前公布的香港五個社會指標調查,包括自由、民主、法治、繁榮、安定,五個指標全都下跌,而且跌到了接近歷史最低點。

「去年年底去到最低點,然後升回一點點,接著呢,最近又再跌下去,已經全部都貼近這個歷史最低點的啦。全部都5分以下,10分滿分。其中有兩個,民主和法治是跌到3、4分以下的,是最低的兩個。」「很明顯,這兩個數可以反映到,香港人對政府的做法相當地評價負面的。」

從這些嚴謹科學的調查結果,沒有人能夠得出,七八成人支持所謂「愛國者治港」,所謂「完善選舉制度」。「大家都知道其實不是完善,是將香港選舉制度拉向倒退,民主成分逐漸減低。」

相比很多新興的不知背景的民調機構,他建議大家看他們做的調查,「你就知道,這些所謂八成、七成的這些(支持率),基本上都很難令人置信的。」

中共不給真民主 炮製假民意為政治需要

從2019年反修例運動至今,中共在這些大事上,不斷地製造假民意。他分析說,因為民意明顯是支持泛民的,而中共卻不會給港人真民主,只有搞些假東西,來抵消真實民意的說服力。例如,控制有學院背景的民調機構,用很扭曲的抽樣和問卷設計方法,炮製出它們需要的「民意數據」,以配合政治的需要。

「這些數據,當然你看到,香港沒有什麼人理會。」他說,2003年推國安法,政府就說民意支持,結果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反對;2019年推送中條例的時候,政府也說很多人支持,卻引發二百萬人同時上街強烈反對。

「(建制派)搞了一些簽名運動,當然我不會說簽名運動就沒意義的,簽名運動也是一種表態,也是一種動員民意支持的一種方式。但是大家知道簽名運動,它本來不能夠反應一個全面情況,因為它沒有一個抽樣的過程。」而且簽名運動有一個很清楚的政治意向和議題,「問卷調查或者民意調查,就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指,所謂八十萬人、二百多萬人支持政府如何,用很簡單的邏輯就知道,這些數據都是很難令人確信的。「二百多萬人出來簽名的話,你想一下要用多少個街站?用多少人手?要用多少天才能籌集到?」可悲的是,「以前的香港政府那些官員,都儘量避免引用這些,講出來都令人笑的調查數據。但是你看到,現在林鄭月娥都帶頭用了。」

他直言,當政府最高層,都不介意拿來明顯摻一堆砂石的假數據,就可以知道它的意圖,是政治的而非科學的了。

他倒不認為政府一定要順從民意,如果政府真的有有力的理由證明自己對,就應該影響公眾的看法。事實上,當權者根本就是錯的,所以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它就唯有製造,或者依賴一些虛假的民意,來作為自己做法的一種借口,那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很沒有出息的做法。」

香港內地化 恐嚇市民壓制民意

內地早就習慣了公然造假。他在多年前接待過一些從國內學院下來的單位,想借鑒他們的調查方式,「最後大部分都是沒有結果的。那麼可想而知呢,他們不是很敢於面對民意。」現在立法會也沒有了民主派議員,他相信,中共會繼續去遮掩扭曲,想方設法阻擋真實的民意在公眾平台呈現。

「警方曾經試過兩次,就用不同的理由上來,甚至收了我們一些電腦,那這個我們覺得是一種干擾,也是一種信息。」他說,「為什麼民意調查這麼科學,這麼民主的東西,竟然會越來越被人覺得會有危險?」「就不是我們去回答,這個是整個社會要面對,政府、有權勢的人要回答的問題。」

如今在他們調查過程中,多了一些以往罕見的情況。當問到對特首的評分,確實多了一些「我不是很想回答這些問題」之類的反應。

「有些市民他都害怕,因為我們打電話給他,我起碼知道他電話了,那麼他可能真的很害怕講了之後被人查到電話是誰,所以有人會有這樣的憂慮和恐懼。」至於那些人是不是公務員或教師,他不清楚,但一個政府「如果要用恐懼去壓抑民意的話,很明顯不是健康的。」

本著民主科學精神繼續調查

他表示,他們會繼續做民意調查,本著民主和科學的精神,能做多久做多久。「很直接的壓力就暫時都沒有的。不過你說,會不會令到那些人不敢再捐錢支持我們?會不會多了人不敢答我們的電話?那這個就要看長遠的發展了。」

「民意調查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的抽樣是隨機的,那麼每個人都有均等的機會被抽中。」他透露,過去受訪者的個人資料,六個月之內一定會銷毀。最新因應情勢,變成三個月之內銷毀。他坦誠說,其實是很有保障的。

在如今各種政治動員和表態活動難以進行、立法會沒有了真正代表民意的議員背景下,民意調查就顯得更加重要。「你不想做什麼,你接我電話,回答問題就已經行了。所以我覺得真的民意的那個參考價值呢,比過往任何時間都更加高。」他希望大家重視這一點,也不要容許這個社會連民意調查的平台都要操控、扼殺,而只能用一些不知道是什麼人的機構,用很偏頗的方法引導人抽樣,「不應該被這些東西誤導了我們。」

做學術工作出身的人,都有一種求真精神和科學態度,也都覺得,民主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制度。得出的調查結果,有時未必是預計得到的,但是他們都會忠實地向公眾反映,也是幫助北京和港府執政。

