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用“间”作恶90多年

人气 373

【大纪元2021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本文请来自香港的加拿大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再谈中共的基因之七“间”——渗透、离间、瓦解、取代。

(接前文【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一以贯之的阴毒之间

何良懋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间”大家都懂,就像电影《无间道》里那样,装扮成假身份,卧底在敌人的阵营里探取情报,并从内部瓦解敌人。中共在过去两年,特别是2019年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反复用“间”。而它“间”的本领历练已久,是成熟的流氓。

中共地下党当年渗透在国民党的政府系统里、特务系统里、文人圈子里,更进一步借刀杀人。亲共的杨登羸曾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特派员,中共让他逮捕和处决认为不可靠的党员。

西安事变前夕杨虎城、张学良身边聚集了刘鼎、谢葆真、王炳南等许多共产党。“中共在它夺取政权的过程中,用这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法,实在太多了。”“就是一些叫做‘超限战’,无底线的手法。”

潜伏在国民党心脏的钱壮飞、李克农、胡北风,被称为地下工作“前三杰”,接受中共中央特务二科科长陈赓领导。1930年和1931年,国民革命军第一次、第二次江西剿共的决策和情报,由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信函,经李克农亲自送至周恩来手中。国军前两次剿匪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情报决策泄露,以致经常对红军行动判断失误。

《九评共产党》记载:“在国共内战期间,中共情报战线直达蒋介石身边,国防部作战次长、掌握国民党调动军队大权的刘斐中将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调动的军队自己还不知道时,延安就已经得到情报,并据此而拟好作战计划。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熊向晖,将胡宗南大军进攻延安的计划通报周恩来,以致胡宗南打进延安时,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来曾经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已经看到了。’”

相信2019年大陆武警扮成香港警察镇压市民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许多拍摄的视频和传闻均证明,疑似大陆武警公安到了香港,穿上香港警察的制服打人。

“特别是8·31那几次大型的事件里面,它们那种对付群众的方法,那种凶狠,那种下手,那种暴力袭击的手法,并不是香港人所惯见的警察的一种手段来的。包括他们用警棍啊,他们去吆喝打人啊,当时很多人都说,怎么那么多城管,这么多公安的影子呢?”

抗争者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某些香港警察在街头反常地用普通话对答。事实上,中共不只指使人装扮成香港警察,更装扮了黑衣人抗争者。2019年12月8日“国际人权日游行”后,有黑衣人在金钟高等法院门口投掷汽油弹,一小时后,又有黑衣人向中环的终审法院投掷了3至4颗汽油弹。

“记得铜锣湾,在维园旁边,有一些黑衣人,有男有女的,在那个公园走出来,就在一个酒店前面,天桥下面扔汽油弹,就被楼上餐厅那些顾客呢拍到了,全程拍到了整个过程。”拍到金钟纵火情况的李小姐看见,在黑衣人投掷汽油弹前,在近金钟方向的天桥位置,2名黑衣人疑似把风,并挥动亮起灯的手提电话。

“8·31”晚香港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香港电台拍到,维园周边多名疑似乔装成示威者的警员,将示威者压在地上,拖至警方聚集处逮捕。更有一名黑衣人手持胡椒弹枪,将枪口指向示威者。

“在清风街那边,装示威者去游行那时候,突然间转过来抓那些真正的抗争者,打到他们牙都爆了,下巴都被脚压到下巴骨都差不多碎了。”

谈起这些镜头,何良懋记忆犹新,“现在渐渐清楚,原来很多大陆的公安武警是渗透进去警察的部队里面。当然这些都是警方不会承认啦。”

中共学生特务六十年代就潜伏在香港的大学校园

文革期间,他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中共党员学生。一般同学读四年毕业,而他们读完第五年、第六年还在那里不走,以读研究院或其它的名义逗留在校园。

“他就不高调的,但背后呢所有学生会的会议,他一定出席。但是他又不会去做一些正正式式的所谓的职位,因为这样的职位呢,就要抛头露面嘛。他就在会议里面参与,然后在幕后做总指挥。”

