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用「間」作惡90多年

人氣 373

【大紀元2021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本文請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再談中共的基因之七「間」——滲透、離間、瓦解、取代。

(接前文【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一以貫之的陰毒之間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間」大家都懂,就像電影《無間道》裡那樣,裝扮成假身分,臥底在敵人的陣營裡探取情報,並從內部瓦解敵人。中共在過去兩年,特別是2019年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反覆用「間」。而它「間」的本領歷練已久,是成熟的流氓。

中共地下黨當年滲透在國民黨的政府系統裡、特務系統裡、文人圈子裡,更進一步借刀殺人。親共的楊登羸曾任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上海特派員,中共讓他逮捕和處決認為不可靠的黨員。

西安事變前夕楊虎城、張學良身邊聚集了劉鼎、謝葆真、王炳南等許多共產黨。「中共在它奪取政權的過程中,用這些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實在太多了。」「就是一些叫做『超限戰』,無底線的手法。」

潛伏在國民黨心臟的錢壯飛、李克農、胡北風,被稱為地下工作「前三傑」,接受中共中央特務二科科長陳賡領導。1930年和1931年,國民革命軍第一次、第二次江西剿共的決策和情報,由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祕書錢壯飛,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信函,經李克農親自送至周恩來手中。國軍前兩次剿匪失敗的原因之一,就是情報決策洩露,以致經常對紅軍行動判斷失誤。

《九評共產黨》記載:「在國共內戰期間,中共情報戰線直達蔣介石身邊,國防部作戰次長、掌握國民黨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黨。在被調動的軍隊自己還不知道時,延安就已經得到情報,並據此而擬好作戰計劃。胡宗南的機要祕書和親信隨從熊向暉,將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的計劃通報周恩來,以致胡宗南打進延安時,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來曾經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

相信2019年大陸武警扮成香港警察鎮壓市民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許多拍攝的視頻和傳聞均證明,疑似大陸武警公安到了香港,穿上香港警察的制服打人。

「特別是8·31那幾次大型的事件裡面,它們那種對付群眾的方法,那種凶狠,那種下手,那種暴力襲擊的手法,並不是香港人所慣見的警察的一種手段來的。包括他們用警棍啊,他們去吆喝打人啊,當時很多人都說,怎麼那麼多城管,這麼多公安的影子呢?」

抗爭者現場拍攝的視頻顯示,某些香港警察在街頭反常地用普通話對答。事實上,中共不只指使人裝扮成香港警察,更裝扮了黑衣人抗爭者。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遊行」後,有黑衣人在金鐘高等法院門口投擲汽油彈,一小時後,又有黑衣人向中環的終審法院投擲了3至4顆汽油彈。

「記得銅鑼灣,在維園旁邊,有一些黑衣人,有男有女的,在那個公園走出來,就在一個酒店前面,天橋下面扔汽油彈,就被樓上餐廳那些顧客呢拍到了,全程拍到了整個過程。」拍到金鐘縱火情況的李小姐看見,在黑衣人投擲汽油彈前,在近金鐘方向的天橋位置,2名黑衣人疑似把風,並揮動亮起燈的手提電話。

「8·31」晚香港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香港電台拍到,維園周邊多名疑似喬裝成示威者的警員,將示威者壓在地上,拖至警方聚集處逮捕。更有一名黑衣人手持胡椒彈槍,將槍口指向示威者。

「在清風街那邊,裝示威者去遊行那時候,突然間轉過來抓那些真正的抗爭者,打到他們牙都爆了,下巴都被腳壓到下巴骨都差不多碎了。」

談起這些鏡頭,何良懋記憶猶新,「現在漸漸清楚,原來很多大陸的公安武警是滲透進去警察的部隊裡面。當然這些都是警方不會承認啦。」

中共學生特務六十年代就潛伏在香港的大學校園

文革期間,他在香港中文大學讀書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中共黨員學生。一般同學讀四年畢業,而他們讀完第五年、第六年還在那裡不走,以讀研究院或其它的名義逗留在校園。

「他就不高調的,但背後呢所有學生會的會議,他一定出席。但是他又不會去做一些正正式式的所謂的職位,因為這樣的職位呢,就要拋頭露面嘛。他就在會議裡面參與,然後在幕後做總指揮。」