「我們做的事情,都是報告這個社會,是希望整個社會有進步的。而且這些東西,殖民地時代已經在做了,那我們到今天,我們是沒有停止過任何一個我們過往做開的民調計劃,我們繼續做。」

年輕人對「中國人」身分認同跌至極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去年的電話調查結果顯示,不僅18歲至29歲很年輕的人,對於中國人的身分越來越抗拒,30歲至39歲的人,對中國人身分的認同也大幅度下跌。在「中國人」「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選項中,稱自己是「中國人」的只剩4%和5%。「我們的調查數據是那麼科學得出來,那麼你說什麼愛國愛港、愛國愛黨沒有用的,你現在這個做法,似乎就製造一些相反的效果。」

他希望北京和特區政府知道,空叫口號在香港沒有用,「叫完之後你做不到,接著你靠打擊港台,不讓人示威,我覺得這個是一種很埋首沙堆,自欺欺人的做法。」

在「港版國安法」威嚇下,大學管理層也在配合政府的做法,壓抑著大學的公共空間,減少大學的社會角色。「這是一個很不幸的事情來的,其實大學是應該走出社會的嘛。」關於港人身分認同的研究,很多學者已經收聲不敢做了。

內地沒有可靠民意數據 中共造神搞民粹倒回頭

中共建黨一百周年之際,習近平正謀求連任第三屆核心。鍾劍華坦言,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問題是複雜的。但幾十年來確立的「兩任就要下」的人事更替制度,如果回頭無疑是一種退步。本身中國政府就不是普遍選舉產生,還要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當然很有問題。

近年來不斷神化和偶像化領導人,作爲領導國家的依據,很明顯與文明社會的進步相抵觸。「甚至你說要否定民主,否定憲政,那麼這個可以講,就連晚清後期都比不上。」他指,滿清時代,慈禧太后1906年頒布了第一條憲政,一個多世紀過去了,怎麼能又倒回頭?

他強調,內地人民的真正意願,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掩飾,所以暫時還沒有一個很可靠的民意數據。但是站在全球角度看中共,現在是在搞民粹路線,鼓動國人今天抵制這個、明天反對那個,動不動就說人家辱華,很小的一件事就說別人反華,卻從不反思自己的過錯。「這些就是一些很民粹的反應了,真就是打著自己的嘴巴。那我覺得這一種做法,(只能)在國內收一時宣傳之效。」

而在國際社會,去年有國際研究機構指出,全球大部分國家對中國政府及中國人的觀感都走向負面。日本每年都要做幾次調查,日本人對於不同地區人民的反應,其中對中國人的好感是歷史上最低。加上疫情的原因,在西方也多了許多對中國人的負面反應。「這基本上都同現在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的定位,及擺出來的姿態有關。」

中共威權適得其反 港人心越走越遠

在香港,當中共動不動就講「主權在我」,什麼都由它主導,「那個人心認同都越走越遠。」他舉例說,20年前回歸初期,中共尊重香港的一切,那時誰會想到噓國歌、噓國旗的?「你越是立法,搞《國旗法》、《國歌法》,噓國歌、噓國旗的行為就越來越普遍。」

中共拿來大陸的那一套流氓手法,以為靠強制就可以壓低人民的不滿,結果恰恰相反。不用吹噓那些假民意,「你已經看到了,就是人心背向,越來越跟領導人、或者領導集團所期望的向相反方向走。」

他希望北京和特區政府,細心看他們做的民意調查,不敢說完美,但卻是實實在在、清清楚楚。「如果這些資料你都不正視,以為主觀上做些事情就可以解決,這不就正好是社會主義要批判的唯心主義理論?我覺得這是相當有問題的。」

面對現在國際上的反對聲浪,中共越來越強調黨國不分,許多事情只好向國內動員。「動員國內的小粉紅,你說一句新疆就是辱華,你可以這樣動員,在香港,在一般的開放社會,你做不到這一點,甚至有相反效果。」他相信,對於愛國就不能否定這個執政集團的歪理,香港人是怎麼想的,大家都很清楚,騙不了人。

「你說愛一個國家,就要愛它的政體、愛它的政權、愛它的領袖。這些講法,我相信香港人心目中,不要說有一定學識的人,連十幾歲的小孩都知道不對的。所以其實我相信這一套行不通。」

他覺得,要想在香港有效推動對國家和體制的認同,首先就是國家的體制要合理。「就算陳獨秀,共產黨的老祖宗都講過,你要人民愛國,首先你要令國家可愛才行。」如果中國被中共政權搞到這麼不可愛,當然很難叫別人愛你。這就是香港現在面對的困境。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是「山溝馬列主義」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百年行騙 終撕破臉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用「間」作惡90多年
【珍言真語】寒山碧: 政府不應干預文藝界發展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中共誘殺特斯拉 美人計迷倒全球
【探索時分】不要和美國開戰的五個理由(下)
【未解之謎】五台山之謎:清涼勝地的祕密
【有冇搞錯】中共航母的那些黑幕和貓膩
【直播】美眾院外委會聽證:中共新疆暴行
【時事縱橫】中共暗布戰局?布林肯連發警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