到今天他知道了,那些“职业学生”,在社会上其实属于香港一些左派系统,他们在教育圈和商界里面,到今天混成了有头有脸的人。

“这也是一种‘间’的方法。当年他们装学生,当然他也是读书的,不然的话他也毕不了业。但是他是用很多身份去鼓动校园一个风潮,支持中共,去拉拢很多同学去他的阵营里面,去搞宣传,搞思想灌输,搞政治的教育。”

他指出,中共特务这种“间”一代一代传递,到今天都没有停过。今天在政府系统里面,一样有这些“间”。香港的入境事务处、警务处、海关等等机要部门里,都有中共的地下党。

“他们是潜伏可以很多年的,不动声色,到适当时间呢,他就会发挥作用。所以很恐怖的,大家不要相信一些表面上的人。”“你不知道他原来是地下党,你不知道他原来是国安,你不知道他原来是一些武警系统的便衣。”他提醒香港人不可不防,中共用尽自由社会的一切便利,来达成它专政独裁的目的。

至于怎样分辨哪些是中共特务,他坦言,都是靠平时观察,包括联校活动交流。当时很多活动是联校举行的,他们会从别的院校同学那里知道,哪个人做些什么事情,从而得知有些人已经读了很多年了。

“为什么他读那么多年都还没毕业,读完都不走?就算他真的毕业了,他还留在校园,在学校旁边的一些村落里面,租房子住。然后每天都踢着拖鞋,背着个绿色的书包就走回来,继续在校园里面,就是参加一切的学生会议。”

大家都纳闷:这些学生不需要找工作吗?好像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好像很悠闲,好像不会为毕业之后找工作而忧愁。“他们永远都不忧愁,不烦恼的。那么就是他们有‘组织’养着的了,他们是有一些政治任务要做。”

他们在很多联校的学生界会议里面,都会见到这些人出现。“那么经过交叉查证以后呢,就知道哪些是职业学生的了,哪些是属于中共的地下党来的了。”

中共本性邪恶所以不透明无底线 但是见光死

中共打败国民党的法宝之一就是“间”。但是在和平时期,回归中国之后的香港,仍然一直有活跃的中共地下党。包括去年香港建制派新成立的“紫荆党”,背景目的颇惹议。为什么这些人不公开表明自己真正的身份?

何良懋分析说,这跟中共党的组织性质有关,中共本身就是一个没有透明度的党,又极度极权专制,极强调党员的纪律性,要“绝对服从中央”“直线服从上级”。它用地下党这种方式,就可以进行很多无底线的工作。

“你一将它政党公开,好像西方的那些政党那样,所有东西放在太阳底下,去验证,那中共就露底的了。”他说,“那些犯罪勾当很多是违法的,很多是不能够在当地社会被大众接受的,那么地下党就可以做这些东西了。”

而且因为身份隐蔽,很多行动不公开,违法造成的后果,可能就不会被抓住、不需要负责。“根本就是好像黑社会那样,是用一些不见得光的手段,它才可以做到它这种无底线的效果。”

他强调,中共本来就是一个邪恶的党,才会这么做。现代社会一个正常的党,如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要参政都是要公开地选举并且辩论的。但是中共绝对不会,也不敢去做这些。

“它党本质是作恶,那它怎么可以在正常社会生活呢?因为一正常化,它就不可以用一些黑社会手法,不可以用一些无底线的方式,它就要跟普世价值去做。一跟普世价值呢,它就会露底,它就经不起考验的了。”

他指,中共永远不会公开透明,也没办法公开透明,坏人作恶太多,一见光就会死。中共的‘间’本身也是防止见光死的办法。“就是要在隐蔽的地方,在不见得光的地方,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 中共一以贯之的阴毒之间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煽动告密侵蚀社会
【珍言真语】何良懋: 中共基因之“痞”令国人出丑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是“山沟马列主义”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