到今天他知道了,那些「職業學生」,在社會上其實屬於香港一些左派系統,他們在教育圈和商界裡面,到今天混成了有頭有臉的人。

「這也是一種『間』的方法。當年他們裝學生,當然他也是讀書的,不然的話他也畢不了業。但是他是用很多身分去鼓動校園一個風潮,支持中共,去拉攏很多同學去他的陣營裡面,去搞宣傳,搞思想灌輸,搞政治的教育。」

他指出,中共特務這種「間」一代一代傳遞,到今天都沒有停過。今天在政府系統裡面,一樣有這些「間」。香港的入境事務處、警務處、海關等等機要部門裡,都有中共的地下黨。

「他們是潛伏可以很多年的,不動聲色,到適當時間呢,他就會發揮作用。所以很恐怖的,大家不要相信一些表面上的人。」「你不知道他原來是地下黨,你不知道他原來是國安,你不知道他原來是一些武警系統的便衣。」他提醒香港人不可不防,中共用盡自由社會的一切便利,來達成它專政獨裁的目的。

至於怎樣分辨哪些是中共特務,他坦言,都是靠平時觀察,包括聯校活動交流。當時很多活動是聯校舉行的,他們會從別的院校同學那裡知道,哪個人做些什麼事情,從而得知有些人已經讀了很多年了。

「為什麼他讀那麼多年都還沒畢業,讀完都不走?就算他真的畢業了,他還留在校園,在學校旁邊的一些村落裡面,租房子住。然後每天都踢著拖鞋,背著個綠色的書包就走回來,繼續在校園裡面,就是參加一切的學生會議。」

大家都納悶:這些學生不需要找工作嗎?好像他們一直都在這裡,好像很悠閑,好像不會為畢業之後找工作而憂愁。「他們永遠都不憂愁,不煩惱的。那麼就是他們有『組織』養著的了,他們是有一些政治任務要做。」

他們在很多聯校的學生界會議裡面,都會見到這些人出現。「那麼經過交叉查證以後呢,就知道哪些是職業學生的了,哪些是屬於中共的地下黨來的了。」

中共本性邪惡所以不透明無底線 但是見光死

中共打敗國民黨的法寶之一就是「間」。但是在和平時期,回歸中國之後的香港,仍然一直有活躍的中共地下黨。包括去年香港建制派新成立的「紫荊黨」,背景目的頗惹議。為什麼這些人不公開表明自己真正的身分?

何良懋分析說,這跟中共黨的組織性質有關,中共本身就是一個沒有透明度的黨,又極度極權專制,極強調黨員的紀律性,要「絕對服從中央」「直線服從上級」。它用地下黨這種方式,就可以進行很多無底線的工作。

「你一將它政黨公開,好像西方的那些政黨那樣,所有東西放在太陽底下,去驗證,那中共就露底的了。」他說,「那些犯罪勾當很多是違法的,很多是不能夠在當地社會被大眾接受的,那麼地下黨就可以做這些東西了。」

而且因爲身分隱蔽,很多行動不公開,違法造成的後果,可能就不會被抓住、不需要負責。「根本就是好像黑社會那樣,是用一些不見得光的手段,它才可以做到它這種無底線的效果。」

他強調,中共本來就是一個邪惡的黨,才會這麼做。現代社會一個正常的黨,如美國的民主黨、共和黨,要參政都是要公開地選舉並且辯論的。但是中共絕對不會,也不敢去做這些。

「它黨本質是作惡,那它怎麼可以在正常社會生活呢?因為一正常化,它就不可以用一些黑社會手法,不可以用一些無底線的方式,它就要跟普世價值去做。一跟普世價值呢,它就會露底,它就經不起考驗的了。」

他指,中共永遠不會公開透明,也沒辦法公開透明,壞人作惡太多,一見光就會死。中共的『間』本身也是防止見光死的辦法。「就是要在隱蔽的地方,在不見得光的地方,進行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良懋: 中共一以貫之的陰毒之間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煽動告密侵蝕社會
【珍言真語】何良懋: 中共基因之「痞」令國人出醜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是「山溝馬列主義」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史上最強法國柴電潛艇 台灣會買?
【新聞看點】財新被踢出白名單 胡舒立麻煩了?
【拍案驚奇】美準駐華大使聽證 一口氣踩7條紅線
吳明德:中共為何向港人急推跨境理財通
【有冇搞錯】中國將重回「黑炮」時代?
【微視頻】無力解決煤炭短缺 中共找替罪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